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冠军足球
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第一卷 第112章 絕處逢生

(文學度 www.tdgvz.club)?    ?

    影二用著低沉的聲音說道:“我愿意和秦裴交換名單。但是需要你來做中間人。至于秦裴,我信不過他。”

    秦裴哼了一聲,同樣掏出懷中的名單,遞給宋安然。對影二說道,“我也信不過你。”

    宋安然看著眼前的兩份名單,心中茫然。她問道:“你們信我?”

    影二點頭,聲音依舊低沉動聽,“我信你。”

    秦裴同樣點頭,“在場幾個人,能讓我信任的只有你。宋安然,你自己也說你信用昭著。這一次你不會讓我們失望,對不對?”

    “那我呢?這不公平。”被所有人遺忘的影七開始怒刷存在感。

    可惜沒人理會他。就算怒刷十遍,影七的存在感依舊為零。

    宋安然嘴角抽抽,想要發笑。又想到這么嚴肅的場面,發笑不好。所以她強忍著那股不合時宜的笑意,對兩人說道:“既然你們信任我,那我就勉為其難的做這個中間人。”

    秦裴鼓勵地看著宋安然,示意宋安然快一點。

    宋安然伸出雙手,分別從影二,秦裴的手中接過名單。然后雙手交叉,又分別朝影二,秦裴遞過去。

    影二,秦裴同時出手,從宋安然手中拿回交換的名單。兩人同時低頭瀏覽名單,又幾乎同時出手毀掉了手中的名單。

    看著瞬間變成紙屑的兩張信紙,宋安然有一絲忙然。轉念又想到,秦裴和影二好有默契,這兩人要么就是事先商量好了,要么就是心有靈犀一點通。

    影七大怒,“你們將名單毀了,那我拿什么?”

    沒人在意影七的怒吼,他徹底淪落為背景板。

    可憐的影七。勢力弱,活該被人欺負。

    影二突然開口,對宋安然說了一句:“多謝!”

    宋安然愣了下,竟然被血影七子的影二說謝謝,好不真實,甚至感覺有些詭異。

    宋安然張了張嘴,想問影二,他們以前是不是見過,是不是認識。可是宋安然擔心這話問出口后,影二會殺人滅口。所以宋安然還是識趣的閉上嘴巴,只含蓄的沖影二笑了笑。

    影二又朝秦裴看去,“下次有機會再較量。”

    說完,躍上枝頭就跑了。

    影七盯著宋安然,似乎心懷不軌。秦裴則盯著影七,目含警告。

    最后影七放棄,“放心,我絕不會動宋安然一根汗毛,期限永遠。”

    然后影七也追著影二的方向跑了。

    現在就剩下秦裴和宋安然主仆兩人。

    宋安然沖秦裴冷笑,“秦公子不走嗎?”

    秦裴面無表情地說道:“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讓你送我回去,我怕自己活不過今天晚上。”宋安然語氣不善。

    秦裴蹙眉,不理解宋安然為什么發這么大的火氣。

    宋安然呵呵冷笑兩聲,“秦裴,你是不是覺著自己很無辜?”

    秦裴表示,自己本來就很無辜。

    宋安然冷笑說道:“我問你,你追影二就行了,為什么還要將我帶到梅園?”

    “順手!”

    “你撒謊。你分明從一開始就想利用我找出劉素素藏在桂花樹下的東西。你懷疑我對你撒謊,所以你和影二聯手演戲,哄騙我替你們找出劉素素的東西。至于影七,不過是一個錯誤時間出現在錯誤的地方的小人物,根本不會妨礙你們的計劃。

    秦裴,你好深沉的心思。一個坑接著一個坑的挖,不動聲色之間就讓我跳入坑里面。現在,你們的目的達到了,劉素素的東西你們都拿到手上了。從今以后,別再因為劉素素的事情來煩我。再敢當著我的面說出劉素素三個字,小心我翻臉。”

    秦裴沒有替自己辯解,因為宋安然說的都是對的。

    宋安然大怒,她是后知后覺。誰讓秦裴和影二兩人演戲太逼真,她還真以為他們是在生死相搏。就連白一都沒看出這里面的貓膩,她一個武功渣渣,怎么可能看出來。

    還是后來,當宋安然找到劉素素藏起來的東西之后,所發生的一切,才讓宋安然抓住了他們的破綻。

    真要打生打死,怎么可能她剛找到劉素素的東西,這兩人就同時出現。

    真打生打死,又怎么可能和平交換彼此手中的名單。

    真打生打死,又怎么在最后時刻,兩人會那么平靜。

    總之,這種事情不懷疑就沒事,一旦懷疑處處都是破綻。

    看秦裴的反應,宋安然就知道自己沒有懷疑錯。秦裴和影二精心策劃了一出大戲。

    宋安然問秦裴,“秦裴,我問你最后一個問題。我被江忠叔侄盯上,被帶到錦衣衛,是不是你和影二算計的?”

    秦裴沉默了片刻,說道:“沒有算計。只是將計就計。”

    “哈哈……”宋安然大怒,“所謂將計就計,就是順手救我出來,讓我對你感激涕零,然后我乖乖的告訴你劉素素的秘密,然后你再帶我來梅園,幫你們找東西。秦裴,你這個王八蛋。不過,我得承認你算計得很成功。每一步都被你算計到了。如此精準的算計,我在想,究竟是你想出來的,還是影二想出來的?”

    秦裴沒吭聲。

    宋安然瞬間明白,這一切全是影二想出來的。

    影二那個王八蛋。

    宋安然怒問,“影二是誰,是不是我認識的人?”

    “不知道。”這一回,秦裴倒是回答得很快。

    接著秦裴又說道:“我送你回去。”

    “免了!”宋安然冷著一張臉。

    “那你怎么回去?山下可沒有馬車租賃,莫非你還能走著回去?”秦裴貌似有些擔心。

    宋安然挑眉一笑,“真擔心我走不回去?”

    秦裴頓時就感覺不妙,宋安然不會又在打什么主意吧。

    宋安然輕聲一笑,“秦公子放心,我這人做事光明正大,不會像某些人整天算計人。你要是真擔心我沒辦法走回去,那你就去給我找一輛馬車,就停在山腳下。至于這會,我打算去相國寺燒一炷香,請菩薩保佑,惡靈退散,還我清凈。”

    秦裴笑了。宋安然指桑罵槐說他是惡靈,其實他一點都不介意。

    “好,我去給你找一輛馬車。”

    秦裴躍上枝頭,走了!

    宋安然拍拍手,終于將秦裴打發走了。

    她對白一說道:“白一,我們走。”

    “姑娘真要去相國寺燒香?”

    “當然!”

    “姑娘就不擔心少爺他們?也不知道他們現在到哪里了。”

    宋安然笑道:“放心,他們肯定沒事。”

    從梅園后門進入相國寺后山,然后直接前往大雄寶殿。

    剛走上回廊,宋安然就突然停下了腳步。

    在她的對面,迎面走來三個人。沈玉江,韓術,竟然還有顏宓。

    而且顏宓好像換了一身衣服。雖然衣服的布料顏色都一樣,就連花紋也差不多。可是宋安然有火眼金睛,還是從細節出看出了兩件衣服的不同之處。

    宋安然心頭一跳,心里面升起一種古怪的感覺。就好像前方已經出現了曙光,只需要捅破窗戶紙,她就能知道真相。

    宋安然拼命地想,那種古怪的感覺到底因何而來,代表了什么。還沒想通透,韓術就先叫了一聲,“宋表妹!”

    瞬間打斷了宋安然的思路。

    宋安然回過神來,表情顯得有些茫然。

    韓術一臉擔心地看著宋安然,“宋表妹,你沒事吧。你也是來相國寺替宋表叔祈福的嗎?”

    宋安然有些狐疑的看著韓術,“韓表哥是要退婚嗎?”

    韓術驀地漲紅了臉,顯得很羞愧,很自責,像是沒臉見人一樣。

    “宋表妹,你們家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放心,我不會落井下石,我會支持你。你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盡管開口。”韓術誠懇地說道。

    “你不退婚?”宋安然顯得很驚奇,“你母親不退婚?”

    韓術一臉狼狽,簡直無地自容,“宋表妹,求你不要再說了,好嗎?”

    宋安然點點頭,“看來韓表嬸的確想退婚。不過你念及兩家的情意,又怕擔上不好的名聲,所以你打算等宋家的事情有結果了之后,再說退婚的事情,對嗎?”

    “宋表妹,你誤會我了。我沒想過要退婚。我原本是想趁機辦婚事,將你大姐姐安樂娶回韓家。這樣一來,就算宋家有什么事,也不會牽連到安樂身上。可是我母親不同意,還請宋表妹見諒。”

    韓術是個老實人,他真心實意的給宋安然行了個大禮。

    宋安然避讓開,“韓表哥有心了。婚姻大事不可勉強,如果韓家真要退婚,我們宋家也能理解,并不會怪你們。宋家落難,結果如何,大家都不知道。韓家沒必要陪著宋家冒險,你更必要拿自己的前程去賭博。娶個犯官家眷可不是什么好名聲。”

    “我不會冒險。”韓術急切地說道,“我只是擔心你們宋家,我想著能救一個是一個。要是我娶了安樂,能讓安樂免于禍事,那也是一件功德。”

    宋安然笑了起來,“韓表哥,你是赤誠之人,比某些道貌岸然的人強多了。不過宋家人就算落難,也不需要施舍。所以你不用勉為其難的娶安樂回去。我怕將來你做了官,安樂將無處容身,最后的下場還不如留在宋家。”

    “怎么會?”韓術覺著自己受到了一萬點傷害。

    宋安然挑眉一笑,“將來的事情誰說得準。婚姻講究門當戶對,不就是擔心一方比另一方強太多,強的那方會欺負弱小一方。到了最后,弱小的一方別說做主子,連丫鬟都不如,說不定還不如府中養的一頭畜生。”

    這得有多大的怨氣啊,才會說出不如畜生的話。

    韓術覺著自己很無辜,“宋表妹,你誤會我了。韓家絕不是你想到那樣。”

    “我怎么想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我站在韓表兄的立場上,我會選擇退婚。”宋安然很坦然的笑道。

    韓術蹙眉,不解地看著宋安然,“你贊成退婚?你就沒想過安樂表妹的感受?她能接受嗎?如果我們韓家退婚,那安樂一年之內就連著退婚兩次。這對她的名聲會造成極大的傷害。”

    宋安然笑道:“如果我父親平安無事,安樂還愁嫁不出去嗎?”

    韓術緊皺眉頭,看著宋安然,“宋表妹似乎對我有所不滿。”

    宋安然笑著問道,“請問韓表兄,你怎么會和沈公子,顏公子在一起?”

    韓術瞬間明白過來,他是被遷怒了。

    韓術說道:“我和沈公子昨日就約好來相國寺燒香。至于顏公子,是沈公子邀請的。”

    宋安然點點頭,表示明白。然后她對韓術說道:“韓表兄,無論韓家是想退婚,還是想繼續這門婚事,我希望能在我們宋家的事情塵埃落定之后,韓家再做決定。之前有冒犯的地方,還請韓表兄見諒。這兩天我是著急上火,說話難免有不當之處。”

    “我都理解。如今宋家全靠表妹一個人支撐,說實話,我很佩服。我以前也聽說過表妹自幼管家,卻沒想到表妹完全不輸男兒。”

    宋安然挑眉,得意一笑,“我當然不輸男兒。至少我不會做落井下石,趁火打劫的事情。”

    面癱冰山臉顏宓冷哼一聲,表達不滿。

    沈玉江斜了眼顏宓,暗道,宋安然罵的人不會就是顏宓吧。

    顏宓瞪了眼沈玉江,再敢亂猜測,老子滅了你。

    沈玉江捏捏鼻子,笑而不語。

    韓術不了解內情,自然不知道宋安然罵的人是顏宓。

    韓術有些擔心地看著宋安然,“宋表妹,是有人為難你嗎?”

    宋安然坦然說道:“那是當然。沒人為難我,那才是咄咄怪事吧。我父親被關進詔獄,如今宋家是墻倒眾人推,人人都想在宋家身上咬上一口。還是韓表兄仗義。雖然你幫不上忙,不過我還是感謝你。”

    一番話讓韓術很不自在。他下意識的覺著宋安然是嫌棄他無能,幫不上忙。不僅幫不上忙,還多事,制造麻煩。

    韓術后知后覺的朝身后的沈玉江顏宓看去,或許宋安然一番話,并不是沖著他來的,而是沖著身后的沈公子,顏公子。或許宋安然是在怪他將沈公子顏公子帶到她面前,所以宋安然很不高興。

    韓術悄悄的朝邊上退了一步,一副遠離戰火的樣子。

    宋安然直面顏宓,沈玉江。

    “沈公子,顏公子,你們二人不忙嗎?大冬天的,竟然有心情到相國寺游玩。”宋安然似笑非笑的。

    顏宓冷著一張臉,什么話都沒說。

    沈玉江拱拱手,“宋姑娘,我聽說你被錦衣衛請了去,沒事吧?”

    “錦衣衛?”韓術大驚失色。

    三人齊齊朝韓術瞪了眼,不就是錦衣衛,至于大驚小怪嗎?

    韓術趕緊閉嘴,這種‘高大上’的話題,貌似他參與不了。

    宋安然笑了笑,對沈玉江說道:“多謝沈公子關心。沈公子就是比一帆先生更有人情味。只是我之前以為沈公子很忙,沒想到沈公子還有閑情逸致到相國寺游玩。”

    沈玉江捏了捏自己的鼻子,“你沒事就好。”

    宋安然笑道:“我當然沒事。沈公子難道還不知道,有人救了我。”

    “誰救了你?我倒是好奇得很。”沈玉江問道。

    宋安然淺淺一笑,“那人的姓名我不方便告訴沈公子。不過以沈公子的手段,稍微打聽一下,應該就能知道。”

    沈玉江有心問顏宓,他想顏宓一定知道。顏宓的消息一直比他靈通。

    結果沈玉江還沒開口,顏宓就先說道:“我不知道,別問我。”

    這分明就是知道,卻不肯說出來的節奏啊。

    沈玉江又看了眼旁邊的韓術,莫非顏宓是顧忌有外人在場,所以不肯說實話。

    宋安然才不關心幾個男人之間的眼神交流。她說道:“在此相遇,也是有緣。不過我時間寶貴,就不陪你們閑聊。我先走一步,你們隨意。”

    沈玉江想要挽留,卻想不出理由。

    韓術也想問問宋家的情況,可是瞧著宋安然那張冷臉,韓術覺著還是算了吧,何必自討沒趣。宋安然之前說的那句話雖然過分,卻是實話。他的確幫不上忙,說不定還會給宋家制造新的麻煩。識趣的做法就是該閉嘴的時候閉嘴。

    宋安然越過沈玉江,和顏宓側身而過。

    顏宓突然開口,對宋安然說道:“之前的條件依然有效。我等著你反悔。”

    宋安然一時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顏公子,你對我的了解真的太少了。至今為止,我從來沒對自己的任何決定反悔過。所以你是白期待到了。”

    沈玉江狐疑地看著二人,顏宓給宋安然開了什么條件?

    顏宓不會告訴沈玉江,宋安然也沒有四處宣傳的嗜好。于是沈玉江只能繼續發懵。

    顏宓冷笑,“朝堂是朝堂,內宅是內宅。宋姑娘,你在內宅所向無敵,不代表朝堂你也玩得轉。我若是你,就會識時務為俊杰,答應下來。”

    宋安然輕聲一笑,“顏公子,你是你,我是我。所以別將你的想法強加在我的頭上,我很不高興。我這人一不高興,就喜歡搞點事情出來,顏公子,你確定要惹我?”

    顏宓板著臉,一副冰山樣,一點活人氣都沒有。

    “我很期待宋姑娘的大動作。千萬別讓我失望。”

    宋安然含笑說道,“很快你就會見到我的大動作,到時候千萬別被嚇倒。”

    顏宓顏中帶著強烈的渴望,“我等著。”

    兩人之間,火花四濺。你來我往,已經斗了幾個回合。

    宋安然淺笑一聲,施施然離去。

    顏宓看著宋安然的背影,若有所思。

    沈玉江湊到顏宓身邊,悄聲問道:“到底怎么回事?”

    顏宓翻了個白眼,“不關你事。”

    好殘忍哦!

    沈玉江遭遇暴擊,瞬間整個人都不好了。

    沈玉江瞥了眼旁邊的韓術,哎,當著韓術的面不好和顏宓鬧翻。否則他立馬和顏宓翻臉。

    韓術頓覺自己成為了多余的。貌似他今天就不應該來相國寺,甚至覺著他是被沈玉江給牽連了。

    來相國寺這件事,是沈玉江突然提起。他盛情難卻,只好跟著沈玉江走一趟。結果在相國寺門口遇到了顏宓,緊接著又遇到宋安然。

    大家湊在一起,感覺火藥味好重。

    韓術心中有疑問,卻沒有多問。

    他清楚自己和沈玉江,顏宓這些人,并不屬于一個圈子。有些事情,還是裝糊涂比較好。

    宋安然帶著白一徑直前往大雄寶殿燒香。

    宋安然虔誠地跪在蒲團上,嘴中念念有詞。如果世上真有神佛,宋安然希望自己的虔誠能夠打動他們,保佑宋子期平安無事,保佑宋家平安無事。

    最后,宋安然將一炷香插進香爐內。

    宋安然抬頭看著身穿金衣的菩薩,對白一說道:“你說他會顯靈嗎?”

    “姑娘莫要胡說。當著菩薩的面說這樣的話,是大不敬。菩薩會生氣的。”

    瞧著白一緊張的模樣,宋安然笑了起來。

    “我就是隨口說說。白一,我們走吧。”

    宋安然帶著白一出了相國寺,開始下山。

    路途中,宋安然突然開口問白一,“白一,你覺著顏宓怎么樣?”

    白一想了想,“顏公子……奴婢看不透。或許是因為他話比較少的緣故,奴婢覺著他有些深不可測。”

    宋安然點點頭,“我們的感覺一樣。我總覺著顏宓很不簡單,不僅僅局限于我們所看到的。我們沒看到的,只怕說出來能嚇死人。”

    白一說道:“姑娘,我們不說顏公子。奴婢就想問姑娘,現在怎么辦?所有人都出京,侯府那邊也知道錦衣衛上門抓人的事情,如今姑娘該何去何從?老爺那里又該怎么辦?還有侯府那里,我們還回得去嗎?”

    “車到山前必有路,你著什么急。”宋安然翻了一個白眼。

    白一說道:“奴婢就是著急。姑娘倒是不慌不忙的,可是事情一件都沒解決。”

    宋安然笑了起來,“傻丫頭。秦裴已經答應,他不會讓錦衣衛對老爺動刑。這樣一來,我就有足夠的時間。等到京城缺糧的時候,你就知道本姑娘的手段有多厲害。到時候,那些人都得來求本姑娘放糧。”

    “姑娘不是讓張治洗墨將糧食全沉到大海里面嗎?姑娘哪里還有糧食?”

    宋安然哈哈一笑,“本姑娘豈會打無準備的仗。商行存在江南的糧食,只要本姑娘需要,隨時都能運到京城來。幾十萬上百萬人的性命都捏在我的手上,這種掌控一切的感覺,才是我要的。”

    白一也跟著生出豪邁之情,“姑娘厲害。這樣做一定能救出老爺吧。”

    “當然!”

    主仆二人下了山,秦裴準備的馬車就停在山下。

    對秦裴的辦事效率,宋安然還是很滿意的。

    上了馬車,宋安然命車夫先去東市。他要看看那些大糧商,有沒有受到斷糧的影響。

    馬車進入京城,又緩緩駛入東市。

    快到吃飯的時間,這個時候正是糧食鋪子最忙的時候。因為很多老百姓都是在干完一天的活計之后,結算當天工錢。等拿到工錢之后,才急匆匆的去糧食鋪子買糧。

    看了幾個小糧商,小糧商們并沒有受到斷糧的影響。

    接著宋安然有又去查看了三家大糧商的鋪子。除了一家大糧商還在正常賣糧之外,其他兩家都早早的關了門。

    斷糧的消息一出,不到一天時間,就已經產生了影響。

    宋安然嘴角一翹,嘲諷一笑。

    百姓們并沒有察覺到糧食危機。這家不開門,就去下家買。反正糧商這么多,糧食鋪子這么多,不愁買不到糧食。

    通常老百姓一次只買兩三天的糧食。兩三天后,如果大糧商們全部關門歇業的話,整個京城將變得人心惶惶。

    等到了那時候,宋安然就不信,高坐朝堂的大佬們,王八蛋們還能安枕無憂,還能心安理得的算計宋家人的性命。

    宋安然對車夫說道:“回侯府!”

    明天將會有更大的影響力。希望到時候大糧商們背后的靠山,會主動站出來找四海商行談判。

    就算不主動站出來,宋安然的斷糧計劃也會逼得他們主動。

    馬車出了東市,直接前往侯府。

    回到侯府后,還有一場硬仗要打。宋安然知道,自己得早做準備。

    馬車行駛到半途中,突然停了下來。

    宋安然蹙眉,莫非又有人半路攔截她。

    打開車窗一看,一個穿戴整齊卻略顯陳舊的小廝站在馬車前面,手里拿著一張名帖,張口就問,“請問馬車里面的是宋姑娘嗎?小的奉我家老爺的吩咐,前來請宋姑娘過府一敘。”

    白一代宋安然問話,“請問你是哪家府上的小廝?”

    “我家老爺姓顏。具體是誰,宋姑娘看了名帖就清楚了。”

    莫非是晉國公府?白一請示宋安然。

    宋安然說道:“將名帖拿上來。”

    “奴婢遵命。”

    白一從小廝手中接過名帖,然后交給宋安然。

    宋安然翻開名帖一看,三個大字闖入眼簾。

    “顏道心!”一個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顏道心竟然主動說要見她。

    宋安然心中狐疑不定。莫非顏道心在朝中還有過硬的關系,還是說顏道心能說服晉國公府幫忙營救宋子期。

    無論如何,既然接到了帖子,宋安然一定要去見一見這位顏大人。

    宋安然打開車門,直接同小廝說道,“請這位小哥前面帶路。”

    “宋姑娘客氣了,請往左邊走。”

    顏府就在離晉國公府有兩條街距離的一條小巷子里。

    從側門進入顏府,然后直接下了馬車。

    宋安然四下打量了一番。顏府雖然同樣位于貴里巷內,但是比起侯府來,顏府就顯得太小太逼仄。不像是傳承了百年的世家,倒是像小門小戶。

    小廝似乎知道宋安然在想些什么,主動解釋道:“宋姑娘剛才進來的這條巷子,原本有一大半的宅院都是顏家的。只是這十來年,我家老爺仕途不順,為了籌措銀錢,宅院已經賣了大半出去。賣到如今,就只剩下這處三進的小宅院。”

    原來如此。沒想到顏道心竟然落魄如斯,連祖宅都快賣光了。

    就是不知道顏道心有什么辦法幫忙救出宋子期。

    小廝領著宋安然來到書房,先在門口喊了一聲,“老爺,宋姑娘來了。”

    “請宋姑娘進來。”

    一個略顯蒼老干枯的嗓音響起。

    宋安然整了整儀容,隨小廝走進書房。

    書房內的光線有些暗,只點了一根蠟燭。顏道心就坐在書桌前面,身體瘦削,背脊卻挺得筆直。

    當小廝將其他蠟燭全部點燃后,宋安然總算看清楚了顏道心的長相。

    顏道心有著顏家人的好相貌。即便已經是六十出頭的老人,依舊顯得很精神。從他的五官就可以想象得到,年輕時候的顏道心,一定能夠傾倒無數大姑娘小媳婦。

    宋安然恭敬行禮,“晚輩見過顏大人。”

    “坐吧。”顏道心沒同宋安然客氣,他直接開口問道:“你父親有和你提起過老夫嗎?”

    宋安然恭敬地說道:“父親沒有和我提起過您,但是崔四有說過關于您的事情。”

    顏道心點點頭,“崔四那孩子,現在還好嗎?”

    “不愁吃不愁喝有片瓦遮身。如果這就算好的話,那他過的的確很不錯。”宋安然面色平靜地說道。

    顏道心有一瞬間了發愣,好久沒見到說話如此不客氣的小姑娘。

    “崔四有心結,難以展顏,老夫明白。老夫也希望能幫上忙,可惜老夫如今人單勢弱,有心無力。”

    “顏大人已經做了該做的事情,您不欠崔家的。真正欠崔家的是蕭家。”

    顏道心瞬間大笑起來。皇族姓蕭,說蕭家欠了崔家,這話沒說錯。

    “你說的沒錯。無論是顏家還是宋家都不欠崔家。冤有頭債有主,崔家該找蕭家討還公道。只是不知道老夫有生之年能不能見到那一天。”

    顏道心感慨完,又說道:“知道今日老夫叫你過來,為了什么嗎?”

    “我知道。是為了家父的事情。”宋安然起身恭敬行禮。無論顏道心能不能幫上忙,宋安然都誠心誠意的感謝。

    顏道心哈哈一笑,“你這小姑娘忒多禮。罷了,禮多人不怪。老夫叫你過來,自然不會瞞你。說實話,以老夫的能力,是沒有辦法將你父親從詔獄里救出來。老夫唯一能幫你的,就是給你指一條明路。”

    宋安然再次躬身行禮,“謝謝顏大人!如今所有人都對宋家唯恐避之不及,就連我的外祖家,西江侯府也不例外。只有顏大人不計較這里面的風險,實心實意的替我父親,替宋家考慮。你的大恩大德,小女子銘感五內。”

    “坐下吧。老夫不能替你父親說話,已經很愧疚了。你再這么謝來謝去的,老夫怕是沒臉見人了。”

    宋安然頓時笑了起來。

    她喜歡顏道心這老頭。顏道心比一帆先生大個十來歲,同樣是學問大家,卻不像一帆先生喜歡故作清高。

    宋安然總結出來,一帆先生是屬于裝逼遭雷劈的那類人,顏道心卻屬于為人做事都很實在的人。

    選擇朋友的話,肯定是顏道心更受歡迎。

    可惜官場不是做朋友。

    顏道心的實在,是優點也是缺點。就看上面的皇帝需要哪種人物。很顯然,永和帝不喜歡太過實在的顏道心。

    反倒是裝逼裝上天的一帆先生,學問不見得多厲害,姿態倒是擺得高高的,給人一種很牛逼的假象。很顯然,一帆先生這樣的人,很得永和帝的喜歡。

    永和帝就喜歡有自信,看上去很有辦法,很牛逼的臣子。

    宋安然坐下,問道:“剛才大人說會給我指一條明路,還請大人明言!”

    顏道心點點頭,“老夫沒有能力救你父親,但是有一個人肯定能辦法救人。只要他肯出面替你父親說話,陛下就一定會釋放你父親。”

    竟然會有這么牛逼沖天的人物,莫非是簪花夫人。宋安然轉念一想,又覺著不太可能。簪花夫人畢竟是女人,女人不參與朝堂。就算簪花夫人是宮里面的人,后宮不得干政,單是這一條規矩,簪花夫人就不可能替宋子期說話。

    宋安然沒急著問,她在等顏道心的下文。

    顏道心又嘆了一口氣,“只是老夫也不知道他會不會答應出面。因為據老夫所知,近十來年,無論是王公貴族,還是高官顯貴,沒有一個人能請動他出手幫忙。他就是陛下身邊最信任的謀士,聞先生。”

    宋安然頓時一驚。

    聞先生的大名,她自然聽說過。

    當年永和帝起兵造反,據說身邊有四個謀士。其中最出名的就是聞先生。

    據說其他三位謀士,在永和帝當上皇帝后,因為得意忘形,先后被永和帝給咔嚓了。只剩下聞先生還好好的活在世上。

    但是自永和帝當了皇帝后,聞先生就不再主動過問朝政。近十年,更是搬到了城郊道觀居住。

    有人說聞先生這么做是為了自保,因為他怕永和帝會像殺死其他三個謀臣一樣殺了他。也有說人聞先生這么做,是因為他淡泊名利,不愿意參與朝廷紛爭。

    無論因為什么原因,總之聞先生是永和朝分量最重的謀士。就算聞先生十年不過問朝政,他在朝堂依舊擁有著強大的影響力。永和帝有什么難解的問題,首先就會找聞先生問計。

    聞先生不在朝堂,朝堂卻處處有他的傳說。

    如果宋安然能請動聞先生替宋子期說話,宋子期不僅沒事,還會多一份保護。

    那些想要算計宋子期的人,一聽到聞先生為宋子期說話,都得先掂量一下自己的胳膊腿,有沒有聞先生那么粗。

    宋安然聽到聞先生的大名,只有驚卻沒有喜,因為聞先生真的很難請。

    宋安然問道:“我聽說聞先生已經有兩年沒見外人,他原則性那么強,肯定也不會見我。見不到聞先生,這就是一條死路。”

    “老夫可以幫你一把,讓你見到聞先生。”

    宋安然大驚,“還請大人明言。”

    “當年聞先生處于微末之時,曾欠了老夫兩個人情。第一個人情,十年前他已經還了。所以老夫才能繼續活在世上,繼續當官,雖然只是六品官。”

    宋安然蹙眉,她真沒想到,一帆先生竟然想置顏道心于死地。一帆先生何止是欺師滅祖,簡直該天打雷劈。

    顏道心卻笑著搖頭,“并非沈一帆想置老夫于死地,而是那些被老夫得罪過的人想弄死老夫。可惜他們沒想到,聞先生會替老夫求情,讓老夫保下一條命。

    到現在為止,聞先生還欠老夫一個人情沒還。老夫就想著,老夫已經老了,這輩子沒什么可求的。不如將這個人情送給你,幫你去見聞先生。只是見到了聞先生之后,能不能說服他替你父親說話,就要看你自己的。老夫只能幫你這么多。”

    這個人情真是太大了。

    宋安然再次起身,躬身彎腰,行了一個大禮,“老大人的恩德,我和宋家都會牢記在心中。只要宋家不倒,只要我還活著,老大人這份恩德,我一定會加倍回報。”

    “說這些做什么!你父親是老夫的學生,見他有難,老夫豈能袖手旁觀。只可惜老夫能幫的只有這么多。若是十幾年前,老夫不敢說一定能將你父親救出來,至少能保住宋家無事。可惜啊,老夫老了,沒用了。”

    “老大人千萬別這么說。如今您就是晚輩的主心骨。沒有你,晚輩還跟無頭蒼蠅一樣亂轉。”

    顏道心哈哈一笑,“你這小姑娘,有膽子,也會說話,老夫挺喜歡的。將來宋家要是平安無事,你多來陪陪老夫說話下棋,老夫就當你是在報答老夫的恩情。對了,你會下棋嗎?”

    宋安然點頭,“略微會一點。”

    “會一點就行。記住,以后多來陪陪老夫。”

    “只要宋家平安,晚輩一定常來叨嘮老大人。到時候老大人可別嫌我聒噪。”

    “哈哈!老夫不怕你聒噪,老夫就喜歡熱鬧。如今這府里啊,就是太冷清了。多你一個人,也多一份人氣,挺好的。”

    宋安然驀地,覺著鼻子發酸。強忍著淚意,說道,“以后我要是帶著家里的弟弟妹妹們一起來,老大人會嫌棄嗎?”

    “都來,都來,只要和你一樣聰明就行。”

    宋安然頓時笑了起來。

    宋子期有幸,宋家有幸,才讓他們遇上了顏道心。

    ------題外話------

    今天心情很糟糕!

    這文上了520客戶端精品,按理應該很高興的。可惜收藏漲不起來,急得上火。

    我和別人開過玩笑,說自己是渣收藏體質。寫了六本,沒有一本收藏上萬的。就算收入最高的《庶女妖嬈》,也只有七千多收藏。

    我也試著安慰自己,不要著急,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可是沒有收藏,就意味著沒有新增的讀者,沒有讀者,收入就上不去。以后推薦就會越來越少,形成惡性循環。

    想起以前自己還說過,這本文要逆襲。以現在的收藏,逆襲就是個笑話。

    哎,說到這里,我都想先哭一把。

    哎,不說了。還是老老實實的碼字,將這個故事圓滿的呈現出來。不能辜負支持我的小伙伴們。

    順便安慰自己,付出一定會有收獲。

    小伙伴們,看到這里,就當元寶發神經,不用在意。文學度 www.tdgvz.club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一品嫡妃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全民冠军足球 7852904911682733282277628860200276642063368481777619661541710127148026829433434860494244560797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7852904911682733282277628860200276642063368481777619661541710127148026829433434860494244560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