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冠军足球
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第一卷 第197章 不準嫌棄

(文學度 www.tdgvz.club)?    唐王是影一,唐王想要殺永和帝,唐王將白蓮教帶來了?

    這一個接著一個的消息,讓宋安然有些驚疑不定。

    她問顏宓,“陳思嫻進宮,也是唐王安排的嗎?”

    “不確定。”顏宓實話實說。

    宋安然又問道:“之前刺客刺殺失敗,看樣子唐王肯定還沒放棄。接下來,唐王還要繼續刺殺嗎?莫非他打算親自動手?”

    “唐王殺不了陛下。他現在殺了陛下,就是替太子殿下做嫁衣。”

    “既然現在刺殺是替太子殿下做嫁衣,那他為什么還要用我威脅你,讓你去刺殺永和帝,這不是矛盾嗎?”

    顏宓輕聲一笑,“他要的只是刺殺的過程,而不是真的殺死永和帝。懂了嗎?”

    宋安然秒懂。

    唐王并不想現在就殺死永和帝,他只想制造刺殺的場面,讓遠在京城的太子殿下背黑鍋。

    唐王之所以找到顏宓,想讓顏宓出手刺殺永和帝,是因為顏宓武功高強,就算打不贏馬長順和秦裴的聯手進攻,也能順利逃脫。

    至于其他血影五子,他們在馬長順和秦裴的聯手攻擊之下,極有可能被抓起來。到時候朝廷順藤摸瓜,極有可能摸到唐王的老巢。

    為防止這個情況發生,唐王才會舍棄其他血影五子,獨獨看中的顏宓。為了達成這個目的,甚至不惜綁架宋安然。

    宋安然想明白這其中的一切,嘆息了一聲。

    她小聲問顏宓,“那火燒糧草一事,究竟是太子殿下派人做的,還是唐王安排人做的?”

    如今宋安然已經弄不清誰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或許每一個人都是黑手,區別只在于責任輕重而已。

    “可能是其中一人做的,也有可能是兩人合謀做的。總之,太子殿下和唐王都不是無辜之人。”

    宋安然自嘲一笑,說道:“我以前和太子殿下見過兩面。太子殿下給我的印象,是一位性格忠厚,還有點軟綿的中年男子。雖然我心里面早有答案,早知道站在那個位置上的人,沒有誰是真的純潔無辜。可是我還是很難想象,太子殿下一副圖窮匕見,面目猙獰的模樣會如何的可怕。”

    顏宓抱緊了宋安然,說道:“不用去管別的男人。只要你的男人不可怕不猙獰就行了。”

    宋安然哼了一聲,“你將我丟在破廟里吹風,我還沒找你算賬。”

    顏宓貼近宋安然的臉頰,“想如何算賬?是從上到下的算,還是從下到上的算?無論哪種姿勢,我都能滿足你!”

    啊啊啊!臭不要臉的男人,怎么能這么無恥又騷浪。

    宋安然伸手戳戳他的臉頰,“別太得意了。”

    顏宓偏偏一副得意的模樣,“我以為你最喜歡我這樣子。”

    顏宓這副得意的模樣,的確夠騷浪,足以引來一大串大姑娘小媳婦的追逐。

    宋安然傲嬌地冷哼一聲,“我才不喜歡你這副樣子。”

    顏宓笑道:“我就知道你會口是心非。你這女人,在我面前一點都不誠實。等我們成親后,我會……到時候你面對我的時候,肯定會變得老老實實的。”

    顏宓湊到宋安然的耳邊,說了一段勁爆的,污力突破天際的話。

    弄得宋安然面紅耳赤,不能見人。

    宋安然啐了他一口,大罵不要臉。

    顏宓得意地笑著,他就是靠著這份不要臉的功力,總算抱得美人歸。

    顏宓悄聲對宋安然說道:“有一個人你肯定感興趣,想不想去見他。”

    “誰?”宋安然好奇地問道。

    “跟我走就是了。”

    顏宓直接抱起宋安然,朝衙門方向飛去。

    宋安然被冷風一吹,瞬間清醒過來,顏宓絕對是故意的。顏宓就是想抱著她在黑夜里來一場,帶你裝逼帶你飛的游戲。

    宋安然真的有掐死顏宓的心。他難道不知道西北的冬天會冷死人嗎?她今晚已經吹了兩趟寒風,加上這一回,那就是三趟啦。等回去的時候,就成了四趟。

    嗚嗚,一晚上吹四趟寒風,她一定會感冒流鼻涕甚至發燒。霍大夫被困在永和帝身邊,到時候她只能找街邊那些庸醫來治病。

    顏宓這個混蛋王八蛋,真是讓人愛得牙癢癢,又恨得牙癢癢。

    顏宓帶著宋安然,進入衙門院墻。躲過巡邏的侍衛,直接往最北邊的牢獄而去。

    宋安然充滿了好奇,一開始來到衙門,宋安然還以為顏宓是帶她來見宋子期。

    等到顏宓越過后院,直接往關押犯人的牢房去的時候,宋安然才知道自己誤會大了。

    牢房內的守衛還挺森嚴的。

    顏宓沒走大門進去,而是直接帶著宋安然翻窗翻門翻房頂。用上了一切可以想象的辦法,顏宓帶著宋安然,悄無聲息地出現在大牢深處。

    這里只管著一個人,一個披頭散發,衣服破爛,臉頰臟污,看不清真面目的男犯人。

    宋安然指了指牢房里的人,又盯著顏宓。無聲詢問,你就是帶我來見這個人?

    顏宓點頭,他就是帶宋安然來見這個人。

    顏宓將火把點燃,插在墻壁上,讓宋安然能夠看得更清楚一點。

    宋安然緩緩靠近牢房。

    走動聲驚動了牢房里的男人。那個男人猛地抬起頭,帶動著他身上的鐵鏈也跟著響動起來。

    宋安然被男人的舉動驚了一下,緊接著宋安然又湊近了看。

    宋安然還沒認出對方的時候,對方先叫出了宋安然的名字。

    “宋安然?你怎么會在這里,你是來救我的嗎?”

    “陳思齊!你竟然是陳思齊。”宋安然一聽聲音,再對照男人的面目,總算將牢房里的男人認出來了。

    宋安然回頭,朝躲在黑暗中的顏宓看去。

    顏宓對宋安然點點頭,是的,他特意帶宋安然來這里,就是為了讓宋安然見陳思齊。

    宋安然哈哈一笑,“陳思齊,原來你已經被抓起來了。”

    “宋安然,救我出去。”陳思齊抓著木柵,激動地沖宋安然喊道。

    “救你出去?”

    宋安然似笑非笑的看著陳思齊,“陳思齊,你是白蓮教對吧。”

    “我是白蓮教又怎么樣?難不成你要殺我?你半夜三更偷偷摸摸地鉆進來就是為了殺我,宋安然,你真無聊。”

    宋安然緩緩搖頭,“想殺你的人有大把,輪不到我來動手。我就想問你林默是怎么死的?是不是她發現了你的身份,最后你就親手殺了她?”

    “林默啊!”陳思齊呵呵笑了起來。

    “沒想到你真的將林默當做的好朋友,連她死了,你都還想著替她報仇。沒錯,林默是我殺的。

    那個蠢女人,她要是裝作什么都沒看到,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會殺了她。畢竟她是我正兒八經娶的第一個女人,她身體那么香那么軟,我真的舍不得殺她啊。

    可是她太蠢了,她竟然天真的想讓我改過,讓我做個平凡人和她一起平凡地過一輩子。真是蠢透了!我可是白蓮教的少主人,是前任教主的兒子,將來會繼承白蓮教的一切。

    到時候我有權有勢,想要什么,只要開口就有人送到面前。她竟然讓我放棄身份,做平凡人。蠢婦,她這是在斷我的前程。斷人前程猶如殺人父母。

    她這么蠢,我要是不殺她,豈不是對不起她的用心良苦。宋安然,你放心,林默死得時候沒有痛苦。

    我給她用了神仙散。神仙散可是好東西啊,吃了以后讓你飄飄欲仙。你想不想要,只要你放了我,你想要多少神仙散,我都能幫你弄到。

    要知道神仙散可是白蓮教的不傳秘藥。我給你神仙散,都是冒著極大的風險。宋安然,你快放了我吧。”

    宋安然厭惡地看著有些瘋癲的陳思齊,“你想出去嗎?我告訴你,有一個辦法你可以出去。那就是死!等你死了后,你就會被丟到城外的亂葬崗。

    一個晚上,你就會被野狗啃咬得知剩下一堆白骨。到時候什么神仙散都沒有,因為你已經徹底解脫了,用不了神仙散。”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陳思齊瘋狂地搖晃著鐵柵欄,“宋安然,你不放我出去你會后悔的。到時候有人來審問我,我就和他們說,宋子期也是白蓮教。

    白蓮教之所以能在京城掀起那么大的風浪,就是因為有宋大人的幫助。就連我和林默住的房子,也是你們宋家提供的。

    你們宋家為什么對我這么好,就是因為你們知道我的身份,想要利用我。宋安然,你猜猜看,我要是這么說了,宋大人和宋家會落到什么地步?

    你要是不想這種事情發生,那就趕緊放我出去。你放心,我出去后我不會對任何人提起這件事情。我會一輩子守口如瓶。

    宋安然,你快放我出去吧。白蓮教要人有人,要錢有錢,只要你肯放我出去,你想要什么我都答應你。你放我出氣,好不好?我求求你。”

    宋安然冷冷一笑,看著陳思齊的眼神像是在看一條臭蟲。

    宋安然一張冷漠臉說道:“陳思齊,你是在找死你知道嗎?”

    敢拿宋子期和宋家來威脅宋安然,這絕對觸犯了宋安然的逆鱗。

    宋安然繼續說道:“我這人最討厭別人威脅我。以前威脅我的人,全都死了。而你,自然也不會例外。”

    宋安然一步步往后走。

    陳思齊伸手,“不要走!你還沒有放我出去,你不能走。宋安然,我錯了,我不該威脅你,我真的錯了,你原諒我吧。看在林默的份上,求你放了我吧。我不想死啊,我還沒當上白蓮教的教主,我還沒有生下一男半女,我還沒有……”

    陳思齊徹底瘋癲了。

    宋安然退到了顏宓的身邊,癡癡地望著顏宓。

    顏宓低頭,在宋安然的眼睛上印下一個吻,然后說道:“放心,一切有我。”

    宋安然知道,顏宓會幫她除掉陳思齊這個禍害。

    顏宓從黑暗中走出來,來到牢獄前,緩緩伸出手。

    即便顏宓的動作那樣緩慢,可是宋安然依舊沒能看清楚顏宓究竟對陳思齊具體做了什么。

    她只看見原本還在瘋狂大喊大叫的陳思齊突然就沒了聲音,連張牙舞爪的雙手也垂了下去。

    陳思齊張大了嘴巴,表情猙獰可怖,像是在嘶吼吶喊,可是他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顏宓回到宋安然身邊,攬著宋安然的腰,說道:“我們走!”

    宋安然點點頭。離開牢獄的時候,宋安然又回頭看了陳思齊最后一眼。這個男人罪惡滔天,死不足惜。只可惜那些被他的野心和瘋狂害死的無辜者。

    顏宓帶著宋安然回到租住的宅子。

    宋安然直接躲進被窩里,外面真的太冷了。還被顏宓帶著飛了兩趟,冷得她心里頭都在發抖。

    宋安然露出一個頭,盯著顏宓,“陳思齊怎么會出現在西北?”

    “當然是有人要他過來。”

    “是誰?唐王嗎?”宋安然好奇地問道。

    顏宓笑而不語。

    宋安然瞬間明白過來,顏宓是不打算同她說實話。

    宋安然冷哼一聲,“不是唐王又會是誰?”

    顏宓伸手摸了摸宋安然的額頭,奇怪地說道:“這么晚了,你怎么還不想睡覺?”

    宋安然哼哼兩聲,“你這是在顧左右而言他。”

    顏宓笑而不語。他就是在轉移話題。

    宋安然對顏宓努努嘴,示意顏宓將昏迷的丫鬟們都弄醒。雖然屋里有火盆,可是那樣子趴在地上,萬一受了寒氣將來可怎么辦。

    顏宓對宋安然說道:“她們醒來,我就該走了。你舍得?”

    宋安然嗤笑一聲,“我有什么舍不得的。你真以為我天天想著你,見了你的面之后就要一天十二個時辰巴著你不放嗎?顏宓,你也太小看我了。”

    宋安然有點小小的傲嬌。雖然見到顏宓,很多時候她的智商都不在線,可是不代表她真是傻子啊。靠,欺負戀愛中的女孩子很得意嗎?

    顏宓眉梢眼角都是得意的笑,他低頭,在宋安然嘴唇上輕輕的吻了吻。這是個很甜蜜的吻,讓人的心都快跟著融化了。就算之前對顏宓有諸多的不滿,因為這個吻,過去的一切都可以不去計較。

    宋安然癡癡地望著顏宓完美的臉,比起以前就是黑了點,瘦了點,有點像糙爺們方向發展。

    可就算顏宓變成了糙爺們,他也是最帥的那一個。

    這果然是個看臉的世界,臉即一切。

    宋安然雙手捧起顏宓的臉,喃喃自語,“真好看!”

    顏宓盯著宋安然的雙手,有些哭笑不得,“喂,你這動作不對。應該換我來做。”

    顏宓拿掉宋安然的手,然后雙手捧起宋安然的臉頰,又在宋安然的額頭上印下一個吻。

    宋安然頓時就有一種恨不得撲倒顏宓,將他這樣那樣的想法。

    宋安然臉紅如血,她張嘴說道:“你,你……你分明是在恃美行兇。”

    顏宓笑著問道:“就算是在行兇,也只對你一個人行兇。”

    宋安然義正言辭地說道:“美色是刀!”

    “究竟我是刀,還是你是刀。宋安然,你可別忘了,是我先愛上你的,無可救藥的愛上你。

    你化身美人刀,扒我的皮,敲我的骨,吸我的血,吃我的肉,將我變成人不人貴不貴,變成一個十足的瘋子。

    你這把刀早已經插進我的心口,牢牢的占據我心中最重要的位置。任何膽敢靠近我的手,都會被你親手粉身碎骨。如今我獨屬于你一個人,你,還不滿意嗎?”

    滿意!她太滿意了。

    宋安然連連點頭,她就是要獨占顏宓,一生一世只屬于她一個人所有。她不僅要占據他的心,還要占據他的身,占據他的青春和人生,占據他這輩子連帶著下輩子。

    可是這番話,宋安然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口,因為真的太羞恥了。

    宋安然干脆伸出手,緊緊的抱住顏宓的腰,將自己的頭埋在顏宓的懷里,“顏宓,我是刀,你也是刀。你鋒利又孤傲,你一把插進我的心口,連反抗的機會都不給我,直接逼迫我,讓我淪陷在你的情網里。顏宓,你要對我負責一輩子。”

    顏宓反手抱著宋安然,“我不僅要對你負責一輩子,你的下輩子,下下輩子我都要負責。”

    “你可真貪心。”宋安然背著顏宓,甜蜜一笑。她也想著下輩子,下下輩子都要顏宓負責。

    顏宓自得一笑,“我當然要貪心。不貪心一點,又怎么能娶到你。當初我若是不勇敢一點,不貪心一點,你是不是轉身就要嫁給秦裴?”

    “胡說八道。又關秦裴什么事?”宋安然怒斥。“我從來沒說過要嫁給秦裴的話。”

    顏宓捧起宋安然的臉頰,鄭重地問道:“真的?”

    宋安然挑眉冷笑,“廢話!那時候我根本就沒想過要嫁人,我又怎么會想到嫁給秦裴。顏宓,你給本姑娘記住,你是我這輩子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想要嫁的人。以后你再敢懷疑我,我一定會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顏宓嬉皮笑臉地問道:“你打算怎么讓我吃不了兜著走?你快告訴,我好奇得緊。”

    宋安然有些懵逼,顏宓怎么突然有一種賤賤的特質。賤得讓人好想抽他啊。

    顏宓還一個勁的追問宋安然,要怎么收拾他。看樣子真的對宋安然的手段充滿了好奇。

    宋安然輕咳一聲,鄭重說道:“成親以后,讓你跪搓衣板算不算?不準你上床算不算?抽鞭子算不算?”

    顏宓一臉壞笑,宋安然頓時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果不其然,顏宓低頭,咬著宋安然的耳朵,悄聲說道:“跪搓衣板沒問題,我可以跪一晚。你只需要騎在我身上就行了。你都不用動,全程我來動。

    不上床那更好,我們可以去任何想得到的地方,比如野外,或者浴桶。至于最后一項抽鞭子我最喜歡,是你抽我還是我抽你。要不要邊做邊抽鞭子?”

    啊啊啊!宋安然真的受不了了。

    沒有最污,只有更污。沒有最賤只有更賤。

    死男人,王八蛋,為什么會從高冷男神搖身一變就成了賤賤的男人。

    還她的高冷男神,還她毒舌美男,還她的清高貴公子。

    如今的顏宓,除了一張臉還能看之外,什么高冷,什么清高,什么孤傲,全都見鬼了。到底是誰吃了她的第一眼被驚艷的男神,到底誰毀了她心目中的貴介公子。

    宋安然捂臉,好像罪魁禍首就是她本人。

    宋安然有種想哭的沖動,果然夢想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

    顏宓卻一臉賤兮兮的模樣,親吻著宋安然的臉頰,“害羞了嗎?”

    宋安然拿開手,睜大雙眼盯著顏宓,一本正經地說道:“你是顏宓嗎?”

    顏宓瞬間就怒了,“你和我親密了這么久,你竟然問我是不是顏宓。宋安然,你到底在搞什么?信不信我現在就和你洞房,讓你驗明真身,看看我到底是不是顏宓。”

    宋安然伸手掐著顏宓的臉,往連邊拉,“你真是顏宓,怎么會說出這么不要臉的話。還是對我一個未婚女子說這種話?”

    顏宓咧嘴一笑,“快半年沒見你,我心里頭想你想得發慌。好安然,你難道不想我嗎?”

    “我當然想你!可是你太不要臉了。我都受不了了。”宋安然一臉抱怨。

    顏宓哈哈一笑,“現在你就受不了了,那等到我們大婚之后,你該怎么辦?以我的體力,絕對能讓你三天三夜下不了床。”

    啊啊啊!宋安然好想打人。

    為什么說不到兩句話,就會轉到上床這個話題。

    宋安然狠狠地瞪著顏宓,“你混蛋,流氓,無恥!”

    顏宓則一臉深情地說道:“我就算是個混蛋,流氓,還是個無恥下賤的玩意,也只會對你耍流氓,也只會在你面前如此肆無忌憚。

    安然,在你面前的我,是原原本本,真真實實的我,每一句話每一個眼神都是真誠的,也代表了我內心深處最原始的沖動的想法。

    對你,我不會有任何欺瞞,也不會刻意隱藏。我就是我,是你最愛的男人。”

    宋安然一臉激動又感動,這才是她愛的男人,可深情,可賤賤,可冷酷,可溫暖。

    宋安然沒有說話,她緊緊地抱住顏宓。此時無聲勝有聲,這個擁抱足以說明宋安然的心情。

    顏宓笑了起來,他拍著宋安然的背,得意地說道:“我就知道你最愛我。”

    宋安然傲嬌地哼了一聲,她才不會承認這一點,免得顏宓太驕傲。,

    顏宓用自己的頭抵著宋安然的頭,一副可憐巴巴地模樣,“安然,我想吻你,深深地吻你,怎么辦?”

    宋安然想說吻吧,她也想要吻他。

    可是顏宓接下來話,瞬間打消了宋安然的念頭。

    只聽顏宓說道:“可是我怕把持不住。安然,你不知道你有多好,多誘人。每次抱著你的時候,我都怕下一刻會忍不住要了你。

    我每一次吻你,我都要用極大的毅力才能克制住自己的沖動。可是這一次我們已經分別半年,半年的相思,我怕這一次我會克制不住。

    安然,如果我要吻你,請你一定要拒絕我。在回到京城之前,你千萬不要妥協。我真的不想傷害你。可是當我控制不住的時候,我可能真的會傷害你。”

    顏宓說完,又是一聲長長地嘆息。

    宋安然心頭發虛,她也想要顏宓怎么辦?

    她也想要和顏宓摟摟抱抱,卿卿我我怎么辦?

    啊!不行了。宋安然甩甩頭,不能讓這種瘋狂的**繼續滋長下去,她得學會克制,學會忍耐。

    宋安然一把推開顏宓,語氣堅定地說道:“我們不能在一起。”

    顏宓的眼神瞬間變得像毒蛇一樣危險,就連語氣也冷得像冰峰,“你在說什么?”

    宋安然甩甩頭,“現在我們不能見面。顏宓,我們兩個都需要冷靜。等你足夠冷靜后,我們再見面。否則我怕會發生可怕的事情。”

    比如還沒成親,就先洞房,說不定還會懷孕。宋安然都不敢想下去了。她才不要未婚先孕,才不要大著肚子嫁人,那樣子好丑,而且別人都會笑話他。

    顏宓聽明白宋安然的意思,不是要和他劃清界限,只是需要時間冷靜。

    顏宓扯了個笑容出來,語氣也柔和了幾分,“我們的確需要冷靜。但是在冷靜之前,讓我再抱抱你。安然,你不知道在草原上的日子有多么苦,我每天都在想你。

    你所有的模樣,我全都刻在腦海里。只可惜我身上沒有帶足夠的紙筆,否則我一定將你的一顰一笑都畫下來。”

    宋安然貼著顏宓的胸口,說道:“我也想你。當他們說你失蹤了,沒有消息的時候,我都快急死了。顏宓,以后不要再這樣子嚇唬我,好不好?我雖然堅強,可是我并非不可摧毀。回想起那些日子里的煎熬,每一天都像是度日如年。”

    “我就知道你在想我。”

    宋安然捶了顏宓一拳頭,這個時候還不忘嘚瑟。

    宋安然又說道:“你既然想要畫我,那就畫下來吧。我喜歡你將我畫在畫紙上。等將來我們來了,我就將那些畫冊翻出來,給孩子們看,讓他們知道他們的娘親在年輕的時候有多漂亮。”

    顏宓哈哈一笑,“放心,將來要是哪個孩子敢說你不漂亮,我就打他。”

    “你舍得嗎?”宋安然閉著眼睛,想象兩個人有了孩子的場景。可是無論如何,她都想象不出來。畢竟兩輩子加起來都沒經歷過這樣的事情,讓她憑空想象生孩子養孩子的情景,的確有些為難。

    顏宓笑道:“我有什么舍不得的。男孩子就是要打,才會有長進。”

    宋安然嗤笑一聲,“那如果生的是女孩子呢,你也打嗎?”

    “如果是女孩子,我肯定將她寵上天。除了你,誰都不準動她一根手指頭。”顏宓一本正經地說道。

    宋安然覺著好笑,“連你也不能動她一根手指頭嗎?”

    顏宓點頭,“當然。”

    宋安然又問:“那為什么我就是例外?難道你不怕我打壞了她。”

    顏宓鄭重說道:“她是你生的,是你懷胎十個月,歷盡千辛萬苦生下來的。你打她,管教她,自然是應該的。而且全家人都寵著我們的女孩,總得有個人管束她,讓她知道敬畏。這樣她才不至于長成一個飛揚跋扈,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魔王。”

    宋安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原來你也知道自己是個混世魔王。”

    “有這么說你男人的嗎?”顏宓怒視宋安然。

    宋安然笑著點頭,“不需要我特意說,你本來就是。”

    顏宓轉眼又笑了起來,“好吧,就算我是個混世魔王,可是我這個混世魔王最終還是被你擒拿。可見真正厲害的人是你。就算是有天大本事的混世魔王,落到你的手上,也難以逃出你的手掌心。”

    宋安然無比得意的笑了起來,“我就是要講你牢牢地掌控在手里面。顏宓,你這輩子注定是我的人,你逃不開我的手掌心。”

    顏宓笑道:“這話原本該是我說的,現在反倒是變成你的話。真是風水輪流轉,這還沒三十年,連三年都沒有就變了一個模樣。”

    宋安然抿唇一笑,“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嗎?”

    “當然!你的厲害我早就見識過。靠著一己之力力挽狂瀾的人,你可是第一個,目前也是唯一一個。朝堂上那些大佬,說起來都挺高貴的,可是論本事,他們還真比不上你。我顏宓這輩子能夠娶你為妻,是我最大的福分。”

    宋安然伸出手在顏宓的胸口畫著圈圈,她對顏宓說道:“你知道以前我是怎么想你的嗎?你家世好,出身好,容貌好,才學好,武功好,而且還難得聰明絕頂,雖然有點目空一切,但是你的確有這個資本。我那時候就想,你一定是老天爺的親生子,所以老天爺對你才會多加照顧。”

    “那你呢?你自己又是老天爺的什么?”顏宓好奇地問道。

    宋安然先是不好意思地笑起來,然后才說道:“我啊?我當時認為自己是老天爺從路邊撿來的,不將我折騰死,他是不會罷休的。

    算算我自從來到京城后,在我身邊發生了多少事情,都快數不過來了。而且每一次,都是性命攸關,家族生死存亡。

    別人遇到一次,就得肝膽俱裂,嚇得半輩子不敢動彈。我呢,短短兩三年內,這般嚴重的事情可不止遇到了一次,得有三四次了。

    也是我本事大,一次次的趟過來。要是換成別的人,估計墳頭上的草都有一人高了。顏宓,我曾無數次的慶幸過,我不是一個普通的閨閣女子。

    如果我是普通的閨閣女子,那我面對家族為難的時候,我肯定束手無策,最后到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顏宓心疼地抱緊了宋安然,“以后這些事情我替你扛著,你再也不用一個人承擔這么重的擔子。”

    宋安然將頭枕在顏宓的肩膀上,輕聲說道:“顏宓,我早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如果真的讓我閑下來,我真怕不習慣。”

    顏宓板著臉說道:“胡說!當初你進了山,住在山中小宅將近兩個月,天天閑著泡溫泉,不也過來了。你不是不能閑著,你是看不得別人有事情忙,自己一個人閑著。”

    宋安然哈哈一笑,“你說的對。我這人其實也挺會享受生活的。前提是我身邊的人不能整天忙得跟個陀螺一樣,那樣只會刺激我的神經,讓我極度不爽。我一不爽,就喜歡弄點事情出來。”

    顏宓抱著宋安然,輕聲說道:“下一次,我們兩人偷偷去泡溫泉。”

    宋安然瞬間就想到了某些少兒不宜的畫面。她先是啐了顏宓一口,然后說道:“流氓!”

    顏宓笑道:“等我們做了夫妻,難道不應該一起泡溫泉嗎?你難道不想換個地方,換個姿勢?我想在溫泉里體驗那種原始的……一定別有一番滋味。”

    啊啊啊!果然是污得沒下限的顏宓。他總有辦法將話題轉移到上床這件事情上。

    宋安然都可以想象,等她和顏宓正式成親之后,她一定會被顏宓做死在床上的,絕對不會有任何僥幸。

    嗚嗚……宋安然偷偷心虛了一下。以她的體力,不用三天三夜,只需一天一夜她就得交代在床上。

    宋安然一想到自己將來凄慘的下場,她就狠狠得瞪著顏宓,混蛋,她還這么小,還沒成親,顏宓整個心思就想著怎么摧殘她。

    顏宓怎么可以如此無恥冷酷。

    宋安然哼了一聲,眼睛瞪大了,盯著顏宓,“你老實告訴我,當初我在山里面泡溫泉的時候,你是不是偷偷看了?是不是將我看光了?”

    顏宓笑而不語。這種事情怎么好直接說出口。

    宋安然捶打顏宓,她就知道這男人不是個好東西。“你說啊,你是不是將我看光了。”

    顏宓笑道:“反正我肯定會娶你。”

    好啊!顏宓果然早就江她看光了。

    宋安然怒道:“你都將我看光了,我都還沒有把你看光。這不公平!”

    啊呸呸呸!宋安然大囧,她說錯話了。這話不應該這么說的。

    好羞恥,怎么辦!宋安然捂著臉,都快沒臉見人了。顏宓一定會認為她很饑渴吧。

    宋安然果然聽到顏宓哈哈大笑聲。不用看,她都能想象顏宓一臉得意的模樣。

    宋安然雙腿亂踢,她真的沒臉見人了。

    宋安然一只手捂著自己的臉頰,一只手去推顏宓,“你走啊!我不要見到你了。”

    她都沒臉見人了,她堅決不要和顏宓面對面。

    顏宓繼續哈哈大笑,笑的極為開心。

    宋安然的窘態,是徹底取悅了顏宓。

    顏宓試圖拿開宋安然捂住臉的手,可是宋安然堅決不讓。要是真拿開了,她就咬他。

    顏宓放開宋安然的手,笑道:“好啦,我不笑就是。你要是好奇我的身體,我現在就可以脫光了給你看。”

    “我才不要看,我才不稀罕看。”宋安然口是心非地沖顏宓怒吼。真是丟死人了。

    顏宓就不能讓她一個人安靜一會,獨自一人修復這份尷尬嗎?

    顏宓表示不能。他就是喜歡看宋安然這副心虛不敢見人的樣子。

    顏宓對宋安然說道:“安然,你只是說出了其他人不敢說出口的話,沒什么好害羞的。反正我都將你看光了,你看光我也沒關系吧。”

    “我才不稀罕看光你。好啊,你承認你偷看了我。顏宓,你這個混蛋,你竟然偷窺。”宋安然提起枕頭就朝顏宓身上扔去。

    顏宓笑著躲開宋安然扔過來的枕頭。

    他笑著問宋安然:“都已經看過了,這是事實,而且時間又不能倒退,你說怎么辦吧。要不我現在就脫光給你看,就算扯平了。”

    滾啊!這種事情哪有扯平一說。

    宋安然怒道:“老實交代,你偷看了我多少次?”

    顏宓一張嚴肅臉,堅決不吭聲。

    宋安然心頭一涼。啊啊啊,是不是每次她泡溫泉的時候,顏宓都有在偷看。

    宋安然看著顏宓那個眼神,她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宋安然怒道:“混蛋,那個時候你的眼睛都是瞎的,你怎么偷看?”

    顏宓神秘一笑,“有時候不需要看,只需要聽聲音就已經回味無窮。后來眼睛復明,倒是沒有了一開始的神秘刺激的感覺。”

    宋安然怒目而視,她現在總算明白,顏宓身上那股子賤賤的味道是怎么來的了。肯定就是那個時候沾染上的。偷窺果然不是正經事,連原本的高冷男神都變得如此賤兮兮的,宋安然真的有一種想要打人的沖動。

    宋安然抬起顏宓的手,干脆利落地就咬了上去。

    她就想出氣,可是顏宓身上的肉太硬邦邦,她沒辦法只能用咬的。

    顏宓則一臉笑意的說道:“咬重一點,最好能留下一個牙印,這會是我們之間真正地定情信物。”

    什么鬼?宋安然猛地抬頭,她才不要用咬痕做定情信物,這太血腥了。

    宋安然哼了一聲,“這筆賬先記著,我下次再找你算清楚。你先別著急,我有個東西要送你。”

    宋安然有點不好意思地從枕頭下面翻出一個做工粗糙,沒什么美感的荷包,“這是我平生第一次完整做完了一個荷包。我送給你,就當做定情信物。”

    顏宓看著丑丑的荷包,內心是崩潰的,他想吐槽,用這個丑丑的荷包做定情信物,還不如換做咬痕。

    宋安然怒目一瞪,“你敢嫌棄?”

    顏宓堅決搖頭,笑話,這是宋安然送他的,他怎么敢嫌棄。他不僅不能嫌棄,他還得供起來。

    宋安然這才笑了起來,這還差不多。

    想她嬌滴滴的大小姐一個,偷偷摸摸背著人做了這么一個荷包,那是件多不容易的事情啊。

    文學度 www.tdgvz.club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一品嫡妃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全民冠军足球 89499899150631750213675309837248795559653306353169046057866589776067125955251015320577102521250157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89499899150631750213675309837248795559653306353169046057866589776067125955251015320577102521250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