全民冠军足球
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第一卷 第397章 家人

(文學度 www.tdgvz.club)?    宋安然將這個難題交給顏宓。;顏宓微蹙眉頭,問道:“新政推行是不是很困難?”

    宋安然說道:“已經做足了鋪墊。等新年大朝會之后,就要開始推行新政。新政能不能順利推行,現在誰也說不好。”

    顏宓皺眉深思了一會,才開口說道:“京城的豪門世家,我會去聯絡。不過在這之前,我需要和老大談一談。”

    宋安然雙眼眨啊眨,小心翼翼地問道:“大郎,顏均做了皇帝,你心里頭是不是很吃味?你嫉妒顏均嗎?”

    顏宓哼了一聲,“我是那么小氣的人?”

    通常情況下你的確不小氣。只是你一旦小氣起來,你就不是人。

    宋安然拉著顏宓的手,說道:“我當然知道你不是小氣的人。可是爭霸天下本是你的愿望,如今這個目標被顏均實現了,你難道不覺著失落?心里頭對顏均沒半點想法?”

    顏宓皺眉,他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要說沒一點想法,那肯定是假的。當初,他也心懷大志,也想取大周而代之。可惜生不逢時,他沒有機會實現自己的愿望。如今兒子做了皇帝,開創了一個新的王朝,顏宓心里頭又是自豪又有一點點失落。

    很遺憾,征戰天下的人不是他,開創不朽偉業的人也不是他。

    不過顏宓不會去嫉妒顏均。無論如何,顏均都是他的兒子。無論如何,他也不會給自己的兒子添加負擔。

    顏宓鄭重地對宋安然說道:“我知道你在擔心什么。你擔心我過不了心里頭那道坎,擔心我會和顏均起沖突,擔心我不能接受現在的一切。其實你的擔心都是多余的。

    我一大把年紀了,豈會和自己的兒子計較。再說了,我和顏均比起來也不差。海外百萬百姓,三個城市的建設,一切從無到有,這可比征伐天下更有成就感。”

    宋安然狐疑地看著顏宓,有點擔心地問道:“你說的是真的?真不計較?”

    顏宓哼了一聲,“在你心里頭,我就如此小氣,如此不近人情?連自己的兒子都要嫉妒?”

    宋安然頓時笑了起來,“聽你這么說,我反倒放心了。好吧,之前是我錯了,我不該懷疑你的人品。”

    顏宓抱著宋安然,故作兇狠的樣子,問道:“老實交代,在你心里頭我還有人品可言嗎?”

    宋安然大笑起來,“在我心里面,你是全天下人品最好的人。”

    顏宓親親宋安然的嘴唇,“不是騙我?”

    宋安然笑道:“我騙任何人也不會騙你。我們是夫妻,要相伴一生。我不想活在謊言里,所以我會真誠的對待你。同樣的,你也要真誠地對待我。你要是敢騙我,我一定會狠狠收拾你。”

    顏宓眼中滿是溫暖的笑意,他說道:“我們幾十年的老夫老妻,我的性子你難道還不清楚嗎?真心換真心,我對你的心這么多年一直沒有變過。”

    宋安然滿足地笑了起來。

    能和如此完美的男人相伴一生,感情多年如一日,這是最大的幸福。

    宋安然和顏宓相視一笑,夫妻二人默契天成。

    次日,顏宓本打算去見顏均。沒想到顏均領著妻兒一大早就來到行宮。

    顏均的妻兒還是第一次見到顏宓。他們聽過很多關于顏宓的傳聞,傳聞里,顏宓是一個極其強大,不茍言笑的男人。第一次見面,顏均的妻兒顯得特別的緊張,連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

    顏宓坐在主位上,果然板著臉,不茍言笑,和傳聞中一模一樣。

    顏宓將顏均的妻兒都打量了一番。蕭辰勉強有身為皇后的風范氣度,畢竟蕭辰兩個月前才當上皇后。

    再看顏均的孩子,四個男孩,兩個姑娘。幾個孩子容貌出眾,遺傳了顏家人的好相貌。就是顯得太過拘謹,放不開。

    宋安然關心地問了問孩子們的情況,又叮囑顏均要抓緊孩子們的教育,要寬嚴相濟,不可一味嚴苛,將孩子教育成一個鵪鶉。當然,也不能一味的放縱。

    顏均和蕭辰受教。

    說了家常后,宋安然就將顏均顏宓趕到書房說話。

    宋安然說道:“你們爺們在這里實在是礙眼,大家說話都放不開。趕緊出去,另找地方說話。不到中午,不準過來騷擾我。”

    顏均笑了笑,他正要和父親好好談一談。

    顏宓板著臉站起身,不忘瞪了眼宋安然。在孩子面前,好歹要給他點面子。

    宋安然翻了個白眼,一家人還搞這些虛頭巴腦的東西,真是夠了。趕緊走吧,反正顏宓在這里也不自在。

    顏宓輕咳一聲,對顏均說道:“隨我去書房說話。”

    顏均微微躬身,“兒子聽父親的。”

    此刻,只有父與子,沒有皇上和太上皇。顏宓和顏均以父子關系相處,這是最合適的,也是最恰當的。

    父子二人來到書房,顏宓招呼顏均坐下。

    顏宓率先說道:“有沒有發現你母親越來越嘮叨,都開始嫌棄我。”

    顏均意外,他沒想到顏宓開口第一句話會是如此的家常。

    緊接著,顏均如釋重負,他笑了起來,說道:“父親在兒子面前抱怨一下沒關系。這話千萬別讓母親聽見。否則父親就完蛋了。”

    顏宓哼了一聲,“就算讓你母親聽見,我也不會完蛋。”

    顏均好笑地看著顏宓,“那父親現在敢去見母親,當著母親的面抱怨她太啰嗦嗎?”

    顏宓被噎住,他狠狠地瞪了眼顏均,臭小子,真是反了天了。有些事情心知肚明就好,何必拆穿。真是里子面子都沒有了。

    顏均卻低頭偷笑起來。

    來行宮之前,顏均心懷忐忑,他拿捏不準父親的態度,不知道該以什么樣的狀態和父親交流。現在,顏均卻很慶幸,有善解人意的父親,簡單的一句話就化解了父子之間的尷尬和陌生。

    顏均如釋重負,對于今天的談話他更有信心了。

    顏均望著顏宓,有些感慨,“父親沒有母親保養得好。母親一點都不見老,父親卻明顯見老了。”

    顏宓摸摸自己的鬢角,這些年身居海外,事事操心,能不見老嗎?

    顏宓對顏均說道:“你如今做了皇帝,你要操心的事情數都數不過來。將來,你會比為父更早的衰老下去。”

    顏均嗯了一聲,對于未來他已經有所準備。

    顏均說道:“多謝父親提點。兒子不怕過早的衰老,兒子只怕不能建好大漢,不能給子孫后代打下一個堅實的基礎,不能讓百姓過上富足的生活。”

    顏宓語重心長地說道:“不要有太大的負擔,也不要將自己逼得太緊。飯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你搞的那些新政,為父已經看過,某些制度在海外還驗證過。

    不過海外人口太少,對你未必有參考意義。總體而言,你制定的新政很好,個別的需要改善,也是在將來執政過程中慢慢完善。

    就如你母親所說,世上沒有最好的制度,只有最適合的制度。現在的新政,再過十年二十年,說不定就會變得不合時宜。

    所以你一定要注意收集民間輿情,收集地方官員的信息,建立完善的立法制度,為將來打下堅實基礎。”

    顏均點頭,“多謝父親提點。兒子草擬了官員考核制度。其中就有一條,官員必須在縣以下的衙門里鍛煉兩到三年,才能提拔,任何人不得例外。”

    顏宓說道:“這樣很好。以前朝堂上有太多人只知道紙上談兵,對地方民情輿情半點不了解,想當然的制定政策。以至于朝廷的政策落實到地方上就變成了惡政。更嚴重的情況,政令出了乾清宮就變成了一張廢紙。你要吸取前朝的教訓,建立完善的官員考核制度,盡量避免這種情況發生。”

    “兒子聽父親的。兒子還有很多疑問,想要請教父親。”顏均望著顏宓。

    顏宓突然有種滿足感,他笑了笑,“你說。能幫你的為父肯定不會推辭。”

    顏均笑了起來,將自己的疑問一股腦的拋出來。顏宓拿出專業的態度,開始替顏均解惑。

    父子二人以最恰當,最舒服的狀態相處。父子關系沒有因為彼此身份的改變而變得生疏,更沒有敵視防備的情況發生。兩父子一如既往,和天下千百萬的父子一樣,正常的和睦的相處。

    若是宋安然見到這一幕,一定會非常欣慰。這才是父子之間正常的相處狀態。

    擔心了這么久,宋安然總算能松了一口氣。如此一來,宋安然和顏宓就能在京城多停留一段時間。等到顏均的新政上了正軌之后再離開。

    顏宓顏均這對父子,在書房里談了整整一天。期間有因為觀念不同發生爭吵,也因為默契而大笑起來。

    宋安然派人送了還幾壺茶,又送了午飯,還有晚飯。

    顏垚和顏箏知道父親回來了,也趕到行宮。結果因為顏宓和顏均談得太投入,兩個人都沒有和顏宓見面。兩人干脆就賴在宋安然這里蹭吃蹭喝。

    宋安然嫌他們聒噪,顏垚和顏箏卻不為所動,勢要在母親這里多蹭幾頓。就當是皇家報八卦他們的報酬。

    宋安然嘖嘖兩聲,“瞧你們兩個這點出息。老二,你要是不眠花宿柳,皇家報自然不會無事生非,胡亂撰寫你的新聞。箏丫頭,但凡你淑女一點,皇家報也會對你客客氣氣,天天在報紙上夸你。”

    顏垚端著酒杯,渾身上下透著瀟灑勁。毫不在意宋安然的數落。

    顏箏則說道:“母親,女兒注定做不了淑女,母親就不要再用淑女的標準要求女兒。對了,女兒有件事情想和母親說一聲。

    京城的青年才俊,我全都見了一面,沒有一個看得上眼的。至于大哥軍中的袍澤,一個個全都是大老粗,糙老爺們,女兒同樣看不上。

    女兒決定了,女兒要離開京城。外面的世界那么大,我一定要去看看。說不定明年女兒就能給母親帶一個女婿回來。”

    宋安然扶額,一臉的生無可戀。我的貼心小棉襖啊,你怎么比你哥哥還要野。再這么下去,就真的成了老姑娘了。

    顏垚嘲諷顏箏,“就你這副野蠻的樣子,這輩子都不可能找到比我更出色的男人。”

    顏箏故作嘔吐狀,“母親,你看看二哥自戀的樣子,我真是看不下去了。如果他不是我二哥,我真的想在他的臉上打一拳。”

    顏垚趕緊離開顏箏。開玩笑,這張臉可是無往不利的利器,真要被顏箏這臭丫頭打壞了,他找誰算賬。

    宋安然擺擺手,她不想和這兩個死孩子鬧騰。在海外十多年的時間,宋安然早就見識過這兩個死孩子的破壞力。實在是太兇殘了。

    宋安然狠狠瞪了眼顏垚,又瞪了眼顏箏。

    顏垚和顏箏都覺著自己好無辜,又被母親嫌棄了。

    宋安然再次扶額,再次感到生無可戀。她生了三個孩子,只有老大顏均是按照正常的軌跡成長。老二和三丫頭沒有繼承家業的壓力,一個個都不務正業。

    宋安然卻不知道,在外人眼里,顏均也沒有按照正常的軌跡成長。正常成長的孩子,誰會十歲不到就進軍營歷練?誰會十歲出頭就上戰場拼殺?誰會在十多歲的時候繼承國公爵位?誰會在弱冠之年發動兵變,手握幾萬重兵?

    顏均不滿三十歲就當了皇帝。看看顏均的人生,那能是正常孩子成長軌跡嗎?也就只有宋安然當局者迷,才會認為顏均是按照正常的軌跡成長長大的。

    其實在外人看來,反倒是顏垚和顏箏更正常一點。

    至少不會讓人受太大打擊。顏均太強了,同齡的,比他大的,統統都不如他,更別提比他小的。顏均就是‘別人家的孩子,普通人站在他面前完全沒有可比性。就算是豪門貴公子站在顏均面前,也會被顏均秒成渣渣。

    還是顏垚顏箏正常一點,不會將人打擊得連自尊心都沒有。偶爾還能在兩人面前找到一點存在感。

    只能說,在宋安然眼里,正常成長軌跡和普通人是完全不同的。

    蕭辰看著宋安然母子三人的相處模式,心里頭十分羨慕。她是宗室女,自幼就被嬤嬤嚴格教導。在父母面前也是端端正正,從來不敢隨便說笑。

    像宋安然母子三人這種輕松的相處方式,在宗室里面太過稀少,甚至可以說完全就沒有這樣的。

    蕭辰扭頭看著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孩子比起他們的叔叔和姑姑,顯得太過拘謹膽小,一點都放不開。

    蕭辰反省,自己管教孩子的方式真的有點問題。

    宋安然招手,將幾個孫子孫女叫到身邊。

    宋安然對孫子孫女們說道:“你們平日里難得見到叔叔和姑姑,今天機會難得,趕緊問他們要見面禮。”

    幾個孩子很拘謹,他們哪里敢問叔叔姑姑要禮物。

    宋安然卻鼓勵他們,想要什么就開口提出來。

    顏垚也在旁邊說道:“叔叔在這里承諾,只要我有的,你們提出來,我肯定滿足。還有,過了今天可就沒有下次了。所以你們要珍惜這次機會。”

    顏箏也說道:“快點,快點。男子漢大丈夫,一個個磨磨蹭蹭的,就跟姑娘家一樣。你們是男人嗎?”

    幾個男孩子漲紅了臉。誰說他們不是男人。

    蕭辰卻感到很羞愧,她平日里對孩子管束得太過嚴格,以至于孩子早早的就失去了童真,像一個大人一樣去思考利益得失。孩子很懂事,可是卻失去了可愛。

    男孩子年齡不大,還有血性。被顏箏一激,大哥就先開口要禮物。

    老大開了口,后面幾個弟弟妹妹也都跟著開了口。

    看著孩子們歡快地跟顏垚顏箏要禮物,蕭辰偷偷擦眼淚。孩子還是有童真的,只是平日里被壓抑著,沒有機會展露出來。

    不過很快蕭辰又笑了起來。

    她決定好了,趁著宋安然還在京城,以后她會讓孩子經常來行宮請安。宋安然很會教導人,孩子跟在宋安然身邊,想必一定會成長為像顏均那樣出色的人。

    要是宋安然知道蕭辰心里頭的想法,一定會大聲否認。她這輩子什么都會,唯獨不會教導孩子,尤其是半大不大的孩子。顏均十歲之后,就是顏宓在教導。其實顏均十歲之前,大部分時間也是顏宓在教導。

    真正論起來,還是顏宓更會教導孩子。

    瞧瞧顏垚一副懶散的樣子,瞧瞧顏箏渾身的野性美。這就是宋安然教導的結果。宋安然覺著同想象中孩子長大后的模樣差別有點大。

    宋安然卻不知道,在外人看來,顏垚和顏箏是極好的,甚至可以做為表率。至于顏均那樣的逆天妖孽,呵呵,一百年都不可能出一個。大家還是別拿顏均這種逆天存在做榜樣,純粹是自討苦吃。

    這就是認知上的差異。

    宋安然覺著自己很失敗,沒將孩子教導成完美的樣子。可是在外人看來,宋安然卻是榜樣,將孩子養得這么好,這是人生贏家啊。

    至于顏箏的野性,大家要求不要那么高嘛。皇家女有點脾氣,有點野性,這是應該的,是可以接受的。

    靠著宋安然的鼓勵,顏垚和顏箏的刺激,幾個孩子都放開了,展露出自己的真實性情。

    宋安然含笑觀察幾個孫子孫女,都是好孩子,好好教導,肯定是棟梁之才。尤其是兩個小姑娘,瞧瞧那羞澀的模樣,真好看。這才是姑娘家該有的樣子。

    宋安然又朝顏箏看去,貌似她還沒有看過顏箏羞澀的一面。哎呀,這閨女不開竅啊。

    顏箏一看宋安然那眼神,就知道自己又被嫌棄了。

    不過顏箏完全不在意。她早就想好了,改天她就要離京,去外面的世界闖一闖。以后她還要建立自己的城邦,自己當家做主。

    眼見天色已晚,宋安然對蕭辰說道:“今晚就歇在這里。正好我還想和孩子們多相處相處。”

    蕭辰當即答應下來,“全聽母后的。”

    宋安然又安排人去書房看了眼。顏宓顏均兩父子還在爭論,只怕今天晚上要通宵。

    宋安然命伺候的人都用心一點,又命廚房隨時候命。然后又給蕭辰,顏垚,顏箏,還有幾個孩子安排住處。

    行宮很大,由三個別院合建在一起。甚至比顏均住的大正宮都要大一些。

    不過大正宮現在正在改建。改建后的大正宮應該趕得上行宮的面積。

    地方大,院子多。再多幾十個人也住得下。

    安置好大家,宋安然將顏垚顏箏叫到身邊,一本正經地問道:“你們兩個到底怎么打算?”

    顏垚和顏箏面面相器。

    宋安然板著臉,說道:“你們兩個人的婚事,你們自己就沒點想法?”

    顏箏當即說道:“母親,之前女兒都說清楚了。女兒在京城沒見到合適的。女兒想出京,想出海。如果找不到合適的男人,女兒獨自帶人建自己的城邦。”

    宋安然頭痛,擺擺手。顏箏的問題還是讓顏宓操心吧,反正顏宓辦法多。嗯,就這么愉快的決定了。

    宋安然就是這么不負責。

    宋安然又看著顏垚,“老二,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時候成個家。京城的名門貴女隨你挑選。”

    顏箏偷偷地朝顏垚發笑,哈哈,你也有被催婚的時候。

    顏垚漫不經心地說道:“兒子還不想成婚。母親能不能放過兒子。”

    宋安然眼一瞪,說道:“不能。”

    顏垚捏捏鼻子,并不慌張。

    顏垚一本正經地說道:“兒子的脾氣,不適合成婚。”

    宋安然好想打人哦。

    顏箏趕緊說道:“母親,你別逼二哥。其實二哥早就有心上人了,不過對方還沒松口。”

    “真的?”宋安然一臉好奇地盯著顏垚,“你看上哪家姑娘?就憑你這張臉,還有姑娘能不松口?”

    顏垚苦笑一聲,說道:“母親,你別聽三妹妹胡說八道。兒子根本沒有心上人,兒子就想一個人瀟灑度日。”

    “胡說!你一個人,等母親和你父親不在了,你該怎么辦?難不成還要指望你侄兒來照顧你?”

    宋安然一臉擔心的樣子。

    顏垚嘆氣,說道:“母親,兒子答應你,等合適的時候兒子一定找個姑娘成婚。只是現在,兒子只想享受京城這個花花世界。”

    宋安然也嘆氣,婚姻大事,靠逼是不成的。孩子早就成年,有自己的想法和主張,宋安然不好過分逼迫。

    算了,還是將顏垚的婚姻大事交給顏宓操心吧。嗯,宋安然就是這么不負責任。

    宋安然揮揮手,讓顏垚退下。

    然后宋安然悄聲問顏箏,“你哥的心上人是誰?”

    顏箏搖頭,“母親,女兒不能說。女兒答應過別人。”

    “別人是誰?本宮是別人嗎?”

    宋安然眼一瞪,氣沖云霄。瞬間就將顏箏給鎮壓了。

    顏箏好苦惱,“母親,女兒真的不能說。”

    宋安然哼哼兩聲,似笑非笑地看著顏箏。宋安然不用語言逼迫顏箏,因為無聲的逼迫比語言更有力量。

    顏箏果然一臉心虛,又慌亂。

    她眼珠子左右轉動,在想脫身的辦法。

    宋安然呵呵冷笑兩聲,今天不交代清楚,休想脫身。

    顏箏跺腳,“母親,你這樣逼迫女兒,女兒生氣了。”

    宋安然一臉嚴肅地說道:“你不告訴我,我也生氣了。”

    顏箏咬咬牙,“那好吧,我告訴母親。不過母親要答應女兒,不能去找二哥。要是二哥知道我出賣了他,他肯定會收拾我的。”

    哎呦,真是難得一見。我家野丫頭竟然會怕顏垚那個懶鬼。

    宋安然連連點頭,一臉興奮地說道:“你快告訴母親。母親保證絕對不會找你二哥。”

    顏箏最后掙扎了一番,還是敗了。悄聲告訴宋安然,顏垚的心上人究竟何許人也。

    宋安然聽了后,有點詫異,有點意外,之后又覺著在情理之中。

    顏垚看上的姑娘,是聞先生大弟子的嫡長女,名叫王思北。算是聞先生的孫子輩。那姑娘宋安然也熟悉,是個大氣的姑娘。

    王思北常年跟隨在聞先生身邊,耳濡目染之下,學問十分扎實,人也聰明。

    顏垚眼光挺好的,竟然看中了王思北。

    那位姑娘可不同于一般的閨閣女子,宋安然甚至在王思北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輕時候的影子。

    不過王思北年齡還有點小,還不滿十六歲。顏垚看上對方,很有眼光。

    宋安然琢磨著,要不要暗中出力,助兒子一臂之力。

    算了,還是先讓顏宓去操心。等兩家確定了,她再出面。

    顏箏將秘密告訴了宋安然,不敢多做停留,急匆匆的跑了。

    結果就在回廊上碰到了顏垚。原來顏垚一直沒有走遠。

    顏垚盯著顏箏,問道:“你沒在母親跟前亂說吧。”

    顏箏心虛的搖頭,“沒,我肯定不會亂說。二哥,你放一百個心。”

    顏垚抬手,在顏箏的頭上彈了一下,“你亂說也沒有用。”

    顏箏哼了一聲,又彈她的頭,真是過分。

    顏垚起身,打算離開。轉身的時候,顏垚悄聲對顏箏說道:“想要離京,就趁早。等過了年,母親抽出空來,肯定會出手料理你的婚事。你不是母親的對手,到時候你只能乖乖聽話,做個乖寶寶。”

    啊……

    顏箏狠狠地瞪著顏垚的背影,要不要說得這么殘酷。

    不過顏垚提醒得很及時。顏箏眼珠子一轉,計上心來。她要去見父親。

    ……

    顏宓同顏均談了一天一夜。天亮的時候,顏均從書房里出來,依舊精神抖擻。

    同父親顏宓一席談話,讓顏均受益匪淺。

    顏均留在行宮用了早飯,然后帶著妻兒一起回大正宮。

    路上,蕭辰同顏均說道:“皇上,臣妾打算以后讓孩子們常來行宮請安。”

    顏均點頭,“可以。”

    蕭辰又說道:“幾個孩子跟在母后身邊,肯定能學到不少東西。臣妾在行宮住了一晚,明顯感覺到自己同母后之間的差距。尤其是在教導孩子方面,臣妾遠遠不如。”

    顏均奇怪地看著蕭辰。

    蕭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昨日同二叔叔還有小姑相處,我就覺著母親很會教人。我想孩子們跟在母后身邊,肯定會有所長進。”

    顏均搖頭笑了笑。要說宋安然會調教人,那是真的。無論什么人到了宋安然的手上,都能被調教出來。可要說宋安然會教導小孩子,此話不盡不實。小孩子和下人是不同的,不可能用一樣的方式去調教。

    當然,這些話沒必要告訴蕭辰。

    顏均對蕭辰說道:“將孩子送到行宮,當然可以。不過不能天天去。母親和父親都有事情要忙。這樣吧,每三天去一趟,讓孩子們受受熏陶也好。我相信以母親的手段,幾個孩子都會有所長進。”

    蕭辰笑了起來,“多謝皇上。孩子們也喜歡跟在母后身邊玩耍。”

    “那就好。”

    顏均搖頭笑了笑。母親調教人的手段可不一般,希望幾個孩子能受得住打擊。

    ……

    宋安然同顏宓在花園里散步。

    臘月里,花園里沒景色可言。

    宋安然和顏宓純粹是想感受一下久違的京城寒冬。在海外十多年,就沒有過過冬天。如今回到京城,自然不能錯過京城的冬天。

    兩個人手牽著手,漫步在樹叢下。

    宋安然問道:“和陽哥兒談好了嗎?”

    顏宓笑道:“有我出馬,豈有失敗之理。”

    宋安然看著一臉臭屁的顏宓,忍不住笑了起來。

    宋安然說道:“你這么能干,不如將兩個孩子的婚事解決了。”

    兩個孩子的婚事,這還真是個大難題。

    顏宓皺眉,心里頭在想著解決的方案。

    宋安然偷偷一笑,告訴顏宓,顏垚有心上人了。他們做父母的,要不要趁機撮合一下。

    顏宓想了想,對宋安然說道:“你累了小半年,最近好好休息。顏垚的婚事我來辦。至于箏丫頭的婚事,一時半會也沒辦法。再等等吧。”

    “那就說定了。”

    宋安然甜甜一笑。顏宓回來了,她終于可以將所有的事情推給顏宓,過幾天舒心的日子。

    一轉眼,就到了大年三十。

    顏均沒有舉辦宮宴,他只想在過年這一天,和自己的家人坐一起,輕輕松松地吃一餐飯。

    全家人齊聚行宮,氣氛很好。

    十多年來全家人第一次圍坐在一起吃團年飯,守歲。

    顏均的心情很有些激動,不過他克制了。他希望年年歲歲有今日,

    團年飯后,男孩子們湊在一起玩耍,大人們湊在一起閑聊。

    宋安然問顏均,“聽說西北下雨了?”

    “是的。”顏均難掩興奮的說道。干旱多年的西北,終于下雨了。

    宋安然笑著說道:“明年肯定是風調雨順的一年。”

    “承母親吉言。”

    新年過后,就到了開皇元年。

    正越**朝會。大朝會結束,大漢開始正式推行新政。

    推行新政不易,好在之前已經在十二個省份打下了基礎。

    從西北學習歸來的基層官員,根據朝廷安排,奔赴全國各地。

    宋安杰也選擇了外放。本來顏均想將宋安杰留在朝堂,不過宋安杰強烈要求要去地方上擔任父母官。他想親手推行新政,觀察新政的效果。如此,便能及時將地方上的消息反饋給顏均知道。

    顏均被宋安杰說服了。

    經過商量,宋安杰去了西南做地方官。楊寶書帶著兩個小的孩子跟著宋安杰一起去地方上赴任。

    顏均忙于新政,顏宓則緊盯著京城。想親眼看一看,新政在京城的效果。

    宋安然則忙著拆分四海商行。

    四海商行儼然是個龐然大物。如果顏均沒做皇帝,讓四海商行繼續這樣發展下去未嘗不可。

    可是顏均做了皇帝,四海商行就必須拆分。

    宋安然親自主持這件事情。她是四海商行的締造者,四海商行的掌柜,一大半都是她親自提拔上來的。現在由他主持拆分工作,阻力小了一半多。

    宋安然將四海商行按照行業,拆分為礦產,糧食儲備,紡織,遠洋航海,內陸運輸,奢侈品,船舶工業,軍工,房地產。民生產品等多個行業。其中民生產品包括鹽業和制糖業。

    宋安然幾十年前制作出來的雪白雪白的鹽總算有了用途。

    每個行業完全獨立,以股份制的方式成立新的商行。

    為了配合顏均的土地政策,為了減少朝中的阻力。宋安用已經被拆分的四海商行,進行了第一次股權認購。

    十個產業,宋安然拿出兩成股份,總計兩千萬股,一兩銀子一股,讓朝堂官員,軍人,豪門世家,以及民間資本認購。

    顏均提前三天在朝堂上透露了風聲。

    朝中官員首次聽說股權認購這玩意,有的人懵懂,有的人一臉激動,有的人暗自歡喜,有的人大罵人心不古。皇帝都開始做起生意,像話嗎?

    緊接著皇家報就在頭版普及股權認購的知識。

    三日后,當朝堂官員消化了股權認購的消息,含羞帶怯的拿出銀子來購買股權的時候,皇家報在頭版宣布了四海商行拆分的消息,同時宣布了向民間募集資金。

    只要有錢,都可以來認購股權。以個人為單位,最低一百股,也就是一百兩。最高十萬股,也就是十萬兩。

    皇家報的報道一出,瞬間刺激了民間資本。此消息以最快的速度傳遍全天下,全天下的土豪都激動了。

    朝廷實行新政,限制土地買賣。凡是名下土地超過一千畝就要收取重稅。土豪們正愁手上的錢扎手,沒地方投資,又不能隨意買賣土地。這個時候宋安然搞出股權認購,正是恰逢其會。解決了土豪們的大問題。

    全天下的土豪都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京城。離京城太遠的,實在是趕不到的,就通過皇家報的通訊點購買股權。

    朝臣們還在含羞帶怯,幾千股,幾萬股的認購,生怕錢給了皇上,就再也收回來了。

    哪里想到,區區幾天的時間,蜂擁而來的土豪就讓朝臣們目瞪口呆,見識了什么叫做豪擲千金。

    從南方來的龐大資金,從西南來的資金,從兩湖兩淮來的資金,甚至西北,西域都有資金過來。一個個好生闊氣,眼睛都不眨一下,十萬兩十萬股。

    土豪們出手闊氣。一出手必定是十萬股,也就是十萬兩。嫌不夠的,就將家人拉來,每個人十萬股。

    豪氣!反正老子有錢。而且四海商行從來沒做過虧本買賣。

    大家都知道太后娘娘創辦了四海商行。四海商行已經土豪眼中的巨無霸,而太后娘娘則是土豪心目中的財神爺。跟著財神爺有肉吃。土豪們對太后娘娘無比信任,無條件的相信太后娘娘搞出來的股權認購肯定不會坑害大家。

    朝臣們傻眼,找人來問,這股權就這么好?

    “嘿,你們都是傻的嗎?太后娘娘的生意還能不好,那天下就沒有賺錢的生意。我告訴你們一個秘密,一般情況下我不告訴別人,跟著太后娘娘有肉吃。

    有多少錢全都拿出來,趕緊買股權。沒看到南方來的鹽商都買紅了眼。太后娘娘的鹽業商行一成立,南方的鹽商全都要喝西北風。現在鹽商們就盼著買光鹽業股權,從新鹽里分一杯羹。”

    朝臣們呆愣,又找人打聽了一番四海商行。

    四海商行在商界名氣沖天,凡是做生意的沒人不知道四海商行。但是四海商行在京城向來低調,朝臣們不清楚四海商行的勢力也情有可原。

    等朝臣們打聽到四海商行的勢力,得知顏均起兵全靠四海商行供糧供錢供兵器。顏均爭霸天下的消耗,對四海商行來說只是毛毛雨而已,而且顏均的心腹武將在四海商行早就有了股份。朝臣們頓時恍然大悟。

    朝臣一拍大腿,趕緊將家里的錢拿出來購買股權。

    有多少買多少。

    什么?都快賣光了?土豪們豪氣萬丈,一口氣就買了一千萬股。要不是對民間資本限購,這些土豪能將兩千萬股一口氣買光。

    可惡的土豪,有幾個臭錢了不起啊。太后娘娘限購得好,就不能讓這些暴發戶嘚瑟。

    ------題外話------

    元寶爭取明天大結局。要是明天寫不完,就后天大結局。

    本書由首發,請勿轉載!

    文學度 www.tdgvz.club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一品嫡妃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全民冠军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