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冠军足球
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第一卷 第340章 秦裴歸來

(文學度 www.tdgvz.club)?    宋安然決定終止同承郡王平郡王的合作,就不會猶豫。

    宋安然吩咐下去,以最快的速度將事情料理干凈。

    賬本全部銷毀,不留絲毫痕跡。原本的印章和憑證全部失效。從今以后,承郡王和平郡王都不可能在四海商行拿到一文錢。

    等到宋安然將事情料理完了,承郡王同平郡王才反應過來。

    兩位王爺的反應各不相同。

    平郡王得知宋安然單方面終止了合作,并沒有做多余的事情,只讓人給宋安然傳了一句話:之前的約定依舊有效。

    宋安然聽到這句話,感到很意外。宋安然問道:“平郡王真這么說?”

    白一點頭說道:“回稟夫人,平郡王的確是這么說的。”

    宋安然挑眉一笑,平郡王的反應有些意思。看來平郡王對他自己很有信心,所以才會讓白一帶回這句話。

    宋安然笑道:“既然平郡王這么有誠意,白一,你替我帶句話給平郡王。你告訴他,本夫人期待著和他繼續合作。希望他今年福星高照。如果他有什么意外,本夫人也會非常遺憾。”

    白一點頭應下:“奴婢遵命。奴婢這就去見平郡王。”

    平郡王的反應出乎意料,承郡王的反應則在意料之中。

    承郡王讓人帶話,他要親自和宋安然見一面,盡快!

    宋安然聽了后,嗤笑一聲。不過最后宋安然還是答應了承郡王的要求,約定三天后在相國寺見面。

    三天時間轉眼過去,宋安然依約來到相國寺。

    相國寺后山,宋安然端坐在八角亭石凳上,正認真的烹茶。

    承郡王來到后山,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賞心悅目的畫面。

    承郡王暗自冷哼一聲,甩袖走上八角亭,面無表情的說道:“夫人好生悠閑。夫人終于擺脫了本王,一定很高興吧。”

    宋安然含笑看著承郡王,平靜地說道:“王爺何不坐下來喝杯茶。我們之間合作了這么多年,有什么話大家坐下說。我相信任何問題都能解決。”

    承郡王哼了一聲,在宋安然對面坐下。duan

    宋安然將茶杯放在承郡王面前,笑著說道:“王爺喝茶。”

    承郡王端起茶杯,笑了笑,說道:“沒想到本王還有機會喝到夫人的茶。”

    宋安然挑眉一笑,說道:“王爺真會說笑。”

    頓了頓,宋安然繼續說道:“對于終止合作的事情,我想王爺一定有許多話說。我洗耳恭聽,請王爺不吝賜教。”

    宋安然的態度很誠懇,可是承郡王卻非常不滿。

    在承郡王看來,宋安然就是一個卑鄙的投機者。當他有利用價值的時候,宋安然就選擇合作。當他有難的時候,宋安然毫不猶豫的抽身離開。

    宋安然的行為讓人極為不恥。

    承郡王陰沉著一張臉問道:“夫人單方面終止合作,夫人眼里還有本王嗎?”

    宋安然似笑非笑地看著承郡王,不客氣的說道:“我想王爺有必要弄清楚一件事情,我們只是合作者,我們之間的合作是建立在平等的基礎上。

    王爺,本夫人不是你的奴婢,四海商行更不是你的私產。我憑什么不能單方面的終止合作?

    至于王爺質疑我眼里沒有你,本夫人想反問王爺一句,王爺又不是我的什么人,我憑什么要將王爺放進心里?”

    “你……”承郡王氣得臉色漲紅,怒不可歇,“宋安然,你知不知道你是在以下犯上?”

    宋安然冷笑一聲,說道:“如果王爺非要在本夫人面前擺王爺架子的話,那今天的談話就沒必要進行。王爺始終沒理解合作者的含義,本夫人終止合作也就無可厚非。”

    宋安然起身要走,承郡王突然問道:“宋安然,你是不是認定本王贏不了,所以才會終止合作?”

    宋安然奇怪的看著承郡王,沒想到承郡王這么快就冷靜下來。

    宋安然重新坐回石凳上,笑了笑,問道:“王爺覺著你能贏嗎?”

    承郡王昂著頭,理所當然的說道:“本王當然能贏。看來夫人對本王沒信心。”

    宋安然笑了笑說道:“我對王爺有沒有信心不重要,重要的是王爺的處境,朝中的局勢,以及陛下的想法。我同王爺說句實話,我并非對王爺沒信心,相反,在諸多皇子里面,我最看好的就是王爺。”

    承郡王聞言,疑惑的看著宋安然。

    承郡王問道:“夫人既然看好本王,那為什么要終止合作?”

    宋安然面目嚴肅的說道:“我之所以終止合作,是因為我對現在的局勢沒信心,對陛下更沒信心。”

    承郡王緊皺眉頭,若有所思。

    宋安然端起茶杯輕飲一口,然后挑眉一笑,說道:“現在的局勢有多緊張,我相信王爺比任何人都清楚。至于陛下那里,王爺有切身體會,就不用我多嘴。”

    承郡王目光幽深地看著宋安然。雙目中包含著太多的情緒。

    承郡王長嘆一聲,說道:“夫人就因為這個原因要棄本王不顧,讓本王非常失望。夫人可曾想過,等本王他日度過危機,到時候夫人再想和本王合作,就不是現在的價碼。說不定本王會毫不猶豫的將夫人拒之門外,甚至一刀斬斷夫人的羽翼。”

    宋安然挑眉一笑,順手將茶杯放在桌面上。

    宋安然輕聲說道:“王爺說的有理。”

    承郡王眼前一亮,以為宋安然會改變主意。

    卻不料宋安然說了個但是。

    宋安然似笑非笑地看著承郡王,然后輕聲說道:“比起王爺他日得志,一刀斬斷我的羽翼,王爺今日已經岌岌可危,更讓人心驚膽戰。王爺與其在這里威脅我,不如好好想想該怎么度過這次危機。”

    見承郡王一臉不滿,宋安然就繼續說道:“國公府位高權重,早就引起陛下的猜忌。如今陛下有意針對王爺,如果讓陛下知道國公府同王爺有合作,王爺你猜猜看陛下會做什么?陛下會不會一刀宰了王爺?”

    “宋安然,你放肆。”承郡王大怒。

    宋安然嘲諷一笑:“事到如今,王爺還在計較我的態度,這讓我懷疑,王爺是不是不知道輕重之分?王爺這些年到底膨脹到了何種程度?

    王爺先別急著生氣,我說的話雖然難聽,但是我是真心替王爺考慮。王爺仔細想一想,這個時候繼續維持合作,有好處嗎?

    我們之間的合作看似隱秘,實則處處都有漏洞。只要內衛一出手,我們之間的合作在陛下面前將無所遁形。

    屆時會有什么后果,不用我提醒,王爺自己也能猜到。那個結果,國公府能夠承受,只可惜王爺承受不起。我的所作所為全是為了王爺著想,王爺卻不領情,真讓人傷心。”

    承郡王暗自冷哼一聲,好一個牙尖嘴利的宋安然,黑的都能說成白的。

    宋安然單方面終止合作,分明是為了國公府的利益著想。結果到了宋安然的嘴里,搖身一變,就成了為王府著想。

    宋安然這一手顛倒黑白的本事,真是讓人嘆為觀止。

    承郡王不客氣地說道:“巧舌如簧!你真當本王是三歲小孩,可以任由你玩弄于鼓掌之中?”

    宋安然挑眉一笑,“王爺說笑了。王爺位高權重,我怎么敢將王爺玩弄于鼓掌之中。我能做的,最多就是在王爺遇到危機的時候做出正確的決定。”

    承郡王冷笑一聲,說道:“你所謂的正確決定,就是棄本王不顧,讓本王獨自一人面對所有的危機。宋安然,這可不是合作者該有的態度。”

    宋安然面無表情地看著承郡王,說道:“這次的危機看似兇險,其實并非無法可解。說句不客氣的話,如果連這樣的危機王爺都沒有辦法獨自解決的話,那么王爺又憑什么去爭那個位置?不如趁早認輸,做個安分守己的宗室。”

    “你……”

    “我什么?”宋安然毫不示弱的直面承郡王的目光。

    宋安然不客氣地說道:“我這個時候終止合作,王爺認為我背信棄義,認為我是小人,認為我置王爺于危險中不顧。

    總而言之,在王爺的心目中,這個時候放棄王爺,就等于是罪不可恕。可是王爺從來不肯想一想,我這么做對王爺也有好處。

    陛下要查諸位皇子,我和王爺的合作關系,眼看著就要曝光在陛下眼前。這個時候不終止合作,難道還要大張旗鼓的站位支持王爺嗎?

    王爺就不怕陛下一怒之下,弄死我們幾個?王爺不怕死,我卻怕死。王爺的目的是那個位置,如果連這點挫折都受不了,王爺又憑什么坐上那個位置。

    正所謂,成大事者一定要忍常人所不能忍,受常人所不能受的苦。不過是終止合作,就讓王爺大動干戈,王爺至于嗎?王爺這心胸氣度,可不是做大事者該有的。”

    承郡王目光陰沉沉的盯著宋安然,“在夫人嘴里,本王一無是處。既然如此,夫人當初為何要和本王合作?”

    宋安然輕聲一笑,“王爺誤會了。在我的心里,王爺并非一無是處。王爺的優點很多,缺點也不少。最大的缺點就是不知道反省。一味自我膨脹,最終害人害己。”

    “你放肆!”

    宋安然嗤笑一聲,“我放肆的事情多了去,王爺真要計較,可計較不過來。”

    承郡王壓下心頭的怒火,盡量平靜的說道:“夫人的意思,本王聽明白了。夫人不想同本王一起承擔風險,只愿意同本王分享成功。像你這樣的合作者,全天下數之不盡。”

    宋安然嘲諷一笑,說道:“可是像我這樣出手大方,有權有勢的合作者,全天下王爺也找不出一個。

    王爺心頭不滿,如果想要徹底終止合作,從此我們大家路歸路,橋歸橋,我沒意見。

    他日王爺有幸登上皇位,想要秋后算賬,我也只能嘆一聲時也命也,后悔自己有眼無珠。總而言之,我絕不會對王爺心生怨恨。

    當然,如果王爺將來還愿意繼續同我合作,我樂意之至。畢竟像王爺這樣有資格爭皇位的人,也只有王爺一人而已。”

    宋安然雖然口中說到秋后算賬,可是宋安然的語氣一點都沒有為將來擔心。

    承郡王冷冷一笑,說道:“聽夫人的意思,似乎夫人對自己的未來很有信心。”

    宋安然笑了起來,說道:“我對自己有信心,所以我對自己的未來也很有信心。難不成王爺對自己的未來沒有信心?”

    承郡王沒有回答宋安然的問題。承郡王就是死死的盯著宋安然,心中翻江倒海。腦海中閃過吳碩的念頭。

    承郡王不想給宋安然好臉色看,可是他又不得不承認宋安然說的某些話非常有道理。

    宋安然單方面終止合作,背信棄義,簡直是罪不可恕。不過理智的想一想,這個時候維持合作,對雙方并沒有多少好處。

    正如宋安然所說,要是讓元康帝知道晉國公府同承郡王有合作,肯定會弄死幾個人的。

    承郡王將所有的可能在腦海中過了一遍,然后對宋安然說道:“夫人所慮,本王都能理解。但是夫人單方面終止合作,讓本王非常不滿。”

    宋安然挑眉,沒想到承郡王前一刻還在怒火中燒,下一刻就已經能夠心平氣和的同她說話。

    宋安然說道:“時間緊迫,來不及同王爺商量就做了決定,還請王爺見諒。等將來若有機會繼續合作,我一定給王爺賠禮道歉,補償王爺的損失。”

    承郡王心里頭暗自怒斥宋安然厚臉皮,嘴上卻說道:“夫人果然有心,本王承夫人這個情。至于將來的事情將來再說,今日夫人就當沒見過本王,本王爺沒來過相國寺。”

    宋安然含笑點頭,“正合我意。”

    承郡王起身,深深地看了眼宋安然,然后大步離去。

    宋安然目送承郡王離去,嘴角揚起,面露譏諷之色。

    承郡王比起平郡王真的太著急了。而且承郡王這幾年膨脹得太厲害,讓宋安然十分不喜。

    宋安然端起茶杯,將茶杯里面的水全部都倒在地上。

    宋安然對喜秋吩咐道:“將這里收拾干凈吧。”

    “奴婢遵命。”

    宋安然離開八角亭,走出樹林,就遇到了一個認識的人,鎮國公府的世子秦衷,秦裴名義上的弟弟。

    在相國寺,在這個時候見到秦衷,宋安然有些意外。心下里都在懷疑,秦衷不會是在跟蹤她吧。

    秦衷看到宋安然的表情很平靜,似乎他真的在跟蹤宋安然。

    這個時候白一微微搖頭,讓宋安然放心下來。秦衷應該沒看到她和承郡王見面。

    宋安然含笑面對秦衷,“沒想到會在這里見到秦世子,真是意外。”

    秦衷卻直言說道:“并不意外,因為我特意在這里等候夫人,就是想和夫人說幾句話。”

    宋安然挑眉一笑,心中各種猜測,面上卻鎮定如初。宋安然說道:“秦世子有什么話,請直說。算起來,秦顏兩家也是親戚,大家不用太過拘謹客氣。”

    秦衷面無表情地對宋安然說道:“夫人放心,該說的話說完我就走。”

    頓了頓,秦衷才繼續對宋安然說道:“當初秦裴被夫人所救,后來夫人又送走秦裴,使他逃過追捕,這一點我清楚夫人也清楚,夫人沒必要否認。

    秦裴現在的下落,我相信夫人也心知肚明。夫人放心,我今天來不是為了打聽秦裴的下落。

    我只是想讓夫人替我轉告一句話給秦裴。請夫人告訴秦裴,讓他有生之年別回中原,別回秦家。秦家已經被他和他娘禍害的夠慘了,再也經不起他繼續禍害。

    但凡他還有一點良心,還記得秦家對他的養育之恩,他就不該做出對不起秦家的事情。”

    宋安然皺眉,說道:“據我所知,秦裴失蹤之后,就再也沒有出現過。秦世子這番話又是從何說起?我怎么不知道秦裴這些年有禍害過秦家。”

    秦衷哼了一聲,“夫人何必在我面前裝傻。秦裴做過什么事情,我不信夫人會不清楚。總而言之,請夫人務必轉告。如果夫人不肯轉告,那也沒關系。秦裴敢出現,我就敢殺了他。就算憑我一人殺不了他,還有官府會追殺他。我言盡于此,告辭!”

    秦衷走得很干脆,沒有片刻的停留。

    宋安然緊蹙眉頭,說實話,宋安然還真不明白秦衷這番話的來歷。對世人來說,秦裴已經失蹤了七八年,關于秦裴的一切事情隨著時間推移,也慢慢的煙消云散。

    可是突然間秦衷突然提起秦裴,很顯然這里面一定發生了什么事,只是宋安然還不知道。

    宋安然對白一說道:“去打聽打聽,秦家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至于秦裴的消息,宋安然會找四海商行還有顏宓打聽。顏宓在海外有人,宋安然相信,顏宓一定清楚秦裴的下落。

    白一領命而去,宋安然則帶著人回國公府。

    國公府遙光閣內。

    顏宓問宋安然:“承郡王的事情料理清楚了?”

    宋安然點點頭,歪躺在軟塌上,“已經料理清楚了。我要終止合作,承郡王就算不樂意,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了。”

    顏宓笑了起來。緊接著又關心地問道:“他有為難你嗎?”

    宋安然笑了笑,說道:“如果惡言相向也算為難的話,那他真的有為難我。不過事情已經結束了,你不用擔心。”

    顏宓握住宋安然的手,說道:“為難你了。”

    宋安然緩緩搖頭,說道:“當初是我決定和承郡王合作,今日終止合作,自然也該由我來承擔所有后果。”

    “這話我不贊同。合作的確是由你開始,但是你決定終止合作,卻是為了國公府著想。有任何麻煩,我會同你一起扛。”顏宓鄭重地說道。

    宋安然揚眉一笑,眼中流光溢彩,極為動人。

    宋安然笑著對顏宓說道:“要是遇到了麻煩,你當然要替我扛。你是男人,你要保護我。”

    顏宓哈哈大笑起來,親了親宋安然的額頭,然后說道:“娘子放心,我會保護你一輩子。”

    宋安然甜甜一笑,心中多了幾分歡喜。

    宋安然拉著顏宓,兩人都坐在軟塌上。宋安然靠著顏宓的肩頭,對顏宓說道:“今天在相國寺,我還碰到了秦衷。秦衷讓我給秦裴帶話,讓秦裴不要再禍害秦家。”

    宋安然抬起頭,盯著顏宓,“大郎,秦衷這番話我不太明白。秦裴已經離開七八年,秦衷為何會突然跑出來說這番話?大郎,你能否為我解惑?”

    顏宓握著宋安然的手,沒有吭聲。一時間,書房內安靜得能夠聽到彼此的呼吸聲。

    宋安然站起來,抬手輕撫顏宓的臉頰。

    宋安然輕聲說道:“大郎,你要明白,就算你不說,我也能打聽出來。秦衷說秦裴禍害秦家,根據這句話做出判斷,只有一種可能,秦裴回到了中原,并且秦家人已經知道了這個消息。

    大郎,我說的對嗎?大郎,你這么沉默,非要我寫信去問船行?你該知道我在船行的勢力,不管秦裴坐誰的船回來,我都能打聽到消息。”

    顏宓突然抱住宋安然,眼中帶著笑意,語氣卻兇巴巴的說道:“安然,你干什么這么聰明?”

    宋安然呸了他一聲,“哼,到現在還跟我故弄玄虛。顏宓,你信不信我收拾你。”

    顏宓哈哈大笑起來,親親宋安然的臉蛋。

    宋安然扭頭,對顏宓怒目而視。宋安然說道:“想用這種方式轉移我的注意力,顏宓,你妄想。”

    顏宓刮了下宋安然的鼻子,說道:“你一點都不乖。要叫夫君,不能直呼其名。”

    宋安然瞪了眼宓一眼,她又想呸他。這個王八蛋,又在同她玩花樣。

    顏宓輕撫宋安然的臉頰,柔聲說道:“秦裴的確回來了。不過我不樂意讓你知道他的消息,所以一直瞞著你。我沒想到秦裴會去找秦家人,最后還驚動了你。安然,你放心,我會警告秦裴,讓他不要玩火。”

    宋安然微蹙眉頭,問道:“秦裴什么時候回來的?他為什么回來?他坐的誰的船回來?”

    顏宓說道:“他坐的誰的船回來,我不清楚。至于回來的時間,大約一個月之前,到京城的時間是在數天之前。他回來的目的,就需要親自問他。”

    宋安然似笑非笑地看著顏宓,伸手抬起顏宓的下巴,問道:“夫君,你怎么會不知道秦裴回來的目的?”

    顏宓無辜的眨眨眼,像是個沒長大的少年郎一樣,讓宋安然怦然心動。

    宋安然臉紅耳熱,心頭大罵顏宓耍詐,竟然對她用美男計。

    宋安然深吸一口氣,裝作義正言辭的模樣,堅決不受顏宓的影響。

    顏宓正兒八經地說道:“不瞞娘子,秦裴回來的目的,我真不知道。不過我知道另外一件事情,他這次回來不會留下,之后還會離開。

    我估計他回來,是為了處理當年沒來得及交代的事情。安然,你想想看,秦裴如今依舊是朝廷的通緝犯,他不敢光明正大的出現在人前。他能做的事情有限,十有**是同他的身世有關。”

    宋安然放開顏宓,心頭贊同顏宓的說法。

    當年秦裴離開得太匆忙,很多事情都沒來得及交代。

    物是人非,繼續生活在京城的人已經忘記秦裴的事情,但是秦裴卻始終記在心里,心里頭始終惦記著京城。

    秦裴放不下,所以趁著大家都在遺忘他的時候,他偷偷回來。

    不管秦裴回來的目的是什么,他暴露在秦家人面前,實為不智。

    顏宓輕聲一笑,說道:“秦裴在海外這么多年,武功精進不少。就算秦家對秦裴不懷好意,也奈何不了秦裴。安然,你不必為秦裴操心。真要操心,也該替我操心。我和秦裴約定三日后在城郊比武,安然,我萬一輸了,那該如何是好?”

    宋安然沖顏宓翻了一個白眼。顏宓會輸?宋安然是絕對不會相信的。顏宓說這番話,分明是為在她面前裝可憐扮無辜。根本原因就是顏宓在吃飛醋。

    宋安然對顏沒說道:“我想和秦裴見一面,你幫我安排個時間地點。”

    顏宓微蹙眉頭。他才不樂意讓宋安然同秦裴見面。

    宋安然則繼續說道:“我知道你有辦法聯系上秦裴,別在我面前裝傻。”

    顏宓拉著宋安然的手,問道:“安然,你為什么要見秦裴?他那個人沒什么值得見的。”

    這醋吃的,讓宋安然十分無語。宋安然抬手,戳了戳顏宓的腦袋,“哪有那么多為什么。當年一別,七八年的時間轉眼過去。我就想見見他,問問他這些年在海外生活得怎么樣。”

    “這種問題不需要當面問。你寫封信,我替你帶去。”

    宋安然直接甩了顏宓一個白眼。

    顏宓無奈妥協,只能答應宋安然。心中卻在咬牙切齒的詛咒秦裴,下定決心要趁早要秦裴趕走,不準秦裴繼續留在京城。

    顏宓同秦裴之間的糾葛,宋安然不關心。

    顏宓同秦裴比武的結果,宋安然同樣不關心。反正這兩個男人見面總要打一架的,而且每次都分不出輸贏來。

    等顏宓同秦裴比武結束,宋安然在郊外的山莊終于見到了秦裴。

    時隔七八年時間,兩人再見面,都生出許多感慨。

    在宋安然眼里,秦裴已經從當年的少年郎,變成了一個真正的男人。大海錘煉了秦裴,讓秦裴的氣勢更為凜然,以至于讓宋安然忽略了秦裴黝黑的肌膚,眼角處的一刀刀疤。

    在秦裴眼里,宋安然比他當年離開的時候更有魅力。

    當年的宋安然,美則美矣,可是氣勢太強,不輸男人。如今的宋安然,生兒育女,不知不覺間,強勢中已經有了獨屬于女人的溫柔。

    這份溫柔,讓秦裴心頭一顫,再次心動。

    秦裴偏頭,將腦海中不合時宜的想法趕出去后,才再次看向宋安然。

    宋安然含笑說道:“能再見到你,真好!”

    秦裴點頭,笑了笑,笑容卻未達眼底。秦裴對宋安然說道:“這次回京城,其中一個目的就是為了見你。”

    宋安然愣了下,沒想到秦裴會如此直白。

    不過宋安然轉眼又平靜下來,她招呼秦裴落座。又親自斟茶,將茶杯放在秦裴面前,“請喝茶!嘗一嘗我的手藝,有沒有倒退。”

    秦裴端起茶杯,聞著茶香,心中激蕩不已。喝下茶水,口中反復回味,還是記憶中熟悉的味道。

    秦裴放下茶杯,眼神定定的盯著宋安然看,顯得放肆又直白。

    宋安然神情平靜,絲毫不為所動。

    即便秦裴的眼神火辣辣的,在宋安然的眼里,也能云淡風輕,風一吹就散。

    秦裴低頭自嘲一笑,終于收回了放肆的目光,含蓄的看著宋安然。

    宋安然淺淺一笑,這才肯開口同秦裴繼續說話。

    宋安然問道:“這些年在海外過得還習慣嗎?”

    秦裴搖頭,語氣淡淡地說道:“永遠都不可能真正的習慣。”

    宋安然正在斟茶,聞言,手上動作一頓。不過轉眼,宋安然又恢復了正常,若無其事的繼續斟茶。

    斟茶完畢,宋安然輕聲說道:“你說的對,京城才是你的故鄉,是生你養你的土地。去到海外,即便已經扎根,可那畢竟不是真正的家園。”

    頓了頓,宋安然又說道:“你突然歸來,雖說冒險,但是我完全能夠理解。換做我,獨自一人去到海外,我也會日夜思念故鄉,也會想迫切的回到故鄉。”

    秦裴輕聲說道:“你說對了一半。我不思念這片土地,但是我思念這里的人。”

    當說到‘人’的時候,秦裴特意用飽含深意的眼神盯著宋安然。

    宋安然笑了笑,說道:“故鄉也好,人也好,總而言之,你對京城有留念。”

    秦裴抬頭四下看了看,窗外就是花園。花園很大,只可惜季節不對,花園里幾乎沒有可供觀賞的景色。

    秦裴說道:“你一定是想問我,這次回來會不會留下?”

    宋安然笑了笑,沒說話。

    秦裴肯定地告訴宋安然,“這次回來,只是想四處看一看,將未了結的事情了結。之后我會離開,會真正的扎根海外。”

    宋安然抬頭看著秦裴,猶豫了片刻,問道:“我能問一問你想了結什么事情嗎?”

    秦裴擲地有聲地說道:“該報仇的報仇,該報恩的報恩。另外,我想找機會給父母掃墓。”

    無論是報仇還是報恩,宋安然都不意外。當聽到為父母掃墓的時候,宋安然眉眼一跳,這才是讓宋安然吃驚的地方。

    秦裴口中的父母,自然是指呂氏同泰寧帝。

    呂氏就罷了,估計沒誰會去真正關注呂氏的墳墓。可是泰寧帝,這可是禁忌。世人輕易不會提起泰寧帝三個字,只因為泰寧帝早就被皇室打上了異類標簽,那就是個不可觸及的底線。

    而且泰寧帝的墳墓,也不是秦裴想去就能去的。

    宋安然猶豫了一下,問道:“你想報什么仇,報什么恩?”

    秦裴對宋安然說道:“當初在永和帝面前揭穿我的身份的人是馬長順馬公公。馬公公已經死了,但是他的徒子徒孫,他留在內衛的勢力還在。這些人當初殺我母,殺我父,逼著我出走海外,此事不能不做個了斷。”

    宋安然微蹙眉頭,等著秦裴的下文。

    秦裴喝了一口茶,有些留念這樣的味道。不過轉眼間,他又冷靜下來,將所有的思念全部趕出了腦海。

    秦裴對宋安然說道:“秦家同我沒有血緣關系,卻養育我長大,給我身份,給我相應的地位,我該報恩。”

    宋安然張張嘴,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秦衷找過我,他讓你不要靠近秦家。他認為你的歸來,目的就是為了禍害秦家。”

    秦裴聞言,苦笑一聲。搖頭說道:“秦衷的想法我理解。畢竟我和我娘都給秦家帶去了不可磨滅的傷害。我……罷了,秦家人都不樂意見我,我也就不用自討沒趣的上門討嫌。”

    說完,秦裴拿出一個木匣子,就放在宋安然的面前。

    然后秦裴擲地有聲地說道:“我知道秦家欠了顏家七十萬兩。秦家無力償還,我替秦家還這筆債。請夫人收下這些銀票,從今以后秦家的債務一筆勾銷。”

    宋安然的手放在匣子上面,她輕撫匣子表面上的紋路。暫時不用管匣子里面的銀票,單是這個匣子就價值連城。

    以宋安然的眼力,一眼就看出匣子是用金絲楠木制作,做工精良。

    宋安然調侃道:“你在海外這些年,看來得了不少好東西。”

    秦裴眼神直勾勾地看著宋安然,“我知道你喜歡這些物件,所以特意帶回來,希望你不要嫌棄。要是你不喜歡我送的,就當它是一件普通的匣子,只用來裝銀票。”

    宋安然笑了笑,對秦裴說道:“你有心了。”

    宋安然打開匣子看了眼,銀票放在匣子里面,碼的整整齊齊。

    宋安然再次問道:“你真要替秦家還這筆欠債?”

    秦裴點頭,“秦家對我的養育之恩,我無以為報。只能用這些俗物來償還一二。”

    宋安然對秦裴說道:“此事我會如實告訴鎮國公。”

    秦裴自嘲一笑,“夫人請便。”

    宋安然又問道:“你對秦家這么有誠意,或許鎮國公肯見你。”

    秦裴搖頭,“不用見面。我和他之間……我們沒有話可說,我也不知道該同他說什么。”

    秦裴的心情很復雜,他和鎮國公名義上父子,可實際上他們一點血緣關系都沒有。鎮國公見到他,肯定會想起被母親呂氏背叛的事情。

    秦裴見到鎮國公,則會想起當年那些怨恨何等的可笑,想起自己的生父泰寧帝何等的可悲。

    宋安然理解的點點頭,“既然你已經決定不見秦家人,那我會把你的誠意帶給秦家。”

    “多謝!”秦裴真誠地說道。

    宋安然含笑搖頭:“你我之間,不用如此客氣。”

    宋安然端起茶杯喝茶,兩人之間不知為什么突然沉默下來。

    秦裴看著宋安然,在心里頭描繪著宋安然的容貌。宋安然面色平靜,心中卻在做各種猜測。

    喝完一杯茶,宋安然再次開口說道:“你想報仇,報仇的對象還是內衛,其中風險不用我說,你自己也該清楚。我不會阻止你報仇,但是我希望你能多加珍重。活著不易,可是既然活著,就該珍惜自己的生命。”

    秦裴看著宋安然,突然笑了起來,“謝謝你,安然!謝謝你的關心。”

    秦裴看著宋安然的目光飽含深情。他永遠不會告訴宋安然,這一番關心的話語,對他有多么重要的意義。

    秦裴在歸來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死的覺悟,可是宋安然的一番話,卻讓秦裴突然意識到,或許他不該死,他活著還有別的意義。

    活著不易,卻不等于就可以輕易放棄自己的性命。老天爺給人一條性命,在老天爺沒收走之前,就該好好珍惜。

    秦裴咧嘴一笑,再次說道:“謝謝你,安然!”

    此事他對宋安然的稱呼,從夫人變成了安然。只因為秦裴找回了曾經的感覺。那些感動的,心動的,難過的,傷心的,愚蠢的,糊涂的,精明的,聰明的……一切一切,不管回憶是美好還是痛苦,那都是屬于他最寶貴的財富。

    這份記憶,這份感動,足以讓他抵抗住海外孤寂的生活,讓他堅持到最后。

    宋安然側頭看著秦裴,她有點不動秦裴的心情。不過見秦裴笑起來,宋安然也跟著笑了起來。

    宋安然笑著說道:“不用謝我。作為朋友,我希望你能長命百歲。”

    秦裴哈哈一笑,“你放心,我肯定能長命百歲。”

    秦裴笑過之后,又端起茶杯遮掩住嘴角那一抹苦澀的笑容。

    宋安然含笑問道:“在海外的日子一定很辛苦吧。有沒有想過成一個家?”

    成家?

    秦裴恍惚了一下,他看著宋安然,搖頭誠實地說道:“沒有想過。”

    宋安然猶豫了一下,說道:“你應該是泰寧帝留在世上最后的血脈,就沒想過將泰寧帝的血脈繁衍下去?”

    本書由樂文首發,請勿轉載!

    文學度 www.tdgvz.club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一品嫡妃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全民冠军足球 35610360536354880348381726723893537901312295554649790619103734182925830275982733251492858945654626414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35610360536354880348381726723893537901312295554649790619103734182925830275982733251492858945654626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