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冠军足球
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第一卷 第364章 生病

(文學度 www.tdgvz.club)?    陽哥兒大名顏均,從兩年前就開始在軍中歷練。如今的顏均,年齡不大,可是已經有了身為軍人的硬氣和膽氣。

    今天不是休沐的日子,顏均依舊騎馬回京。只因為昨日宋安然派人送信,要求他今日回府,說是有要事商量。

    顏均不知道具體要商量什么事。不過能夠回國公府,顏均心里頭還是很高興的。他想娘親,想弟弟,還想妹妹箏丫頭。

    回到家,就意味著能夠見到親人,還能吃到可口的飯菜,能夠正常作息。

    顏均騎著馬,走在大街上,得到了大姑娘小媳婦的關注。顏均在這方面有些缺心眼,對于這些關注,全都視而不見。再說他早就答應過娘親,十八歲之前不能近女色。

    回到國公府,下人趕緊來牽馬。

    顏均問門房,“夫人現在在哪里?”

    “啟稟世子爺,夫人現在應該在遙光閣。”

    顏均點點頭,直接進入內院,前往遙光閣。路上遇到二房和三房的哥哥弟弟,顏均都十分客氣地同他們打招呼。

    顏均年紀不大,就離開家前往軍營。以至于他和二房三房的哥哥弟弟們之間的感情并不深厚。在顏均心里,還是親弟弟垚哥兒最為親近。

    到了遙光閣,顏均直接進了書房。

    沒見到垚哥兒還有箏妹妹,顏均心里頭有點失望。

    宋安然看著身高已經趕上成人的大兒子,心里頭有許多感慨。

    在別人眼里,身高趕上成人的顏均已經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但是在宋安然顏里,顏均還是一個孩子。

    這么小的孩子,就要承受這么多重擔,宋安然很心疼,還很唾棄自己。她身為母親,卻沒有讓大兒子盡情享受到美好的童年時光,小小年紀就要擔起家族重擔,的確是失職。

    宋安然招手,讓顏均走到跟前來。

    宋安然仔細打量大兒子,心疼地說道:“黑了,更結實了。”

    顏均笑了起來,難得地露出孩子氣的一面。他對宋安然說道:“最近每天出營操練,天天大太陽曬著,是黑了一點。娘親幫兒子想想辦法,能不能變白一點。”

    宋安然覺著好笑,曲指在顏均的額頭上彈了一下,“怎么,你也覺著白一點好看嗎?不是說軍營里都是糙漢子,你變黑了正好和他們打成一片。”

    顏均有點羞澀,有點不好意思。最后還是鼓足勇氣,小聲地說道:“娘親喜歡白一點,兒子就想變白一點。”

    宋安然愣住,心頭被一種感情充斥著。宋安然知道,那是幸福。

    宋安然忍著淚意,揉揉顏均的頭,“不用在意娘親的審美。你在軍營里,黑一點正常,白一點反而不正常。而且你也不算黑,最多只能算是小麥色,還挺好看的。就是糙了點。不像個錦衣玉食,養尊處優的公子哥,倒像是歷經風霜刀劍的劍客。”

    顏均頓時笑了起來,有點臭美地說道:“兒子也覺著自己現在這模樣挺好看的。”

    宋安然好笑的看著顏均。顏均很像顏宓,父子二人在外貌上至少有七分相似。區別在于兩人的氣質,顏宓的氣質狂傲孤高,一副高嶺之花的樣子。

    顏均因為年齡小,氣質更顯青春活力,帶著對未來的無限期許。看著他,就覺著渾身有使不完的勁。

    宋安然讓顏均坐下。

    顏均乖乖坐下,好奇地問道:“娘親突然派人叫我回來,是有要緊事情嗎?”

    宋安然將顏宓的信件交給顏均,“你先看一看。”

    顏均接過信件看起來。

    宋安然心里頭有點愁。前兩天宋安然收到顏宓的來信。顏宓在信里面要求陽哥兒前往苗疆歷練。

    宋安然微蹙眉頭,顏均還是個孩子,就要去戰場歷練。顏宓這個做父親的,還真是夠狠心。

    雖說宋安然不太贊同顏宓的安排,但是宋安然還是命人叫顏均從軍營里叫了回來。宋安然想知道顏均自己是怎么想的。如果顏均想去戰場上歷練,宋安然不阻攔。如果顏均不想去,宋安然會替顏均決絕這件事情。

    看著低頭看信的兒子,宋安然心里頭有些心疼。不過更多的是驕傲。

    她的兒子年齡不大,可是已經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在過兩年,宋安然想要揉揉孩子的頭,只怕已經辦不到。畢竟顏均現在已經比宋安然高了。

    顏均看完了信,好一會沒說話。

    宋安然說道:“陽哥兒,這是你父親的意思,不是娘親的意思。如果你不樂意,娘親同你父親說,不準他亂來。”

    顏均搖頭,說道:“不。娘親,兒子想去戰場上歷練。兒子從軍的目的,就是為了上陣殺敵。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兒子不想錯過。”

    宋安然微蹙眉頭,有些愁。為什么顏家的兒郎,一個兩個全都想著打仗。好在垚哥兒目前沒有這個念頭。

    宋安然整面容嚴肅地問道:“陽哥兒,你想好了嗎?你真的要去苗疆?苗疆濕毒厲害,你自小生活在北方,去了哪里有可能水土不服。”

    “兒子不怕。兒子身為顏家人,如果因為區區濕毒就不敢上戰場,那兒子就不配做顏家人。”顏均擲地有聲地說道。他的眼神很堅定,決心很大。

    宋安然暗自嘆氣,很明顯,她勸不了顏均,也不可能讓顏均改變主意。

    宋安然對顏均說道:“那好吧。既然你想去,那就準備準備。過幾天同送糧草的輜重部隊一起出發。”

    顏均頓時興奮起來,“娘親,過幾天真的能出發嗎?”

    一聽打仗就這么興奮,也沒誰了。

    宋安然哭笑不得,點頭說道:“對。你父親都替你安排好了一切,只要你愿意去苗疆。這是你的身份文書。”

    宋安然交給顏均的是一份兵部的告身。七品的小軍官,可以讓顏均正大光明的離開京城前往苗疆。

    顏均身為晉國公府的世子,按照規矩,一般情況下,他不能輕易離開京城。

    如今顏均有了兵部的告身,還有差事在身,他就可以正大光面的離開京城。事后,就算元康帝知道了,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了。

    顏均很興奮。他早就想去戰場上見識一下,沒想到這么快就心愿得償。

    顏均興奮,宋安然卻有些惆悵。

    顏宓離開了京城已經兩三年。如今大兒子也要離開京城。這一去,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會回來。也不知道這一路上會不會有危險。

    見顏均興致勃勃的樣子,宋安然不得不開口提醒顏均。

    宋安然對顏均的要求只有一點,那就是安全。無論什么時候,顏均都必須保重自身,不要輕易涉險。

    顏均面容嚴肅地答應宋安然,“娘親放心,兒子肯定會精小心,不敢輕易涉險。兒子還等著將來給娘親養老。”

    宋安然掩唇一笑,“你才多大,就想著給我養老。娘親老了嗎?”

    顏均咧嘴一笑,連連搖頭,“兒子說錯話了,請娘親見諒。娘親永遠美麗年輕,永遠都不會老。”

    “貧嘴。”宋安然在顏均的頭上敲了一下。

    顏均一臉很享受的樣子。若非年齡漸大,身體長高,顏均甚至想在宋安然懷里撒撒嬌。奈何,以他現在的身材,已經不適合做這種事情。

    宋安然知道顏均惦記著垚哥兒還有箏丫頭,宋安然很干脆的打發了顏均,讓顏均去找弟弟妹妹們玩耍。

    宋安然則給顏宓去信,告訴顏宓顏均即將啟程前往苗疆。

    之后,宋安然吩咐下人給顏均收拾行李。

    兒行千里母擔憂,顏均第一次出遠門,宋安然十分不舍。生怕兒子在外面冷著了,熱著了,吃不好睡不香。真想將吃穿住用全都給他安排好。

    宋安然給顏均打包了五大包行李,吃的,穿的,用的,除了住的以外,一應俱全。

    就連出行的馬車,也經過了改造。

    顏均見到行李和馬車,當即驚呆了。

    反應過來后,顏均趕緊同宋安然說道:“娘親,這次兒子是隨軍南下,豈能特殊。帶這么多東西,會被人笑話的。兒子帶幾件換洗衣服和一點銀票就夠了。”

    宋安然白了顏均一眼,然后苦口婆心地說道:“窮家富路,你以為出門很容易嗎?”

    在后世,有飛機有火車,到處都找得到酒店餐館,就這條件出門的時候依舊是大包小包的提著。

    如今身處交通不便,路況稀爛,人煙稀少的古代,更不能馬虎。更要大包小包的扛著。

    宋安然繼續說道:“你以為跟著大軍南下,就什么都不用操心嗎?你錯了。這一路南下,一旦錯過了時辰,就得夜宿野外。

    一天兩天受得住,十天八天你能受得住嗎?路途辛苦,吃好一點,也能有力氣。有這輛馬車在,累了還能上去躺著休息一會。

    夜宿在野外的時候,還能將馬車當床用。你不要認為這是嬌氣,覺著別人會議論你。我告訴你,就算你和別人同吃同住,別人同樣要議論你。

    只要你是國公府的世子,你的身份就注定了你無論在哪里,做什么,都是眾人眼里的焦點。

    既然無論怎么做,都堵不住別人的嘴巴,那不如就坦然一些,利用手上的資源讓自己輕松一點。陽哥兒,聽母親的話,不要學那些老學究沽名釣譽。我們是勛貴,我們講究實在。”

    顏均有些發愁,“娘親,兒子不怕別人的議論。這兩年在軍營里,各種議論兒子早就聽夠了。兒子是擔心父親見了這些東西,會責罰兒子。”

    宋安然頓時笑了起來,“你父親那里,你更不用怕。你父親出門比你還要享受。只要條件允許,他就能享受最好的。”

    顏均有點不敢相信。

    宋安然哼了一聲,“是你了解你父親,還是我了解?你父親的脾性,這世上還有人比我更清楚嗎?”

    顏均一聽,頓時釋然了。既然娘親說沒問題,那就肯定沒問題。

    于是顏均接受了宋安然的安排,帶著馬車,帶著行李出門南下,前往苗疆。

    宋安然親自到城門口送顏均出發。還帶著垚哥兒和箏丫頭。

    顏均在府里幾天時間,每天都會抽空帶著弟弟妹妹玩耍。如今,無論是垚哥兒還是箏丫頭都將顏均當做了主心骨。見到顏均要走,兩個人都舍不得。

    垚哥兒一副快要哭的樣子,強忍著沒讓眼淚掉下來。

    箏丫頭則不同,已經不管不顧的哭了起來。張開雙臂要顏均抱。她舍不得哥哥離開。哥哥離開了,就少一個人陪著她玩耍。

    宋安然抱著箏丫頭,拍著箏丫頭的背,小聲安慰她。

    箏丫頭還是哭著,“娘親,我要哥哥回來。我要哥哥。”

    宋安然看著已經遠去的顏均,心頭有些惆悵。

    宋安然溫柔地告訴箏丫頭,“哥哥已經走了。不過等到明年下雪的時候,哥哥就會回來。”

    箏丫頭抬頭,一臉期盼地問道:“下雪的時候哥哥真的會回來嗎?”

    宋安然點頭,“娘親不會騙你。下雪的時候哥哥一定會回來。”

    箏丫頭沒那么難過了。不過情緒還是很低沉。

    垚哥兒擦擦眼淚,拉著箏丫頭的手,說道:“妹妹,我陪你玩。”

    兩個孩子很快玩在一起。

    宋安然坐著馬車回國公府。

    在路上,宋安然遇見了沈玉江。

    沈玉江客客氣氣的,對宋安然關心了幾句。宋安然對沈玉江同樣客客氣氣的。

    臨到分別的時候,沈玉江突然問道:“宋閣老還好嗎?”

    宋安然挑眉,頓時對沈玉江產生了警惕心。

    宋安然頷首點頭,“家父很好。多謝沈公子關心。”

    沈玉江笑著說道:“夫人不必防備我。我對宋家沒有惡意。”

    這話宋安然不可不敢相信。宋家同沈家之間的仇怨,豈能用一句“沒有惡意”就能消除。

    沈玉江暗自嘆了一聲,“夫人不信我,我能理解。不過時間會證明一切。”

    頓了頓,沈玉江又說道:“夫人不用太擔心,我相信宋閣老一定會否極泰來。”

    “承沈公子吉言。”

    宋安然不想同沈玉江有過多來往。于是主動提出告辭。

    沈玉江也沒喲挽留,目送宋安然的馬車離去。

    宋安然靠在馬車上,心頭有些愁。她總覺著今天遇見沈玉江不是意外。更像是沈玉江知道她會經過那里,所以一早就等著。

    宋安然將最近發生的事情在腦海里過了一遍。

    沈一帆被罷官,沈家在朝中的勢力也被清掃干凈。如今沈家那邊,就只有沈玉江還在朝中做官。其他沈家人,都在地方上當官。朝堂上的事情,沈玉江以外的人根本幫不上忙。

    以沈家現在的勢力,沈家想要將宋子期從閣老的位置上拉下來,還不夠資格。

    不過沈家加上元康帝,又是另外一種情況。

    宋子期從來沒說過,朝中究竟誰是元康帝的代言人,替元康帝干掉宋子期。

    不過宋安然看得出來,宋子期心里頭有數,同時還有所顧忌。

    宋子期不想說的事情,即便宋安然親自開口問,也問不出所以然來。

    宋安然干脆給宋安杰傳了一則訊息,讓宋安杰留意宋子期身邊的情況。

    ……

    宋安然回到國公府后,繼續關注著朝堂上的情況。

    朝臣們彈劾顏宓的熱情依舊不減。元康帝想要將勢頭轉移到宋子期的身上,已經有了一定的效果。最近彈劾宋子期的人也跟著多了起來。

    如今,朝堂上最熱鬧的事情,就是宋子期顏宓這對翁婿被一起彈劾。

    都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以此類推,宋子期是和顏宓一樣的殺人狂魔。

    宋子期肯定不是殺人狂魔,但是有人偏要往這方面引導。甚至翻出幾十年前,宋子期在地方上做地方官的事情。

    宋子期不甘示弱,自然要反擊。

    反擊的方式很簡單,就是將這一灘水攪渾了,讓大家看不到魚兒在哪里游,只能瞎來。

    在朝中做官的人,人人都有黑歷史。區別在于,有的人的黑歷史被人發現了,然后被人利用。有的人的黑歷史則藏得嚴嚴實實的,非親近人不可能知道、

    宋子期現在就是要將那些掩藏起來的黑歷史翻出來,甚至連元康帝也沒放過。

    元康帝當年做韓王的時候,有不少黑歷史。因為他做了皇子,這段黑歷史就被掩蓋起來。

    如今宋子期輕輕一抖,黑歷史曝光,將元康帝氣了一佛出竅二佛升天。

    朝堂越來越亂,每天早朝就跟菜市場一樣,吵吵鬧鬧。今天你攻擊我,明天我攻擊你。大家都忙著斗來斗去,都沒有心思去處理朝政。

    朝堂一亂,原本聚攏在顏宓和宋子期身上的火力就被分散了。

    如此一來,宋子期的壓力也減少了許多。

    等到時機成熟的時候,宋子期私下里同元康帝進行了一場談話。

    這場談話的內容,沒人知道。

    談話結束后沒幾天,原本的吏部左侍郎下臺被人彈劾,緊接著被罷官。

    之后元康帝將自己人安插在吏部左侍郎的位置上。既是監督宋子期,也是同宋子期合作。

    到此,朝堂上攻擊宋子期的聲音越來越小,到最后已經完全聽不見了。

    這一場歷時將近一年朝堂斗爭總算落下了帷幕。

    元康帝雖然有所不滿,但是好歹有了收獲。勉為其難就接受了。

    元康帝心情一好,宮里面又多了幾位美人。至于皇后的位置,依舊還空著。很明顯元康帝沒打算再立一個皇后給自己找不痛快。

    至于宮務,就全交給德妃和賢妃二人協同處理。

    德妃和賢妃協同處理宮務,連帶著三皇子同四皇子也跟著水漲船高。如今巴結兩位皇子的人不少。很多人都從元康帝的態度中看出了一點名堂。

    元康帝對嫡出的兒子那么不待見,這皇位十有**是要落到庶出的三皇子四皇子頭上。趁著三皇子四皇子還沒發達的時候,大家趕緊靠攏過去。將來也能立下從龍之功,帶領家族一飛沖天。

    夢想很美好,現實卻很殘酷。

    元康帝的確不待見嫡出的兩個兒子,可是元康帝同樣也不待見庶出的兒子。

    只要是成年的皇子,元康帝全都一視同仁的防備著。

    不過因為承郡王受傷破相,失去繼承皇位的資格,元康帝心里頭還是有點愧疚。因為這份愧疚,元康帝私下里對平郡王也和善了一下。不會再像以前一樣,動輒打罵。

    平郡王心里頭有些慶幸,可是并不高興。

    因為大哥承郡王依舊是視他為仇人,不肯利用自身的優勢幫助他。

    平郡王數次前往承郡王府看望承郡王,都被承郡王拒之門外。閉門羹吃多了,平郡王心里頭也生出一股不滿。

    平郡王冷哼一聲,當初事情雖然因他而起,可是傷害承郡王的人并不是他。而且他也沒有算計過承郡王。只是趕巧了,一切都一瞬間發生了。

    大錯已經鑄成,莫非承郡王還要帶著這份仇恨進棺材嗎?就算要恨,也該恨宮里面的父皇。恨他有什么意義?

    平郡王心中對承郡王有了成見,有心不再去承郡王。只是轉念一想,還是堅持去承郡王府。

    不管是做給外人看,還是讓自己心安,事情既然開始了,就要善始善終。

    平郡王煩惱的時候,想到了堪比謀士的宋安然。平郡王去信,想約宋安然出來見面。

    結果宋安然直接拒絕了。

    平郡王氣了個半死。感覺宋安然這個合作者的脾氣,比他這個王爺還要大。偏偏他對宋安然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宋安然最近有點發愁,根本沒空理會平郡王。再說了,平郡王身邊不缺謀士,宋安然自然不能搶了那些謀士的飯碗。

    讓宋安然發愁的是顏老太太的身體。

    顏老太太的年紀已經很大了,在這個時代,妥妥的高壽。

    年紀一大,身體機能就會隨之退化。

    前幾天,氣候變化頻繁,今天熱明天冷的。最后顏老太太中招,感冒了。

    普通人感冒,流個鼻涕,頭痛腦熱什么的,吃點藥幾天就能好。但是顏老太太不行。顏老太太年齡太大,身體抵抗力差,恢復能力同樣差。霍大夫親自用藥,幾天過去,顏老太太的病情還是沒有好轉。

    宋安然親自到顏老太太床邊侍疾。

    宋安然從丫鬟手里面接過藥碗,吹了幾口氣,然后用湯勺喂顏老太太喝藥。

    顏老太太擺擺手,“大郎媳婦,這些事情有丫鬟做,你就別操心了。你一個人管著里里外外的事情,已經夠辛苦了。再為老身操心,老身擔心你身體吃不消。”

    顏老太太說完,還咳嗽了了幾聲。

    宋安然趕緊放下藥碗,輕輕拍打顏老太太的背。

    等顏老太太平靜下來,宋安然才說道:“老太太不用擔心我的身體。我身體好,照顧老太太累不到我。”

    顏老太太臉色灰白,整個人也顯得很虛弱,眼神也不復早些年的精明銳利。

    顏老太太咳了兩聲,才說道:“就算你身體好,也該注意保養。這些事情還是交給下人做吧。”

    見顏老太太堅持,宋安然只要妥協。

    “我聽老太太的。”

    宋安然讓開位置,讓丫鬟接手,喂老太太吃藥。宋安然就守在旁邊,關心地看著顏老太太。

    一碗藥,顏老太太喝了兩盞茶的時間才喝完。

    喝完了藥,顏老太太有些疲憊。揮揮手,讓下人們都退下。她有些話想和宋安然私下里說。

    等下人們都退下后,顏老太太才開口說道:“大郎媳婦,你放心,老身還死不了。”

    宋安然頓時就被驚住,“老太太可別嚇唬孫媳婦。孫媳婦膽子小,經不起嚇。”

    顏老太太聞言,笑了起來。家里就數宋安然的膽子最大,宋安然還好意思說不經嚇。

    顏老太太擺擺手,說道:“大郎媳婦,我知道你們在擔心什么。老身一旦過世,國公府上下所有人都要守孝。

    尤其是顏宓如今身處苗疆,戰事正是關鍵的時候,這個時候顏宓一旦離開,就等于是前功盡棄。

    而且顏宓是承重孫,理應守三年重孝。以目前的局勢來看,三年后,顏宓想要起復幾乎沒有指望。到時候連兵權的邊角都摸不到。

    大郎媳婦,你給顏宓寫信,你去告訴他,讓他不要擔心老身的身體。

    為了國公府,為了一家大小的前程,老身也會愛惜身體,不敢輕易離世。就算老身扛不住了,老身也會等他建功立業的那一天。否則老身死不瞑目。”

    宋安然張張嘴,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每個人活著的意義和價值都不相同。顏老太太如今活著的意義,就是為了子孫后代著想。能多活一天都是好的。

    宋安然的心情有些沉重,表情也有些凝重。

    宋安然對顏老太太說道:“老太太,外面的事情你不用操心。老太太只需要養好身體就行了。就算……有個萬一,顏宓也不會那么脆弱。老太太擔心的事情不會發生。”

    顏老太太搖頭,表情有些凄涼,有點沉痛。

    顏老太太對宋安然說道:“大郎媳婦,老身活了幾十年,見識了各種風風雨雨。這人的命啊,有時候真的說不清楚。或許今兒位居一品,明兒就成為階下囚。今年還興旺的家族,來年說不定就會被抄家滅族。大郎媳婦,你怕嗎?”

    宋安然緩緩搖頭,“孫媳婦不怕。”

    顏老太太笑了起來,對宋安然說道:“老身就知道你和顏宓一樣,都是膽大包天的主。可是這世上的事情,并不是靠著膽大包天就能辦成的。

    陛下有意收攏三大國公府手中的兵權。吳國公府那邊,只等現在的吳國公一死,就沒了反擊之力。到時候吳國公府就成了軟柿子,隨便陛下捏圓搓扁。

    至于定國公府那邊,周家是外戚,注定周家和我們顏家不是一條道上的人。遲早周家會倒向陛下那邊。

    最后就剩下我們晉國公府。只等老身一過世,顏宓回到京城守孝,陛下就要動手。到時候,我們晉國公府還有反擊之力嗎?只真到了那個時候,大郎媳婦,你真的不怕嗎?”

    宋安然沉默不語。元康帝的刀都架到了脖子上,她能不怕嗎?

    宋安然暗自嘆息一聲,“老太太,孫媳婦知道你是在為了這個家著想。可如今要緊的是你的身體。只要你養好的身體,大家就都安心。”

    顏老太太苦笑一聲,眼中有遮掩不了的疲憊。顏老太太對宋安然說道:“是啊,老身也知道現在最要緊的是養好身體。可是老身是上了年紀的人,隨時都有的可能離世。要是某天,老身真的走了,這個家怎么辦啊。一想到子孫們有可能遭受劫難,老身心里頭就難受啊。”

    宋安然趕緊安慰道:“老太太千萬別難受。我和顏宓不是無能之輩,二房和三房同樣不是草包。真到了那一天,晉國公府未必就沒有保全自身的辦法。再說了,兒孫自有兒孫福,老太太何必擔心這么多。養好身體,開開心心的過每一天,比什么都強。”

    顏老太太知道宋安然說的有道理,可是她就是忍不住擔心。

    顏老太太揮揮手,虛弱地說道:“大郎媳婦,你先退下吧。讓老身靜一靜,老身得好好想想。不過你還是要給顏宓去信,告訴他,讓他別擔心老身的身體。”

    “孫媳婦明白。老太太好好養身體。”

    宋安然起身離開了上房,囑咐下人用心伺候顏老太太。

    顏老太太這一病,二房和三房也跟著緊張起來。

    大家都很清楚,顏老太太這一病,意味著國公府有可能要辦喪事,國公府上下都要跟著守孝。

    守孝,是官場上的最大的大殺器。多少人因為守孝蹉跎了半生,多少人因為守孝失去了權柄。

    國公府如今正處于敏感的時候,更承受不起顏老太太過世的打擊。

    二太太和三太太都找上宋安然,想知道霍大夫是怎么說的。

    宋安然嘆氣,打發二太太和三太太去見霍大夫。讓霍大夫親口對她們說。

    霍大夫言簡意賅,顏老太太病情不重,畢竟顏老太太平日里還是非常注意保養的。關鍵問題在于顏老太太年齡太大了,一個咳嗽都有可能要了她的命,更別說連綿這么多天的傷風感冒。

    總而言之,顏老太太的病急不得,要好好養,別拿外面的糟心事影響顏老太太。讓顏老太太安心靜養。病情還是會痊愈的。

    當然,該準備的也要準備。老人家的身體說不準。說不定某天早上起來,就發現老太太壽終正寢。

    霍大夫這番話,讓國公府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來。這心里頭七上八下的,難受得緊。大家每天伺候在顏老太太跟前,小心的說著話,生怕刺激到顏老太太。

    看著大家小心翼翼的樣子,顏老太太也覺著很無奈,唯有嘆息。

    顏老太太嚴格遵照醫囑,將養身體。顏老太太也不想死,更不敢死。

    她要是死了,國公府真的就散了。

    天氣越來越寒冷,顏老太太的病情不見好轉,不過也沒有加重。這勉強算是一個好消息。

    等到臘月的時候,顏老太太已經纏綿病榻一兩個月。

    一個簡簡單單的傷風感冒,愣是拖了這么長時間還沒好,將所有人都極壞了。

    都說冬天對老年人來說最難熬。每年冬天,老年人是死得最多的。

    這個說法有沒有根據,大家都不清楚。不過大家都是聽著這話長大的,如今顏老太太生病,又趕上冬天,也就難怪所有人都緊張兮兮的。就怕顏老太太熬不過這個冬天。

    老國公和二老爺還有三老爺,私下里商量著,命人偷偷準備后事。

    二太太三太太整日里焦躁不安,急的嘴里面都上了火。

    宋安然同樣著急,不過表面上宋安然還維持著鎮定。

    二太太和三太太私下里嘀咕,只怕老太太真的熬不過這個冬天。這可怎么辦啊。

    三太太見宋安然面不改色,于是問道:“大郎媳婦,你不擔心老太太的身體嗎?”

    宋安然說道:“我當然擔心老太太的身體。不瞞二嬸娘三嬸娘,自老太太生病以來,我也著急上火。

    可我是掌家人,我要是不控制自己的情緒,整日里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下人們見了肯定會人心變動。

    到時候老太太沒事,國公府就先亂套了。所以盡管我心里頭著急,面上還是要維持一個掌家人的威嚴。”

    二太太連連點頭,贊許地說道:“大郎媳婦說得沒錯,的確該如此。下人都是沒有見識的,做事情全看主子臉色。主子情緒穩定,下人心里頭就安定,這國公府就亂不了。”

    “二嬸娘說的極是。”宋安然客氣地說道。

    三太太一臉憂心的樣子,“先不說這些。你們說老太太能熬過這個冬天嗎?”

    二太太皺眉,沒什么信心。

    二太太和三太太一起,都盯著宋安然。

    宋安然輕聲說道:“現在已經是臘月,離春天不遠了。我相信老太太一定能夠熬過去。”

    “真的嗎?”二太太憂心忡忡地問道。

    宋安然不是神仙,她也不知道顏老太太能不能熬過去。但是她有信心。只要顏老太太活著一天,她就有一天的信心。如果顏老太太真的不幸過世,宋安然也不會哀嘆老天爺不公。

    人生下來就是要經歷各種磨難的。將過去的小磨難,慢慢升級為現在的大磨難,這也沒什么了不起。宋安然有信心面對一切困難,更有信心打倒一切牛鬼蛇神。

    顏老太太也覺著自己熬不下去了。一場風寒,拖了這么長的時間還沒好,只怕閻王爺要來收她了。

    宋安然輕聲安慰顏老太太,讓顏老太太放寬心,不要胡思亂想。胡思亂想不利于身體康復。

    顏老太太聽不進去。她現在就是憂心國公府的將來,憂心顏宓的前途。

    宋安然哄了又哄,總算將顏老太太哄睡了。

    走出上房的時候,宋安然感覺很疲憊。不是身體上的疲憊,而是心里面的疲憊。

    如今,國公府上下彌漫著一股悲觀絕望的情緒,宋安然很不喜歡。很多次,宋安然都想對所有人大吼一聲,顏老太太都還沒死,傷心個屁啊。就算顏老太太死了,真正倒霉的也是國公府,至于二房和三房都已經分家了,最多就是受到一點牽連。

    宋安然忍了又忍,才沒將這番話吼出來。因為宋安然清楚,不管她怎么吼叫,顏老太太一日不好,悲觀絕望的情緒就散不了。

    三少奶奶同四少奶奶蔣菀兒,都眼巴巴地看著宋安然。

    蔣菀兒輕言細語地問道:“大嫂,老太太不要緊吧?”

    宋安然勉強笑了笑,然后對蔣菀兒說道:“你們不用擔心,老太太的身體還撐得住。”

    宋安然的這番話并不能讓三少奶奶還有蔣菀兒放心。

    宋安然卻不想多說。

    “你們都回去吧。改明兒再來看望老太太。這會老太太已經睡下了。”

    蔣菀兒猶豫了一下,點頭應下,“我們聽大嫂的。”

    蔣菀兒拉著三少奶奶一起離開。

    宋安然問身邊的喜秋,“霍大夫人在哪里?”

    “啟稟夫人,霍大夫在廂房等候夫人。”

    宋安然當即前往廂房見霍大夫。

    宋安然見了霍大夫,開口就問道:“我家老太太還能繼續熬下去嗎?能不能熬過臘月正月?”

    霍大夫捋著呼吸,沉吟片刻,才說道:“老太太的身體應該是能熬過去的。只要熬過了冬天,等到了春天,天氣暖和之后,老太太的身體就會慢慢好起來。”

    “霍大夫,這是實話嗎?”宋安然很緊張,手都在發抖。

    霍大夫點頭,“老夫從來不哄騙夫人。”

    宋安然頓時松了一口氣,手掌攥緊了又松開,松開了又攥緊。她這是太激動了。

    宋安然微微躬身,“多謝霍大夫,我相信霍大夫。”

    “夫人客氣了。這是老夫該做的。”

    宋安然又問道:“霍大夫,國公府現在的氣氛,你都看到了。有沒有什么辦法讓老太太的病情好轉一點?只要好轉一點點,大家也不至于這么悲觀絕望。”

    霍大夫搖頭,“夫人,上次老夫就說過了,老太太年齡大了,不能用虎狼之藥。真要用了虎狼之藥,一不小心就會要了老太太的性命。

    老太太的身體,只適合用藥效溫和的藥。藥效溫和也就意味著見效慢。這么長時間,老太太的病情也沒有惡化。這說明,這個法子是對的。

    只因為現在是冬天,老太太整日里悶在房里,心情抑郁,病情才會一直拖著不能痊愈。只要耐心等到明年春天,老夫相信老太太的病情一定會好轉,最后痊愈。”

    本書由樂文首發,請勿轉載!

    文學度 www.tdgvz.club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一品嫡妃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全民冠军足球 12041971732090812819234915939452610484411221676650201932623990598551462344368383885474498582461590614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1204197173209081281923491593945261048441122167665020193262399059855146234436838388547449858246159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