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冠军足球
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第一卷 第199章 小偷小摸

(文學度 www.tdgvz.club)?    進了城之后,宋子期隨永和帝進宮。宋安然則坐著馬車回到宋府。

    回到久違的家園,看著熟悉的地方,宋安然心頭有很多感慨。

    算算時間,離開還不到兩個月,可是她卻覺著好像是離開了兩年,五年,甚至八年這么久遠。

    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受,就像是兩個月前和兩個月后的京城,已經徹底發生了改變,變得她不認識了一樣。

    其實人還是那些人,物還是那些物,就連房間里的擺設都和離開的時候沒什么兩樣。

    喜春高興地告訴宋安然:“姑娘,我們離開后沒人來過。目前檢查了內院,沒人動過內院的東西。”

    宋安然點點頭,對于這一點她很滿意。要是自己的寶貝臥房被一群臭男人翻找過,她一定會覺著惡心想吐的。

    如此說來,太子殿下做事還算溫和,并沒有她想象中那么瘋狂。可是火燒糧草的事情,無論如何都太過喪心病狂。就算太子殿下本人不愿意,可他至少縱容或者無視了這種行為。

    宋安然甩甩頭,不去想朝政。那些事情還是讓男人們操心吧,她只需要賺賺小錢,享受生活,等著嫁給顏宓就行了。

    真是一點野心都沒有的想法,宋安然自嘲一笑。

    宋安然對喜春說道:“派人去侯府說一聲,就說我們平安回來了。當初走得太匆忙,都沒來得急和大姐姐親自道別。不知道她會不會有想法。”

    喜秋建議道:“姑娘要不安排個時間親自去一趟侯府,也見見大姑奶奶。大姑奶奶的肚子得有六七個月了吧。算算時間,差不多正月里就該生了。”

    宋安然想了想,對喜秋說道:“那就明天去侯府。喜秋,你去準備幾分禮物,明天我帶到侯府。給大姐姐的禮物,要用心一點。都準備一點藥材棉布棉襖。

    侯府大太太我不放心,大姐姐身邊得用的人也就那么幾個,可她們畢竟是下人,不能明著和主子對著干。大姐姐在侯府的日子過得肯定不會太痛快。”

    喜秋說道:“奴婢遵命,奴婢這就去準備。其實姑娘也不用太擔心,侯府有老夫人照看著,而且大姑奶奶自己也立得住,奴婢就不信侯府大太太真敢磋磨大姑奶奶。要知道大姑奶奶肚子里的孩子可是侯府第四代長孫。”

    喜春順口就說道:“說不定大姑奶奶肚子里懷的是閨女。”

    “就算是閨女,那也是侯府的嫡長孫女。”喜秋哼了一聲。

    宋安然輕聲一笑,“沐紹表兄和大姐姐都是庶出,他們二人生出來的孩子,侯府未必會承認孩子是侯府的嫡長孫。畢竟他們兩夫妻將來都會分家出去。”

    喜秋就說道:“姑娘,話雖這么說,可畢竟還沒分家。要分家也得等兩位老人不在了。而且就算兩位老人不在了,只要大老爺還在,大老爺也不會讓姑爺分出去單過。

    如今侯府只有姑爺會讀書,姑爺將來可以靠著科舉出仕。大老爺只要沒有老糊涂,就不會放任這樣有出息的兒子出去單過。”

    宋安然笑了笑,“或許吧。”

    話雖這么說,可是宋安然內心卻不這么想。

    兩位老人還在的時候,還能壓著方氏,不準方氏亂來。

    等兩位老人不在了,偌大的侯府,屆時沒人能夠壓制方氏。至于大老爺,他不被方氏壓著就算不錯的。不過看樣子,這種可能性很小。

    大老爺這個人,沒什么野心抱負,這輩子也注定不會有大出息。而且他還有個毛病,不喜歡攬事,耳根子還比較軟。

    到時候侯府內院真要出點什么事,以大老爺的性子肯定會想辦法逃避,實在逃不了了,他也會順從方氏的意見,按照方氏的意思辦事。

    這樣一來,也就意味著,兩位老人一旦相繼離世,蔣沐紹和宋安樂就會被迫搬出侯府。至于能分到多少家產,有方氏在,宋安然根本就不指望。

    說來說去,最后蔣沐紹和宋安樂還是得靠著宋安樂的嫁妝過活。就連現在,宋安樂的生活開支,絕大部分也是靠著嫁妝支撐。

    真要指望侯府出錢給她養胎,估計等到孩子出生,也只等到三瓜兩棗。

    女人的嫁妝為什么重要,從這些生活細節中就完美的體現了出來。

    錢是人的膽,同理,嫁妝就是已婚女人的膽。

    如果嫁的男人不靠譜,好歹手里面還有嫁妝,不至于太過絕望,孩子們也能有所依靠。

    宋安然甩甩頭,這個問題不能深想下去。一深想下去,就難免想到晉國公府那家子。等她嫁給顏宓之后,她也會像宋安樂一樣,面對這樣或者那樣的問題。

    回京之前,沒人提前回來通知一聲。宋府的下人,多半都還在城外的山莊里住著。

    這會臨時派人去將下人們叫回來,還得花費點時間。

    暫時,只能靠著宋安然身邊的下人收拾院落,準備午飯。

    宋安然泡了半個時辰的熱水澡,洗掉兩個月的風塵和疲勞,頓時覺著神清氣爽,整個人又活了過來。

    甩甩半干的頭發,宋安然就感慨,西北那地方是真苦。吃,吃不好。睡,睡不好。每天寒風肆虐,出個門不僅受冷風吹還要吃沙子。她能在西北邊關堅持一兩個月,真是一個奇跡。

    宋安然自得一笑,看來她還是有吃苦耐勞的特質。

    吃過午飯之后,宋安然拿了一本書躺在美人榻上悠閑度日。

    窗外雪花在飄,書房里燒了地龍,暖洋洋的。

    手邊一杯香茗,手里捧著一本書,這樣的日子很愜意。

    宋安然舒服得伸了個懶腰,都說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這話果然沒錯。而且她的窩還不是狗窩,得算在金窩銀窩一類。

    想到這里,宋安然就忍不住笑了起來。

    她從懷里拿出顏宓折疊的紙花,嘴角一翹,心里頭甜滋滋的。顏宓這會還在路上嗎?他在忙些什么?他答應給她的木雕雕好了嗎?幾天之后她才能見到顏宓。

    哎呀,她和顏宓也沒分開多久,怎么就如此想念。真是恨不得天天都膩在一起,一天十二個時辰都不分離。

    宋安然臉頰一紅,她這是中了愛情的毒,毒藥是顏宓,解藥同樣是顏宓。

    宋安然抿唇一笑,顏宓也中了愛情的毒?那她是顏宓的解藥嗎?

    緊接著宋安然的腦海中就出現了某些少兒不宜的畫面。宋安然趕緊甩甩頭,真是夠了。她不能再繼續想下去。

    宋安然重新拿起書本,裝作努力看書。

    可是看了大半天,頁碼還是沒有變動過。

    宋安然手里面一直拿著顏宓送給她的紙花,眼睛愣愣的,一會笑一會憂,跟個神經病一樣。

    喜秋在門口偷偷張望了一眼,掩嘴偷笑。

    她對小丫鬟們示意,千萬別進去打擾宋安然。至于宋安然的那點心事,凡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

    天黑之后,宋子期才回到家里。

    宋安然聽說宋子期回來了,就趕到外院書房。

    宋安然小心翼翼地問道:“父親,外面情況還好嗎?”

    其實她是想問永和帝到底會不會廢太子。估計所有人如今都在關心這個問題。

    宋子期面無表情地說道:“外面的情況當然不太好。今天在城門口發生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如今大家心里面都沒底,誰都猜不透陛下的心思。”

    真的沒人能夠猜透永和帝的心思?宋安然不相信。至少聞先生就猜透永和帝的心思。

    這次出征西戎,聞先生以謀士的身份跟隨在永和帝身邊。

    聞先生也是六七十的老人了,一把老骨頭跑到草原上折騰了半年,累得夠嗆。只可惜,宋安然一直沒機會和聞先生見面。

    宋安然四下看了看,悄聲問道:“父親,陛下會廢了太子嗎?”

    宋子期目光銳利地盯著宋安然,顯然很不滿意。“胡說八道。這個問題我就當做你沒問過。”

    廢太子的問題果然太過敏感,宋子期根本就不想談論這個問題。

    宋安然也沒執著于這個問題,“父親,太子殿下接下來會怎么做?”

    這個問題總可以談論吧。

    宋子期長嘆一聲,似乎中太子殿下的事情給了他太多的困擾。

    宋子期想起今天下午,文臣們圍著他打聽永和帝的心意,內閣大佬們明里暗里的暗示他要替太子殿下說好話。就連東宮那邊也派了人聯絡他。

    如今所有人都將宋子期當做文官聯絡永和帝的橋梁,似乎只要宋子期肯出面替太子殿下說好話,太子殿下就能化險為夷一樣。

    宋子期對此感到很無力。他一個人不能和整個文官集團為敵。但是他也不能冒著前程毀掉的危險在永和帝面前替太子殿下開脫。

    當初太子殿下在文官集團的支持下,爭取到了后勤總管的差事。期間,晚送了兩次糧食,害得永和帝率領的中軍先是斷糧兩天,接著斷糧三天。

    后來更可怕的事情發生,就是火燒糧草。造成幾千人上萬人餓死。連一國皇帝都差點餓死在草原上。

    這些事情太子殿下想不背鍋都不行。

    說實話,宋子期也不知道永和帝會如何處置太子殿下。最壞的情況就是廢太子,這正是文官集團最為擔心的事情。

    文官集團花費了那么多人力物力還有時間,辛苦將太子殿下捧上去,絕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太子殿下被廢。如果永和帝真要廢太子,結果必然是朝廷震動,天下震動。朝堂勢力也會隨之大翻轉。

    好一點的情況就是永和帝消氣,會懲罰太子殿下,但不會廢了太子殿下。只是對這一點,沒有一個人有把握。

    永和帝向來都是一個狠辣無情的人,他有可能放過太子殿下嗎?

    所有人心里面都明白答案是不。

    宋子期宋安然說道:“我出宮的時候,太子殿下還跪在東暖閣門口請罪。可是陛下不肯見太子殿下,也不肯讓太子殿下起來。后來在衙門里又聽說,東宮世子也去了東暖閣,陪著太子殿下一起下跪。”

    宋安然微蹙眉頭,太子殿下莫非認為跪一跪就能解決問題嗎?

    如今天下都講究孝道。或許太子殿下認為,只要他誠懇認錯,做出孝順兒子的樣子,永和帝就會原諒他。

    可能嗎?顯然是不可能的。永和帝是誰?那就是個屠夫!屠夫會心軟,簡直就是笑話。

    不過對于太子殿下來說,目前也沒有比跪下請罪更好的辦法。

    宋子期繼續說道:“這件事情才剛剛開始,接下來會怎么發展,沒人能說得清。未來一段時間,京城肯定不會太平,我們要做好最壞的打算。安然,你明白嗎?”

    宋安然點頭,表示明白。

    最壞的打算,就是一旦永和帝廢太子,大開殺戒的時候,宋家就必須果斷的做出反應,要么離開京城,要么趕緊抱大腿。

    總之要在動亂來臨之前,選擇好自己的立場。

    宋安然悄聲問宋子期,“父親,我們宋家拿自己的糧食救了韓王殿下的性命。韓王殿下就沒有對父親表示點什么嗎?”

    宋子期笑了笑,“你認為韓王殿下該如何表示?當著陛下的面,他能怎么表示?”

    宋安然捏著鼻子笑了笑,“女兒就是隨口一說。”

    宋子期笑道:“安然,有些事情不需要表示,大家一個眼神就能明白彼此的心意。”

    宋安然笑了起來,“看來父親和韓王殿下是心有靈犀一點通。”

    “什么亂七八糟的。”宋子期瞪了眼宋安然,亂說話,該挨打。

    宋安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宋子期示意宋安然先別開玩笑。宋子期嚴肅地對宋安然說道:“最近你要管束好家里的下人。除了每日采買,沒有要緊的事情就別讓下人隨意出門。聽到了嗎?”

    “父親放心吧。我們宋家的下人個個都守規矩。”

    ……

    第二天,宋安然如約前往侯府拜訪。

    這一兩年,因為三老爺在南州開礦賺了不少錢,侯府的日子好過了很多。方氏再也不用因為賬房沒錢,跑到老夫人古氏這里腆著臉要私房銀子。

    沒錢的時候,大家為了錢發愁,為了錢鬧矛盾。三瓜兩棗也要算計得清清楚楚。

    如今侯府有了錢,一改過去緊巴巴過日子的狀態,可是這為了錢鬧矛盾的事情是不減反增。

    方氏指責三老爺貪墨。瞧瞧三太太高氏十天半月就添一件新首飾,還偷偷往娘家塞錢,無法想象三老爺這一兩年在南州開礦順手貪墨了多少銀子。

    三太太則指責大房吃現成的。三老爺在南州凄風苦雨,已經快兩年沒回來了。大老爺則坐享其成,拿著三老爺辛苦掙來的錢在外面交際應酬。應酬完了還嫌棄他們三房掙的錢臭,真是豈有此理。

    最近一段時間,三太太高氏三天兩頭的找老夫人古氏鬧。

    錢是導火索,但是真正的原因是三太太高氏和三老爺兩地分居,一轉眼就是一兩年。如今三老爺在南州樂不思蜀,三太太高氏徹底慌了。

    三太太高氏借著方氏說閑話的機會,哭著嚷著,說要去南州找三老爺,和三老爺一起過苦日子。免得留在侯府,三天兩頭的遭人白眼,被人說各種閑話。

    老夫人古氏安撫了幾次,三太太高氏只是一味的要去南州。還說要坐宋家的海船順路去南州,正好趕在過年之前和三老爺一家團聚。

    老夫人古氏又拿孩子說事。孩子們漸漸大了,小子要讀書,姑娘要出嫁。真要一家子跟著去南州,那怎么行。將孩子單獨放在家里,高氏肯定也不放心。

    依著老夫人古氏的意思,高氏鬧一鬧就行了,別沒完沒了的。帶著孩子守著家,手里面還捏著錢,這日子不好嗎?不就是男人不在身邊。

    男人不在身邊的女人多了去了,難不成每一個女人都得跟高氏一樣,三天兩頭鬧著去男人那里。真要這樣,那誰家都別想過安寧日子。

    可是高氏不吃這一套。她就是要去南邊和三老爺團聚。

    宋安然來侯府拜訪這一天,正好又趕上高氏在松鶴堂鬧場子。

    宋安然還沒走進大廳,就聽見三太太高氏在房里面哭訴。

    “兒媳獨守空房守了一年多快兩年了,原本說好的,過年的時候讓我家老爺回來的。可是最后總有這樣或者那樣的事情耽誤,讓我家老爺沒辦法回來一趟。

    老夫人,兒媳也不瞞你,兒媳就是不放心我家老爺獨自一人在外面。南州那地方我都聽人說了,姑娘們個個膽大得很,我家老爺一個大老爺們,他守得住嗎?

    兒媳可不想等過幾年,我們三房又多了一群鶯鶯燕燕。老夫人,這一次兒媳一定要帶著人去南州。兒媳都打聽清楚了,坐宋家的船出海,幾天時間就能到南州。

    至于幾個孩子,我都帶在身邊。要是孩子們不適應那邊的生活,過半年我再送他們回京城。”

    老夫人古氏嘆氣,“這都年底了,馬上要過年了。你這個時候鬧著去南州,你這不是胡鬧嗎?趕緊打消這個念頭,老身就當你沒說過這些胡話。”

    “就算老夫人不高興,兒媳還是要去南州。過年之前必須去。”三太太高氏一副堅決不妥協的態度。

    眼看里面就要吵起來了,宋安然趕緊輕咳一聲,讓丫鬟掀門簾子。

    見宋安然來了,老夫人古氏和三太太高氏都暫停之前的話題。

    宋安然一臉笑瞇瞇的給老夫人古氏還有三太太高氏請安行禮,又將禮物送上。

    老夫人古氏笑呵呵的,“每次過來都帶著禮物,這也太見外了。兩家住得這么近,又是親戚,人來了就好,以后啊就別帶禮物了。”

    宋安然抿唇一笑,說道:“外祖母,這是家父和孫女的一點心意。原本家父也該來的。只是衙門公務繁忙,家父實在是脫不開身,故此只有孫女過府拜見外祖母。”

    老夫人古氏笑道:“你父親正兒八經是個大忙人,那能讓他過來。你能來看望老身就很好。”

    古氏沖宋安然招手,讓宋安然到她跟前說話。

    古氏拉著宋安然的手,說道:“當初你們走得那么匆忙,老身想要囑咐幾句都沒時間。好在如今雨過天晴,你們又都平平安安的回來了。對了,安杰和安平他們呢?還沒回來嗎?”

    宋安然笑著說道:“已經派人去接他們了。估計明天就能回家。”

    “回家就好。外面千好萬好也比不上自己的家。”說完這話,古氏還略有深意地朝三太太高氏看了眼。

    三太太高氏緊緊的抿著唇,表情很嚴肅,眼神很堅定。反正無論如何她都要去南州和三老爺團聚。古氏如果不松口的話,她就去找老侯爺。甚至請娘家人出面。她就不信,侯府還能真攔著她,不讓她出門。

    古氏又問宋安然:“安蕓那個孩子怎么樣了?好點了嗎?”

    宋安然點點頭:“安蕓妹妹的情況已經好很多了。小時候的事情她都能想起來一些。”

    “那就好,那就好。那個孩子遭了大罪,能恢復回來,可見老天爺還是有眼的。”

    老夫人古氏又問了下西北那邊的情況,心疼宋安然走了一趟西北,在西北吹風吃沙子。

    宋安然不好意思地笑道:“其實孫女這次跟著父親去西北,并沒有幫到什么忙。反而還要父親替我操心。”

    “你一個姑娘家,要幫什么忙?你不給長輩添亂,就是幫了最大的忙。安然啊,你是女孩子,不要那么辛苦,知道嗎?”

    宋安然心下感動,“外祖母的話,孫女謹記在心。孫女以后不會那么辛苦的。”

    古氏笑了起來,“那就好。眼看著你也要嫁人了,你的嫁妝準備得怎么樣?”

    宋安然羞澀一笑,“準備得差不多了。”

    古氏一臉關心地問道:“婚期定了嗎?”

    宋安然搖頭,“還沒定。父親的意思是在年前定下來。明年開春辦婚禮。”

    “明年開春辦婚禮,很好啊!要是趕著現在辦婚禮,這天氣也太冷了,可苦了你。等明年開春辦婚禮,那時候嫁到晉國公府,你也能輕松一點。”

    宋安然眨眨眼,明白古氏是指新媳婦伺候公婆的事情。冬天做新媳婦,難免要受點罪。春天做新媳婦,雖然一樣要受罪,可至少春天暖和,不像冬天冷得跟下刀子一樣。

    三太太高氏突然出聲,打斷祖孫兩人的談話。

    三太太高氏開口問道:“安然,你和我們大家說一說南州是個什么樣的地方?”

    宋安然先是朝古氏看去。

    古氏沖宋安然點點頭,宋安然才開口說道:“回稟三舅母,南州那地方在京城看來,是個窮山惡水出刁民的地方。可是實際上南州那地方很富庶。

    那里不僅礦山多,而且還有海貿。因為海貿,許多有錢人都在南州置產安家,因為這些有錢人,小老百姓們也跟著受益。到有錢人家幫工一個月的工錢,都夠一家老小兩三個月的開銷。

    而且南州除了山以外,也有許多平地,稻田。南州的老百姓學暹羅那邊,如今一年種兩季水稻,日子好過了很多。

    真要說南州有什么不好的,就是山多,和別的地方來往坐船更方便。還有就是那邊文風不盛,想要在南州找個好夫子比較困難。”

    三太太高氏聽完了,頓時激動起來,“老夫人,你也聽到安然剛才說的。南州那地方沒什么不好,你就讓兒媳帶著孩子們去跟我家老爺團聚吧。

    兒媳都快兩年沒見過我家老爺了,我心里頭想得慌。再這么下去,只怕我家老爺都已經將我們這一家子全忘到了腦后。”

    宋安然裝作一臉疑惑的模樣,接著又很尷尬的對老夫人古氏說道:“外祖母和三舅母有要緊事情商量,孫女不如先去看望大姐姐。”

    古氏拍拍宋安然的手背,說道:“你去吧。走之前記得再來看看老身。老身還有好多話沒和你說。”

    “孫女遵命。”

    宋安然帶著丫鬟們離開松鶴堂,剛出大門,就聽見三太太高氏拔高了音量和老夫人古氏爭吵。

    宋安然搖搖頭,三太太高氏打定了主意,只怕老夫人攔不住。

    如果三太太高氏真要去南州,用自家的船順帶他們一家人過去也挺方便的。

    宋安然來到宋安樂所住的院落。

    院子里說說笑笑的,聽著很歡樂。

    宋安然讓門房婆子領著進去,就瞧見宋安樂正挺著一個大肚子,坐在屋里的搖椅上。

    宋安樂見到門口的宋安然,頓時激動得要站起來。

    宋安然趕緊制止,“大姐姐千萬別急著站起來。你可慢一點。要是出了點事情,我這做姨媽的可是大罪過。”

    宋安樂捂著嘴笑了起來,“孩子哪有那么金貴。大夫也說了,我這月份要多活動活動,要不然生的時候可就要遭罪了。”

    宋安然挨著宋安樂坐下來,她問宋安樂,“大姐姐,我能摸摸你的肚子嗎?”

    “你摸吧,可惜這會孩子沒動靜,你要是能等一兩個時辰,孩子就該醒來踢腿了。”

    一個丫鬟笑著說道:“二姑娘還不知道吧,少奶奶肚子里的孩子可調皮了。每天都要踢少奶奶的肚子。踢得厲害的時候,少奶奶都沒辦法站起來走路。”

    宋安樂笑著橫了眼丫鬟,然后對宋安然說道:“也就是最近這段時間動得有些厲害。尤其是晚上的時候,害得我到半夜三更才能睡著。”

    宋安然笑道:“這個孩子一定很健壯,十有**是個男孩。”

    “是嗎?好多人也都這么說。”宋安樂一臉滿足的笑了起來。

    “姐夫了?怎么沒陪在你身邊。”宋安然問道。

    宋安樂笑道:“我讓他去書院了。我現在不要緊,用不著他天天守在家里。等要生的時候他天天守著我也不遲。”

    宋安然關心地問道:“大姐姐,我們不在的這段時間,沒人為難你吧。”

    宋安樂揮揮手,示意丫鬟們都出去。然后她悄聲對宋安然說道:“大太太最近這段時間,三天兩頭和三太太鬧架,她都沒空搭理我。

    倒是邱姨娘有些麻煩。偏生邱姨娘又是表哥的生母,我又不好對她說重話,更不好意思在表哥面前告狀。我要是告狀說邱姨娘不好,我怕表哥心里頭會有想法,覺著我事多,嬌氣。不容人。”

    宋安然挑眉,關心問道:“邱姨娘做了什么嗎?”

    宋安樂悄聲說道,“自從我懷孕之后,邱姨娘就經常過來。一開始我以為她是關心我肚子里的孩子,我還挺高興的。

    可是后來我就發現每次她走的時候,都會順手拿點東西。一開始只是一些點心什么的,后來就開始順手拿丫鬟們剛做好的荷包,剩下的布料。

    如今又開始往我首飾盒里面伸手,拿了我兩根簪子還有幾朵珠花。前兩天她過來看望我,當時丫鬟們在做賬,有幾兩散碎銀子放在桌上,結果也被她順手拿走了。

    我當時氣壞了,就派人去她院子里見她,讓她將銀子交出來。結果她哭天搶地的,說我冤枉她。我這里的小丫鬟親眼見到她將銀子揣在荷包里,我哪有冤枉她。

    為了這件事情,我氣的晚飯都沒吃。幸好這兩天表哥沒回來。要是表哥也在的話,邱姨娘肯定會找表哥哭訴,說我的壞話。到時候我都不知道該如何辯駁。

    我要是說實話,你說表哥會相信我嗎?邱姨娘再不好,也是他的生母。我說他生母偷東西,豈不是間接在嘲笑他。”

    宋安樂一臉煩惱。

    宋安然抿唇笑了起來。

    宋安樂推了宋安然一把,“你可別笑。我都快愁死了。這件事情要是處理不好,就會影響我和表哥的感情。我不想因為這點事情,讓表哥對我有看法。可是一直忍著也不行。邱姨娘分明是得寸進尺的人。我要是容忍了她,下次她就該直接問我要嫁妝了。”

    “大姐姐還不糊涂,知道這種人容忍不得。”

    宋安樂眼巴巴地看著宋安然,“安然妹妹,你主意多,你幫我想想,這件事情該怎么解決。”

    宋安然笑道:“這件事情其實很好解決。邱姨娘最在意什么?自然是姐夫的前程。你拿姐夫的前程威脅她,絕對一嚇一個準?”

    “怎么威脅?”宋安樂有些緊張地問道:“不會真的影響到表哥的前程吧?”

    宋安然挑眉一笑,“這么簡單的辦法,莫非大姐姐真的想不到、”

    “二妹妹,你既然開了頭,不如好人做到底,幫我解決了這件事情好不好?”

    宋安樂摸著自己的大肚子,“二妹妹,你看我一個大肚子,自從懷孕之后,這腦子就不太好使。你問我有沒有想到,我是真沒想到。我要是有辦法,也不會在這里發愁。”

    宋安然笑了笑,“好吧。這件事情你出面還真不太合適。你畢竟是她的兒媳婦,你出面教訓她,那就是不孝順。這樣吧,你派人將邱姨娘請來,我親自和她說。我就不信,邱姨娘還能是滾刀肉,什么都不在乎。”

    “二妹妹,真是太感謝你了。有你出面,我是一點都不擔心。”

    宋安樂趕緊命人將邱姨娘請來。

    之后宋安樂又問宋安然,“安然妹妹,你說我要回避嗎?”

    宋安然想了想,說道:“你還是回避吧。你要是親眼看到她丟臉的樣子,以后你們就更沒辦法好好相處。”

    “我聽二妹妹的。”

    宋安樂躲到隔壁廂房,透過門縫,可以看到大廳里的情況。

    邱姨娘被請了過來。

    邱姨娘原本歡天喜地的,結果只看到宋安然,而不是宋安樂,笑容頓時僵在臉上。

    宋安然輕聲一笑,“邱姨娘似乎不喜歡見到我。”

    “二姑娘說笑了,婢妾見到二姑娘,比誰都歡喜。”

    邱姨娘小心翼翼地坐下。

    邱姨娘因為生了蔣沐紹這個有出息的兒子,底氣還是很足的。不過她心里頭還是很怵幾個人。一個是方氏,一個是老夫人古氏,再有一個就是宋安然。

    宋安然不是侯府的人,可邱姨娘偏偏害怕宋安然,這事也挺有意思的。

    邱姨娘自己也說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反正她一見到宋安然,她心里頭就發虛。總覺著宋安然眼睛一瞪,就能看透她。

    宋安然瞧著邱姨娘怯生生的模樣,笑了笑說道:“邱姨娘別怕。今兒請你過來,就是聊聊家常。”

    邱姨娘尷尬一笑,想說兩人沒什么好聊的,可是她沒膽子說。

    宋安然放下手中的茶杯,笑著說道:“我今兒來看望大姐姐,我聽下面的丫鬟說邱姨娘最近也常來。不僅常來,而且每次離開的時候都會順手帶點東西走。小到幾塊點心,荷包,碎布,大到金簪珠花還有銀子。這事沒冤枉邱姨娘吧。”

    邱姨娘頓時叫屈,“我冤枉啊,二姑娘,你可不能聽那些丫鬟胡說八道。我怎么可能拿自己兒媳婦的東西,這么丟臉的事情我可做不出來。”

    宋安然似笑非笑地看著邱姨娘,“有沒有拿過,我們心知肚明。”

    宋安然抬手制止邱姨娘繼續叫屈,宋安然開門見山地說道:“邱姨娘知不知道,對于沐紹表哥來說,什么最重要?”

    邱姨娘頓時一愣,怎么又說到蔣沐紹頭上。

    宋安然沒等邱姨娘的回答,她繼續說道:“對于讀書人來說,名聲最重要,名聲甚至比讀書更重要。

    邱姨娘,你說改天要是書院里傳出沐紹表哥的生母是個小偷,小時偷針,大了偷金,最后偷到自己兒媳婦的房里面的傳聞,你說沐紹表哥會怎么樣?

    你說書院還會要他嗎?那些同窗還有先生看得起他嗎?你說他還有前程可言嗎?”

    “你不能這么做,你這樣做會毀了沐紹的前程。”

    邱姨娘急切地叫了起來。

    宋安然冷漠一笑,“是啊,的確會毀了沐紹表哥的前程。可是這事同我有什么關系,又不是我偷東西。大不了等沐紹表哥前程盡毀后,我就帶著大姐姐回宋家去。我就不信蔣沐紹還有膽子到宋家要人。”

    “你,你……二姑娘,你好狠的心啊……”

    宋安然嘲諷一笑,“我哪里狠心?真正狠心的是你啊,邱姨娘。你明知道偷東西不是好事,會毀了名聲,甚至牽連到沐紹表哥頭上,可是你依然這么做了。就算蔣沐紹前程盡毀,毀了他的人也是你這個做生母的。”

    “二姑娘,你到底要怎么樣?你直說好不好?求你千萬別毀了沐紹那孩子的前程。”邱姨娘可憐巴巴地望著宋安然。

    宋安然冷哼一聲,“這么說來,邱姨娘是承認偷了我姐姐房里的東西?”

    邱姨娘連連點頭,“是,是。我該死,我不該貪心,我不該眼紅,不敢心里有怨憤,求二姑娘開恩啊。沐紹他既是你的表哥又是你的姐夫,你也不忍心他前程毀掉,對吧。”

    宋安然嗤笑一聲,“邱姨娘,你到兒媳婦房里偷東西這件事情,我要是告訴了老侯爺,你說會發生什么情況?”

    宋安然目光冰冷地盯著邱姨娘。

    邱姨娘心頭一驚,“我,我……我已經知道錯了,求二姑娘放過我,好不好。”

    宋安然冷笑一聲,“沐紹表哥是個很有前途的人,老侯爺為了維護沐紹表哥的名聲,你說老侯爺會不會賜你一杯毒酒?或者將你打發到千里之外的祖宅吃齋念佛,青燈古佛一輩子?”

    邱姨娘一臉慘白,她是真的被嚇住了。因為這是極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邱姨娘撲通一下,直接給宋安然跪了下來。“二姑娘,求你開恩,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沒有沐紹媳婦的同意,我以后絕對不會踏入這個院子一步。我要是再偷沐紹媳婦的東西,我就天打雷劈,到時候二姑娘想怎么收拾我都行。只求二姑娘能夠守口如瓶,給我一個機會。”

    宋安然頓時笑了起來,彎腰,親自扶起邱姨娘,“我可是晚輩,邱姨娘給我行這么大的禮,豈不是折殺我。姨娘放心吧,只要以后你的手別亂伸出來,我自然不會提刀斬斷你的手。”

    宋安然溫和地笑著,邱姨娘卻覺著渾身發寒。

    宋安然果然是個煞星魔王。

    宋安然雖然離開了侯府,可是侯府依舊流傳著關于她的傳說。

    文學度 www.tdgvz.club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一品嫡妃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全民冠军足球 125172270777653491342387881141523948565344907510494293146406943626598227766186712607277920249235773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125172270777653491342387881141523948565344907510494293146406943626598227766186712607277920249235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