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冠军足球
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第一卷 第344章 顏宓升官

(文學度 www.tdgvz.club)?    城外山莊,宋安然正在送別秦裴。

    面對宋安然,秦裴不由得苦笑一聲。

    “我沒想到因為我的歸來,會引發這么多事情。更沒想到秦衷竟然這么恨我。早知道……”

    余下的話秦裴沒有說出口,只是搖頭輕嘆一聲。

    宋安然問道:“如果早知道,你就不回來了嗎?”

    秦裴憂郁了一下,說道:“或許吧。我也不確定。”

    宋安然笑了笑,對秦裴說道:“這一系列的事情的確因你而起,但是你不必自責。秦家被奪爵,和你沒關系,全是秦衷咎由自取。秦顏兩家生出嫌隙,同你更沒關系。就算沒有這次的事情,秦顏兩家遲早也會翻臉。你的歸來,只是一個契機,給了秦家一個翻臉的借口。”

    秦裴笑了起來,“聽你這么一說,我感覺好多了。”

    宋安然笑道:“我是實話實說。你沒必要將秦衷的錯誤攬到自己身上。秦衷巴不得你死,你又何必在乎他的死活。”

    秦裴說道:“你說的對,我不會在意秦衷的死活,但是我沒辦法不在意秦家的結局。如果有可能,我希望將來你們能留秦家人一命。秦家養育了我一場,我不能眼睜睜看著那些人死在朝廷傾軋中。”

    宋安然面容嚴肅地說道:“沒有人要秦家人的性命,秦裴,你想多了。”

    秦裴看著宋安然,反問,“我真的想多了嗎?”

    宋安然說道:“只要秦家人安分守己,他們自然會長命百歲。”

    頓了頓,宋安然又說道?:“身為勛貴,不管有沒有實權,都不可能逃開朝廷傾軋。最終會落到什么地步,不是別人能夠決定的。

    秦家想要過什么日子,端看秦家人自己的選擇。如果秦家做出了正確的選擇,自然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

    如果秦家做出了錯誤的選擇,就算被抄家殺頭,那也怨不得別人。秦裴,朝中的事情你一清二楚,有些事情是強求不來的。你與其指望我手下留情,不如指望秦家人別再自作聰明。”

    秦裴面有尷尬之色,“安然,你說的對。之前是我意氣用事,請你諒解。”

    宋安然笑道:“秦裴,你是一個有同情心,有感情的人。雖然偶爾不合時宜,但是卻可以讓人放心來往。你的擔憂我都明白。不過你可以放心,在能力范圍內,顏家肯定會照顧秦家。”

    前提是秦家自己不作死。

    秦裴聞言,頓時松了一口氣。

    秦裴對宋安然說道:“多謝!這段時間太麻煩你們。”

    宋安然含笑說道:“我們是朋友,幫你是應該的。”

    秦裴點點頭,說道:“以后如果有機會在海外相見,我做東,你不要推辭。”

    宋安然笑道:“將來真有那一天,當我們在海外相見的時候,你一定要好好的。此去路途遙遠,你保重。”

    秦裴鄭重點點頭,“后會有期,再見!”

    “再見!”

    秦裴躍上房頂,幾個起落就消失在宋安然的視線中。

    送走秦裴,宋安然的心情有些惆悵。宋安然在山莊里停留了半天,然后才坐上馬車回國公府。

    回到國公府,顏宓就問宋安然:“人終于走了?”

    宋安然點頭,“嗯,已經走了。”

    “他可終于走了。他再不走,我都要將他趕走。”

    顏宓不客氣地說道。

    宋安然笑了起來,“你想趕走他,怎么不趁著他還在的時候當面對他說。”

    顏宓哼了一聲,說道:“我這是給他留面子。”

    宋安然抿唇一笑,“他可不會領你的情。”

    顏宓挑眉一笑,說道:“誰會稀罕他領情。”

    宋安然偷偷一笑,顏宓對上秦裴的時候,就是喜歡嘴硬。宋安然也不拆穿顏宓。

    秦裴走后兩三日,天還沒亮的時候,白一急匆匆地從外面回來,將宋安然和顏宓都從睡夢中吵醒了。

    白一告訴宋安然,有人在鎮國侯府縱火。幸虧宋安然派了人一直盯著鎮國侯府,在火勢剛起來的時候就被發現了。火勢已經被撲滅,并沒有驚動太多的人。縱火的人也被抓住了,這會正在審問。

    白一請示宋安然,接下來要怎么做。

    宋安然聞言,和顏宓交換了一個眼神。

    之前宋安然和顏宓猜測,或許某些人不甘心,還有后續的動作。卻沒想到,竟然會派人縱火。

    宋安然問顏宓,“你說接下來該怎么辦?”

    顏宓想了想,對白一說道:“將縱火的人交給我,我來審問。你和其他人繼續盯著鎮國侯府,或許后續還有事情發生。”

    白一見宋安然點頭同意,于是說道:“奴婢聽國公爺的,這就去安排。”

    白一離去。

    宋安然和顏宓悄聲說話。

    宋安然問顏宓,“你猜是誰派人縱火?目的是什么?”

    顏宓面無表情地說道:“縱火的人不外乎就是那幾個人,不是元康帝看,就是秦家人。至于目的,我猜可能是沖著我們晉國公府來的。

    秦家被貶為侯爵,三大國公府默不作聲。如今外面都在議論紛紛,各種謠言滿天飛。

    這個時候秦家被人縱火,要是再死幾個人,估計就有人該說三大國公府是在殺人滅口。到時候,不管縱火的事情是不是三大國公府做的,三大國公府都吃不了兜著走。”

    宋安然和顏宓的想法一樣。

    秦家被人縱火,如果還死了人,肯定三大國公府嫌疑最大。到時候黃泥巴掉褲襠,不是屎也是屎。就算長了一百張嘴,也說不清楚。

    顏宓要趕著去審問縱火的人,宋安然叮囑顏宓一定要當心。

    如果是秦家人自己放火,那問題不大。如果是元康帝命人放火,那問題就大了。

    眼宓親親宋安然的唇角,說道:“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顏宓這一忙就忙了兩天。

    兩天里,宋安然一直提心吊膽。一邊要留意秦家那邊的動靜,一邊還要關注朝堂上的風向,還要擔心顏宓那里的情況。

    好在一切風平浪靜,并沒有事情發生。

    兩天后,顏宓忙完了所有的事情,才回到國公府。

    宋安然急切地問道:“事情怎么樣?都解決了嗎?”

    顏宓點頭,“事情都解決了。”

    宋安然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又問道:“縱火的人是什么身份?這件事情到底是誰在背后指使?”

    顏宓握住宋安然的手,說道:“縱火的人,表面上的身份是一個賣菜的老漢。說秦家欠了他兩個月的菜錢一直拖著不給,他一怒之下就偷偷溜進秦家放火。

    這個老漢嘴巴很硬,用了各種手段,他都沒有改口供。我都差一點被這個老漢騙過,還以為這個老漢真的只是一個單純的菜販子。后來深入調查老漢的關系,才發現這個老漢果然不簡單。”

    賣菜的老漢姓張,的確已經在京城賣了將近二十年的菜,從表面看老漢的身份沒有任何問題。但是這個老漢有個遠房侄兒在五成兵馬司當差。

    老漢的侄兒背后還有層層關系。顏宓抽絲剝繭,一層層的往上調查,終于查到了宮里。

    一般情況下,查到了宮里,事情通常就查不下去了。

    不過這種情況,只針對一般人。顏宓可不是一般人。

    顏宓靠著自己在宮里的暗線,隱約的查到了鄧公公身邊的一個小內侍身上。

    事情到了這里,真相已經昭然若揭。指使人縱火燒秦家的就是元康帝。

    到底是元康帝直接授意下面的人這么做,還是下面的人自行領會圣意,已經不重要。

    重要的是,元康帝這么做的目的。

    所有人都清楚,元康帝自己也清楚,他不可能一次性鏟除三大國公府。那么元康帝這么做,僅僅只是為了試探三大國公府的態度,還是為了給將來的計劃打下一個基礎?

    宋安然同顏宓交換了一個眼神,兩人心里頭都有些沉重。

    元康帝步步緊逼,顯得急不可耐,讓人想大罵一句操蛋。

    宋安然說道:“縱火不成,接下來元康帝應該不會輕易搞小動作。如此一來,我們倒是可以輕松一段時間。”

    顏宓說道,“只怕輕松不了。元康帝已經開始收拾幾個成年皇子。說不定這把火最終還是會燒到我們三大國公府的頭上。”

    宋安然輕聲問道:“秦家被貶為侯爵,承郡王那邊是什么反應?秦娟沒有回娘家看一眼嗎?”

    顏宓面無表情地說道:“承郡王府閉門謝客,如今是門前冷落。至于秦娟,到目前為止,她還沒有走出過王府。”

    宋安然笑了笑,“你說承郡王會不會認為元康帝收拾秦家,目的是為了敲打他?”

    顏宓一聽,也跟著笑了起來,“很有可能。承郡王這人喜歡胡思亂想,說不定真以為元康帝是在借秦家敲打他。”

    宋安然抿唇一笑,承郡王現在這么老實,估計也是被元康帝的雷霆手段給嚇住了。

    宋安然同顏宓一起,將目前的局勢仔細梳理了一遍,發現最大的弊端,就是顏宓的官職太小,很多事情都不能名正言順的去做。

    如今擺在顏宓面前最迫切的事情就是升官,至少要升到四品,從三品的位置上。

    宋安然幫著顏宓出謀劃策,顏宓現在在戶部當差,以顏宓的資歷不足以升到戶部侍郎的位置上。但是顏宓和旁的人不同,他本身就是國公,以國公的身份出任戶部侍郎,綽綽有余。

    兩人制定目標,劍指戶部侍郎。然后敲定方案,勢要讓元康帝捏著鼻子升顏宓的官。

    顏宓想做戶部侍郎,歸根結底還是要在糧食和銀錢上面做文章。當然,宋子期的支持也是不可缺少的。

    敲定了方案之后,兩人就開始行動起來。

    宋安然給四海商行下達了一系列的命令。隨著命令的下達,在眾人沒有察覺的時候,四海商行已經悄然發生變化。

    同時,原先坐在戶部侍郎位置上的兩位老大人,莫名的遭到了來自各方面的打壓,承受著從政以來最大的壓力。

    時間轉眼到了三月初,正是青黃不接的時節。

    全國各地,出現小范圍的旱災水災,情況不是很嚴重,但是如果不賑災的話有可能釀成大禍。

    賑災是戶部官員的職責。既然要賑災,就需要糧食和以前,還要準備足夠的種子。

    兩位戶部尚書開始調度資源,原本一切都順順利利的,卻不料最終還是出了問題。

    戶部派發下去的種子,竟然是假種子。因為假種子的事情,上萬人發生了械斗,差點釀成了一場造反暴動。

    這個消息傳到宮里,當場就將元康帝嚇出了一身冷汗。

    做皇帝的最怕什么,不怕朝中有權臣,而是怕老百姓揭竿起義。

    當一個王朝遭遇大規模的揭竿起義,也就意味著這個王朝走到了末路,最終結果實在是難以預料。反正史書上記載了很多這方面的信息,每一次都沒有什么好結果。

    元康帝很緊張,大周要是被滅了,當官的可以繼續當官,他這個當皇帝的卻必死無疑。

    元康帝命人徹查此事。

    隨著調查深入,黑幕越來越多。不僅種子是假的,就連賑災的糧食也摻了假。一斤糧食里面至少有半斤是石子。

    看到這個調查結果,元康帝氣的頭頂冒煙,恨不得當場殺了戶部所有官員。

    戶部尚書站出來表態,他一定會嚴查戶部,誰做的事情誰負責。

    只可惜,元康帝這會信不過戶部尚書。

    元康帝命錦衣衛調查戶部,這下子又激起文官們的怒火。錦衣衛就是皇室的鷹犬,從成立那天開始就被文官抵制。

    現在元康帝讓朝廷錦衣衛調查戶部的事情,真是欺人太甚。這是要將文官踩到地上,再狠狠碾兩下嗎?

    在所有文官的反對聲中,元康帝不得不改變主意,讓都察院介入此事,調查戶部這場爛事。

    都察院介入,顏宓的計劃才進行到了三分之一。

    宋子期私下里讓顏宓不要著急。做官一定要有耐心,沒有耐心是做不好官的。

    顏宓對宋子期說道:“岳父大人教訓的是。不過小婿并沒有著急。”

    宋子期哈哈一笑,說道:“不著急就好。只要事情順利,戶部左侍郎的位置肯定是你的。”

    顏宓躬身說道:“多謝岳父大人相助。”

    宋子期拍拍顏宓的肩膀,對顏宓語重心長的說道:“只要你好好對安然,也不枉費我對你的一番心意。”

    顏宓認真地說道:“岳父大人放心,這輩子我都會將安然捧在手心里。”

    宋子期暗暗點頭,說道:“希望你說到做到。”

    隨著都察院的介入,戶部從上到下都沒好日子過。最后戶部左右侍郎被推出來頂罪,戶部尚書大人則是上本請罪,實則是以退為進,保全自身。

    元康帝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擼了戶部左右侍郎的官職。至于戶部尚書則是罰俸一年,這個懲罰對戶部尚書來說不痛不癢,沒有任何殺傷力。

    戶部左右侍郎的位置騰出來了,接下來就該商量誰來接任這兩個官職。

    戶部左右侍郎都是正三品官職,是三品以下包括三品官員,夢寐以求的職位。覬覦這個職位的人有上百號人。但是真正有勢力爭取這個職位的人不到十人。

    這十人里面沒有顏宓。所有人都忽視了顏宓,或者說文官都沒有將顏宓當成一回事,自然從一開始就沒考慮顏宓。

    顏宓不著急,他在等待必殺一擊的機會。

    十個人你爭我奪,使勁渾身解數,只為了做上戶部侍郎。

    元康帝對這兩個位置也非常看重,不肯輕易授人。就怕遇上之前的那兩位戶部侍郎,拿著朝廷的資源,干的全不是人事。

    十人爭搶,這個過程中不斷有人敗下陣來。

    最后只剩下四個人,元康帝也打算在這四個人里面挑選一番。

    卻不料,顏宓在這個時候突然殺出來,以一種極其強勢的態度來爭奪戶部左侍郎的職位。

    朝臣們驚呆,就連元康帝本人也被驚了一跳,沒想到顏宓會跳出來爭奪戶部左侍郎。

    不過勛貴武將們卻集體**,顏宓如果能夠當上戶部左侍郎,那就是勛貴里面讀書出仕,坐上文官高位的第一人。

    文官們集體否決顏宓,認為顏宓資歷不夠,不配做戶部左侍郎。真要讓顏宓當了戶部左侍郎,那簡直是荒唐,是天大的笑話。

    勛貴武將們則說,顏宓身為國公爺,以國公爺的身份出任戶部侍郎,那是綽綽有余。至于資歷,在顏宓這里根本沒用。

    真要論資歷,那不如論戰功。論一論顏宓前些年立了多少戰功。如今在草原上,還流傳著關于顏宓的各種傳說。

    文臣和武將爭得不相上下。

    最后大家都看著元康帝,等著元康帝做決定。

    元康帝肯定不樂意讓顏宓身居高位。

    顏宓官職不顯的時候,都能干出一件又一件的大事。要是顏宓身居高位,那還得了,豈不是要翻天。

    元康帝張口就要否決顏宓。

    卻不料,這個時候戶部尚書突然站出來,說了一番話。

    戶部尚書告訴元康帝,這幾年,無論是朝廷還是地方上,官倉存糧,弄虛作假的情況越來越嚴重。往往實際存糧還沒有賬本上的十分之一。長此以往,一旦遇上像前幾年京城大旱那樣的大天災,情況蔣不堪設想。

    不僅存糧作弊的情況非常嚴重,就連賦稅也存在著非常大的問題。

    地方上各種攤派,各種名目繁多的賦稅,甚至有些名目連戶部官員都沒聽說過。無數老百姓被地方官府強制攤派的收費,逼得家破人亡。

    現在情況還沒蔓延開來。但是如果坐視不理的話,十年后,情況肯定會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到時候,只需要一場天災,就會引發一場動搖國本的**。

    想要改變這種局面,朝廷必須嚴查。

    可是地方關系錯綜復雜,一般人還真沒辦法改變這種情況。

    如果戶部有一個身份地位足夠高,手段足夠狠辣的人坐鎮,這種情況或許會得到很大的改善。

    戶部尚書這番話,分明是在替顏宓張目。

    所有人面面相覷,想不通戶部尚書為什么會突然替顏宓說話。而且還說的有理有據,讓人想反駁,一時間都找不到合適的理由。

    元康帝死死的盯著下面的戶部尚書,他在懷疑,戶部尚書是不是被顏宓收買了,才會站出來替顏宓說話。

    可是讓元康帝沒想到的是,不僅戶部尚書站出來替顏宓說話,就連內閣兩位老大人也站出來替顏宓說話。這兩位老大人,還不是宋子期,更不是楊首輔。

    要是宋子期和楊首輔站出來,分量會更重。

    這個情況讓眾人目瞪口呆,都想不明白,這是怎么了。

    為什么文臣最頂尖的幾個官員會替勛貴出身的顏宓說話。難道不知道,這是在助長勛貴的囂張氣焰嗎?

    中下層的文官想不明白這里面的名堂,但是元康帝卻看明白了其中的關鍵。

    看明白后,元康帝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是文武聯合起來的征兆啊。什么時候,文武官員竟然在他眼皮子底下完成了串聯?

    元康帝猛地朝宋子期看去。宋子期可以說是聯絡文武的橋梁,這一切會不會是宋子期謀劃的?

    元康帝想起,當初宋子期算計許首輔的那一連串組合拳,許首輔本人到最后才看清楚這套組合拳的目標,可是那時候已經遲了。

    如今元康帝也嘗到了這套組合拳的厲害,真正體會到了宋子期的手段有多陰險。

    之前那什么假種子,什么村民械斗,什么黑心賑災糧,以及后來的都察院介入調查,戶部左右侍郎被擼掉,這一連串的事情,最終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為了護持顏宓上位。

    元康帝再次倒吸一口涼氣,宋子期好深沉的計謀,好陰險的手段。連他這個皇帝都被玩弄于鼓掌之中。

    元康帝想通了一切,卻氣的吐血。他情愿做個糊涂人,至少不會被氣的五臟六腑都在發痛。

    當初看許首輔潰不成軍的時候,元康帝無比的興奮,無比的輕松。

    可當這些計謀用在他身上的時候,元康帝只剩下咬牙切齒。

    元康帝死死地盯著宋子期,宋子期宋大人卻一臉坦然,直面元康帝的目光。

    元康帝心頭呵呵冷笑兩聲,宋子期很好,非常好。到了這會,還能面不改色,做出一副坦然的模樣。

    元康帝衣袖遮掩下的雙手,早就攥緊了。指甲劃破了皮膚。可是元康帝一直忍著。現在的局面,元康帝幾乎沒有還手之力。

    為了一個戶部侍郎,同文武做對,這對元康帝沒有絲毫的好處。至于被算計的事情,元康帝也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這么丟臉的事情,元康帝肯定不會張揚出去。如果真的張揚出去,唯一的結果就是讓人看笑話,給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增添一點談資。

    元康帝深吸一口氣,強忍下這口氣。他暫時忍下來,他是皇帝,他總會找到機會收拾這對翁婿。

    元康帝冷哼一聲,當即下旨,任命顏宓為戶部左侍郎。

    顏宓跪在地上接受了任命。

    元康帝高居龍椅,死死地盯著下面的顏宓。

    顏宓長得很好看,沒人能在容貌上同顏宓一較高下。可是這張臉落在元康帝的眼中,卻顯得面目可憎。

    元康帝冷冷一笑,語氣森冷地對顏宓說道:“顏愛卿,戶部的重擔,朕就交給你了。你一定不要讓朕失望。”

    顏宓貌似恭敬地說道:“微臣定不會辜負陛下的囑托。”

    “那就好。”

    元康帝嘲諷一笑,起身,甩袖,退朝,氣呼呼的離開了。

    文武大臣齊齊恭送元康帝離去。

    之后,大家又都紛紛恭喜顏宓。

    顏宓最想感謝的人就是宋子期。沒有宋子期的幫忙,顏宓的計劃不可能成功。

    而且顏宓也很好奇,宋子期到底是怎么說服戶部尚書還有內閣的兩位老大人,讓他們幫忙出面說話。

    顏宓私下里試探戶部尚書,戶部尚書的嘴巴就跟蚌殼一樣,一句實話都沒有。

    顏宓又偷偷試探內閣的兩位老大人。

    兩位老大人倒是挺和藹的,可惜,同樣沒有一句實話。

    顏宓無奈,只能出動宋安然。讓宋安然親自詢問宋子期真相。

    三月底,宋安杰大婚。

    宋安然帶著一車的賀禮來到宋家。

    宋安然先去見了小周氏,了解婚禮的準備情況。接著才去書房見宋子期。

    宋安然見了宋子期,開口就說道:“多謝父親相助,讓大郎如愿以償。”

    宋子期示意宋安然坐下說話。

    宋安然抿唇一笑,說道:“父親,我和顏宓都挺好奇,父親到底通過什么辦法說服了戶部尚書大人,還有內閣兩位老大人?”

    宋子期面無表情地說道:“戶部尚書胡大人在朝堂上說的那番話,并不是虛言。現在地方官府糜爛,情況比我們了解得更嚴重。這個時候,戶部的確需要一個有身份地位,而且還有手段的人來處置這些事情。”

    宋安然說道:“”兒女不信,單靠這個理由就能說動戶部尚書胡大人。朝中有身份地位,又有手段的人可不止顏宓一人。其中有好幾個都比顏宓更有資歷。

    宋子期輕聲一笑,說道:“可是那些人沒有一個做閣老的岳父。”

    宋安然愣住,緊接著笑了秋來。她是真沒想到,宋子期也會開玩笑。

    宋子期繼續說道:“安然,你是不是文武的界限很明顯?認為文武永遠都不可能真正合作?”

    宋安然側著頭,問道:“難道不是嗎?文官看不上勛貴武將,認為勛貴武將都是一群莽夫,只知道躺在祖宗的功勞簿上混吃等死。同樣,勛貴武將也看不起文官,認為文官虛清高孤傲,沽名釣譽,只會玩嘴皮子功夫。”

    宋子期說道:“你說的都對,但是你一定不知道,十個文官里面,就有十個人羨慕勛貴。你也說了,勛貴都是躺在祖宗的功勞簿上混吃等死。

    安然,能夠躺在祖宗功勞簿上混吃等死,也是一種莫大的福分。

    這世上人人都想躺在祖宗的功勞簿上混吃等死,可是文官卻沒有這樣的機會。

    文官一旦致仕,要不了幾年就人走茶涼。如果子孫有出息,那家族還有繼續興旺的可能。

    要是子孫沒出息,十年以后,一個區區七品的縣令都能欺負到頭上作威作福。對比勛貴的待遇,再來看看文官的待遇,也就難怪文官看不慣勛貴。

    實在是勛貴天生就比文官們更幸運,幸運的人總是比較容易遭到大家的羨慕嫉妒。文官想要封爵,太平盛世根本就沒有這個機會。

    但是文官可以和勛貴聯合,甚至是聯姻。等到有朝一日文官致仕,退出朝堂,只要還有勛貴這門姻親在,也就意味著在朝堂上的關系沒有斷。

    勛貴可以世世代代傳承,世世代代居京城,從來不曾遠離朝堂。朝堂對他們來說,就是伸伸手的距離。

    可是官宦世家,沒人能夠保證家族里的人能夠世代為官。一旦離開了官場,也就等于遠離了朝堂,意味著在官場上多年經營的關系被斬斷。

    安然,文官集團是個非常焦慮的一群人。沈一帆為什么處心積慮的算計皇位傳承,要在朝堂上攪弄風雨,最終目的還是為了家族。

    他希望沈家能夠世代居京城,能夠世代靠近朝堂,能夠世代繁榮。多少人辛苦一輩子,也無法達成這個目的。”

    宋安然聽完這番話,表情有些凝重。

    宋安然問道:“父親的意思是,胡大人同內閣的兩位老大人都想和勛貴聯合?文官都清高,他們看不起勛貴,怎么可能放下架子同勛貴聯合?”

    宋子期笑了笑,說道:“有我這個前車之鑒,你認為他們還會繼續清高下去嗎?”

    宋安然愣住,轉眼又想明白其中的關鍵。

    宋子期同晉國公府聯姻,當初是驚掉了一地的眼睛。當時很多文官都不理解宋子期的這個舉動,甚至有極端的人,認為宋子期背叛了文官集團。

    但是宋子期用蔣家化解了這個危機。畢竟宋子期本人娶的也是勛貴家的姑娘,宋安然嫁給勛貴家的子弟也無可指摘。

    自宋安然嫁給顏宓后,發生了許多事情。

    不管曾經那些事情有多兇險,最終宋子期,以及顏家都有受益。

    兩家人,一個從文,一個從武,文武結合,簡直是將力量發揮到了極致。

    宋子期這個前車之鑒,給了不少人啟發。

    文武之間的壁壘,并不像大家想象中那樣森嚴。很多時候,大家都礙于名聲,或者是被誤導了,才不敢打破這層壁壘。

    宋家連著兩代人打破了這層壁壘,這是一個值得借鑒的方向。

    所以當宋子期對戶部尚書胡大人,以及內閣的閣老們提出合作的時候,他們都心動了。

    雙方之間的合作協議很快達成,扶持顏宓坐上戶部左侍郎的位置只是第一步。之后大家還有很多后續動作。

    這些后續計劃,是為了雙方更好的合作,同時也是為了對抗元康帝,分薄元康帝手中的皇權。

    只有文武真正聯合起來,才能真正壓制住元康帝手中的皇權,阻止元康帝為所欲為。

    想明白了這里面的關鍵,宋安然長舒一口氣。

    站在朝堂上的那些人,沒有一個是笨蛋。當需要文武對立的時候,他們會毫不猶豫的調轉槍口,同武將對立。可是當需要聯合的時候,他們也會毫不遲疑的放下成見,大家一起合作共贏。

    宋安然自嘲一笑,世人果然都是無利不起早。

    宋安然對宋子期說道:“父親,女兒都明白了。”

    宋子期欣慰地笑了笑,說道:“你能明白就好。此事你心里清楚就行了,不要往外說。顏宓那里,你提點他兩句,想必他都能自己想明白。”

    宋安然說道:“我聽父親的。父親,你說文武真的能夠聯合嗎?”

    宋子期說道:“是不是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有用。”

    宋子期指了指皇宮方向,然后說道:“陛下權威越來越重,如果不加以限制,只怕會出現第二個永和帝。那對文臣武將來說,都將是一場災難。”

    宋安然點頭稱是。

    元康帝越來越神經病,而且有變成瘋子的趨勢。這樣的人,偏偏還手握皇權,那簡直是個可怕的事實。

    這個時候,限制皇權,是非常有必要的。

    接著宋子期又囑咐了宋安然幾句。

    宋安然連連稱是,之后告辭出了書房,前往花廳待客。

    今日是宋安杰大婚的日子,宋安杰已經出發去楊家接新娘子。

    宋安蕓帶著孩子回到宋家,她將孩子交給奶娘,然后就開始對宋安然訴苦,“二姐姐,我都快累死了。”

    宋安然戳了下宋安蕓的額頭,“你哪里累了?”

    宋安蕓理所當然地說道:“帶孩子累。”

    看著宋安蕓明顯隆起來的肚子,宋安然說道:“孩子都是霍延和奶娘在帶,別以為我不知道。”

    宋安蕓得意一笑,指了指自己的肚子,“現在肚子里又有一個,累死我了。”

    宋安然關心地問道:“這一胎怎么樣?鬧騰嗎?霍大夫怎么說?”

    “說胎像很好。至于我,能吃能喝,我估計這一胎是個哥兒,實在是太鬧騰了。每天晚上都要狠狠的踢我,害得我一晚上都睡不好。”

    宋安然笑道:“都快是兩個孩子的娘了,說話穩重點。”

    宋安蕓連連搖頭,“穩重不了,一穩重我就覺著難受。二姐姐,你什么時候也生個閨女,我喜歡閨女。你家陽哥兒和垚哥兒,實在是太調皮了,有好幾次都將我家香姐兒給欺負哭了。”

    宋安然笑了笑說道:“生閨女的事情看緣分。陽哥兒和垚哥兒要是欺負了香姐兒,你告訴我,我回去收拾他們兩個。”

    宋安蕓趕緊攔著,“別,千萬別收拾兩個小子。忽略他們調皮搗蛋的一面,其實兩個小子挺可愛的。”

    宋安然也覺著自己的兒子挺可愛的。聽宋安蕓這么一說,宋安然還得意地笑了起來。

    宋安蕓翻了個白眼,“瞧把二姐姐美的。改明兒我也生個兒子,讓兒子學一手醫術,狠狠收拾你家陽哥兒和垚哥兒。”

    宋安然抿唇一笑,說道:“好啊。我正愁同齡人里面,沒人能收拾他們兩個。”

    兩姐妹說說笑笑的,這個時候白一從外面走進來,對宋安然說道:“啟稟夫人,奴婢在外面遇到了韓術。韓術想見夫人一面。

    宋安然一聽韓術的名字,頓時大皺眉頭。

    自從韓術做了承郡王府的屬官,宋家幾乎就同他斷絕了來往。宋安然這里,更是將韓術拋到了腦后,只當沒有這個表兄。

    如今韓術找上門來,說是來參加宋安杰的婚宴。所謂來者是客,就算宋家不歡迎他,也不可能將他趕出去。

    如今韓術想見宋安然,宋安然直覺沒什么好事。

    宋安然問白一,“韓術有沒有說為什么要見我?”

    白一點頭說道:“韓術說,他想和夫人談一談關于承郡王的事情。”

    宋安然嗤笑一聲,“承郡王府同本夫人沒有絲毫的關系。你去告訴他,就說他找錯了人。”

    白一躬身領命,“奴婢遵命。”

    白一離去,宋安然就將此事丟到了腦后。

    宋安然同姐妹們閑聊,后來蒙靜也來了。

    蒙靜對宋安然說道:“二姑奶奶,一位自稱姓韓的官老爺找安平說話,我本想攔著安平。

    可是安平說,那位姓韓的官老爺是家里的表親。既然是親戚,我自然不好繼續攔著,只能讓安平去見這位韓姓官老爺。

    此事我覺著有些蹊蹺,本想稟報太太,可是太太貌似也不熟悉這門親戚。我沒辦法,只好問到二姑奶奶這里。二姑奶奶,這位韓姓官老爺到底是哪里的親戚。他和安平見面要緊嗎?”

    宋安然一聽韓姓官老爺,頓時就意識到,此人是韓術。

    看來韓術被她拒絕后,又找上了宋安平。

    宋安然估計,韓術本想找宋安杰的。只可惜宋安杰今天是新郎官,走哪里都有一群人跟著,肯定沒空搭理他。所以韓術才退而求其次找上宋安平。

    宋安然冷哼一聲,韓術如今還挺會鉆營的。

    本書由樂文首發,請勿轉載!

    文學度 www.tdgvz.club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一品嫡妃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全民冠军足球 841563176632616876875474977340236092383085340553591580846625572985995180687125341096321444635492598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841563176632616876875474977340236092383085340553591580846625572985995180687125341096321444635492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