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冠军足球
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第一卷 第251章 生孩子

(文學度 www.tdgvz.club)?    二太太孫氏張張嘴,她沒辦法反駁老太太的話。

    三太太也沒辦法反駁。

    不過三太太就說道:“大郎媳婦讀書多,聽說才學比舉人都不差,連進士都能考。她管家兒媳婦心服口服。以大郎媳婦的本事,我們國公府的日子只會越來越好過。”

    顏老太太對三太太贊許地點點頭,“老三媳婦說的不錯。大郎媳婦管家的本事大家有目共睹。遠的不說,就說昨日的宴席,你們親眼看到的,辦得多周到,多妥帖,方方面面都考慮到到了。親朋好友們都說大郎媳婦能干。她們夸大郎媳婦,就是夸我們國公府,連帶著你們也面上有光,對不對?”

    “老太太說的是。”三太太連忙附和道。

    顏老太太朝二太太孫氏瞥了眼,又不輕不重的冷哼一聲。

    二太太孫氏猛地一哆嗦,像是回過神來了一樣。

    二太太孫氏連忙說道:“老太太,大郎媳婦的管家本事,兒媳婦也是服氣的。兒媳婦也并不是故意要插手四郎的婚事,這不今兒正好趕上了,就多嘴了幾句。還請老太太原諒兒媳婦這一次。”

    二太太孫氏的一番話根本就是避重就輕。

    顏老太太冷笑一聲,“你少在老身面前做面子功夫。真以為老身老了,就好糊弄嗎?老身告訴你,我不管你心里面到底是怎么想的,只要你不鬧事,老身也懶得管你。

    你要是鬧事,還特意針對大房,老身就饒不了你。我現在將話擺在這里,大房是國公府的根基,老身不管你們二房三房怎么鬧騰,但是大房絕對不能亂。

    無論是國公府還是大房,將來都要靠著大郎同大郎媳婦。所以你們要惹事也都給我避著他們小兩口。

    你們眼光放長遠點,同大郎媳婦好好相處,等老身百年之后,大郎媳婦是個大方人,她自然不會虧待你們二房三房。你們要是遇到點事情求到她跟前,她也不會袖手旁觀。都聽明白了嗎?”

    “明白了。”

    二太太同三太太齊聲說道。

    顏老太太掃了兩個兒媳婦一眼,然后繼續說道:“老身也不管你們是真明白還是假明白,總言而之,你們將老身的話記在心里頭是不會有錯的。老二和老三都是老身的親兒子,老身是不會害了你們二房和三房。你們和大房好好相處,沒有壞處。”

    “兒媳聽老太太的,以后一定和大房好好相處。”三太太率先表態。

    二太太孫氏緊隨其后,“老太太,您且看著吧,兒媳婦以后絕對不會再插手大房的事情。”

    “你們真能這么想就很好。”

    顏老太太揮揮手,將兩個兒媳婦打發走了。

    二太太和三太太也郁悶的很,一大早就被顏老太太臭罵一頓,真是晦氣。不過好在事情都過去了。

    妯娌兩人一起出了上房大門,三太太沖二太太孫氏冷哼一聲,“二嫂現在后悔了吧。我早就說了,讓你別多管閑事,你卻不聽我的。被老太太罵,都是你活該。”

    二太太孫氏正憋了一肚子火氣,三太太這番話恰好就撞在了槍口上。

    二太太孫氏呵呵冷笑,“我活該?等哪天你被大房壓得連喘口氣都得看大房的臉色時候,你再來想想我到底活該不活該。

    三弟妹,我知道你識趣,有眼色。大房給你一點好處,你就樂呵呵的。可是我要告訴你,這是目光短淺。

    你看現在我們國公府從里到外全都握在了大房手里,大房說什么就是什么。等到將來老太太一去,國公府分家,你說我們二房和三房能分到多少?

    你不趁著現在,替自家人多考慮考慮,要等什么時候?難不成等分家嗎?那時候哪有你說話的份,全是大房說了算。

    就好比這次顏定的婚事,你覺著我多管閑事,可是你怎么不想想那個蔣菀兒可是大郎媳婦的親表姐,她要是嫁給了顏定,自然就是和大郎媳婦一條心。我們就算想要離間她們,都無處下嘴。

    反之,要是顏定娶了葉芙,葉芙是你的親侄女,她能不向著你嗎?只要葉芙向著你,就等于我們二房和三房聯合在大房那里釘了一顆釘子。

    有了葉芙,甭管分家不分家,我們二房和三房都不會白白的吃虧,大房休想一手遮天,隱瞞產業。”

    三太太大皺眉頭,“二嫂,你將人心想得太簡單了點。就算葉芙是我的侄女,就算葉芙能嫁給顏定,你就能保證她一定能向著我們?

    大房分得多一點,就等于顏定能夠多分一份,這個道理你以為葉芙會想不明白?到時候說不定她會反過來算計我們,那才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反倒是蔣菀兒,她怎么算計,都不可能算計到了我們三房頭上。”

    二太太孫氏冷哼一聲,表情不屑地說道:“這種事情不試一試,你怎么知道不行?說不定葉芙就樂意向著我們二房三房。就算她不樂意,我也有辦法讓她同大郎媳婦離心離德。讓他們大房鬧個雞飛狗跳,我們二房三房就可以趁機從中取利。”

    三太太卻不客氣地說道:“二嫂想要從中取利,那是你們二房的事情,別拉上我娘家侄女。”

    二太太孫氏呵呵一笑,“三弟妹,這話你可就說錯了。不是我要拉著她們,是她們自己想要攀大房的婚事。我不過是順水推舟而已。”

    “現在說什么都晚了,老太太已經發了話,不準我們參與大房的事情。你最好將老太太的話記在心里面。不然老太太發起火來,大嫂就是你未來的下場。”

    “呸呸呸!”二太太孫氏連道晦氣,三太太分明是在詛咒她。這女人真是越來越不好忽悠了。

    二太太孫氏說道:“我懶得同你說。你自己慢慢感受吧,總有一天你會認同我的說法。哼!”

    二太太孫氏一扭頭,走了!

    三太太偷偷呸了一聲,也走了。

    三太太回到三房,葉太太早就等著了。

    葉太太滿懷希望地看著三太太,“好妹妹,怎么樣?”

    三太太面無表情地說道:“老太太為了顏定的婚事,沖我和二嫂發了好大的火。老太太怪我們手伸的太長,不該管顏定的婚事。”

    “怎么會這樣?那顏定的婚事定下來了嗎?”葉太太滿心失望,心里頭也有些不是滋味。

    三太太點點頭,“差不多定下來了吧。老太太的意思是,全憑顏定個人做決定。只要顏定喜歡,家世差一點也無所謂。反正我們國公府也不稀罕別家的家世。反正整個京城,比國公府家世更好的也沒幾家。”

    三太太說這句話自然是有這個底氣。

    這么多年來,都是國公府挑剔別家,從來沒有別家敢挑剔國公府。

    可惜三太太不知道宋子期就曾嫌棄過國公府。國公府從里到外,從親朋到好友,從同僚到故交,全都是勛貴武將,連個像樣的讀書人都找不出來,實在是和宋家的門風不配。奈何顏宓太優秀,宋子期愛才心切,加上閨女樂意,這才同意了宋安然同顏宓的婚事。

    葉太太滿心失望,她眼巴巴地看著三太太,“好妹妹,難道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嗎?”

    卻不料葉太太話音一落,葉芙就沖了進來。門外的婆子丫鬟只覺一陣風吹過,還沒來得急攔人,人就不見了。

    等婆子們追進來的時候,葉芙已經鬧起來了。

    葉芙沖葉太太大哭,“娘,我是不是你的親女兒啊!你怎么就舍得將我嫁給顏定那個丑八怪?我都問過了,顏定長得就跟惡鬼一樣,我就是嫁貓嫁狗,也不要嫁給顏定那個丑八怪。我怕半夜起床被活生生嚇死。”

    葉太太聞言,臉色都變了。厲聲呵斥道:“你給我閉嘴!這里是國公府,你口口聲聲嫌棄國公府長房公子,你是想替葉家結仇嗎?

    來的路上我怎么教你的,一定要賢淑文雅。你一副風風火火的樣子,是將我的教導全都忘到了腦后,生怕別人不知道你性子有多沖動,說話有多魯莽,為人有多驕縱嗎?你還想不想說親了,還想不想嫁人了?”

    葉太太都快氣死了,當著國公府的人說顏定丑八怪,惡鬼,這不是得罪人嗎?

    葉太太小心翼翼地朝三太太看去,“好妹妹,阿芙被我寵壞了,你多包涵。”

    三太太的確有些不高興。顏定雖然是大房的人,可是葉芙嫌棄顏定,間接的就是在嫌棄國公府,嫌棄三房。

    三太太嘴角一抽,面色不善地看著葉芙,“阿芙脾氣有些急躁,在葉家沒關系,到了京城可得收斂點。”

    “妹妹說的對。我會好好教她。”

    “娘……”葉芙先是被臭罵了一頓,接著又被無視了,心里頭別提有多憋火。

    “娘,我說了我不嫁顏定。”

    葉太太聞言,當即怒道:“你不稀罕嫁,人家還看不上你。你先給我閉嘴,我正和你姑母說話,哪有你說話的份。連基本的規矩都不懂,直接沖進你姑母的房里,像話嗎?幸虧這是你姑母,要是換做府里的老太太,或者二太太,直接命人將家趕出去了。也就是你姑母慈愛,才會容忍你。”

    葉芙哇的一聲大哭起來,傷心極了。

    葉太太一臉頭痛。

    三太太趕忙說道:“好了,好了,孩子還小慢慢教,總能教好的。”

    葉太太尷尬一笑,“讓妹妹看笑話了。家里就阿芙一個姑娘,大家都寵著她,將她養成了驕縱性子,我是真發愁啊。以后她要是嫁了人可怎么辦啊。婆家可不會像娘家一樣寵著她,她這性子肯定要吃虧的。”

    三太太輕飄飄地瞥了眼還在哭泣的葉芙,說道:“既然大嫂擔心阿芙到了婆家受苦,那就給阿芙找一家家風清正,人口簡單,為人和善的人家出嫁。

    顏定是真不適合阿芙。大嫂沒見過顏定,不知道顏定的性子有多怪異。我們做長輩的,在他面前說話都要客客氣氣,小心翼翼,就怕哪句話沒說動觸痛到他。

    他要是不樂意了,就算是當著老太太的面,他也敢大鬧一場,讓所有人都下不了臺。偏生大家又都心疼他自小受苦,都不敢對他說一句重話。

    就連國公爺,那么有威嚴的一個人,和顏定說話也得小心翼翼的。”

    葉太太吃了一驚,“這么嚴重?”

    三太太嘆息,“誰說不是。你道為什么顏定這么大了還沒定親嗎?一個是因為他身上有傷,又沒有前程。第二個原因就是因為他脾氣怪異,但凡看不順眼的姑娘,他必定要冷嘲熱諷一番,將姑娘說得一無是處。這么難相處,有點想法的姑娘都不樂意嫁給他。”

    三太太說完,又瞥了眼葉芙。

    “阿芙相貌好,家世好,品性好。這樣好的姑娘,可不能嫁給顏定受委屈。顏定出身是好,可是光有出身就夠了嗎?男子還是要自身有本事,能立得起來才行。大嫂啊,妹妹我給你說句掏心窩子的話,阿芙的婚事你一定要仔細相看,切莫單看家世。”

    三太太一副語重心長的模樣,說這貌似很有道理的話。

    葉太太心頭那個氣啊!偏生她又不能反駁三太太說的話不對。

    只是三太太這話怎么聽怎么膩味。她是葉芙的親娘,難不成還能害了葉芙嗎?三太太這番話說出來,就差直接指著她的鼻子罵:你這做親娘的連后娘都不如,有你這么害女兒的嗎?

    葉太太皮笑肉不笑地應道:“妹妹說的話,自然有道理。不過家世還是要看的。都說高門嫁女,低門娶媳。就好比妹妹當年,能嫁入國公府,惹來多少人的羨慕。

    我家阿芙比不上妹妹當年的人品才華,不過我這個做娘還是想給她最好的。當然,顏定這門婚事是我考慮不周。

    應該先相看了顏定再做決定就不會有這么多波折,還累得妹妹在老太太那里受委屈。總之,這都是我的不對。改明兒我掏錢請廚房做一桌酒席,給妹妹賠罪。”

    三太太似笑非笑地看著葉太太,“大嫂書讀得比我多,道理懂得也比我多。阿芙又是你的親女兒,我也是白操心,還在大嫂面前班門弄斧。我相信大嫂一定會給阿芙相看一門如意婚事。”

    葉太太握住三太太的手,“好妹妹,你總歸還是懂我的。我是阿芙的親娘,無論如何我也不會害了阿芙。”

    三太太沖還在抽泣的葉芙說道:“阿芙,你聽到你娘說的話了嗎?你娘肯定不會害你,你快別哭了。”

    葉芙抬起頭來,一雙眼睛都哭腫了。

    她淚眼汪汪地望著葉太太,“娘,你不會將我許配給顏定吧。”

    “當然不會。”葉太太沖葉芙招手,然后拿出手絹,親自給葉芙擦眼淚。“瞧你這孩子,多大的人了,說哭就哭,還是當著你姑母的面。都讓人看了笑話。”

    三太太掩唇一笑,“阿芙這是純真,大嫂可別太拘束她。不過有句話我還是得厚顏再提醒一次阿芙。在我們三房地界上,鬧一鬧吵一吵都沒關系,只要別吵到三郎媳婦那里就行。

    三郎媳婦快要生了,受不了吵鬧。出了我們三房的地界,國公府任何地方,都得矜持大方端莊。大郎媳婦有諸多不好,但是有一點特別好,值得阿芙學習。

    那就是無論什么場合,無論面對什么樣的人,大郎媳婦都是一副端莊穩重的模樣,任誰也挑不出錯來。”

    葉太太連連點頭,“妹妹說的不錯。少夫人氣度不凡,不愧是尚書大人的閨女。阿芙你聽到了嗎,你姑母這都是金玉良言,對你有莫大的好處。”

    可是葉芙卻不服氣,心想宋安然有什么好的。要是她早來京城兩年,嫁給顏宓的人還說不定是誰。

    葉芙低著頭,小聲的應了聲。

    葉太太對葉芙這個反應很不滿意,“阿芙,抬起頭來說話。你看看你現在這模樣,跟小門小戶,那些上不得臺面沒見過世面的姑娘有什么區別?”

    葉芙這才不甘愿的抬起頭來。

    三太太暗自冷哼一聲,對葉芙的表現很不滿。之前她看在大哥的份上,想著葉芙是自己的親侄女,應該多照顧一點。如今看來,葉芙這姑娘根本不值得她付出。生來就是個不知好歹的。

    葉太太見了三太太的反應,頓時著急起來。

    葉太太拉扯著葉芙,“阿芙,快給你姑母道歉。”

    葉芙一臉茫然。道歉?她做錯了什么嗎?

    葉太太這個氣啊,她怎么就生了這么個蠢女兒。

    見葉太太要當著自己的面教訓閨女,三太太趕緊出面,說道:“大嫂別著急,孩子都是慢慢教出來的。你們來京城還沒出去玩過,改明兒我安排一下,讓人帶著你們出去玩一玩。”

    “讓妹妹費心了,之前的事情我都記在心里,改明兒再來感謝妹妹。我先帶孩子下去,妹妹忙去吧。”

    葉太太拉著葉芙,冷著一張臉出了正房。

    三太太暗自冷哼一聲,又沖門口呸了一聲。心想大嫂教兒子還教的不錯,教女兒就一塌糊涂。瞧瞧葉芙那德行,她都看不上眼,更何況是大房的人。自己的親閨女同葉芙一對比,好了十倍都不止。

    三太太沖門簾后面招手,門簾掀起,顏瑤瑤從里面走了出來。

    原來之前顏瑤瑤一直躲在門簾后面偷聽。

    三太太對顏瑤瑤說道:“見識到了你葉芙妹妹是個什么樣的人,你打算以后怎么同她相處?”

    顏瑤瑤輕聲笑道:“面子上敬著她就行了。真沒想到阿芙妹妹這么驕縱,竟然好驕縱到了我們國公府。”

    以國公府的權勢,可以說是全方位碾壓葉家。結果葉芙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還敢在國公府逞威風,耍脾氣,一點眼力見都沒有。

    此刻顏瑤瑤對葉芙已經徹底失去了興趣。

    三太太笑道:“我沒白教你一場。以后派人看著點葉芙,不準她在外面亂來。你同她也別走得太近,我擔心她連累你。”

    顏瑤瑤咬了咬牙,猶豫了片刻,“有件事情,不知該不該告訴母親。”

    “我們母女兩有什么話不能說。”三太太輕撫顏瑤瑤的頭。女兒大了,也要說親了,真心舍不得。

    顏瑤瑤沒有察覺三太太的心思,她想了想,說道:“昨日大哥拜壽的時候,阿芙妹妹一直盯著大哥看,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后來又拉著我,一個勁的打聽大哥的事情。我都和她說了,大哥已經成親,大哥和大嫂的感情很好,夫妻恩愛,可是她還是問個不停。娘,阿芙妹妹不會是看上了大哥吧。”

    三太太一聽,頓時懵了。

    “阿芙是瘋了嗎?她哪來的膽子,竟然敢看上顏宓。就不怕那兩口子一動怒,弄死她。”

    顏瑤瑤哆嗦了一下,被三太太的氣勢給嚇住了。她小心翼翼地問道:“娘,這事很嚴重嗎?”

    三太太冷哼一聲,“嚴不嚴重,得看什么人,什么情況。顏宓和宋安然,如今儼然是老太太心里頭的寶貝疙瘩。你說要是老太太知道阿芙喜歡顏宓,還口出惡言侮辱顏定,老太太會怎么想?”

    “老太太一定會很生氣。”顏瑤瑤也是聰明人,被三太太一提醒就明白過來了。

    三太太說道:“生氣是肯定的。我就擔心阿芙那個沖動性子,會做出犯忌諱的事情。一旦她犯到大房任何人的手里,她都別想有好果子吃。說不定還要連累到我們三房。瑤瑤,你替娘看牢了阿芙,不準她去大房,不準她和家中的爺們接觸。明白嗎?”

    顏瑤瑤咬牙點頭,“娘且放心,女兒一定會看好阿芙妹妹,不會讓她亂來。”

    三太太皺眉發愁,心里頭窩火。葉芙這個惹禍精,這才到國公府幾天,就給她惹禍。

    三太太不滿的說道:“之前你大舅母還同我透露,說是看中了你,想將你聘給葉川。要是阿芙同顏定的婚事不成,就做你和葉川的婚事。

    之前娘還有點心動。但是如今一想到葉芙是葉川的親妹子,我就不打算同意這門婚事。你要是嫁過去,葉芙搖身一變就成了你的小姑子,你應付她得多辛苦。

    而且葉家人從上到下都寵著葉芙,你要是嫁給葉川,肯定會受委屈。”

    顏瑤瑤一臉后怕的模樣,“還是娘心疼我,我才不想嫁給葉川那個只會掉書袋的書呆子。一點意思都沒有。”

    三太太笑了起來,“你沒對葉川動心思就好。”

    “太太,少奶奶那里好像有動靜了。”

    丫鬟從外面進來,有些著急地說道。

    三太太頓時坐直了身體,“少奶奶要生了嗎?”

    “好像是有動靜了。”丫鬟也不清楚,只知道說這么一句話。

    三太太趕緊起身,她要去看兒媳婦。兒媳婦肚子里懷的可是她的孫子。

    顏瑤瑤也跟著站起來,“女兒也去,女兒陪著嫂嫂說說話,嫂嫂不會那么緊張。”

    三太太一邊出門,一邊派人去通知宋安然那邊,讓宋安然派人去請穩婆和大夫。至于產房,三房早就準備好了。

    宋安然得知三少奶奶要生了,也跟著著急起來。趕緊命白一將早就準備好的穩婆還有大夫請來。

    本來是想請霍大夫的,霍大夫那里走不開。就干脆請擅長婦科的太醫過府。

    安排好所有的事情后,宋安然又親自去上房,將消息告訴顏老太太。

    顏老太太這會正在和文老太太說話,一聽說三少奶奶有動靜,也坐不住了。她要親自去三房看一看。

    宋安然扶著顏老太太,跟著一起去三房。

    文老太太是客,不好跟著過去,就先回了小跨院。

    文敏坐在窗前看書,見祖母這么早就回來,有些意外。

    文老太太對文敏說道:“三少奶奶要生了,老太太親自過去看望。”

    文敏哦了一聲,“那我們要過去看望嗎?”

    文老太太搖頭,“等生了孩子,洗三的時候我們再過去。”

    頓了頓,文老太太又說道:“今兒出了一件事情,同葉家有關系。敏敏想不想聽?”

    “祖母快告訴我吧。”文敏乖巧地坐在文老太太身邊。

    文老太太悄聲同文敏說道:“葉太太想將閨女嫁給顏定,讓三太太到老太太探口風,結果被老太太罵了。”

    “啊?”文敏一副很驚訝的樣子,“為什么要罵啊。”

    文老太太笑了起來,“你姨婆是嫌三房手伸得太長,竟然要干涉大房嫡次子的婚事,這讓你姨婆很不滿。其實說到底,還是因為你姨婆看不上葉家的丫頭,嫌葉芙性子不好。”

    文敏睜大了眼睛,“我瞧葉姑娘挺活潑的,和一般勛貴家的姑娘沒多大區別。”

    “你才見過幾個勛貴姑娘啊。”文老太太笑了起來,“勛貴姑娘是要比文官家的姑娘鬧騰一些,可是勛貴家的姑娘也都是極有眼色的人,懂察言觀色,也懂分寸。葉芙那樣的不行。”

    “可是我以前聽說大房的飛飛姐……”

    “閉嘴!記得以后不要再人前提起顏飛飛,懂了嗎?”

    文敏緊張地點點頭,“孫女知錯了。”

    文敏想了想又問道:“都說侯府二房是庶出,難不成侯府二房比葉家還要好?”

    文老太太笑道:“葉家肯定要比侯府二房強。可是葉姑娘比不上蔣家的姑娘。蔣家那位姑娘,昨日你也見過,多懂事多有分寸,愣是叫人挑不出一點錯來。

    這娶媳婦,最重要的還是要看姑娘的人品和能力。當然家世也是一個方面。不過以國公府的權勢,完全沒必要在意姻親的家世。侯府二房雖比不上葉家,但是姑娘好,這就是優勢。”

    文敏心里頭有些難受。

    “祖母,我看大表嫂的家世就挺好的。她父親是尚書大人,正二品大員。人人都說宋大人將來會入擱。”

    文老太太笑道:“給不同的孩子娶媳婦,要求也是不同的。顏定身無長物,又有殘缺,肯定更注重姑娘的品性。

    顏宓是國公府世子,將來要繼承國公府,他的妻子就是世子夫人,還是顏氏一族的宗婦。按照要求,顏宓娶妻,不僅要注重姑娘的品性,還得看重姑娘的能力和家世,這三方面缺一不可。

    因為品性不好,就會敗壞一個家族。能力不足,就不能擔起宗婦的重任。家世不好,就壓不住府中的下人,也不能讓族人信服。

    宋安然方方面面都拔尖,她和顏宓很相配。顏宓娶了宋安然,若沒意外,國公府至少還能興旺三代人。”

    聽到自家祖母對宋安然的夸贊,文敏心里頭很吃味,很糾結,還有點嫉妒。

    文敏拉著文老太太的衣袖,問道:“祖母,您看孫女好不好?比得上大表嫂嗎?”

    文老太太只當文敏小孩子心性,根本沒將這個問題放在心上。她哈哈一笑,說道:“我家敏敏自然是極好的。敏敏啊,你不用同別人比,你有你的姻緣。祖母一定替你尋一門如意婚事。”

    文敏扭捏了一下,“祖母,孫女不想嫁人。”

    “又孩子氣了。姑娘家哪能不嫁人。祖母辛辛苦苦帶你上京,可不是讓你任性胡鬧的。懂嗎?”

    文敏心里頭有些苦澀,不過還是乖巧地點點頭。

    文老太太又高興起來,“今日你姨婆還同我說,京城有很多才俊,家世品性都和你相配。改明兒就帶我們出門相看一番。”

    文敏一聽要出門相親,頓時緊張起來。“祖母,我怕。”

    “乖孩子不要怕。姑娘家都要走出這一步的。”

    文敏心里頭很心酸,她腦子里都是顏宓。她想嫁給顏宓那樣的人。祖母給她相親,能遇上同顏宓比肩的人嗎?

    可就算能同顏宓比肩,也始終不是顏宓本人。文敏覺著自己踩在了一個很危險的地方,前進一步就會萬劫不復。可是她又找不到人傾訴,不知該怎么辦才好。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

    三少奶奶李氏生孩子有些艱難。穩婆說胎位不太正,正在產房里幫著三少奶奶李氏調整胎位。

    宋安然就陪在顏老太太身邊。

    顏老太太經過那么多事情,區區胎位不正,她穩得住。

    但是三太太就沒有顏老太太那個定力,她著急地在廂房里走來走去,時不時的還到產房那里看一眼。

    顏老太太被她轉得頭暈眼花。怒道:“一大把年紀了,馬上就要做祖母的人,竟然還沉不住氣,像話嗎?”

    三太太訕訕然,只好坐下來,說道:“兒媳婦也是擔心三郎媳婦情況。”

    “區區胎位不正,有什么可擔心的。就算擔心,你也幫不上忙。生孩子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現在著急也沒用。”

    宋安然想了想,說道:“老太太,要不孫媳婦派人去霍大夫那里,將霍大夫請來給三弟妹看看?”

    “霍大夫能行嗎?這可是女人生孩子,霍大夫也懂生孩子?”三太太開口質問。其實三太太是想問霍大夫懂婦科嗎?不懂就別插手。

    宋安然肯定的說道:“霍大夫也懂婦兒科。”

    顏老太太對霍大夫有點信心,就說道:“那就將霍大夫請來。多個大夫,老身也能放心點。”

    宋安然應下。

    宋安然叫來喜秋,讓喜秋去請霍大夫。霍大夫沒空,一開始宋安然也沒想麻煩霍大夫。可是三少奶奶李氏有可能難產,這個時候就顧不得那么多了。

    喜秋領命而去。

    宋安然繼續陪在顏老太太身邊。

    葉太太,二太太孫氏也都來了。添丁進口是大事,女人難產更是大事。這個時候大家守在門外,雖然什么忙都幫不上,但是至少能給李氏加油打氣,讓李氏鼓足勁生孩子。

    在衙門當差的三少爺顏宗得知消息,也急匆匆地趕回來。

    老婆要生孩子了,差事趕緊丟在一邊。這個時候還是老婆孩子最重要。

    顏宗守在產房門口,焦急不安,偏偏又不能進去看一眼,真是苦死他了。

    看著顏宗抓著窗戶一副又怕又急的模樣,顏老太太十分嫌棄。一個大老爺們至于嗎。

    宋安然卻對顏宗的表現刮目相看。平日里看著,顏宗是典型的古代男人,各種臭規矩,大男人主義。沒想到三少奶奶李氏生孩子,他會如此真性情,如此緊張。可見顏宗還是關心三少奶奶李氏的。

    日頭漸高,又漸漸西斜。從上午到下午,三少奶奶李氏還沒有生的動靜,有些愁人。更要命的是,穩婆表示胎位正不過來。

    等到霍大夫被請來的時候,國公府從上到下都是一副愁眉苦臉。

    宋安然見了霍大夫,趕緊迎上去。

    “霍大夫,里面是我們家三少奶奶。穩婆說胎位不正,有可能難產。霍大夫有辦法嗎?”

    “有沒有辦法,得等老夫親自進去看了后才知道。”霍大夫嚴肅地說道。

    “男人進產房?那我也要進去。”顏宗大聲說道。

    顏老太太瞪了顏宗一眼,“那是大夫,能一樣嗎?”

    “我就要進去。老太太,那里面的人是我婆娘,霍大夫進去,我就要進去。”顏宗一副誓不罷休的模樣。

    宋安然卻站了出來,嚴肅地說道:“三叔叔不能進去。”

    顏宗瞪著宋安然,“憑什么我不能進去。”

    宋安然板著臉說道:“女人生孩子,本來就污穢,這是其一。其二霍大夫進去是給三弟妹做檢查,肯定會有一些你們男人認為不妥當的地方。

    你進去了不僅不能幫忙,還會給霍大夫增加麻煩,影響檢查。要是因為你的原因,霍大夫不能專心做檢查,耽誤了弟妹生孩子,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你能承擔嗎?

    你既然承擔不起,那就別添亂。我想三叔叔也想三弟妹母子平安。既然想母子平安,那就一切聽大夫的話,不準亂來。”

    顏老太太連連點頭,“大郎媳婦說的沒錯。三郎,產房污穢,你不準進去。你進去就是添亂,讓霍大夫沒辦法專心檢查。老大家的,你跟著霍大夫進去。”

    三太太點頭應下,“我是應該跟著進去。”

    事情就這么說定了,大家都沒給顏宗反駁的機會。

    顏宗氣的跳腳。

    宋安然理解顏宗的心情,但是她不能冒險。就算是在后世,很多醫院都不會讓男人進產房,實在是因為女人生孩子的場面真沒什么美好的,對男人來說太過刺激。

    男人要是親眼見了女人生孩子的過程,十有**會陽痿。就算不陽痿,也會對生過孩子的老婆失去性趣。

    后世都如此,更何況是古代社會。

    以顏宗的土著男人的觀念,見了女人生孩子的場面,不吐出來就算客氣的。再看到霍大夫在他老婆身上摸來摸去的做檢查,非瘋了不可。

    宋安然不希望看到,三少奶奶李氏拼著性命不要生下孩子,結果卻被丈夫嫌棄,再也得不到丈夫的憐惜和寵愛。

    顏宗狠狠瞪了眼宋安然,怒道:“等大嫂生孩子的時候,我也要攔著大哥,不讓大哥進產房。”

    顏老太太大怒,“三郎,你在說什么胡話。”

    “孫兒沒說胡話。”顏宗一臉倔強。

    宋安然卻笑了起來,還沖顏宗齜牙,說道:“要是我生孩子的時候,顏宓執意闖進產房,我就打斷他的腿,將他丟出去。”

    宋安然才不樂意自己生孩子的時候,顏宓在旁邊聒噪,見到自己最不堪的一面。

    顏宗呵呵冷笑,說道:“大嫂千萬別說大話。要不然最后會被打臉的。”

    說完后,顏宗還沖宋安然挑釁一笑。

    宋安然偷偷翻了個白眼,然后不屑的說道:“估計要讓三叔叔失望了,從來只有我打別人的臉,還輪不到別人來打我的臉。”

    “說大話誰不會。”

    宋安然嘲諷一笑,顏宗這臭小子,到底是幾歲的情商啊。明明馬上都要做父親了,還跟個中二少年一樣,非要在雞毛蒜皮的事情上爭一個高低。

    顏老太太看不下去了,顏宗那模樣實在是太蠢了。

    顏老太太出言呵斥道:“三郎,在你大嫂面前少說兩句。”

    顏宗有些不服氣。

    宋安然笑道:“老太太,沒關系。三叔叔也是關心弟妹。他的用心是好的,就是沒關心對地方。”

    顏老太太哼了一聲,沒再打理顏宗。

    宋安然陪在顏老太太身邊,同樣不樂意理會顏宗。

    顏宗沒了斗嘴的對象,頓時又緊張起來。于是又跑到產房門口抓窗戶,偶爾還沖產房里面吼兩聲。

    文學度 www.tdgvz.club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一品嫡妃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全民冠军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