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冠军足球
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第一卷 第376章 進宮

(文學度 www.tdgvz.club)?    內衛統領來到思政殿,面見元康帝。

    元康帝揮揮手,將劉小七打發了出去。

    劉小七離開之前,朝內衛統領看了眼。內衛統領沒有理會劉小七,劉小七也沒辦法從內衛統領的臉上看出任何內容。

    劉小七很忐忑,他不知道內衛統領會不會說他的壞話,會不會將他牽連其中。

    可是元康帝不讓劉小七留下來,劉小七就只能離去。

    劉小七出了大殿,見到了孫佑正。

    劉小七先是愣了下,沒想到孫佑正會在這里。轉眼又是狂喜。內衛統領不肯透露消息給他,孫佑正肯定會透露消息給他。

    只是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孫佑正也不能無緣無故的離開。

    劉小七朝孫佑正瞥了眼,裝作嫌棄的樣子。

    孫佑正目不斜視,沒有給劉小七一個正眼。

    劉小七哼了一聲,故意瞪了眼孫佑正。似乎是不滿孫佑正的態度,竟然敢無視他這個內侍監總管。

    劉小七身邊的內侍很機靈,見劉小七對孫佑正不滿,于是出言譏諷。

    孫佑正怒目而視,缺忍著沒有發火。內侍的言語卻越來越過分,孫佑正攥緊拳頭。

    這個時候,劉小七突然阻止了內侍。劉小七沖孫佑正嘲諷道:“內衛那群人,全都是棒槌。和這樣的人計較,純粹是掉面子。”

    “公公說的對。”

    “公公英明。”

    內侍們拍著劉小七的馬屁。

    劉小七顯得很矜持,還很高傲地朝孫佑正看了眼。然后轉身離去。

    誰都不知道,就在這番沖突中,孫佑正已經順利將消息傳遞給劉小七。

    劉小七如釋重負。劉小七從孫佑正傳遞的消息中得知,內衛并沒有抓到他的把柄。雖然一開始,內衛就盯上了劉小七。

    能給元康帝下毒的人,必然是能夠接近元康帝還不引起懷疑的人。這樣的人不多,劉小七就是其中一個。

    內衛盯上劉小七,將劉小七的底子差點掀翻。若非孫佑正在內衛,替劉小七遮掩,說不定內衛真的會查出劉小七的真實身份,知道他是泰寧余黨的后人。

    幸虧有損佑正在,劉小七有驚無險,平安度過內衛的調查。

    劉小七擦擦額頭上的冷汗,沒想到當年的一時善念,會種下今日的善果。

    劉小七既后怕又慶幸。

    劉小七躲過了一劫,別人就沒有劉小七那么幸運了。

    在思政殿,以及寢宮伺候的宮女內侍,以及在元康帝身邊伺候的人,接連遭遇了清洗。

    一夜之間,二三十號人不見了。大家早上起來,發現身邊少了人,可是誰都不敢問。就怕一張嘴,就會引來內衛的懷疑,最后被內衛抓走。

    劉小七如常的在元康帝身邊當差,元康帝心情卻很不好。

    內衛并沒有查到下毒的證據。只是抓了一批有嫌隙的人,打算拷問一番。

    元康帝很憤怒,究竟是誰對他下毒,給他下的什么毒?為什么太醫院那幫太醫會束手無策?甚至連霍大夫也無法可想。難道他只能眼睜睜等死嗎?

    元康帝不甘心等死,他還有時間,他不會放棄。

    元康帝于憤怒中,再次給遠在東南的顏宓下了一道旨意。這一次,元康帝的措辭十分嚴厲,幾乎是不留余地。如果顏宓膽敢抗旨的話,元康帝轉眼就會給顏宓打上反賊的標簽,讓顏宓遺臭萬年。

    遠在東南的顏宓并沒有見到旨意,因為他帶兵出海去了。

    顏宓是大周的晉國公,是大周的文臣武將。元康帝給他下旨意,只要顏宓明面上不反,顏宓就不能抗旨。至少樣子也要做一做。

    顏宓很清楚接下來他會面臨很大的壓力,所以在欽差到達東南之前,顏宓就帶兵出海去了。

    至于什么時候回來,那就要看顏宓的心情。

    顏宓就算在海上,依舊能夠得到陸地上的消息,以及京城的消息。

    宋安然名下的船行,有足夠的能力保證消息通暢。只要顏宓不要跑太遠就行了。

    顏宓出海的消息,等到欽差到達東南之后,就由欽差大人送到了京城。

    元康帝得知顏宓出海,他的旨意顏宓都沒收到,頓時氣了個倒仰。到時候顏宓就算抗旨,也有了理由。直說自己在海上,不知道元康帝召他回京城,就能蒙混過關。

    元康帝大怒,“奸賊!根本就是奸賊。他這是在戲耍朕。”

    元康帝氣的心口痛,急促的喘氣,臉色呈現出不正常的潮紅,雙手捶打著桌面。

    劉小七趕緊說道:“陛下息怒。或許晉國公是真的出海。”

    “你給朕閉嘴。朕有讓你說話嗎?”

    元康帝一腳踢翻劉小七,憤怒地走來走去。不顧身體虛弱,將身邊的東西全部掀翻。

    元康帝怒斥顏宓,“奸賊。朕以前對他太過寬容,讓他認為朕好欺。這一次,朕絕不會姑息。去將錦衣衛叫來,朕有差事交給他。”

    劉小七心頭一驚,元康帝莫非想讓錦衣衛去東南抓顏宓?這,這……元康帝并沒有定顏宓的罪,朝堂也沒有定顏宓的罪,元康帝將錦衣衛派出去合適嗎?

    不過劉小七還是低頭應是,趕緊派人將錦衣衛指揮使李大人請來。

    指揮使李大人已經有一段時間不曾進宮。不過每次進宮,他都挺緊張的。

    李指揮使到了思政殿,被叫了進去。先是恭恭敬敬的請安,然后才偷偷看了眼元康帝。

    這一看,就將李指揮使嚇了個半死。元康帝怎么老了這么多,人也瘦了。眼圈周圍青黑一片,一看就知道沒有休息好。

    李指揮使不敢多看,趕緊低下頭。心中很驚訝,很擔心。他想起最近朝中私下里有些流言,一開始沒注意,現在看來或許是真的。元康帝或許真的已經命不久矣。

    元康帝沒有廢話,直接給李指揮使一道圣旨,讓他親自帶人前往東南,將顏宓請回來。

    元康帝著重強調,“記住朕的話,朕要你們將晉國公‘請’回來?你懂朕的意思嗎?”

    李指揮使腦子里一片空白,他根本不懂這個‘請’字,倒是該怎么請。元康帝如此強調這個字,那肯定不是一般意義上的‘請’。不過李指揮使沒有在元康帝面前變現出自己愚鈍不堪的一面。李指揮使很干脆地說道:“陛下放心,微臣知道該如何將晉國公‘請’回來。”

    元康帝滿意地笑了起來,“很好。領了旨意今天就出發吧。朕對晉國公十分想念,朕想早日漸到晉國公。”

    “陛下放心,微臣一定會盡快將晉國公‘請’回來。”

    李指揮使領了旨意后,就退了出去。點齊人馬,帶上行李,騎上馬就出發了。

    李指揮使出發之前,還記得給宋安然送了個消息。元康帝讓他去東南將顏宓帶回來,于情于理,他都該給宋安然說一聲。不然就太對不起宋安然這么多年不求回報的支持。

    宋安然接到李指揮使的消息的時候,李指揮使已經帶著人離開了京城。

    宋安然得知李指揮使是去東南帶顏宓回京,而且奉的還是圣旨,頓時心頭一驚,腦門子上冷汗都出來了。

    元康帝這是要將顏宓往死里整啊。

    顏宓身為超品國公爺,平亂將軍,不經三司審問,不經朝堂定罪,元康帝就派錦衣衛到東南抓人,實在是欺人太甚。雖說元康帝用的字眼是‘請’,其實本質還是抓人。‘請’這個字,其實就是元康帝的遮羞布,掩蓋元康帝抓人的本質。

    宋安然連連冷笑,既然元康帝不給活路,她又何必客氣。

    宋安然叫來白一,讓白一給小周氏送消息。

    宋安然現在需要大量的,關于皇宮的消息。

    錦衣衛連夜趕路,才十天時間就到了東南。不過錦衣衛沒有見到顏宓,因為顏宓還在海上。

    見不到顏宓,李指揮使就沒辦法將顏宓帶回京城。這可極壞了李指揮使。

    同樣著急的人,還有欽差大人。

    欽差大人奉命到東南巡查軍武,監督顏宓。結果顏宓將兵將都帶到了海上,留給欽差大人的就只剩下一座空蕩蕩的軍營,幾個老弱病殘,外加幾艘小舢板,看上去無比的凄涼。

    欽差大人很生氣。一開始,他以為顏宓出海是早就計劃好的事情。可是等他熟悉了這里的情況之后,欽差大人開始懷疑一切。

    欽差大人懷疑有人給顏宓通風報信,讓顏宓有時間提前做好準備,帶領兵將去了海上。

    顏宓說是去剿滅海盜,其實根本目的是為了躲避欽差,躲避元康帝的圣旨。

    欽差大人感覺自己就跟小丑一樣,被顏宓戲耍了。這對欽差大人來說,是畢生恥辱。

    這個時候,欽差大人對顏宓恨之入骨,顏宓一躍成為欽差大人心目中頭等敵人。將來只要讓他逮住了機會,他一定會將顏宓往死里整。

    一開始,李指揮使也跟欽差一樣,又急又恨。生怕完不成元康帝交代任務,會被元康帝收拾。

    不過隨著時間推移,李指揮使反而鎮定下來。

    反正這一趟他是奉命帶顏宓回京,一日沒見到顏宓,他一日不能離開。正好東南繁華,東南的女子格外有味道。李指揮使趁著等候顏宓的時間,好好品味了一把東南生活。倒是將這趟差事,變成了一次外出游歷,日子甭提多順心了。

    欽差厭惡錦衣衛,對李指揮使的不思進取更是鄙視。差事完不成,竟然一點不著急,還有心思飲酒作樂,真不知那腦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李指揮使翻了一個白顏,他就是看不慣文人清高。真以為全天下,就他們讀書人憂國憂民,其他人都是酒囊飯袋。

    我呸!

    李指揮使哼了一聲,欽差大人手下就小貓三兩只,還想接管顏宓的南府軍,真是異想天開。小心被顏宓給吃了。

    至于自己的差事,李指揮使一點都不著急。顏宓不在,他又不能去海上抓人,這個理由足夠強大,足夠應付元康帝。

    李指揮使優哉游哉,時間轉眼到了八年。眼看中秋就要到了,顏宓還不回來。

    算起來,顏宓這一趟出海都有兩個多月了吧。顏宓難道不需要補給嗎?還是說顏宓同其他官兵都已經葬身海底了?

    李指揮使一想到這個可能,頓時不淡定了。

    李指揮使趕緊派人到海商中間打聽消息。海商全都說沒見過顏宓,也沒見過南府軍。都知道南府軍出海去了,可是沒誰知道南府軍目前在哪里?而且海商們也沒聽說南府軍同海盜打仗的消息。

    不過這段時間,海盜倒是安靜了許多。最近海面上都看不到這些海盜的蹤影。

    李指揮使一琢磨,難不成顏宓同海盜同歸于盡了?

    李指揮使去找欽差,想和欽差分享一下自己的猜測。

    結果欽差大人將李指揮使罵了個狗血淋頭。

    顏宓和海盜同歸于盡,李指揮使可真敢想。

    欽差大人連連冷笑,譏諷李指揮使無知愚蠢。李指揮使氣壞了,人家宋安然對他從來都是客客氣氣的。結果欽差這個王八蛋,竟然敢罵他無知愚蠢。

    哼,李指揮使干脆告狀。就告欽差大人。

    羅織罪名是錦衣衛的專長。

    這年頭做官的人沒幾個屁股干凈的,錦衣衛老大親自出馬,錦衣衛子子孫孫全都卯足了勁。就算欽差大人沒有黑歷史,他們也會替欽差大人制造點黑歷史出來。

    很快李指揮使就羅織了一堆的罪名按在欽差的頭上。

    李指揮使派人將奏章送到京城,然后自己繼續悠哉過日子,順便給欽差大人找點麻煩,制造點嘩變新聞,敗壞一下欽差大人在民間的名聲。

    李指揮使大人的奏章送到了京城,沒有經過通政司,內閣,直接就擺在了元康帝的案頭。

    元康帝看到了奏章內容,氣的半死。他將欽差還有李指揮使派到東南沿海,是讓他們二人齊心協力對付顏宓。

    結果這么久連顏宓的人都沒見到,兩個人倒是先起了內訌。

    元康帝將奏章狠狠的扔在地上,多看一眼都覺著是在侮辱自己。

    元康帝喘著粗氣,心中憤怒無比。

    元康帝確定,顏宓是故意躲到了海上。顏宓一日不現身,他的機會一日不能實現。

    元康帝雙手撐著桌子,喘著粗氣。他覺著自己快要呼吸不過來了。每呼吸一次,心口就在發痛。就好像有人正拿著小刀在挖他的心。

    元康帝感覺自己快要死了,死神真的離他很近很近。

    元康帝急促的呼吸,問身邊的劉小七,“太醫院和霍大夫有消息了嗎?”

    劉小七膽戰心驚地說道:“啟稟陛下,還沒有找到克制的藥物。”

    “這群廢物,該死,全都該死。”

    “陛下息怒。霍大夫說,陛下需要靜養。”

    “滾!朕都快要死了,如何靜養?難道是要朕躺在床上等死嗎?”

    元康帝怒火沖天,不顧身體不適,憤怒的嘶吼。

    這個時候有內侍進來稟報,說是朝臣們在外面,想要見元康帝。

    元康帝呵呵冷笑起來,“這幫朝臣又是來逼宮的。逼著朕立下太子。朕都快要死了,可是他們從來不關心朕的身體,他們只關心皇儲,關心國本。朕不過是他們手中的傀儡。”

    劉小七和內侍都低下頭,不敢說話。

    元康帝突然劇烈咳嗽起來。連咳了好一會才停下。

    元康帝臉色灰白地說道:“告訴那些朝臣,讓他們滾。朕不想見到他們。”

    內侍不敢多說話,趕緊領命退下。

    元康帝的手哆哆嗦嗦地打開藥瓶,藥瓶里面是霍大夫準備的保命丸,實際上是解毒丸。

    霍大夫之前讓元康帝發作的時候才吃一顆。不過元康帝沒有聽霍大夫的。只要元康帝覺著不舒服,快要撐不下去的時候,他就會吃一顆藥丸。

    霍大夫的藥丸治不了元康帝的病,卻可以控制元康帝的病情,讓元康帝感覺好受一些。

    元康帝是真的將解毒丸當做了保命丸來吃。卻不明白,任何藥物吃多了都會有副作用。

    不過元康帝現在管不了這么多,他只想撐下去,能撐一日是一日。

    吃了藥,元康帝感覺好了許多。心想霍大夫的藥還是有用的。

    元康帝沉默了片刻,突然睜開眼睛,對劉小七說道:“告訴德妃,賢妃,朕要她們舉辦一場宮宴,將三品以上的命婦都請到宮里來。”

    劉小七小心翼翼地說道:“陛下,中秋已經過了。”

    言下之意,現在沒有好的理由舉辦宮宴。

    元康帝哼了一聲,十分不滿,“朕要在后宮舉辦一場宮宴,還需要理由嗎?”

    當然不需要理由。

    劉小七躬身說道:“奴才這就安排下去。”

    元康帝叫住劉小七,“告訴德妃,賢妃,其他人可以不請,但是晉國公夫人一定要到。朕想在那天見到晉國公夫人。”

    劉小七心頭慌亂,元康帝是要對宋安然下手了嗎?

    劉小七慌慌張張,差一點犯了錯。回過神來的時候,劉小七渾身被冷汗濕透。

    不行,他不能讓元康帝傷害宋安然。他要告訴宋安然,讓宋安然想辦法不要進宮。就算現在逃離京城,也不要進宮。

    一旦進宮,或許這輩子再也出不去了。

    ……

    國公府內,宋安然伺候在顏老太太的床前。

    顏老太太病倒了,這一次病勢兇險,很有可能熬不過去。二太太孫氏,同三太太葉氏都回到了國公府伺疾。

    宋安然給顏老太太喂藥。喂完了藥,宋安然讓顏老太太歇息。

    顏老太太擺手,心里頭又驚又憂。

    顏老太太問道:“大郎媳婦,老身這病怕是沒得治了。”

    宋安然很鎮定,聲音很穩,給人一種沉穩可靠的感覺。

    宋安然說道:“老太太不用擔心。等霍大夫出宮后,就來給你診治。”

    顏老太太搖頭,“你也說小霍大夫繼承了霍大夫的醫術,只差在經驗上面。小霍大夫每天守著老身,可是老身的病情并不見好轉,估計這一次老身是爭不過命。”

    “老太太不要多想。小霍大夫也說了,您的病需要靜養。”

    顏老太太笑了起來,“大郎媳婦,你就不要安慰老身了。老身的身體,老身自己清楚。這次老身真的累了,爭不過命。”

    宋安然果然沒有再勸。顏老太太的病情來勢洶洶,看著很嚇人。霍延也說顏老太太年齡大了,身體機能下降,很可能熬不過去。就算用了虎狼之藥,也未必能夠起到作用,說不定還會要了眼老太太的性命。

    霍延讓宋安然準備后事,顏老太太有可能隨時會離世。

    宋安然低頭,顏老太太這個時候如果離世,宋安然也說不清到底是好是壞。晉國公府的前程又會受到多大的影響。

    不過不到最后一刻,宋安然都不會放棄。

    宋安然讓霍延盡力醫治,只要有辦法,就要保住顏老太太的性命。

    等顏老太太睡下,宋安然才離開上房。

    回到遙光閣,白一就告訴宋安然,劉小七送來了消息。

    宋安然看完了劉小七送來的消息,頓時笑了起來,元康帝還真是看得起她。竟然親自點名要她進宮。

    白一同喜秋都很擔心。

    喜秋問道:“夫人真要進宮嗎?”

    宋安然輕聲一笑,“陛下都這么說了,我豈敢抗旨。當然要進宮。”

    “可是陛下擺明了沒安好心,夫人要是進宮,萬一……”

    宋安然輕聲一笑,說道:“沒有萬一,我不會允許出現萬一。”

    在別人看來,進宮是死路一條。可是對宋安然來說,進宮是死中求生,是計劃中關鍵的一環。所以,就算宮里面有刀山火海,宋安然也要進宮。

    不過在進宮之前,宋安然要提前做好準備。

    宋安然給小周氏去了信,很快小周氏又給宋安然回了信。

    有了小周氏的協助,加上宮里面的劉小七,宋安然頓時底氣大漲。

    過了兩日,宮里面果然有了消息,讓京城三品以上的命婦,五日后進宮赴宴。

    顏老太太得知這個消息,差點昏死過去。

    顏老太太撐著一口氣,命下人將宋安然叫來。她有話要對宋安然說。

    宋安然來到上房,顏老太太將下人全都趕了出去。

    顏老太太死死地抓著宋安然的手,神情激動地詢問:“宮里要辦宮宴,你是不是要進宮?”

    宋安然點點頭,“是,五日后進宮赴宴。”

    “不能去。”顏老太太急切地說道:“這是陰謀,元康帝已經忍不住要對我們晉國公府動手了。大郎媳婦,不要管老身了,你快帶著孩子們離開京城,去東南找顏宓。以后都不要回來了。”

    宋安然按住顏老太太的手。

    宋安然的手很有力量,讓顏老太太很快就鎮定下來。

    宋安然平靜地說道:“老太太的擔心我全都明白,事情的確如老太太所說,十分兇險。一著不慎,我們國公府上下幾百口人都要成為刀下亡魂。

    而且現在國公府外面,都是錦衣衛,還有內衛的人。我們國公府的人插翅難逃,元康帝也不會給我們逃走的機會。

    不過老太太也不用太擔心,事情還沒到山窮水盡的時候,我們還有機會。這次進宮,就是我們的機會。總而言之,不到最后,我和顏宓都不會放棄。”

    顏老太太一臉震驚,心驚膽戰地問道:“大郎媳婦,你要做什么?你可不能做傻事啊!”

    宋安然輕聲一笑,說道:“老太太放心,孫媳婦肯定不會做傻事。孫媳婦早有計劃。只是這番計劃,不能告訴老太太。”

    顏老太太一臉驚疑不定,“你沒騙我?你真的有計劃,真的能夠脫身?”

    宋安然點頭,“是,我有機會,我保證能夠脫身。老太太不要擔心,你安心養身體吧。”

    顏老太太搖頭,“老身安心不了。此事一日不結束,老身就一直繃緊著。老身就怕死不瞑目。”

    顏老太太的情緒很激動,可是顏老太太的臉色卻顯得灰白,隱約透著一股死氣。宋安然暗嘆一聲,顏老太太這一次,或許真的撐不下去了。

    宋安然安撫了顏老太太之后,就開始做進宮的準備。

    宋安然叫來親兵,對親兵做了各項安排。

    之后,國公府內戒備森嚴,四處都透著一股殺機。仿佛大戰一觸即發。

    宋安然對兩個孩子也做了安排。垚哥兒已經是半大小子,可以擔負一些責任。宋安然毫不猶豫地給垚哥兒布置了任務。其中一項,就是保護好箏丫頭。箏丫頭還是小姑娘,她需要人的保護。

    宋安然也給顏定安排了任務。

    安排好大家的任務,剩下的就是身邊的人。

    宋安然對喜秋等人說道:“這次進宮,我只帶白一一人。你們都留在府中。”

    喜秋第一個反對,“夫人,只帶白一一個人,奴婢們不放心。”

    “沒什么不放心的。白一有武功,她能幫我。你們跟著我進宮,我反而要分心照顧你們。不要再說了,事情就這么定下,我只帶白一。”宋安然語氣堅定,不容置疑。

    喜秋和喜春面面相覷。

    喜秋擔心地問道:“夫人只帶白一一個人,能行嗎?奴婢們能做什么?”

    宋安然笑了笑,說道:“你們需要留在這里,告訴國公爺,讓他不要輕舉妄動。在后天天亮之前,沒我的允許,他不準亂來。如果后天天亮之后,我還沒有出宮,到時候隨便他做什么,我都不干涉。”

    喜秋和喜春大驚,“國公爺回來了嗎?”她們怎么沒見到。

    宋安然挑眉一笑,“國公爺的下落,你們不必知道。總而言之,等你們見到他的時候,就將這番話帶給他。記住后天,也就是十九那天,天亮之前,不管我有沒有出宮,所有人不準輕舉妄動。天亮之后,我若是出宮,那就代表一切順利。我若是沒有出宮,隨便國公爺折騰去。就算他把天下打成一個篩子,我也不在乎。”

    喜秋和喜春心中都充滿了疑問和驚喜。她們看著白一,很顯然白一是知情者。白一肯定知道顏宓的下落。

    不過白一這人嘴巴嚴實,宋安然不讓她說,她就絕對不會說出來。

    喜秋深吸一口氣,同喜春齊聲答應道:“奴婢遵命。”

    她們希望顏宓能夠盡早回來。

    這幾年,宋安然一人支撐著偌大的國公府,真的很累很累。

    第二天一早,宋安然帶著白一進宮。

    在宮門口,宋安然遇到了小周氏。

    小周氏含笑對宋安然點頭,宋安然回她一個笑,兩人自有默契,一切盡在不言中。

    唯一抱歉的是,宋安然不得不將小周氏拉入這場改天換地的計劃中。只因為,小周氏在皇宮如魚得水,有著宋安然沒有的人脈關系,知道各種皇家秘密。

    進了宮,先在偏殿候著。德妃和賢妃還沒到。

    其他命婦們三五一群的聚在一起聊天,對這次的宮宴都很奇怪。沒頭沒尾的,就突然宣布要舉辦宮宴,難怪大家要懷疑。

    而且前段時間,德妃和賢妃都受到了斥責,據說兩人犯了忌諱,被元康帝厭棄了。可是一轉眼,元康帝又讓兩位宮妃聯合舉辦宴席,實在是奇怪得緊。

    宋安然沒有參與這些話題討論。

    宋安然來到小周氏身邊,很抱歉地說道:“將太太拉入這樣的亂局中,是我的不對。”

    小周氏笑了笑,大度地說道:“切莫這么說。宋家同顏家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對顏家的事情老爺不會袖手旁觀,我自然也不能袖手旁觀。這次能夠幫上你的忙,我很高興。你放心吧,老爺那里也做好了準備。”

    宋安然松了一口氣。

    宋安然四下看了看,然后悄聲問道:“太太,事情有眉目了嗎?”

    宋安然問的是給元康帝下毒的神秘人。這件事情,不光劉小七在查,小周氏也發動了宮里面的眼線,包括內衛的眼線查這件事情。

    小周氏同宋安然都很肯定,下毒的人一定在宮里,而且還是宮里的老人。總而言之,上了年紀的人,無論什么身份,都不能放過。就是用這種笨辦法,前幾天小周氏傳信給宋安然,說是有了點想法。

    小周氏四下看了看,然后小聲地對宋安然說道:“已經有眉目了。等宮宴開始后,我們找個機會離開。到時候我帶你去見那個人。不過一定要小心。那個人如果真的是神秘人,那么他一定是用毒高手。”

    宋安然點頭,她自然明白這一點。

    宋安然還擔心一件事情,她被元康帝點了名,宴席開始后,德妃和賢妃肯定會盯著她,她未必有機會離開。

    小周氏想了想,對宋安然說道:“以不變應萬變。實在不行,我來幫你。”

    宋安然知道小周氏在宮里有很多辦法,這一次就要靠她了。

    宋安然擔心很快變成了現實。宮宴一開始,宋安然就被德妃賢妃盯上了。兩位宮妃頻頻問話,宋安然轉眼間成為宮宴的焦點,人人矚目的對象。這對宋安然來說,可不是什么好事。

    倒是小周氏,借著如廁的機會離開了宮宴,直到一個時辰之后才悄悄回到宮宴。

    小周氏對宋安然點了點頭,這是告訴宋安然,神秘人已經確定了,只等宋安然脫身。

    宋安然苦笑,她現在哪里能脫身。德妃和賢妃都盯死了她。

    直到宮宴結束,宋安然都沒有找到機會。

    宮宴結束,宋安然作勢要跟著大家一起去御花園游玩,不料德妃叫住了宋安然。

    “夫人稍等,有個人想見夫人,還請夫人到偏殿等候。”

    宋安然挑眉,“不知是誰要見我?”

    德妃笑道:“晚一點,夫人自會知道。”

    有宮女上前,將宋安然送到離此處有點遠的一處偏殿。

    宋安然猜測,要見她的人估計是元康帝。

    元康帝身體不好,危在旦夕,不適說想見誰就能見誰的。見人之前,元康帝還得問問他的身體答不答應。

    這件事情就要靠劉小七來操作了。

    思政殿內,劉小七端來一杯參茶,放在元康帝的手邊。

    元康帝揉著眉心,心情很煩躁。朝臣們都來煩他,整天逼著他立下儲君。元康帝咬牙沒答應,朝臣們都快造反了。

    元康帝呵呵冷笑,不到最后關頭,他豈會立下傳位詔書,簡直是笑話。

    萬一霍大夫找出了解藥,那現在的問題便能迎刃而解。

    元康帝感覺眼前一陣陣發黑,難道他的眼睛又快看不見了嗎?

    不,不會的。他的眼睛不會瞎,他也不會變成啞巴。

    元康帝心中充滿了恐懼。

    劉小七小聲地說道:“陛下,奴才去叫太醫還有霍大夫。”

    “去,趕緊去。朕的眼睛,朕快要看不見了。”

    “奴才這就去。”

    思政殿內頓時忙碌起來。

    至于宋安然,元康帝這會哪里想得起來。他只擔心自己的眼睛,恐懼變成瞎子啞巴。

    ……

    宋安然安靜地端坐在偏殿內,周圍很安靜,聽不到一點點響動。

    白一告訴宋安然,門外有人守著。

    宋安然笑了笑,門外有人守著不稀奇。要是沒人守著,那才是稀奇。

    過了沒多久,門外面傳來兩聲悶哼聲。

    緊接著偏殿大門從外面打開,一位內侍站在門口,對宋安然招手。

    宋安然知道,這是劉小七安排好的。

    宋安然深吸一口氣,帶著白一走出偏殿。

    偏殿門口守著兩個內侍,兩位內侍目不斜視,像是從來沒有看見過宋安然和白一。

    宋安然心中好奇,順著白一的手指,看了眼角落里的耳房,頓時明白過來。原來守在門口的人,估計是被解決了。

    內侍領著宋安然白一兩人,將她們送到御花園一角。一句話都沒說,轉身就離開了。同樣像是從來沒見過宋安然白一兩人的樣子。

    宋安然站在原地耐心等待,片刻之后,小周氏出現了。

    小周氏沖宋安然招手,然后帶著宋安然,急急忙忙地朝冷宮方向走去。

    小周氏對后宮很熟悉,她帶著宋安然走的路,全是僻靜無人走的小路。

    宋安然跟在小周氏身后,懷疑小周氏比宮里面的宮妃還要熟悉皇宮的道路。

    小周氏似乎知道宋安然在想什么,她回頭看了眼宋安然,然后小聲說道:“我有皇宮地圖。”

    宋安然吃了一驚。

    皇宮地圖,屬于絕密資料。

    通常情況下,皇帝手里有一份皇宮地圖。除此之外,有可能內侍監會存有一份地圖。

    至于其他人,絕不可能有皇宮的地圖。

    誰要是私自藏有皇宮地圖,是要被治死罪的。

    宋安然猜想,小周氏手里有皇宮地圖,肯定是永和帝給她的。方便小周氏隨時進出皇宮。

    說不定為了方便小周氏進出皇宮,永和帝將皇宮的密道都告訴了小周氏。

    宋安然猜中了真相,小周氏手里面的確捏著一份皇宮密道地圖。

    小周氏領著宋安然白一,七拐八拐,終于來到一座偏僻冷清破敗的宮殿前。

    宋安然沒想到,皇宮里面竟然有如此破敗的地方。和皇宮這個天下最富貴的地方一點都不相稱。

    小周氏讓宋安然直接進去。

    宋安然悄聲問道:“人真的在里面?”

    小周氏點點頭,“我的人查到的結果就在這里面。我們進去的時候一定要小心。”

    宋安然點點頭。

    白一擋在宋安然面前率先走進去。

    剛走進大殿,就聽到里面傳來一聲慘叫聲。

    三人都嚇了一跳。

    白一怕宋安然有危險,說了一句:“奴婢先進去看看。”就跑了進去。

    宋安然和小周氏站在大殿上,兩個人心里頭都有些忐忑。因為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么事情。

    突然間,一個宮女捂著臉頰,搖搖晃晃地走了出來,嘴里還發出痛苦的嘶吼聲。就像是野獸一樣,讓人心驚膽戰。

    而白一則追著宮女,滿臉警惕防備。

    宋安然帶著小周氏往后退,擔心宮女撞上來。

    “救救我,救救我……”

    宮女痛苦的呼救,嘶吼,顯得十分可怕。

    宋安然和小周氏都沒有上前,也沒有說話。一進來就見到這個場面,是意外,還是有人設計好的。

    宮女突然放下雙手,仰著頭看著頭頂上,嘴里面依舊發出可怕的嘶吼聲。顯然是痛苦到了極致,

    當宮女露出真面目的時候,小周氏跟宋安然都發出了一聲驚呼。這個人,她們竟然認識。

    本書由樂文首發,請勿轉載!

    文學度 www.tdgvz.club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一品嫡妃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全民冠军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