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冠军足球
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第一卷 第253章 娶定了

(文學度 www.tdgvz.club)?    經過顏定的一番敘述,眾人才真正了解此事的前因后果。

    顏老太太越發覺著宋安然有福氣。宋安然嫁入國公府,不僅整頓了國公府,還替顏定解決了婚事,連帶著顏定臉上和腿上的傷都給治好了。

    顏老太太看著宋安然的目光,顯得格外慈祥。

    宋安然面對顏定,自然是一番推辭。當初她只是順口提議,并不確定霍大夫到底能不能給顏定治傷。顏定真正該感謝的還是霍大夫。

    至于顏定要學她,每年無償資助霍大夫,這是好事啊。人多力量大,早點將醫學院辦起來,也能早點將醫術推廣開來。

    二太太和三太太也都紛紛恭賀顏定。

    二太太孫氏笑道:“四郎如今的模樣,比大郎都不差。改明兒就該娶一個名門貴女回來。老太太,兒媳說的有理吧。”

    二太太孫氏說完,還朝葉芙看了眼。一旁的葉太太反倒是有些不自在。至于三太太,她都懶得理會二太太。

    顏定的臉恢復得真的太好了。遠遠看著,都能將他臉上的疤痕給忽略掉。這模樣,這家世,這出身,娶個名門貴女回來并不是什么難事。

    顏老太太頓時就心動了。

    顏老太太笑呵呵地說道:“四郎的婚事不著急,慢慢相看著。”

    卻不料,顏定突然說道:“老太太,關于婚事孫兒已經決定了。孫兒要娶侯府二房的蔣三姑娘。過幾天,父親會帶孫兒上侯府一趟,將婚事定下來。”

    此言一出,一半人震驚,一半人沒反應,似乎是早就料到這個情況。

    葉太太慶幸,還好沒有跑到顏老太太跟前提親。要不然這會就該尷尬了。

    顏老太太笑容收斂了一些,不過卻沒表態。

    二太太孫氏一看,就猜到顏老太太有了新想法。她趕忙說道:“四郎啊,以你現在的條件娶妻,侯府二房的姑娘可就配不上你了。侯府二房是庶出,家世太差。要不這樣,二嬸娘出面替你相看一番,保證每個姑娘都比蔣姑娘強十倍。到時候十個八個姑娘站成一排,隨便你挑,挑到你滿意為止。”

    顏定不卑不亢地說道:“多謝二嬸娘。我的婚事我自己拿主意,就不用二嬸娘替我操心。”

    二太太孫氏做了一回熱心人,結果被顏定這么不留情面的拒絕,頓覺尷尬異常,臉色都變了。

    三太太掩嘴,偷偷發笑。心頭想著,活該,誰讓你主動跳出來。真以為這府中就你一個有腦子是能人!

    顏老太太有些謹慎地問道:“四郎,這個時候就做決定,會不會草率了一點。要不要多相看幾家,或許有更合適的。”

    顏定搖頭,“即便有更合適的,也未必讓我喜歡。反正孫兒就是看中了蔣菀兒,想要娶她為妻。”

    顏老太太微蹙眉頭,朝宋安然掃了眼。不會是宋安然在顏定耳邊嘮叨了什么,才讓顏定認定了蔣菀兒吧。

    宋安然一臉坦然,她就知道保媒拉纖這種事做不得。好不好都得遭人閑話。幸好她沒參與后續的事情,所以她也不怕老太太猜忌。

    顏定順著顏老太太的目光看過去,見顏老太太疑心宋安然,當即說道:“老太太,這件事是孫兒一個人的決定,和任何人都沒有關系。反正孫兒已經認定了蔣姑娘,還請老太太成全。”

    顏老太太微蹙眉頭,“蔣姑娘就那么好?”

    顏定擲地有聲地說道:“老太太,以前所有人都嫌棄孫兒,恐懼孫兒,說孫兒是丑八怪。

    當然,她們也沒說錯。唯有蔣姑娘不一樣,蔣姑娘是真心實意的接受我曾經那副丑八怪的模樣,沒有一絲一毫的嫌棄。

    孫兒早在幾年前就想明白了,一定要娶一個不怕我,并且心甘情愿嫁給我的女人。蔣姑娘恰好就是那個人。”

    “胡說八道!現在誰敢說你是丑八怪,老身就饒不了她。”說完,顏老太太又朝葉芙掃了一眼。

    葉芙再次中槍,心頭極其委屈,又十分不服氣。她要是早知道顏定長成這樣,也不會人云亦云地說顏定丑八怪。

    葉太太也很尷尬,顏老太太這是記恨上他們葉家了嗎?看來事后還得找機會給老太太賠罪,讓老太太消消氣。

    想到此處,葉太太不免又剜了眼葉芙,死丫頭,口無遮攔,這下惹禍了吧。

    顏定笑了起來,“老太太,孫兒現在雖說不再是丑八怪,可是孫兒臉上依舊有疤,依舊不能出仕做官,依舊沒有前程。老太太,你那么疼愛孫兒,這次就依了孫兒的意思,讓我娶想娶的姑娘吧。”

    顏老太太嘆氣,皺眉,發愁。

    蔣菀兒的身份實在是低了點,侯府二房是庶出啊,一旦侯府分家,侯府二房以后什么都不是。甚至還有可能成為顏定的負擔。她是真不想委屈顏定,讓顏定娶這么一個沒有絲毫助力的姑娘為妻。

    顏定卻理直氣壯地說道:“孫兒又不能出仕做官,要助力做什么?老丈人太厲害了,孫兒反而還會被壓一頭。侯府二房這樣的剛剛好,只有我管著他們的份,沒他們倒過來管我的份。”

    顏老太太苦笑不得,問道:“你就認定了蔣姑娘?”

    “是!孫兒就想娶她。老太太,你一定要成全孫兒。這么多年,孫兒就沒有過過一天痛快日子。好不容易想自己做個決定,老太太可不能拖后腿。”

    “你這猴孫,還指責老身拖后腿。”顏老太太先是白了顏定一眼,然后說道,“罷了,罷了,就依著你吧。要是以后你和蔣姑娘過不到一塊,可別到老身跟前訴苦。老身只會笑話你。”

    “肯定能過到一塊去。”顏定目光堅定地說道。

    顏定的婚事就這么定下來了,讓二太太孫氏又意外又吃驚。老太太怎么就這么寵顏定?真是讓人想不明白。那個蔣菀兒有什么好啊,比她端莊大方的姑娘多了去了。也就是顏定眼睛瘸了,才會看上蔣菀兒。

    等顏定娶了蔣菀兒,宋安然以后更不得了。這國公府說不定真的會變成她的一言堂。

    奈何二太太孫氏在這件婚事上,真的沒有發言權。顏定又不是她的兒子,顏定自己有父母,有兄長,真輪不到二太太孫氏來操心。

    二太太孫氏也是白期待了一回。

    顏老太太乏了,揮了揮手,將所有人都打發走。

    葉太太跟在三太太身邊,悄聲說道:“真沒想到顏定長這樣。”

    三太太瞥了眼葉太太,“大嫂是后悔了嗎?”

    “哪能啊!看顏定的意思就知道我家阿芙沒機會。”

    頓了頓,葉太太又說道:“阿芙的婚事,還要拜托妹妹幫忙。我離開京城這么多年,好多人都不認識了。還請妹妹幫忙引薦幾位太太。”

    三太太笑道:“大嫂放心,此事包在我身上。”

    三太太也想讓葉芙早點定親,免得葉芙將來又鬧出是非來。

    至于住在另一頭的文老太太,倒是沒將心思動到顏定的身上。她早就試探過顏老太太的意思,顏老太太根本就不想讓文敏進國公府的大門。想讓文敏嫁入國公府,肯定是不成的。

    對此,文老太太只能嘆氣。誰讓文家現在比不上當年,國公府看不上文家也是人之常情。

    第二天就是乞巧節,相國寺有廟會,小商販們,賣藝的都會集體出動,明兒市面上會非常熱鬧。

    葉家人同文家人來到京城后,還沒有出過國公府。于是就大家就商量著明兒出門玩去。

    國公府的姑娘們做東道,帶著葉芙還有文敏出門游玩。至于府中的少爺們則帶著葉川出門,同時保護姑娘們不受欺負。

    事情就這么定了下來。

    遙光閣小書房內,宋安然正躺在顏宓的懷里。

    顏宓順著宋安然的頭發,頭發的質感很好,讓人心動。

    顏宓對宋安然說道:“明日起乞巧節,我們也出門玩吧。自從你嫁給我之后,我們還沒有一起出門玩過。”

    宋安然挑眉一笑,問道:“你不嫌棄外面人擠人?”

    宋安然知道顏宓不喜歡人多的場合,讓顏宓陪著她出門逛街,還真是為難他了。

    顏宓笑道:“有你在身邊,我就沒關系。”

    宋安然含笑點頭,“那好吧,明兒我們一起出門。”

    宋安然是動靜相宜,明兒她肯定不會嫌棄人多。

    七月初七這一天,街面上果然熱鬧非凡。

    因為天氣炎熱,大家等到半下午的時候才出門游玩。

    大家沒去相國寺,早就聽說相國寺那里人多得連下腳的地方都沒有。為了安全起見,大家就集中在西市游玩。

    葉芙同文敏都是第一次直觀的見識京城的繁華,果然被西市熱鬧的場景給震住了,看什么都覺著稀奇。

    宋安然沒同姑娘們走在一起。

    她和顏宓走在一起,漫步街頭。看中了什么東西,就買下來。不過街面上的小商販買的東西,品質都很普通,很少能夠被宋安然看上的。偶爾能看上一兩件,也都是一些小玩意而已。

    “二姐姐,二姐姐,我在這里啊!”

    宋安然聽到熟悉的聲音,循聲看去,就見到宋安蕓還有跟在宋安蕓身邊的宋安杰宋安平以及侯府的姑娘們。原來宋家和蔣家的小子少爺們約好了一起出門游玩。

    宋安蕓沖到宋安然跟前,“沒想到能遇到二姐姐,真巧。”

    是啊,挺巧的。

    宋安然看著跟在宋安蕓身后的宋安杰,問道:“今兒不用讀書嗎?”

    “書院今天休息。”宋安杰眼角帶著笑意。

    不過當宋安杰看向顏宓的時候,一張臉瞬間就變得極為嚴肅,就像是同顏宓有仇一樣。

    其實在宋安杰心里面,顏宓同他還真有仇。誰讓顏宓搶走了他的姐姐,壞人!

    顏宓捏捏自己的鼻子,小舅子比較金貴,不能打也不能罵。好嘛,打罵都不行,就只能干瞪眼了。

    于是一個的大男人同一個半大小子就來一場眼神的較量。

    宋安然扶額,瞪了眼顏宓,要不要這么幼稚啊!

    顏宓沖宋安然眨眨眼,表示宋安杰很好玩,就當陪他玩一會。

    宋安然哼哼兩聲。要是讓宋安杰知道真相,宋安杰會更恨顏宓的。

    侯府的姑娘一出現,顏定瞬間就在人群中看到了蔣菀兒。蔣菀兒也看到了顏定,只是她不敢認。她覺著自己肯定是認錯人了。

    蔣菀兒知道顏定在霍大夫哪里治傷,但是她真的沒想到效果會這么好。那個男子沐浴在陽光下,周身像是鍍了一層金光,讓人不敢直視。

    顏定卻直接多了,直接朝蔣菀兒走去。眼神還是冷的,可是嘴角卻已經翹了起來。

    顏定直接問道:“滿意嗎?現在你不用怕我了。”

    蔣菀兒捂住心口,似乎還是不敢相信這個人真的是顏定。

    顏定不滿地說道:“你那是什么眼神?莫非你嫌棄我?”

    蔣菀兒臉色一紅,“你……你的臉,真好看。”

    顏定得意一笑,“我早就說過,以前那些人全都是有眼無珠。”

    蔣菀兒抿唇一笑。

    顏定又問道:“你先告訴我,你還怕嗎?”

    蔣菀兒搖頭,“當然不怕。上次見了面,我就不怕你了。更何況你現在挺好看的。”

    “三姐姐,你在同誰說話?”蔣蓮兒來到蔣菀兒身邊。

    蔣菀兒羞澀一笑,對蔣蓮兒說道:“他是顏定?”

    啊,他是顏定啊!啊,什么?他是顏定?蔣蓮兒一副見了鬼的樣子,顏定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好看了。明明以前更個惡鬼一樣。

    蔣蓮兒是個大嘴巴,這份驚奇不能由她一個人來承受。她當即就嚷嚷開了,快來見顏定啊,顏定變得好好看了。

    因為蔣蓮兒的功勞,顏定臉被治好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傳播了出去。

    這個傍晚,有很多勛貴子弟還有官宦子弟在街頭尋找顏定的身影,就想看看顏定的新面貌。

    不過顏定早在蔣蓮兒嚷嚷開的時候,就帶著蔣菀兒上了酒樓,遠離眾人打量的目光。

    宋安蕓從來都是看熱鬧不嫌事大。她仗著自己是顏宓的小姨子,顏定不敢對她怎么樣,干脆追在顏定身后,咚咚咚地跑上了酒樓,湊到蔣菀兒身邊近距離觀察顏定的模樣。

    宋安蕓戳戳身邊羞澀的蔣菀兒,“菀兒姐姐,你賺大發了。顏定除了臉上有疤外,其實長得挺好看的。你嫁給他,得美死你。”

    跟著一起上樓的宋安然和顏宓聽了宋安蕓的話,顏宓沒所謂,宋安然簡直頭痛。

    宋安蕓這張嘴啊,果然還是嫁給霍延最合適。反正做大夫的人,多半都是心直口快,正好同宋安蕓湊一對,誰都不嫌棄誰。

    宋安然走進包間,不輕不重地呵斥了宋安蕓一句,“安蕓,不準胡說。顏定同菀兒姐姐有話要說,你先隨我出來。”

    宋安蕓有些不舍得。宋安然卻強行拉著宋安蕓走出去。

    被宋安蕓鬧得一張大紅臉的蔣菀兒,總算可以松口氣了。

    宋安然帶著宋安蕓,進入了另外一間臨街的包間。

    宋安然直接問道:“霍延人呢?你今天沒同他約好嗎?”

    宋安蕓瞬間變得扭捏起來,“二姐姐在說什么啊,我怎么會和霍延約好。”

    你裝,你再給我裝。看你能裝到什么時候。

    宋安然瞥了眼宋安蕓,就不理她了。

    宋安蕓這人就是這樣,別人不理她的時候,她就渾身不是滋味,總要找點存在感才舒坦。

    宋安蕓就問道:“二姐姐,原來你早就和姐夫定好了地方啊。這里挺好的。”

    宋安然笑了笑,說道:“這家酒樓是國公府的產業,只要提前打一聲招呼,掌柜的自然會將最好的位置留出來。”

    “原來如此。國公府果然有錢。”

    宋安然扶額,“安蕓妹妹,一會你少說點話。更別提錢。”

    誰敢提錢,她和誰翻臉。

    宋安蕓不好意思的吐吐舌頭。

    伙計將茶水點心送上來。緊接著顏琴她們帶著葉芙,文敏也上來了。

    大家逛街都逛累了,早就約好在酒樓碰面。宋安然招呼大家坐下,又瞪了眼宋安蕓,讓宋安蕓不準亂說話。

    人多,但是包間地方夠大,也不會顯得擁擠。

    至于宋安杰同宋安平倒是沒上來,不知道這兩小子跑哪里去了。至于蔣家的姑娘,這會還在外面逛著。

    宋安然招呼大家喝茶吃東西。又問葉芙文敏有沒有買東西。要是看中了什么,盡管同她說一聲,她命人將東西買來。

    二房的顏婷婷就說道:“葉姑娘,文姑娘,我家大嫂不差錢。你們千萬別同她客氣。”

    葉芙同文敏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宋安然也笑道:“婷婷妹妹,嫂嫂可沒虧待過你。”

    顏婷婷有些不好意思,自圓其說道:“妹妹也是在夸大嫂大方能干。”

    宋安然笑了笑,說道:“明兒可要加半個時辰的珠算。”

    “大嫂,我錯了!”顏婷婷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宋安然戳了下顏婷婷的額頭,“那就一刻鐘,不能再少了。”

    “多謝大嫂。”顏婷婷轉眼就高興起來。

    文敏有些羨慕顏家的姑娘。又想到自己寄人籬下,婚事沒有著落,心情瞬間低沉下來。她偷偷觀察著顏宓,發現顏宓的目光一直隨著宋安然移動,眼里心里全是宋安然。

    發現這個事實,文敏更覺著心酸。

    葉芙眼珠子亂轉,突然舉起茶杯,對顏宓宋安然說道:“大表哥,大表嫂,我想以茶代酒,敬你們一杯可以嗎?”

    宋安然含笑不語。

    顏宓則直接拒絕道:“不好!”

    這一聲不好,是真正落了葉芙的面子。葉芙的臉瞬間就垮了下來,還有眼淚在眼眶里打轉。

    “大表哥是看不上我嗎?”葉芙委屈地說道。

    顏宓極其冷漠地掃了眼葉芙,連個正眼都欠奉,話也不同葉芙說。明擺著是沒將葉芙放在眼里。

    場面瞬間變得極其尷尬。唯有宋安然面色平靜,眼睛里還帶著點笑意。偏生宋安然也不肯出面打圓場。

    顏瑤瑤心知,不能讓葉芙繼續尷尬下去,好歹她也是三房的親戚。

    顏瑤瑤輕咳一聲,伸手去拿葉芙手上的茶杯,同時說道:“阿芙妹妹,大家都是出來玩的,你搞得那么嚴肅做什么。”

    顏瑤瑤強行將葉芙手中的茶杯取走,期間還同葉芙爭搶了兩下。

    葉芙委委屈屈的坐在位置上,眼淚在打轉,轉眼間就能哭出來。可是自始至終,顏宓都沒有正眼看她一眼。

    葉芙本來就是驕小姐,也就是因為顏宓在,她才會忍了這么久。這會說什么也忍不下去了。

    葉芙干脆“哇”的一聲哭了起來,哭得上氣不接下氣。滿腹的心酸和委屈,像是受到了奇恥大辱。

    葉芙這么一哭,歡快的氣氛蕩然無存。顏瑤瑤都覺著好尷尬。她想說祖宗啊,你能別哭了嗎?

    葉芙哭起來就跟水龍頭一樣,根本就止不住。她邊哭,還邊拿眼神瞥顏宓。

    顏宓很是嫌棄,對宋安然說道:“這地方沒辦法留了,我們走吧。”

    宋安然點點頭,她正有此意。

    顏琴也跟著站起來,“我跟著大哥大嫂一起走。”

    宋安然笑了笑,示意顏琴隨意。別的人同樣隨意。

    唯有顏瑤瑤要留在包間里看著葉芙,擔心葉芙人生地不熟的,會出事情。

    宋安然跟著顏宓下了茶樓,好巧不巧的竟然遇上了蕭訓。蕭訓一腳跨進酒樓,也是打算找個包間坐一坐。這么巧就遇見了小兩口。

    蕭訓當即露出笑臉,“哈哈,原來你們也在這里。”

    “見過王爺。”宋安然福了福身。顏宓只是抱拳拱手。

    蕭訓毫不在意,“相請不如偶遇,要不大家一起坐一坐,說說話。”

    顏宓出面拒絕,“不了。我們打算到外面逛一逛。”

    “真是可惜,看來本王是來遲了。”

    蕭訓見顏宓和宋安然要走,這才留意到跟在兩人身后的顏家姑娘。

    蕭訓先是咦了一聲,然后問道:“這些都是顏宓的妹妹們?”

    顏宓很不客氣地瞪了眼蕭訓,那是什么眼神啊。我家妹妹,也是你能隨便看的嗎?

    蕭訓哈哈一笑,心里頭涌出各種想法,一遍又說道:“顏家姑娘個個不俗,不錯,不錯。”

    不錯什么啊!你那是什么眼神?選妃嗎?簡直是找死。

    顏宓眼一瞪,蕭訓趕緊收回了目光。

    “既然兩位帶著妹妹們要去逛街,那本王就不耽誤你們的時間了。”

    蕭訓微微頷首,然后和顏宓側身而過,就直接上了樓。

    顏宓有些不滿,什么叫做妹妹們。他的妹妹也是蕭訓能喊的嗎?

    宋安然抿唇一笑,對顏宓搖搖頭,示意顏宓別亂來。一點點小事,犯不著動怒。

    顏宓自然之道犯不著,可就是不喜歡蕭訓那自來熟的態度。

    宋安然同顏宓帶著姑娘們上街。有人好奇蕭訓的身份,還是朝蕭訓看了幾眼。

    到了街上,姑娘們就不樂意繼續跟在顏宓身邊,覺著沒意思。顏宓也不樂意她們跟著,于是大家又都分開了。顏宓吩咐護衛們好好保護姑娘們,之后才帶著宋安然閑游大街小巷。

    宋安然突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顏宓瞪了眼宋安然,“你笑什么?”

    宋安然笑了笑,說道:“人家小姑娘對你情深似海,你倒是鐵石心腸。”

    “什么情深似海,那都是不知所謂。小小年紀不學好。長得怪模怪樣還跑出來嚇唬人。”顏宓極其嫌棄地吐槽葉芙。

    宋安然哈哈一笑,“同你比起來,這世上就沒幾個好看的。”

    顏宓挑眉,“娘子,你似乎不高興我鐵石心腸啊。”

    宋安然嗔怪道:“你胡說!我自然是高興的。”

    “既然高興,為何還要打趣我?”

    宋安然哼了一聲,“你好小氣,還同我計較一兩句話。”

    顏宓偷偷拉住宋安然的手,正兒八經地說道:“我就是不樂意你替別的姑娘說話。你盡關心別人的感受,怎么不關心關心我?”

    “我如何沒關心你?”

    顏宓說道:“既然關心我,那今晚就別再提別的人。尤其是那些小姑娘,聽著就煩。”

    宋安然再次笑起來。幸虧葉芙不在,否則葉芙該一路哭著回國公府。

    兩人在大街上閑逛,即便不買什么東西,也覺著很有樂趣。只要一想到那個人就在自己身邊,心里面就是滿滿的暖意和幸福。

    看到路邊小攤有賣小人兒的,宋安然就停下了腳步。正想拿起其中一件瓷器娃娃來看,沒想到有人同她的想法一樣。兩只手碰觸在一起,目標相同。

    宋安然抬眼看去,竟然還是熟人。眼前之人正是楊寶珠。

    楊寶珠也認出了宋安然,她面上先是露出尷尬之色,轉眼又平靜下來。同宋安然打了一聲招呼,“好久不見。”

    宋安然點點頭,“好久不見。”

    楊寶珠今日出門打扮得很樸素,穿著顏色素凈的布裙,全身上下只有一件木簪。這樣的打扮,可看不出她竟然是一位郡王妃。

    前廢太子同前廢太子妃一死,蕭譯被元康帝冊封為順郡王,楊寶珠也被冊封為郡王妃。這兩口將日子過得極其低調,平日里根本不見出門。沒想到竟然會在乞巧節,大街上遇上楊寶珠。

    而且楊寶珠打扮得這么樸素,顯然是怕人認出她來,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宋安然收回手,輕聲問了句,“最近可好?”

    既然楊寶珠不欲讓人知道她的身份,那宋安然也就從善如流,不稱呼王妃。

    楊寶珠點點頭,“托福,有吃有喝,不算糟糕。”

    宋安然指著攤位上的瓷器娃娃,對楊寶珠說道:“既然你喜歡,就讓給你吧。我去被的地方再看看。”

    “不用。東西是你先看上的,我不欲奪人所好。”楊寶珠含笑說道。

    宋安然挑眉,又朝身邊的顏宓看去。

    顏宓并不參與這場對話,畢竟男女有別,不方便。

    宋安然笑道:“那好,我就恭敬不如從命。”

    宋安然拿了錢買下瓷器娃娃。然后對楊寶珠說了聲再見,就想離開。

    卻沒想到楊寶珠跟在宋安然身后,叫住了她。

    楊寶珠看著宋安然,“宋……夫人不想聊聊嗎?”

    宋安然回頭對著楊寶珠眨眨眼,“我們之間本不該見面,更別說聊天。而且我不認為我們還有可聊的。”

    可以說前廢太子的失敗,宋家也在其中出了一份力。要不是宋家費心費力的籌措糧食,又命人運到草原上,那數十萬精銳大軍外加永和帝韓王等等人,全都死光光了。更別說宋安然將霍大夫帶到邊關的英明舉措。

    沒有霍大夫在,永和帝也活不到京城。永和帝要是死在了半路上,前廢太子就可以名正言順的登基稱帝,那么蕭譯搖身一變就成了皇長子,進而還是太子。至于楊寶珠,理所當然就是太子妃。

    當然,這一切都是假設。假設宋家沒有出力幫忙的情況下,事情可能發展的方向。

    從這個角度來說,楊寶珠應該恨宋家恨宋安然。所以宋安然才認為兩人沒什么好說的,話不投機半句多。

    楊寶珠卻不這么想,她已經很久沒有找到聊天的人,她都快被空虛寂寞給逼瘋了。雖說元康帝沒有圈禁蕭譯,但是誰都知道,王府外面一天十二個時辰都有人盯著。王府內的人,除了采買日常吃喝的以外,沒有人敢隨意出門。外面的人也沒人敢上門。

    今日,楊寶珠實在是憋得難受,這才換了裝偷偷跑出來。難得見到一個認識的人,她就是想聊聊。

    楊寶珠對宋安然說道:“耽誤不了夫人多久。”

    宋安然依舊搖頭,“抱歉,我和你之間實在是沒什么可聊的。”

    “真的沒有聊的嗎?陛下要替蕭訓選妃,陛下顯然是看中了我們楊家的姑娘,難道夫人不關心嗎?”

    說起楊家的姑娘的時候,宋安然明顯察覺到楊寶珠的情緒有些不對。

    楊寶珠身為楊家這一代最出色色姑娘,被家族寄予厚望。可就因為前廢太子失敗了,她也變成了棄子,楊家不再關心她,只當沒生過她。這讓楊寶珠如何甘心。

    想到自己的妹妹有可能會嫁給蕭訓。兩姐妹都是郡王妃,可是分量卻千差萬別,前途更是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底下,這讓楊寶珠如何能夠不恨。楊寶珠始終是意難平,氣不順。

    宋安然沖楊寶珠嘲諷一笑,“這是你們楊家的事情,還請你不要將我牽連進去。而且我對承郡王的婚事沒興趣。告辭!”

    宋安然不再給楊寶珠糾纏自己的機會,同顏宓轉眼間就混入了人群中。楊寶珠追在后面,眨眼就失去了兩人的蹤跡。

    楊寶珠恨得直跺腳,心情越發不順。她咬咬牙,決定回楊家。她就不信,楊家人真敢將她打出去。

    楊寶珠對身邊的丫鬟說道:“走,我們回楊家。”

    宋安然擺脫了楊寶珠,心情不錯。

    然后宋安然對顏宓說道:“楊寶珠沉不住氣了。只怕要鬧起來。”

    顏宓面無表情地說道:“不用管那些人,都是一些不相干的人。”

    宋安然笑了起來,“不怕蕭譯一鬧,就牽連到你的身上。”

    “別說牽連不到我的身上。就算真的牽連到我的身上,我也不可能被動挨打。皇家那攤子事情,哼,反正遲早是要鬧出亂子來的。”

    顏宓語氣輕蔑,顯然對皇室沒有半點好感。

    顏宓也是見多了皇室的虛偽黑暗,才會有此感慨。

    宋安然跟著一笑,說道:“鬧吧,反正京城早晚得鬧起來。早點鬧起來,我們也能早點看清楚形式。”

    顏宓拉住宋安然的手,躲開來來往往的行人。

    顏宓輕聲告訴宋安然,“三五年之內,陛下不可能立儲君。”

    宋安然挑眉,問道:“你說陛下會殺了蕭譯嗎?”

    顏宓嘴角一翹,嘲諷一笑,說道:“陛下不會‘殺’了蕭譯。但是蕭譯有可能‘病死’,也有可能‘喝酒致死’,還有可能‘傷心過度’而死。總而言之,蕭譯不可能被‘殺’死。”

    宋安然聞言,暗自嘆了一聲,又了然一笑。皇室那些事情,翻來覆去都是在重復,手段同樣是在重復。

    不管是不是重復,反正只要好用就行了。

    宋安然沒有猜錯,當天晚上楊寶珠果然大鬧楊家,此事瞞不了人。很快就傳遍了京城,甚至傳到了宮里面。

    元康帝知道了此事后,會怎么收拾楊寶珠,或者說怎么收拾蕭譯,暫時沒人能說得準。但是楊閣老當天晚上就進了皇宮。之后的事情,暫時還有消息傳出來。

    楊寶珠大鬧楊家的時候,宋安然正領著弟弟妹妹們回國公府。

    今日除了葉芙哭了一場外,大家都很滿意。至于葉芙的小性子,沒人會去關心,也沒人會將此事告到顏老太太跟前。

    不過顏瑤瑤肯定是要和三太太說清楚的。

    葉芙這種性子,顏瑤瑤以后是不敢帶著她出門了。還是讓葉太太帶著葉芙出門吧。

    葉太太心疼葉芙受了委屈,卻又對罪魁禍首顏宓無可奈何。葉太太也是直到這個時候才知道葉芙竟然喜歡顏宓。

    葉太太得知真相后,都快瘋了。

    她手指頭戳在葉芙的頭上,“你瘋了嗎?你喜歡誰不好,偏偏去喜歡顏宓。你腦子有病啊。你就那么想給人做小嗎?我辛辛苦苦生下你,將你養這么大,難不成就是讓你給人做妾嗎?你上趕著討好人家,你丟不丟人啊。你知不知道現在大家都在怎么議論你啊?你還要臉嗎?”

    葉芙哇的大哭起來,“我怎么不要臉了。我喜歡顏宓難道就錯了嗎?”

    “你這不是廢話嗎?顏宓是有婦之夫,你喜歡他就是自甘下賤。”葉太太怒氣沖沖地說道。

    葉芙倔強地說道:“我沒有自甘下賤。我也沒想過要給顏宓做妾。”

    “還算你有點腦子。”

    葉芙這話對葉太太來說,總算是一點安慰。可是葉芙接下來的一番話,又將葉太太氣了個半死,真想將這個孩子塞回肚子里,讓她重新投胎算了。

    只聽葉芙說道:“娘,女兒都想好了。反正宋安然還沒有生養,只要宋安然犯了不可饒恕的錯誤,顏宓肯定會休了宋安然。這樣一來,女兒不就有機會了。”

    “你想做什么?”

    葉太太眼神陰狠地盯著葉芙。

    葉芙還不知道怕,還在沾沾自喜地說道:“女兒都想好了,對一個女人來說最重要的莫過于名聲,只要想辦法壞了宋安然的名聲,那顏宓肯定會……”

    “啪!”

    不等葉芙說完,葉太太一巴掌就打在葉芙的臉上。

    葉太太臉色黑如鍋底,渾身都在發抖,她是被氣狠了。

    葉芙卻捂著被打的臉頰,一臉不明白,滿心的疑惑。

    “娘,你為什么要打我?”

    葉太太指著葉芙說道:“我打你算是輕的。如果你不是我的女兒,我恨不得弄死你。阿芙,你告訴我這是什么地方?”

    “國公府!”

    “你這知道這是國公府,不是葉家。你在國公府玩下三濫的手段,還想害國公府的世子夫人,戶部尚書大人的嫡出閨女,你是嫌我們葉家人命太多,想害死幾個嗎?”

    葉太太說到死字,氣的又一巴掌甩在葉芙的臉上。

    葉芙被徹底打懵了。

    “娘……”

    “別叫我娘,我沒你這么蠢的,試圖害死全家的閨女。”

    葉太太氣的胸口激烈起伏,“你信不信,你前腳剛對宋安然動手,后腳顏宓就能殺了你。到時候你死了也是白死。

    國公府肯定也不會饒了你父親,只需國公爺發一句話,你父親的仕途就得讓完蛋。還有宋大人那里,你害了她的寶貝閨女,宋大人豈會放過葉家全家。

    以宋大人的手段,轉天朝廷就能堆滿彈劾我們葉家的奏折,屆時你父親,你兄弟,你嫂嫂,你侄兒,還有你祖母,你叔叔嬸嬸,最后還有你親娘我,全都會被下錦衣衛詔獄。

    阿芙,娘就問你一句,你到底有多恨我還有你爹,你才會想出這個辦法來害全家?我和你爹對你不好嗎,你哥哥嫂嫂對你不好嗎?阿芙,你怎么這么狠心啊。”

    葉芙恐懼了,她拼命地往后縮,“我沒有,我真的沒有要害全家。我,我……”

    文學度 www.tdgvz.club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一品嫡妃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全民冠军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