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冠军足球
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第一卷 第203章 皇帝死

(文學度 www.tdgvz.club)?    劉福急匆匆地趕回皇宮。

    小內侍們看見劉福,就跟看見了救命恩人一樣。

    “公公總算回來了。沒公公在陛下身邊伺候,陛下都不肯服藥。陛下說了,要等公公回來,才肯服藥。如今陛下誰都不相信,只信任公公一人。”

    劉福停下腳步,質問小內侍,“陛下還沒服藥?”

    “陛下睡下了。霍大夫說,如果公公還不回來,他就要叫醒陛下,親自給陛下灌藥。虧得公公回來了,要是真讓霍大夫給陛下灌藥,小的們都得死一片。”

    劉福冷哼一聲,“廢話真多。隨咱家去見陛下。”

    “遵命!”

    劉福急匆匆趕到寢宮,寢宮內很安靜。所有人都放輕了腳步,壓低嗓門說話。生怕發出一點點動靜,就會吵醒脾氣暴躁的永和帝。

    劉福進入寢宮看望永和帝。只見永和帝滿額頭的冷汗,表情又恐懼又猙獰,嘴里還發出各種嗚嗚地身影,這樣子分明是做噩夢了。

    劉福試著叫醒永和帝,“陛下?陛下醒醒,奴才回來了,奴才伺候陛下用藥。”

    永和帝沒有醒過來,他依舊陷在噩夢中不能自拔。

    劉福試著推醒永和帝,永和帝突然“啊啊啊……”大叫起來,雙手還在空中飛舞,瞧那個動作,似乎是在提刀砍人。

    劉福被唬了一跳。可是湊近一看,永和帝雙目依舊緊閉,分明沒有清醒過來。很顯然,永和帝被噩夢給控制住了。

    這個情況很糟糕。

    劉福當機立斷,吩咐小內侍,“快將霍大夫請來。”

    “遵命。”

    劉福又問道:“韓王人呢?怎么這么長時間還沒過來?”

    “回稟公公,韓王受了傷,太醫給韓王醫治傷口的時候才發現韓王也中了毒。這會霍大夫正在給韓王解毒。不過公公不用擔心,霍大夫說了,韓王中的毒很好解。等韓王解毒后,就會來看望陛下。”

    劉福咬牙切齒。好一個馬長順,這么多年隱忍蟄伏,一朝爆發,是想將皇室成員一網打盡啊。要是韓王有個三長兩短,劉福都不敢想像那個后果。

    既然韓王在解毒,劉福自然不再催促。不過霍大夫要即刻來給永和帝檢查身體,至于韓王那里,相信太醫院的太醫還是能解決的。

    霍大夫被小內侍們拉著過來,累得氣喘吁吁。

    劉福拱了拱手,“小內侍們著急陛下的身體,對霍大夫有不恭敬的地方,還請霍大夫不要計較。”

    霍大夫喘了一口氣,說道:“算了,陛下的身體要緊。”

    劉福點點頭,說道:“霍大夫說的是,陛下的身體要緊。”

    霍大夫跟隨劉福來到床前,看到永和帝陷入噩夢中無法掙脫,霍大夫也大皺眉頭。他沒急著說話,先是給永和帝診脈。結果霍大夫的眉頭皺得越來越緊。

    劉福緊張地看著霍大夫,不敢輕易打攪霍大夫,但是他心里面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

    霍大夫連聲說了幾個奇怪,一副疑惑不解的模樣。

    劉福小心翼翼地問道:“霍大夫,陛下的身體到底怎么樣?”

    霍大夫捋著胡須,沉聲說道:“兩個時辰前,老夫曾來替陛下診脈,那個時候陛下身體里的毒性已經被暫時控制住了。

    以老夫研制的解毒丸的藥效,一粒至少可以管兩三天的時間。可是現在陛下的身體,哎……毒性沒能被解毒丸真正壓制住,這會毒藥正在陛下的身體里肆虐。

    陛下之所以會陷入噩夢中不能醒來,正是這種毒藥的特性。”

    劉福急切地說道:“霍大夫,那趕緊用藥的。既然一粒不起作用,那就用兩粒,三粒,不能讓陛下一直這樣啊。”

    霍大夫搖頭嘆息,“晚了!是藥三分毒,解毒丸也是毒。一次服用一粒解毒丸,已經是極限。短時間內,再給陛下服用解毒丸,只會加重陛下的身體負擔,讓陛下的身體快速衰弱。”

    “那怎么辦?難不成就眼睜睜地看著陛下陷入噩夢中醒不來嗎?”

    霍大夫緊皺眉頭,他心里頭也有很多疑問。他的解毒丸,一開始明明是起了作用,他可以確定將永和帝身體內的毒性壓了下去。可是為何只過了幾個時辰,毒性又開始發作。這說不通啊!

    莫非是哪個環節出了錯嗎?

    霍大夫不動聲色地朝屋里的人看去。除了劉福之外,其他小內侍和宮女全都低眉順眼的,個個看上去都是一副老實忠厚,勤懇做事的模樣。

    而且霍大夫也不相信在場的小內侍和宮女有懂毒藥的。這些人連字都未必認識,又怎么可能懂毒藥。

    難不成除了馬長順,還有別的人潛伏在宮里面,伺機而動。

    霍大夫心里頭有很多懷疑,但是他沒有將自己的懷疑說出來。他是大夫,大夫的職責就是治病救人。至于其中的陰謀詭計,他不參與,也沒膽量參與。

    霍大夫對劉福說道:“陛下如今的情況很不樂觀,我可以勉強施針,讓陛下醒來。只是這樣一來,陛下剩下的時間就不多了。如果不施針,只是用藥的話,我沒把握保證陛下一定能夠平安醒來,更不能保證陛下醒來后的情況會是什么樣的。”

    劉福頓時一個頭兩個大,大冬天的,額頭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冷汗。

    劉福問道:“霍大夫,除了這兩種辦法外,就沒有別的辦法嗎?你一開始不是說,可以穩住陛下身體內的毒性,保證陛下有一個月到半年的壽數。”

    霍大夫搖頭嘆息,面無表情地說道:“之前那么說,那是因為我以為解毒丸能夠壓制陛下身體里的毒性。

    可是現在看來,解毒丸雖然有用,卻沒有我們想象中那么好用。這么短的時間,毒藥就重新肆虐起來,可見這毒藥有多霸道。

    當然,我現在也可以給陛下解毒,只是我不保證服用了解毒丸之后,陛下能不能醒來,也不能保證醒來后的狀況。

    而且我之前也說了,解毒丸也是毒藥,這么短的時間,第二次給陛下用解毒丸,只怕陛下醒來也活不了多長時間。最多也就是三兩天而已。

    如果施針的話,我保證陛下能夠醒來。只是這樣一來,陛下最多只剩下幾個時辰的時間。該如何決定,劉公公拿主意吧。”

    劉福冷汗直冒,“這么重大的事情,老奴可不敢私自拿主意。來人,去將韓王,安郡王,魯郡王,以及內閣幾位老大人,宋大人,還有幾位國公爺請來。事關重大,萬萬不能有一點點的馬虎。”

    小內侍領命出去。劉小七則一直伺候在劉福身邊,一副低眉順眼的樣子。

    霍大夫裝似不經意地朝劉小七看了一眼。接著他又暗自搖頭,劉小七一副忠厚老實,估計連字都不認識,這樣的人怎么可能懂毒藥,又怎么可能給永和帝下毒。

    霍大夫自嘲一笑,不再深想永和帝病情加重的深層原因。將一切都歸咎于馬長順的毒藥太過猛烈的緣故。

    至于劉小七,在劉福面前,他永遠是那個乖順聽話的小內侍。即便霍大夫看著他的目光有所不同,他也是泰然自若。該做什么做什么。

    這么多年,他所遭遇的事情,沒人親身經歷過的人是無法想象的。雖然他年紀還小,可是他早已經歷練出來。等閑人別想從他臉上看出絲毫的破綻。

    等待的過程很漫長,其實連半個時辰都沒有。

    大家都關心永和帝的身體狀況,得知劉福派人來請他們進宮,頓時就意識到永和帝的身體只怕不好了。

    大家以各自最快的速度趕到宮里。

    韓王本來就在宮中,他最先到達。內閣幾位大人,還有宋子期因為在衙門辦差,離皇宮近,也來得快。最慢的就是幾位國公爺還有安郡王和魯郡王。

    等人都到齊了,劉福就讓霍大夫將永和帝的身體情況如實地告訴大家。該如何抉擇,還需要在場的人共同想個辦法出來。

    內閣幾位大人沒開口,宋子期自然也不會開口。

    韓王最著急,可是他不能表現得太著急。至于安郡王和魯郡王,見在場的人都比他們說話有分量,也就識趣的沒有先開口說話。

    最后所有人都將目光落在定國公身上。

    定國公是永和帝的小舅子,要說在場誰有資格做決定,非定國公莫屬。

    定國公也沒有推脫責任。他沉吟片刻,先是問道:“霍大夫,你給我們一句實話,是不是無論任何方式,陛下的壽數也就在這個月內?”

    霍大夫斟酌其事地說道:“若是在幾個時辰前,草民的回答一定是否定的。不過此時,草民的回答是肯定。無論任何方式醫治陛下,陛下的壽數也就在十天之內。”

    眾人心中一冷,紛紛交換了一個眼神。其中尤以定國公和宋子期最為默契,永和帝已經定下傳位詔書,就算現在死了,也對國家并無太大的影響。

    可是其他人不知道啊。

    有老臣叫起來,“太子被廢,儲君為定,陛下這個時候萬萬不能有事。”

    “是啊,是啊,陛下萬萬不能有事。”

    ……

    劉福朝宋子期看去,接著又朝定國公看去,然后輕咳一聲,說道:“幾位老大人或許不知,陛下在今日已經留下了傳位詔書。此事由老奴,宋大人,還有定國公親自經手。”

    “什么?”

    眾人心頭吃了一驚。這么重要的事情,事先他們竟然被瞞的死死的。更要命的是,永和帝竟然信任才來京城幾年的宋子期,也不肯信任他們這些內閣老臣。

    不約而同的,幾位內閣大佬都想到了被廢的太子。很顯然永和帝為了廢太子,遷怒到了內閣。至于宋子期,自始至終,他就沒有真正站在廢太子那一邊。

    內閣幾位大佬,忍不住朝宋子期看去。

    宋子期對眾人拱拱手,卻不發一言,神情鎮定如山。永和帝讓他書寫傳位詔書,那是信任他。不到最后時刻,他肯定不會透露詔書的內容。

    魯郡王和安郡王都朝韓王看去。

    安郡王嘴快,率先說道:“父皇留下的傳位詔書,一定是讓二哥繼承皇位吧。”

    韓王面色平靜地說道:“此事不得妄言。本王做事,皆按照父皇的旨意。若是父皇讓本王擔當大任,本王自然不會推辭。若是父皇認為本王才德不足,本王自會好好反省,尊父皇旨意行事。”

    韓王一副恭順孝子的模樣,甭管他心里面是怎么想的,至少他的表面功夫做得很好。

    、魯郡王和安郡王偷偷撇嘴。不過這二位也清楚,除非是永和帝腦子不清楚了,才有可能將皇位傳給他們二人其中一個。不過很顯然,這是不可能的。

    單看永和帝中毒之后一系列的舉措,就知道永和帝就算中毒,他還是以前那個永和帝。殺伐果斷,毫不留情。感覺坐在皇宮里,都能聽到唐王府那個方向傳來的喊殺聲。

    唐王完了,唐王一家子自然也跟著完了。

    魯郡王和安郡王不約而同地朝吳國公看去。吳國公的夫人和唐王王妃是表姐妹。兩家經常有來往的。

    唐王都要家滅了,吳國公還嫩被請到皇宮,商量這樣的大事,不得不說吳國公也挺牛逼的。

    唐王的事情,竟然半點都沒牽連到他頭上。

    此時,吳國公突然開口問道:“請問定國公,宋大人,不知陛下屬意哪位王爺繼承皇位?此事事關重大,還請兩位切莫隱瞞。”

    三位王爺都不動聲色地盯著定國公還有宋子期。

    宋子期默不吭聲。

    定國公沉著臉說道:“陛下有旨,不到最后時刻,不能公布詔書上的內容。還請吳國公見諒。”

    吳國公蹙眉,“既然如此,那就請定國公拿個主意吧。既然已經有了傳位詔書,那內閣幾位大人的擔憂就沒必要了。”

    言下之意,永和帝究竟能活多長時間都沒關系。反正已經有了繼承人,就算永和帝現在死了,也不會影響大局。

    內閣幾位大人對吳國公的態度和語氣很不滿,紛紛對他怒目而視。

    吳國公戎馬一生,什么樣的陣仗沒見過。區區幾個瞪眼,又算得了什么。吳國公冷哼一聲,表示自己的不屑。

    眼看著兩方就要鬧起來,定國公輕咳一聲,掃視了一眼眾人,然后說道:“我想在座的各位,都有很多問題需要請示陛下。陛下一直昏迷不醒,也不是個辦法。不如就讓霍大夫給陛下施針,等讓陛下清醒過來之后,大家有任何問題,都可以親自詢問陛下。大家對此有意見嗎?”

    眾人紛紛搖頭,表示沒有意見。他們也想看到清醒的永和帝,想看看永和帝究竟有什么話要說。

    “既然大家都不反對,那霍大夫就施針吧。”

    “草民遵命。”

    霍大夫得了命令,就跟隨劉福前往寢宮。

    宋子期起身,走在后面。

    楊閣老刻意等候宋子期,“宋大人不簡單啊,讓人佩服。”

    宋子期裝傻,“下官不知老大人此話何意?”

    楊閣老捋著胡須,說道:“那位霍大夫是宋家的清客吧。宋家的清客能夠越過所有太醫,跟隨陛下身邊,替陛下治病,這等殊榮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宋子期拱拱手,說道:“霍大夫醫術高明,陛下看中他,也是因為認可他的醫術。”

    “老夫自然知道陛下認可霍大夫的醫術。這樣一個醫術高明的人才,竟然被宋安然收入囊中,還能舉薦給陛下,宋大人眼光獨到,深謀遠慮,著實讓人佩服。”

    宋子期微蹙眉頭,看著楊閣老不說話。

    楊閣老呵呵一笑,“宋大人不必懷疑老夫的用意。老夫是真心佩服宋大人的為人處世。當然,光是一個霍大夫,還不能讓老夫看重。老夫更看中的是宋大人能得陛下信任,被陛下委以重任,書寫傳位詔書。這等殊榮,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宋子期笑了笑,“老大人太看得起下官,下官只是辦事勤懇而已。”

    “喂‘勤懇’二字道盡了精髓。宋大人果然是高。”

    宋子期狐疑地看著楊閣老。楊閣老如此吹捧他,肯定不是心血來潮。正所謂無事獻殷情,非奸必盜。

    楊閣老見火候差不多了,于是轉到今日的正題,“老夫有一孫女,年芳十一,和貴府二公子年齡相當。老夫以為兩個孩子是良配,不知宋大人意下如何。”

    竟然是想和他做親家,宋子期吃了一驚,轉眼又了然一笑。

    宋子期拱拱手說道:“如今陛下的事情要緊,至于孩子們的婚事,等忙完了宮里的事情,再細細討論,不知老大人意下如何?”

    楊閣老捋著胡須笑了起來,“宋大人說的是。現在陛下正處于危難關頭,我們做臣子的正應該想陛下所想,急陛下所急。至于孩子們的婚事,晚點再說,晚點再說。”

    宋子期含笑說道:“多謝老大人體諒。老大人先請!”

    “宋大人請!”

    “下官豈敢,老大人先請!”

    兩個人相互謙讓了一番,最后還是楊閣老走在前面,宋子期走在后面。

    宋子期望著楊閣老的背影,無聲一笑。和楊結親?這件事情的確值得考慮。

    先不管宋安杰和楊家的姑娘有沒有緣分,先說諸位大人進入寢宮后,親眼見證霍大夫對永和帝施針。

    只見永和帝頭上,脖頸上,胸口都插滿了針。明知道此事不可能美妙,可是親眼看到一個人身上插滿針,還是給各位大人一種極強的視覺沖擊。

    等到霍大夫在永和帝身上插滿了七七四十九根針后,永和帝終于在眾人的期盼下,悠悠轉醒。

    永和帝睜開眼睛那一瞬間,眾臣都松了一口氣。

    而永和帝本人,則感覺重新活過來一樣。他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就像一輩子那么漫長。他明知道自己是在做夢,可是無論如何都沒辦法醒來。那種感覺真是無比痛苦。

    此刻醒來,永和帝緊張的心情猛地一松懈,頓時感覺又有了一點生為活人的力氣。

    “陛下!”

    “父皇!”

    眾臣和三位王爺全都跪了下來。

    永和帝轉頭朝霍大夫看去。張口問道:“朕還能活多久?”

    霍大夫艱難地說道:“草民竭盡全力,陛下還能有三五個時辰。”

    施針讓永和帝醒來,其根本原理就是在短時間內燃燒永和帝僅有的生機。能活個三五個時辰,那都是霍大夫醫術高明的后果。換做太醫院那些不敢用猛藥的膽小太醫,最多能保永和帝一個時辰不死。

    永和帝眼神暗了暗,說道:“只有三五個時辰?罷了,足夠朕安排好身后事。”

    “陛下!”

    “父皇!”

    眾人再次齊聲悲呼。

    “閉嘴!”永和帝厲聲呵斥。原本最少能活一個月的,轉眼只剩下三五個時辰的壽命,永和帝自己都沒悲呼,這些臣子兒子有什么資格悲呼。簡直是豈有此理。

    永和帝朝劉福看去,劉福趕緊湊到床前,“陛下有什么事,盡管吩咐。”

    永和帝問劉福,“外面現在是什么情況?”

    劉福知道永和帝是想知道那些人有沒有死,劉福斟酌著說道:“啟稟陛下,唐王府已經攻破,唐王父子無路可逃,死不過是時間問題。靜心師太已經被處死,智通和尚也已經過世……”

    當劉福提起靜心師太已經被處死的時候,跪在最后面的鎮國公渾身一哆嗦。

    在場的人,都是眼明心亮的人。他們也都不動聲色的用眼角余光瞥了眼鎮國公。

    別人都以為鎮國公的原配妻子已經過世,其實在場的人都知道,鎮國公的原配妻子早年就已經出家為尼,法號正是靜心師太。

    陛下殺靜心師太,聯想到被追殺的秦裴,大家還有什么不明白的。

    眾人看著鎮國公的目光,充滿了同情和一點點看好戲的奚落。鎮國公多年前就被戴了一頂綠油油的帽子,還替別人養兒子,那兒子名義上還是他的嫡長子,嘖嘖,真想問問鎮國公此刻的感受。

    不過替泰寧帝養兒子,這種事情也只有鎮國公能做。換做別人,早就被永和帝給咔嚓了。哪能來宮里面,見永和帝最后一面。可見鎮國公在永和帝心里面,還是很有地位的。

    鎮國公低著頭,雙手攥緊,又覺恥辱,同時又滿心害怕。就怕永和帝一眼看過來,他就要命喪當場。

    永和帝聽聞該死的人,差不多都死了,他很欣慰地同時又很不滿。秦裴竟然沒死,豈有此理。

    不過靜心師太這個賤人死了,智通和尚也死了,也能讓永和帝略感安慰。至于唐王那一家子,死不足惜。還有廢太子夫婦,這會也都見了閻王爺。

    永和帝長出一口氣,又問道:“玉漱人呢?朕要見她。”

    這回又輪到宋子期緊張了。

    劉福撲通一聲,就給永和帝跪下了。

    “啟稟陛下,奴才無能,讓她跳崖自盡了。”

    永和帝頓時一口氣沒提上來,差一點憋氣憋死了。幸虧霍大夫在場,一針扎下去,總算讓永和帝再次活了過來。

    永和帝喘著粗氣,指著劉福,“你,你說什么?她死了?”

    “是,玉漱已經死了!”劉福磕著頭,始終不敢抬起來。

    在場有人知道簪花夫人,有人知道玉漱仙姑,但是知道玉漱仙姑和簪花夫人是同一人唯有韓王,宋子期以及定國公三人。

    不知道玉漱仙姑就是簪花夫人的人,聽著永和帝同劉福的對話,心頭有些茫然。

    知道玉漱仙姑這么一號人的,聽到兩人的對話,則覺著心驚膽戰。

    永和帝嘆息一聲,“罷了,死了就死了吧。朕,朕就當從來沒她這個人。”

    “奴才遵旨。”劉福喘了口氣,總算能繼續活著。

    關心完了這些‘私事’,永和帝才提起精神關心公事。

    永和帝先將韓王召到身邊,他看著年輕力壯的韓王,心頭很不甘心啊。他還沒有活夠,他還想繼續做皇帝,可是老天不開眼,竟然直接減了他的壽數。

    莫非是他殺人太多,這一切都是老天爺給他的懲罰。

    永和帝心頭冷笑一聲,就算是老天爺給的懲罰又如何。即便到了地府,他一樣有本事將地府攪得天翻地覆。做不了人世間的皇帝,他也要做地府的王。

    永和帝生出一股豪氣,他對韓王鄭重說道:“朕已經立下傳位詔書,將皇位傳給你。”

    “兒臣何德何能,怎能當此大任!”韓王的雙眼早已經布滿了眼淚,一副悲傷欲絕的模樣,“兒臣沒了父皇,兒臣都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大男人哭什么哭,一點出息都沒有。”永和帝不輕不重地呵斥了一句。兒子孝順,他高興啊。可是兒子這副窩囊相,的確讓人很想殺人。

    韓王趕緊擦掉眼角的淚痕,“請父皇教誨。”

    永和帝板著臉說道:“朕該教你的都已經教了,以后就要靠你自己了。朕將這個國家交給你,是因為信任你,你一定不能辜負朕的期望。”

    “兒臣不敢!”韓王眼神堅定地說道。

    永和帝艱難地抬起手,拍拍韓王的肩膀,“做了皇帝,就要對這個國家的子民負責。那些當官的,該殺就殺,不必心慈手軟。反正殺了一個,還有幾十個上趕著來做官。

    但是對于這個國家的子民,你一定要真心的愛護他們。有了他們的支持,你的皇位才能坐穩,這個國家才能長盛不衰。

    如果將來有哪個當官的,或是皇親國戚敢仗著身份胡作非為,你不必給朕面子,直接殺了就是。

    朕最見不得的就是有人仗著祖宗的微風耍橫。有本事到朕跟前來耍橫,朕倒是要看看他有多大的膽子。”

    說完這話,永和帝還特意朝跪著的大臣還有兩個兒子看去。言下之意不言自明,這番話是說給韓王聽的,更是說給在場所有人聽的。

    永和帝是在提醒皇親國戚,也是在提醒文武大臣,別以為韓王剛剛登基做皇帝就好欺負。他的兒子別的本事沒有,殺人的本事早就練熟了。誰要是不信邪,大可以試試看韓王手中的刀到底利不利。

    韓王躬身領命,“兒臣遵旨。兒臣絕對不敢辜負父皇的教誨,兒臣一定會努力治理好國家。”

    “很好,朕的兒子就要有這個信心。”

    永和帝又掃視了一眼在場所有人,他先示意韓王退到邊上,他有很多話要囑咐在場的文武大臣。

    永和帝先和定國公說話。定國公是他的小舅子,他難免要叮囑他幾句,讓定國公在他死后,幫他看著點韓王,別讓韓王行差踏錯。

    接著永和帝又和宋子期說話。說宋子期是個能臣,在戶部侍郎的位置上也就一年多的時間,干得很出色。一年多的時間,所取得的成績比別人干十年都要多。

    宋子期連連謙虛,不敢領功。

    永和帝也不在意。反正他只是表個態,提醒一下韓王,以后可以繼續重用宋子期,可以將戶部尚書的位置交給宋子期。

    韓王心領神會。宋家父女救他性命的恩情,他還沒有回報。就算永和帝不提醒,他將來也會重用宋子期。

    緊接著,永和帝就朝鎮國公招手,讓鎮國公到他跟前說話。

    鎮國公一臉戰戰兢兢的模樣,跪在床前,恭敬地說道:“微臣見過陛下。”

    永和帝用著一雙略顯渾濁的眼睛打量著鎮國公,最后開口說道:“這些年難為你了。”

    鎮國公一聲哽咽,“微臣能得陛下信任,是微臣的福分。至于其他的,微臣不強求。”

    永和帝先是一聲哀嘆,緊接著又是一臉怒容,將跪在床前的鎮國公嚇了個半死。

    鎮國公還以為永和帝要找他算賬,結果永和帝卻一臉平靜地問他:“秦裴的事情,事先你知道嗎?”

    鎮國公先是搖頭,緊接著小心翼翼地說道:“微臣和秦裴一直不親近,這些年卻從來沒往其他方面想過。微臣以前只當他因為生母的事情有心結,卻沒想到他竟然不是微臣的……微臣死罪,請陛下降罪。”

    “這不是你的錯,是呂氏姐妹,那兩個賤人,算計了朕這么多年。而且那個呂氏竟然連你這個枕邊人都瞞的死死的。”

    鎮國公心中只覺屈辱,這是他一輩子都洗脫不了的恥辱。幸虧,知道此事真相的人有限。相信在場的人也不會出去胡言亂語,散布流言。

    永和帝嚴肅地對鎮國公說道:“朕不怪你,也不想怪罪你。但是朕對你有一個要求,不知道你能不能做到。”

    “請陛下示下,無論是下刀山還是下火海,微臣眉頭都不會皺一下。”鎮國公鄭重其事地說道。

    永和帝滿意地說道:“你很好。朕命令你,以后只要見到秦裴,務必替朕手刃此人。秦裴逃走了,那你就派人去找他,一定要找到他的下落,然后殺了他。總之,秦裴不能繼續活在世上。你做得到嗎?”

    鎮國公張了張嘴,殺了秦裴,他可以嗎?原本還在猶豫的鎮國公,一對上永和帝陰霾的目光,頓時堅定下來,擲地有聲地說道:“微臣做得到。微臣一定會手刃此人。”

    “很好!朕相信你的手段,一定可以達成所愿,手刃秦裴。”

    永和帝鼓勵地看著鎮國公。

    鎮國公一陣熱血上涌,顯得無比激動。永和帝不僅沒有殺了他,而且還表示信任他,還安慰他。遇上這樣的好皇帝,他還有什么不滿。既然陛下有要求,要他殺了秦裴,就算秦裴是他養育了二十年的兒子,他一樣能夠毫不猶豫的殺了秦裴。

    永和帝對鎮國公的反應很滿意。

    當年他留下鎮國公,還委以重任,就是看中這個人心性簡單,膽量不大,卻又熱衷權勢。這種人人品不高貴,可是簡單好用。這么多年過去,他果然沒有看錯鎮國公。

    鎮國公領了他的口諭,這輩子鎮國公都會將殺死秦裴這件事情記掛在心上。不殺死秦裴,他一天也別想安寧。等鎮國公真的殺死了秦裴,估計也不得安寧。

    想到這個結果,永和帝笑了起來。

    有人同他一樣難受,他就不那么難受了。

    永和帝一個一個的囑咐,他就想趁著最后的時間,將事情都交代清楚,如此他才能死得瞑目。

    說了一個時辰,永和帝才將想說的話說完。

    這個時候永和帝只覺得頭暈目眩,口干舌燥,渾身難受得不行。

    見永和帝難受,文武大臣們都識趣得退下。

    唯有三位王爺還留在寢宮里。

    永和帝抓著自己的心口,心口很難受。他又盯著韓王,他似乎忘了一件要緊的事情還沒囑咐韓王。究竟是什么事情?

    永和帝的目光微微一抬,就看到了站在角落里的劉小七。

    猛地一下,永和帝就想起他忘記了什么事。他忘記了給宋安然賜婚的事情。

    永和帝看著韓王,他急切地想要告訴韓王,一定要將宋安然弄到手里面,一定要將四海商行弄到手里面,不能讓一個世家商人掌握全國一半的糧食市場,這是極其危險的事情。

    可是永和帝嗚嗚嗚的叫著,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永和帝面露驚恐之色,他這是怎么了,他怎么會說不出話來。難道他要死了嗎?

    霍大夫不是說他還有三五個時辰的時間嗎?

    永和帝瞪大了眼睛盯著霍大夫,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霍大夫趕緊給永和帝扎針,可是已經沒用了。

    之前那一個時辰,永和帝沒有節制的消耗掉了最后一點點生機,這會他已經到了彌留之際。

    韓王大聲呼喊著永和帝。

    “父皇,父皇?父皇,你能聽見兒臣說話嗎?父皇還有什么話要囑咐兒臣,兒臣聽著。”

    “啊啊啊……”

    永和帝張著嘴,能發出聲音,卻說不出話來。甚至連手都動彈不得。

    韓王朝霍大夫看去。

    霍大夫微微搖頭,“陛下操心太過,最后一點生機已經沒了。如今,草民已經無能為力。”

    言下之意,永和帝就要死了。也就是一會的事情。

    韓王大驚失色:“怎么會這樣?父皇不能有事,霍大夫,你快想辦法啊。父皇還有話要說,你趕緊扎針用藥。”

    霍大夫搖頭,“草民無法可想。王爺要是不信,可以請其他太醫給陛下問診,相信他們會得出和草民一樣的答案。”

    韓王一臉僵硬,他該怎么辦,難道眼睜睜看著永和帝過世嗎?

    韓王突然跪了下來,“父皇!兒臣一定會牢記你的教誨,按照你的吩咐治國興邦。父皇你不要擔心兒臣,不要擔心后宮皇妃,兒臣會替父皇安排好一切的。”

    韓王哭喊著,安郡王和魯郡王也都紛紛哭了起來。

    原本還在外面消化永和帝的囑咐的那些文武大臣,一聽到三位王爺的哭聲,就急匆匆的跑了進來。

    一進來,還來不及問怎么了,就看見永和帝睜大了一雙眼睛,僵硬地躺在床上。

    永和帝死啦!永和帝這是死不瞑目啊!

    永和帝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嗎?永和帝不是該說的都說了嗎,怎么會死不瞑目?

    霍大夫一臉平靜地對所有人說道:“陛下去了!”

    然后開始將銀針從永和帝的身上拔下來。

    “陛下去了啊!”

    過了好一會,才有大臣反應過來,大聲叫起來。

    劉福一聲干嚎,“陛下薨了!快敲鐘!”

    喪鐘敲響,一代帝王永和帝就此離世。這也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結束。

    韓王嚎啕大哭,眾臣們紛紛上前勸解,這才將韓王勸住。

    接著楊閣老就提醒宋子期定國公,既然永和帝已經過世了,按照程序,也該將傳位詔書拿出來,確定韓王的地位。

    宋子期和定國公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兩人都沒意見。然后兩人又朝劉福看去。

    劉福知道國家社稷為重,他擦干眼淚,對眾人說道:“老奴這就去取秘匣。”

    取來秘匣,三然拿出貼身保管的鑰匙,分別插入三個鎖孔,齊齊一扭,鎖被打開。

    緊接著定國公鄭重地取出里面的傳位詔書,打開檢查一遍確認無誤之后,又親手交給宋子期,由宋子期宣讀傳位詔書。

    宋子期輕咳一聲,用著略顯低沉暗啞的嗓音,開始誦讀傳位詔書。

    眾臣連帶三位王爺還有寢宮里面的小內侍宮女紛紛跪了下來。

    這是歷史性的一刻,也是關鍵的一刻。

    宋子期只覺手中的詔書有千斤重。只因他手中的這份傳位詔書決定了一個帝國的未來。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一個時代結束了,一個新的時代開始了!

    第三卷完

    ------題外話------

    第三卷終于寫完了,撒花慶祝。

    這一卷寫死了好多人,滿足了元寶大開殺戒的愿望。

    死亡名單就不統計了。

    馬上開啟第四卷,安然和顏宓大婚,夫妻雙雙斗極品。

    文學度 www.tdgvz.club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一品嫡妃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全民冠军足球 64733129917903193216657617158116336365522450358594356536119562634352074751479415468457089067199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647331299179031932166576171581163363655224503585943565361195626343520747514794154684570890671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