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冠军足球
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第一卷 第96章 禍根送出,韓太太上門相親

(文學度 www.tdgvz.club)?    宋安然的馬車停在一個死胡同里。這里僻靜,白天幾乎都沒有人經過。

    馬車剛停下不到一盞茶的功夫,車子突然一重,一陣寒風從車門灌進來。緊接著,馬車上面就多了一個人,正是秦裴。

    “你找我?”秦裴面容嚴肅,眼中似乎帶著興奮的光芒,“你遇見劉素素了?”

    宋安然沒吭聲,只瞥了她一眼。然后示意喜秋將包袱打開,拿出包裹起來的紫玉葡萄。

    見到紫玉葡萄,秦裴不為所動,反而疑惑,“你這是做什么?賄賂我?”

    宋安然嘲諷一笑,秦裴還不值得她賄賂。至少現在還沒發現賄賂的價值。

    “白一找到你的時候,沒和你說清楚嗎?我請你過來,是有事情需要你幫忙。”

    秦裴雙手抱臂,態度有些冷漠。“據我所知,你剛從沈家相親出來。剛見完沈玉江,又著急著見我。宋姑娘,你這樣做很不好。”

    宋安然翻了個白眼,“秦公子別自作多情。你放心,我對你沒有半點非分之想。這個紫玉葡萄,是我們宋家的東西。經我手送給侯府老夫人。結果就在昨天,這個紫玉葡萄被人放在世寶齋寄賣。”

    宋安然頓了頓,等待秦裴的反應。結果秦裴根本就沒有反應。

    宋安然笑了笑,又繼續說道:“如果僅僅只是這樣,其實也沒什么,不就是缺錢嘛。可是這紫玉葡萄偏偏被韓王府的小公子看上,而且還非買不可。還有,知道這個紫玉葡萄出自宋家的人不少。畢竟當初請工匠雕刻紫玉葡萄的時候,并沒有瞞著人。

    韓王府我們宋家惹不起,也不敢招惹。可是我們宋家也不敢承擔將紫玉葡萄賣給韓王府的后果。所以我想將紫玉葡萄送出去,送給‘簪花夫人’。我想‘簪花夫人’應該是一位連韓王也要給面子的大人物。

    這件事情,只有秦公子能夠做到。還請秦公子幫我這個忙。大恩不言謝,只要辦成這件事,宋家將來必有回報。”

    宋安然極其鄭重的說完,然后深深鞠躬。

    秦裴理所當然受了宋安然這個禮。

    接著秦裴便說道:“宋大人難道沒告訴你,當初那張名帖,我也是從別人那里借來的。”

    宋安然笑了起來,“秦公子既然能借來名帖,我相信你也一定有辦法將紫玉葡萄送給‘簪花夫人’。秦公子送禮物的時候,甚至不用提宋家。能將紫玉葡萄送到‘簪花夫人’的手上,我們已經心滿意足。”

    秦裴挑眉,“你覺得自己的要求不高?”

    宋安然含笑不語。

    秦裴哼了一聲,“我讓你告訴我劉素素的下落,這個要求同樣不高。”

    “但是我的確不知道劉素素的下落。”宋安然笑著說道。

    秦裴呵呵兩聲,“這話我信。”

    宋安然含笑問道:“那秦公子要幫忙嗎?”

    “要是我不幫忙,你打算怎么辦?”秦裴語氣僵硬,眼中含笑。只可惜,一臉大胡子實在是有礙市容,讓人難以注意到他表情中的細微變化。

    宋安然笑了笑,揮手讓喜秋到馬車外面等著。然后壓低聲音說道:“秦公子連著兩次鉆我的臥房,等到我們宋家因為韓王府,因為紫玉葡萄而倒霉的時候,不得已之下,我只好帶根繩子到你們國公府,要求你對我負責。”

    “既然是要求我對你負責,干嗎還帶著根繩子?”秦裴好奇地問道。

    宋安然笑道:“當然是為了威脅你啊。你要是不答應,我就用繩子吊死在國公府大門口。”

    “你沒有機會吊死在國公府大門口。因為我會武功,沒有人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自殺。”秦裴自信地說道。

    宋安然拍手,“那正好。你阻止我的時候,我們就能近距離的接觸,說不定還能肌膚相親。當著那么多圍觀者的面,你我肌膚相親,到時候你就算不想負責也不行。所以,最終宋家還是你的責任。與其將來事情變得麻煩不可收拾,不如現在順手幫我將禮物送出去。這樣一來,我不用嫁給你,你也用不著對我負責。”

    秦裴突然憤怒起來,“你這女人,難道遇到一個男人,張口閉口就是嫁,負責之類的話嗎?”

    宋安然沖天翻了個白眼,“秦公子,我至少不會沒事就鉆姑娘家的臥房玩。比起秦公子,我真是純潔又善良,純真又可愛。”

    說完,宋安然還眨眨眼,表示自己都被自己的話給感動了。

    秦裴呵呵冷笑。厚臉皮女人。

    秦裴一把抓起紫玉葡萄。

    宋安然驚呼,“小心一點。這東西脆弱得很,經不起你這么一抓一扔的。”

    宋安然趕忙將紫玉葡萄包起來,放在盒子里,然后再交給秦裴。

    秦裴提起盒子,“我會托人將這件禮物送給‘簪花夫人’。不過能不能震懾住韓王,我就不敢保證。總之,你和宋家都自求多福吧。還有,你不要妄想我會娶你,就算我鉆了兩次你的臥房。”

    宋安然挑眉一笑,“放心,我也不稀罕嫁給你。我怕被你打。”

    秦裴頓時僵住,這是什么鬼理由。他什么時候打過女人。

    宋安然表示有,比如白一。

    秦裴扶額,白一能算女人嗎?會功夫的女人都不能算做單純的女人。哼,總之,他沒打過女人。

    白一表示不服。憑什么忽視她的性別。難道她長得五大三粗,像個男人?

    宋安然但笑不語。愚蠢的狡辯,注定會原形畢露,自嘗苦果。她就等著秦裴被收拾的那一天。

    秦裴表示,他不和宋安然一般見識。提起盒子,下了馬車,躍上房頂,走了!

    秦裴直接去了唐王府。

    要送禮給‘簪花夫人’,還是要靠蕭瑾。

    秦裴將盒子丟在桌子上,對蕭瑾說道:“替宋家送給小周氏。”

    蕭瑾沒吭聲,先是檢查盒子里面的東西。見到紫玉葡萄,蕭瑾也吃了一驚。

    “怎么回事?莫非宋家知道了簪花夫人的真實身份?”

    “不知道。這個紫玉葡萄,宋家本來送給了侯府,結果侯府缺錢,拿紫玉葡萄到世寶齋寄賣。然后被韓王府的人看中。宋家不敢招惹韓王府,也不敢將東西賣給韓王府。所以他們就決定將東西送給小周氏。反正韓王惹不起小周氏,你就當順手幫個忙。對了,你還欠著宋家的救命之恩。為了報恩,你也應該幫他們這個忙。”

    秦裴說完,挑眉笑了笑。

    蕭瑾將紫玉葡萄收起來,“我會將東西送給周姨。你讓宋姑娘不要擔心。”

    “你怎么知道是宋安然托我辦這件事?”秦裴好奇地問道。

    蕭瑾苦笑一聲,“你一臉怨念,像是受了閑氣的樣子,不用猜我也知道你見了宋安然。每次你見了她,你都是這副樣子。”

    秦裴摸摸自己的臉,不確定地問道:“我真的一臉怨念?”

    蕭瑾點頭,“十足的得不到滿足的怨婦相。”

    這形容簡直是在找死啊!

    秦裴一捶桌子,就站了起來,瞪著蕭瑾。

    蕭瑾慢悠悠地說道:“我說的都是實話。你要是不樂意聽,下次我不說就是。”

    秦裴哼了一聲,直接跳上房梁走了。

    蕭瑾搖頭,一個大男人,就不能好好走路,從正門進出嗎?

    蕭瑾沖門外的下人喊道:“來人,備車。我要出門燒香。”順手抱起桌面上的盒子,走了出去。

    宋安然和秦裴分開之后,見時辰很早,于是讓車夫朝西市駛去。

    西市和以前一樣,永遠都那么熱鬧奢靡。

    經過‘稻香村’的時候,宋安然讓馬車停下。讓喜春下車去賣點蛋糕面包吃。

    喜春笑話宋安然,“姑娘不是說稻香村的東西難吃,吃了發膩,怎么今天又突然改了主意。”

    宋安然笑著說道:“因為懷念。”

    “懷念什么?懷念這里的味道嗎?”喜秋好奇地問道。

    宋安然搖頭又點頭。她懷念這里的味道,更懷念上輩子,懷念后世都市生活,懷念曾經的一切。宋安然決定今天走懷舊路線,所以她決定吃一塊蛋糕還有面包,

    總之她不能告訴喜春她們,她在沈夫人那里受了刺激,越發懷念后世婚戀自主的生活。上輩子,她瀟瀟灑灑活了二十幾年,沒人催她結婚,更沒人強迫她嫁人。她一心一意的打拼自己的事業,構建自己的商業王國。她的工作很辛苦,可是她活的很充實,很自我,很灑脫。

    一朝穿越,來到史書中沒有記載的朝代,一切都改變了。她不得不在十三四歲的年紀,被父親帶著出門相親。不得不在十三四歲的年紀,開始考慮自己的婚姻大事。

    真是見了鬼!

    所以她今天決定吃很多的甜食,平復一下憤怒的心情。就算吃下去會長三兩肉,她也認了。

    宋安然挑起車窗簾子,朝‘稻香村’看去。

    ‘稻香村’門口,冷冷清清,連小貓兩三只都沒有。目前就只有喜春一個客人上門。

    鋪子里的活計都有些無精打采,懶洋洋的。

    宋安然微蹙眉頭,顏飛飛這位穿越老鄉的生意很不好啊!這樣子下去,只怕賺的錢還不夠支付租金和人工費用,遲早會關門大吉。

    喜春買了一個香芋蛋糕,一個純麥面包。

    宋安然咬了一口蛋糕,還是那么甜,甜得發膩,真的不符合她的口味。

    宋安然舔舔嘴唇,心想難怪這里的生意越來越差。就算顏飛飛想欺負古代土著人沒見識過蛋糕面包,可也不能欺負人家的味蕾和智商。古代土著人可不是傻子,一個個比后世的孩子們更早熟,更精明,更會算計。

    定價這么高的蛋糕,除了甜還是甜,是嘲笑買得起蛋糕的富貴人家沒糖吃嗎?還是在顯擺晉國公府有足夠的霜糖?

    這樣做生意,還能做幾年都沒關門,只能說晉國公府真有錢,真的很寵顏飛飛。

    宋安然估計,就是這個鋪子,也是晉國公府名下的產業。至于伙計,十有八九也是晉國公府的家生子。

    于是顏飛飛在不用支付租金和人工的前提下,開始了她的生意。每個月賺的錢,全都是她的零花錢。

    宋安然很想吃點甜食,奈何稻香村的蛋糕真的不符合她的口味。于是她只能放棄,全丟給喜春她們處理。

    宋安然望著外面,突然之間,一輛馬車停在宋家馬車的隔壁,徹底擋住了宋安然的視線。

    緊接著一張熟悉的臉從車窗里望了過來。

    顏宓!

    馬車里面的人竟然是顏宓。

    他將馬車停在稻香村門口,莫非也是來買蛋糕的。他這是在悄悄的照顧顏飛飛的生意嗎?真是個暖心的大哥。

    顏宓也看到了宋安然,眉眼微動,目光盯著宋安然,卻不說話。

    宋安然輕聲一笑,“見過顏公子。沒想到我們會這里碰面。”

    顏宓那張臉還是那么好看,只可惜宋安然一點都不激動。

    凡事事不過三,前面激動過兩回,這回宋安然已經心如止水。

    顏宓突然說話了,“你是新上任的都察院左副都御使宋大人的閨女?”

    “正是家父!”宋安然含笑回答。

    顏宓的眼神帶著考究,懷疑,還有新奇,“宋家也是有百年底蘊的世家。在前朝的時候,宋顏兩家是地位想等的世家大族。我翻過顏家族譜,那時候顏宋兩家還做過親家。”

    宋安然挑眉,這是在攀關系嗎?前朝的事情,都快一百年了吧。現在提起來,還有什么意義?

    只聽顏宓繼續說道:“宋家家風嚴謹,又是世代書香,為何宋家的嫡女會做男人打扮,還在大街上盯著別的男人看個不停?當我查到宋姑娘出自漢陽宋家,那個曾經和顏家做過親家的宋家,我差一點懷疑自己是不是弄錯了。”

    宋安然笑了笑,“顏公子罵人不帶一個臟字。你說我沒規矩,丟了百年世家的臉面,直說就是。何必拐彎抹角,啰啰嗦嗦,像個娘們。”

    宋安然說什么?她竟然敢說自己像個娘們?她是在挑釁,還是在找死。

    顏宓雙手攥緊,臉上卻一點情緒都沒露出來,“宋姑娘果然特立獨行,說話都這么與眾不同。”

    “你是想罵我說話粗魯,不配和你說話,對嗎?”宋安然伸出手,指著顏宓,“你,難道不知道,在很多人心目中,你就是個小白臉。”

    “放肆!”顏宓已經繃不住怒火。

    自從十歲之后,就沒有人能夠讓他輕易動怒。

    偏偏今日,偏偏宋安然,三兩句話就撩撥得他一腔怒火怎么也控制不住。

    “我只是在陳述事實而已,顏公子犯不著動怒!”

    宋安然笑著,笑得跟小狐貍一樣,“不過顏公子放心,你在我的心目中,還算不上小白臉。畢竟你有才華,你有手段,你還有名聲。單這三樣,就能將你從小白臉的范圍中劃拉出去。不過男人可不這么想。十個男人有八個都認為你是小白臉。”

    顏宓怒極反笑,“我能當做你是在夸我嗎?”

    宋安然得承認,就顏宓這心理素質,甩無數人十條街。

    宋安然含笑點頭,“你就當我是在夸你吧。你看,我身為宋家嫡女,我大度,從不斤斤計較。單從這方面來說,我是合格的,我完全有資格做百年世家宋家的嫡女。”

    “你挺自戀的。或許該說你挺自以為是。”顏宓一點都不客氣,將針鋒相對,斤斤計較發揮到了極致。

    宋安然呵呵冷笑兩聲,“我當然自戀。我家世好,容貌美,身材高挑,有才學,有見識,還有寵愛我的父親,有懂事的弟弟,能干的丫鬟,花不完的銀錢,我的生活幾乎完美。這么好的條件,我憑什么不能自戀。試問,這世上又有多少人能比我的生活更完美?”

    顏宓嘲諷一笑,“果然很有底氣。”

    宋安然挑眉一笑,“比不上顏公子。身為晉國公的嫡長子,生來就是天之驕子,大姑娘小媳婦人人愛慕你。雖然男人們會在私下里詆毀你,可是姑娘們卻全都有志一同的支持你。顏公子,你好大的福氣。”

    顏宓臉色一沉,宋安然這番話,怎么聽都像是在嘲笑他靠臉吃飯。

    他是長得很好,顏宓從來不否認自己的長相。不過他從來都是靠才華吃飯。只有沒本事的男人才會靠臉吃飯。

    宋安然的嘲笑,猶如一個巴掌,狠狠的拍在顏宓的臉上。

    顏宓怒極一笑,“宋姑娘,你這么不遺余力的挑釁我,我會理解成你在用極端的方式引起我的關注。不過就算你費盡心思,我也不會娶你為妻,因為你不配。”

    宋安然大怒。今天遇到三個男人,除了沈玉江稍微正常一點外,秦裴和顏宓全都是自以為是的神經病。

    可惜沈玉江有一個幾乎變態的娘,宋安然只能敬謝不敏。至于秦裴,從不走正門,宋安然消受不起。還有眼前的顏宓,高傲得一塌糊涂,宋安然很想說,有病得治。

    宋安然忍著怒氣,還沖顏宓笑了笑,“我在想一個問題。是不是每個靠近顏公子說話的姑娘,顏公子都以為對方是想要嫁給你?”

    顏宓哼了一聲,言下之意,這還用說,女人全都是花癡。

    宋安然翻了個白眼,“顏公子,你的確有自戀的本錢。不過自戀不等于自以為是,也不等于所有姑娘都想嫁給你。比如我,今天偶然巧遇顏公子,我很客氣的同顏公子打招呼,結果顏公子一上來就辱罵我。我不得不懷疑,你用如此極端的方式,是不是想引起我的關注,然后娶我為妻。不過就算你費盡心思,我也不會嫁給你,因為你不配。”

    宋安然將顏宓的那番話,原裝返還給顏宓。

    站在馬車旁邊的喜春和喜秋都是一臉懵逼!為什么兩個未婚男女,一見面就說嫁啊娶啊,還說得這么火氣十足,就跟上輩子的仇人一樣。兩個丫頭交換了一個眼神,然后全都縮了起來。

    如此神經病的對話,她們身為下人,還是不要參與比較好。

    顏宓冷笑一聲,“不得不說,宋姑娘,你真的讓我很失望!”

    宋安然掩嘴一笑,“彼此,彼此!”

    顏宓哼了一聲,“宋姑娘,你如此挑釁我,你一定會后悔的。”

    宋安然挑眉,滿不在乎的說道:“顏公子是打算派人殺了我嗎?既然不想殺了我,那就不要認為我會后悔。人生除死無大事。”

    顏宓神秘一笑,“宋姑娘,世上還有比死更可怕的事情。我會親自讓你明白這個道理。”

    “我會拭目以待。”

    宋安然冷笑一聲,真當本姑娘是被嚇大的。本姑娘什么場面沒見識過,會怕你一個小白臉。

    宋安然放下車窗簾子,敲敲馬車車壁,讓車夫趕緊駕車離開這里。原本就心情不爽,遇到顏宓之后,宋安然就更不爽了。就連逛街的心情也蕩然無存,更別提去世寶齋視察的事情。

    宋安然直接回侯府,馬車進了侯府二門。

    宋安然下了馬車,就見到侯府的下人來來回回的搬運著大件家具,小件生活用具。

    宋安然拉住一個婆子,問道:“這是做什么?”

    “回稟表姑娘,顧家要走了。顧太太要求今天就將大少奶奶的嫁妝運走。”

    宋安然抬頭望天,問道:“都這么晚了,顧太太還要走?晚上她們母女住哪里?”

    “大少奶奶在城郊有個陪嫁莊子,今晚顧太太和顧四娘就住在莊子上。嫁妝也暫時寄放在莊子上。”

    宋安然微蹙眉頭,之前顧太太哭天搶地的,死也不肯離開侯府。才過了兩三天,這會又迫不及待的要離開。轉變太快,讓人措不及防。莫非那三千兩銀子真有這么大的作用。

    宋安然放開婆子,徑直回到荔香院。

    剛洗漱完,就有丫頭進來稟報,說是顧四娘來了。

    宋安然趕緊說道:“快將顧姐姐請進來。她可是稀客。”

    顧四娘被請入小書房。

    宋安然招呼她坐下說話,又讓喜春奉茶。

    顧四娘擺擺手,“安然妹妹不用如此客氣,我來就是和安然妹妹告別的。一會我和我娘就會離開侯府,不知將來什么時候才有機會再見面。這些日子,感謝安然妹妹對我的照顧,感謝你送給大姐姐的那些藥材。雖然大姐姐不在了,可是你畢竟幫過我們。”

    顧四娘深深鞠躬。

    宋安然趕忙讓開,“顧姐姐太客氣了。你這一走,侯府又少了一個能說話的人。”

    顧四娘笑了笑,笑容顯得很苦澀,“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安然妹妹保重。”

    “等等。我能問問顧姐姐,你們離開侯府之后,是直接回顧家嗎?”

    顧四娘低頭苦笑,“不瞞安然妹妹,我們暫時不回顧家。母親和我會先住在廟里,為大姐姐抄寫經書。等過完大姐姐七七忌日,我們才會回顧家。”

    宋安然聞言,頓時就有了主意,“顧妹妹要替大表嫂抄寫經書,我雖然不能同去,但是我也想盡一份心意。喜秋,你去準備一份香油錢。”

    “奴婢遵命!”

    “這怎么行,怎么能讓安然妹妹破費。”顧四娘連忙拒絕。

    宋安然板著臉,“不許拒絕。這是我的心意,是我給大表嫂的,顧姐姐沒有理由拒絕。”

    宋安然從喜秋手里接過兩個荷包,直接交給顧四娘。“這個小荷包里面的銀票,是用來給大表嫂添加香油錢。另外這個大荷包,是我給顧姐姐的程儀,顧姐姐務必收下。”

    顧四娘看著兩個荷包,百感交集。她們母女要離開侯府,除了老夫人古氏派人送了五十兩的程儀外,侯府其他人沒有任何表示。更別說親家大太太方氏,連面都沒露。

    可是宋安然,同顧家無親無故,卻送上程儀還有香油錢。

    顧四娘很感激,顯得很激動,眼淚差一點就落下。

    她擦擦眼角,笑道:“多謝安然妹妹。安然妹妹的好意,我心領了。可是這些錢,我真的不能要。”

    “不能不要,除非你不認我這個妹妹。”宋安然的態度很堅決。

    喜秋在一旁助攻,“顧姑娘收下吧,我家姑娘送出去的東西,從來沒有收回來過。”

    顧四娘猶豫了一下,“那我就收下了。多謝安然妹妹。”

    宋安然笑道:“以后顧姐姐遇到難處,可以來找我。我雖然人微言輕,不過能幫忙的我肯定會幫。”

    “太感謝了!在侯府的這些日子里,最大的收獲就是認識了安然妹妹。”

    顧四娘帶著兩個荷包離開了荔香院。見到顧太太后,顧四娘將荷包交給了顧太太。

    顧太太打開荷包一看,小荷包里面裝了兩百兩的銀票。大荷包里面裝了三百兩的銀票。

    顧太太嘆息一聲,又感慨道:“宋姑娘可比侯府的人大方多了。給你姐姐兩百兩香油錢,給了咱們三百兩程儀。無親無故的人都可以做到這個地步,再看侯府……當初也是我和你爹鬼迷心竅,才會將你大姐嫁給蔣沐文。”

    “娘,都過去了,不要再提侯府。我們走吧。”

    顧太太含淚點頭。回頭看著靜思齋,這里承載了太多的期望和失望,如今終于要離開,顧太太又悲從中來。

    顧四娘卻走得極為堅定,她扶著顧太太,沒有回頭,一步一步的朝外面走去。離開侯府,離開讓人窒息的地方。她會有自己的新生活。即便不富貴,她也能活得自在。

    顧家母女離開,侯府的人自此就沒見過蔣沐文。沒人過問蔣沐文的行蹤,也不會有人關心他在外面的安危。似乎蔣沐文是死是活,都同侯府沒有關系一樣。

    唯有宋安然例外。宋安然一直有派人留意蔣沐文的行蹤。

    蔣沐文一離開侯府,就有人跟了上去。然后親眼看到蔣沐文進了一家酒館,之后就再也沒看到蔣沐文走出酒館。

    長安親自帶著人去酒館找人,結果里里外外找遍了,都沒見到蔣沐文的行蹤。而酒館的小二則說,蔣沐文只是借酒館過路,至于蔣沐文離開酒館去了哪里,就沒人知道了。

    “這么說你們跟丟了蔣沐文?”宋安然輕聲問道。

    長安低頭,覺著很沒臉,“是小的沒用。”

    宋安然輕蹙眉頭,“你跟了蔣沐文這么長時間,你覺著他會去哪里?”

    長安搖頭,“小的沒用。跟了蔣公子一兩個月,小的沒有發現蔣公子有任何特別的地方。就連他常去的地方,也查不出任何特別之處。這次跟丟的酒館,同樣沒有絲毫特別之處。據酒館的小二說,蔣公子是花了一兩銀子,借道離開。”

    宋安然聞言,呵呵一笑,“罷了,跟丟就跟丟吧。也不是沒收獲,至少再一次證明我的推測是對的,蔣沐文這人不簡單。我就是好奇,私下里他到底在做些什么。那五千兩銀子又是從什么地方弄來的。”

    長安問道:“那以后小的還要繼續跟著蔣公子嗎?”

    宋安然搖頭,“不用了。你們都不是他的對手。”

    除非派出白一。不過白一要護衛在她左右,實在是分身乏術。所以宋安然打算暫時放棄跟蹤蔣沐文。

    “姑娘,韓家送來拜帖。”喜春從外面進來,手里拿著一張樸素的拜帖。

    長安說道:“姑娘有事要忙,那小的就先告退。”

    宋安然嗯了一聲,長安躬身退出小書房。

    宋安然從喜春手上接過拜帖,翻開一看,喊道:“去將大姐姐請來。這是韓太太的拜帖,后天她要上侯府拜訪。”

    “韓太太上門拜訪?那我們怎么辦?難道在荔香院招呼韓太太嗎?這不太合適吧。”喜春也急了。

    宋安然揮揮手,“先去將大姐姐請來。至于在哪里招呼韓太太,晚點再商量。”

    宋安樂被請了過來,宋安然將拜帖交給她。

    宋安樂一見拜帖內容,頓時就被嚇住了。

    “安然妹妹,我該怎么辦?韓太太上門,她會不會嫌棄我?安然妹妹,你一定要幫我。”

    因為在乎,所以患得患失。如此看來,宋安樂對韓術還是動了心思的。

    宋安然拉著宋安樂的手,“大姐姐別急。首先,韓太太后天才來,所以大姐姐還有一兩天的時間準備。其次,咱們家沒有女性長輩,韓太太上門,勢必需要侯府的長輩們幫忙招呼。這樣一來,在荔香院招呼韓太太,肯定不合適。

    最后,后天父親新官上任,肯定不能在上任第一天就請假回來,所以我們得讓侯府的大廚房準備酒菜,盡量留住韓太太,讓韓太太在侯府用晚飯。這樣一來,等父親下衙回來后,就可以和韓太太面談。還有,一會我會派人到韓家回話。如果后天韓術也來的話,明天我就讓人將安杰安平叫回來陪客。同時還要準備一輛馬車,方便送韓太太回家。”

    聽著宋安然井井有條的安排,宋安樂也跟著鎮定下來。

    “多謝二妹妹。你安排得很好。這件事情我全聽你的,你讓我做什么就做什么。”

    “你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養足精神,以最好的面貌去見韓太太。還有,趁著還有時間,我會讓人打聽韓太太的喜好。到時候我會告訴你,后天該怎么打扮自己才會讓韓太太滿意。”

    宋安然也是吸取了在沈夫人那里的教訓。不是每一個太太都喜歡小姑娘穿紅戴綠,打扮得漂漂亮亮。萬一韓太太生性節儉,見不慣小姑娘滿頭珠翠的模樣,宋安樂要是盛裝打扮,豈不是馬屁拍在馬腿上。

    宋安樂連連點頭,“二妹妹說的對,是該先打聽清楚韓太太的喜好。二妹妹,這件事情就全拜托你了。”

    “放心,我會替你辦好此事。等到后天,大姐姐盡管放心去見韓太太。”

    宋安樂又笑又哭,“二妹妹,你真好。要不是有你,我就成了無頭蒼蠅,真不知道事情最后會演變成什么樣子。”

    “我們是親姐妹,說這些話太見外了。”

    宋安然安撫好宋安樂,然后叫來劉嬤嬤,喜春,對她們二人吩咐道:“你們替我走一趟韓家,就說后天我們在侯府恭迎她的到來。還有,你們此去韓家,順便打聽一下韓太太的喜好,還有韓術后天會不會過來。”

    “奴婢遵命!”

    等劉嬤嬤和喜春離開后,宋安然又去松鶴堂見老夫人古氏。說韓太太后天要上門,到時候要辛苦老夫人招呼一下。

    老夫人古氏有些好奇,“這位韓太太,她為什么突然上門拜訪?難不成她有求于宋家?”

    宋安然搖頭,“不是的。是因為家父有意同韓家結親,將大姐姐嫁給韓術表哥,所以韓太太才會親自到京城相看大姐姐。”

    這件事情侯府遲早會知道,宋安然自然不會刻意隱瞞。

    古氏當即就和方氏交換了一個眼神。古氏還記得方氏的打算,打算替庶子蔣沐紹聘娶宋安樂。因為最近事情太多,她們一直沒找到機會同宋子期提親。沒想到,一個疏忽,宋家竟然要和韓家結親。

    古氏示意方氏先別慌。然后問宋安然,“老身記得,那個韓術上次上門,說和宋家有婚約。不會就是宋安樂吧。”

    宋安然笑道,“這件事情,說起來有些復雜。當年祖母還在的時候,有意同韓家結親,并且還給了信物。后來祖母過世,也就沒人再提起這件事情,直到上次韓術上門。雖然祖母有意同韓家定親,可是并沒有指定由誰嫁給韓術。不過父親覺著大姐姐和韓術年齡相當,讓大姐姐嫁給韓術最合適不過。可是韓術拿不定主意,所以韓太太才會趕在過年之前進京。”

    “你的意思是,韓太太后天上門,是為了相看宋安樂?”古氏問道。

    宋安然點頭,“正是。因為后天父親上任,沒辦法請假,所以孫女才想請外祖母出面招呼一下韓太太,以示重視。”

    古氏微微點頭,“招呼韓太太,這件事情老身可以應承下來。只是老身覺著安樂那丫頭和韓術可不太相配。如今的韓家太貧寒了,而且韓術也只有秀才功名。安樂嫁過去,太委屈。”

    方氏連連點頭,“就是。將安樂嫁給韓術,那太委屈安樂了。”

    宋安然抿唇一笑,“這是父親的意思。而且我們都認為大姐姐和韓術很相配。”

    “相配什么呀!”方氏嫌棄又抱怨。

    宋家要不要這么過分。宋子期的婚事,不準她們插手。宋安然的婚事,也沒侯府的份。如今就連宋安樂,也要嫁給別人。那侯府還能得到什么?娶宋安蕓?還是將姑娘嫁給宋安杰宋安平?

    那三個孩子那么小,侯府就沒一個合適的。

    方氏跺腳,宋家欺人太甚。

    古氏示意方氏稍安勿躁,這件事情和宋安然說,根本沒用。最終還是得找正主宋子期。

    古氏問道:“安然,老身上次和你說過,你父親升官,咱們將親朋好友請來,一起喝酒玩耍,替你父親慶賀。這件事情,你有同你父親提起了嗎?你父親是什么意思,打算什么時候請客?”

    “回稟外祖母,父親的意思是他才剛上任,凡事要低調。至于請客的事情,暫時不考慮。”宋安然恭恭敬敬地說道。

    古氏郁悶,心頭很不滿,“罷了。和你一個小姑娘也說不清楚。等你父親回來,讓他來見老身。有些話老身要親自同他說。”

    “孫女遵命。外祖母要是沒別的吩咐,那孫女就先告辭。”

    “去吧。老身不為難你。”

    等宋安然走了后,方氏就急切地叫了一句,“老夫人……”

    古氏抬手制止了方氏,“你想說什么,老身都知道。老身現在沒心思安撫你,你先退下。至于沐紹和宋安樂的婚事,等老身見了宋子期,老身會親自問他。”

    方氏無可奈何,“那好吧。兒媳就先告退。”

    ------題外話------

    小伙伴們好給力,就一天的時間,《一品嫡妃》在月票榜上的排名就前進了二十幾名。

    感動死了!

    元寶繼續尋求支持。目標月票榜前十名。不管能不能達到,元寶都要雄起。加油,加油,加油

    宋安然的馬車停在一個死胡同里。這里僻靜,白天幾乎都沒有人經過。

    馬車剛停下不到一盞茶的功夫,車子突然一重,一陣寒風從車門灌進來。緊接著,馬車上面就多了一個人,正是秦裴。

    “你找我?”秦裴面容嚴肅,眼中似乎帶著興奮的光芒,“你遇見劉素素了?”

    宋安然沒吭聲,只瞥了她一眼。然后示意喜秋將包袱打開,拿出包裹起來的紫玉葡萄。

    見到紫玉葡萄,秦裴不為所動,反而疑惑,“你這是做什么?賄賂我?”

    宋安然嘲諷一笑,秦裴還不值得她賄賂。至少現在還沒發現賄賂的價值。

    “白一找到你的時候,沒和你說清楚嗎?我請你過來,是有事情需要你幫忙。”

    秦裴雙手抱臂,態度有些冷漠。“據我所知,你剛從沈家相親出來。剛見完沈玉江,又著急著見我。宋姑娘,你這樣做很不好。”

    宋安然翻了個白眼,“秦公子別自作多情。你放心,我對你沒有半點非分之想。這個紫玉葡萄,是我們宋家的東西。經我手送給侯府老夫人。結果就在昨天,這個紫玉葡萄被人放在世寶齋寄賣。”

    宋安然頓了頓,等待秦裴的反應。結果秦裴根本就沒有反應。

    宋安然笑了笑,又繼續說道:“如果僅僅只是這樣,其實也沒什么,不就是缺錢嘛。可是這紫玉葡萄偏偏被韓王府的小公子看上,而且還非買不可。還有,知道這個紫玉葡萄出自宋家的人不少。畢竟當初請工匠雕刻紫玉葡萄的時候,并沒有瞞著人。

    韓王府我們宋家惹不起,也不敢招惹。可是我們宋家也不敢承擔將紫玉葡萄賣給韓王府的后果。所以我想將紫玉葡萄送出去,送給‘簪花夫人’。我想‘簪花夫人’應該是一位連韓王也要給面子的大人物。

    這件事情,只有秦公子能夠做到。還請秦公子幫我這個忙。大恩不言謝,只要辦成這件事,宋家將來必有回報。”

    宋安然極其鄭重的說完,然后深深鞠躬。

    秦裴理所當然受了宋安然這個禮。

    接著秦裴便說道:“宋大人難道沒告訴你,當初那張名帖,我也是從別人那里借來的。”

    宋安然笑了起來,“秦公子既然能借來名帖,我相信你也一定有辦法將紫玉葡萄送給‘簪花夫人’。秦公子送禮物的時候,甚至不用提宋家。能將紫玉葡萄送到‘簪花夫人’的手上,我們已經心滿意足。”

    秦裴挑眉,“你覺得自己的要求不高?”

    宋安然含笑不語。

    秦裴哼了一聲,“我讓你告訴我劉素素的下落,這個要求同樣不高。”

    “但是我的確不知道劉素素的下落。”宋安然笑著說道。

    秦裴呵呵兩聲,“這話我信。”

    宋安然含笑問道:“那秦公子要幫忙嗎?”

    “要是我不幫忙,你打算怎么辦?”秦裴語氣僵硬,眼中含笑。只可惜,一臉大胡子實在是有礙市容,讓人難以注意到他表情中的細微變化。

    宋安然笑了笑,揮手讓喜秋到馬車外面等著。然后壓低聲音說道:“秦公子連著兩次鉆我的臥房,等到我們宋家因為韓王府,因為紫玉葡萄而倒霉的時候,不得已之下,我只好帶根繩子到你們國公府,要求你對我負責。”

    “既然是要求我對你負責,干嗎還帶著根繩子?”秦裴好奇地問道。

    宋安然笑道:“當然是為了威脅你啊。你要是不答應,我就用繩子吊死在國公府大門口。”

    “你沒有機會吊死在國公府大門口。因為我會武功,沒有人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自殺。”秦裴自信地說道。

    宋安然拍手,“那正好。你阻止我的時候,我們就能近距離的接觸,說不定還能肌膚相親。當著那么多圍觀者的面,你我肌膚相親,到時候你就算不想負責也不行。所以,最終宋家還是你的責任。與其將來事情變得麻煩不可收拾,不如現在順手幫我將禮物送出去。這樣一來,我不用嫁給你,你也用不著對我負責。”

    秦裴突然憤怒起來,“你這女人,難道遇到一個男人,張口閉口就是嫁,負責之類的話嗎?”

    宋安然沖天翻了個白眼,“秦公子,我至少不會沒事就鉆姑娘家的臥房玩。比起秦公子,我真是純潔又善良,純真又可愛。”

    說完,宋安然還眨眨眼,表示自己都被自己的話給感動了。

    秦裴呵呵冷笑。厚臉皮女人。

    秦裴一把抓起紫玉葡萄。

    宋安然驚呼,“小心一點。這東西脆弱得很,經不起你這么一抓一扔的。”

    宋安然趕忙將紫玉葡萄包起來,放在盒子里,然后再交給秦裴。

    秦裴提起盒子,“我會托人將這件禮物送給‘簪花夫人’。不過能不能震懾住韓王,我就不敢保證。總之,你和宋家都自求多福吧。還有,你不要妄想我會娶你,就算我鉆了兩次你的臥房。”

    宋安然挑眉一笑,“放心,我也不稀罕嫁給你。我怕被你打。”

    秦裴頓時僵住,這是什么鬼理由。他什么時候打過女人。

    宋安然表示有,比如白一。

    秦裴扶額,白一能算女人嗎?會功夫的女人都不能算做單純的女人。哼,總之,他沒打過女人。

    白一表示不服。憑什么忽視她的性別。難道她長得五大三粗,像個男人?

    宋安然但笑不語。愚蠢的狡辯,注定會原形畢露,自嘗苦果。她就等著秦裴被收拾的那一天。

    秦裴表示,他不和宋安然一般見識。提起盒子,下了馬車,躍上房頂,走了!

    秦裴直接去了唐王府。

    要送禮給‘簪花夫人’,還是要靠蕭瑾。

    秦裴將盒子丟在桌子上,對蕭瑾說道:“替宋家送給小周氏。”

    蕭瑾沒吭聲,先是檢查盒子里面的東西。見到紫玉葡萄,蕭瑾也吃了一驚。

    “怎么回事?莫非宋家知道了簪花夫人的真實身份?”

    “不知道。這個紫玉葡萄,宋家本來送給了侯府,結果侯府缺錢,拿紫玉葡萄到世寶齋寄賣。然后被韓王府的人看中。宋家不敢招惹韓王府,也不敢將東西賣給韓王府。所以他們就決定將東西送給小周氏。反正韓王惹不起小周氏,你就當順手幫個忙。對了,你還欠著宋家的救命之恩。為了報恩,你也應該幫他們這個忙。”

    秦裴說完,挑眉笑了笑。

    蕭瑾將紫玉葡萄收起來,“我會將東西送給周姨。你讓宋姑娘不要擔心。”

    “你怎么知道是宋安然托我辦這件事?”秦裴好奇地問道。

    蕭瑾苦笑一聲,“你一臉怨念,像是受了閑氣的樣子,不用猜我也知道你見了宋安然。每次你見了她,你都是這副樣子。”

    秦裴摸摸自己的臉,不確定地問道:“我真的一臉怨念?”

    蕭瑾點頭,“十足的得不到滿足的怨婦相。”

    這形容簡直是在找死啊!

    秦裴一捶桌子,就站了起來,瞪著蕭瑾。

    蕭瑾慢悠悠地說道:“我說的都是實話。你要是不樂意聽,下次我不說就是。”

    秦裴哼了一聲,直接跳上房梁走了。

    蕭瑾搖頭,一個大男人,就不能好好走路,從正門進出嗎?

    蕭瑾沖門外的下人喊道:“來人,備車。我要出門燒香。”順手抱起桌面上的盒子,走了出去。

    宋安然和秦裴分開之后,見時辰很早,于是讓車夫朝西市駛去。

    西市和以前一樣,永遠都那么熱鬧奢靡。

    經過‘稻香村’的時候,宋安然讓馬車停下。讓喜春下車去賣點蛋糕面包吃。

    喜春笑話宋安然,“姑娘不是說稻香村的東西難吃,吃了發膩,怎么今天又突然改了主意。”

    宋安然笑著說道:“因為懷念。”

    “懷念什么?懷念這里的味道嗎?”喜秋好奇地問道。

    宋安然搖頭又點頭。她懷念這里的味道,更懷念上輩子,懷念后世都市生活,懷念曾經的一切。宋安然決定今天走懷舊路線,所以她決定吃一塊蛋糕還有面包,

    總之她不能告訴喜春她們,她在沈夫人那里受了刺激,越發懷念后世婚戀自主的生活。上輩子,她瀟瀟灑灑活了二十幾年,沒人催她結婚,更沒人強迫她嫁人。她一心一意的打拼自己的事業,構建自己的商業王國。她的工作很辛苦,可是她活的很充實,很自我,很灑脫。

    一朝穿越,來到史書中沒有記載的朝代,一切都改變了。她不得不在十三四歲的年紀,被父親帶著出門相親。不得不在十三四歲的年紀,開始考慮自己的婚姻大事。

    真是見了鬼!

    所以她今天決定吃很多的甜食,平復一下憤怒的心情。就算吃下去會長三兩肉,她也認了。

    宋安然挑起車窗簾子,朝‘稻香村’看去。

    ‘稻香村’門口,冷冷清清,連小貓兩三只都沒有。目前就只有喜春一個客人上門。

    鋪子里的活計都有些無精打采,懶洋洋的。

    宋安然微蹙眉頭,顏飛飛這位穿越老鄉的生意很不好啊!這樣子下去,只怕賺的錢還不夠支付租金和人工費用,遲早會關門大吉。

    喜春買了一個香芋蛋糕,一個純麥面包。

    宋安然咬了一口蛋糕,還是那么甜,甜得發膩,真的不符合她的口味。

    宋安然舔舔嘴唇,心想難怪這里的生意越來越差。就算顏飛飛想欺負古代土著人沒見識過蛋糕面包,可也不能欺負人家的味蕾和智商。古代土著人可不是傻子,一個個比后世的孩子們更早熟,更精明,更會算計。

    定價這么高的蛋糕,除了甜還是甜,是嘲笑買得起蛋糕的富貴人家沒糖吃嗎?還是在顯擺晉國公府有足夠的霜糖?

    這樣做生意,還能做幾年都沒關門,只能說晉國公府真有錢,真的很寵顏飛飛。

    宋安然估計,就是這個鋪子,也是晉國公府名下的產業。至于伙計,十有八九也是晉國公府的家生子。

    于是顏飛飛在不用支付租金和人工的前提下,開始了她的生意。每個月賺的錢,全都是她的零花錢。

    宋安然很想吃點甜食,奈何稻香村的蛋糕真的不符合她的口味。于是她只能放棄,全丟給喜春她們處理。

    宋安然望著外面,突然之間,一輛馬車停在宋家馬車的隔壁,徹底擋住了宋安然的視線。

    緊接著一張熟悉的臉從車窗里望了過來。

    顏宓!

    馬車里面的人竟然是顏宓。

    他將馬車停在稻香村門口,莫非也是來買蛋糕的。他這是在悄悄的照顧顏飛飛的生意嗎?真是個暖心的大哥。

    顏宓也看到了宋安然,眉眼微動,目光盯著宋安然,卻不說話。

    宋安然輕聲一笑,“見過顏公子。沒想到我們會這里碰面。”

    顏宓那張臉還是那么好看,只可惜宋安然一點都不激動。

    凡事事不過三,前面激動過兩回,這回宋安然已經心如止水。

    顏宓突然說話了,“你是新上任的都察院左副都御使宋大人的閨女?”

    “正是家父!”宋安然含笑回答。

    顏宓的眼神帶著考究,懷疑,還有新奇,“宋家也是有百年底蘊的世家。在前朝的時候,宋顏兩家是地位想等的世家大族。我翻過顏家族譜,那時候顏宋兩家還做過親家。”

    宋安然挑眉,這是在攀關系嗎?前朝的事情,都快一百年了吧。現在提起來,還有什么意義?

    只聽顏宓繼續說道:“宋家家風嚴謹,又是世代書香,為何宋家的嫡女會做男人打扮,還在大街上盯著別的男人看個不停?當我查到宋姑娘出自漢陽宋家,那個曾經和顏家做過親家的宋家,我差一點懷疑自己是不是弄錯了。”

    宋安然笑了笑,“顏公子罵人不帶一個臟字。你說我沒規矩,丟了百年世家的臉面,直說就是。何必拐彎抹角,啰啰嗦嗦,像個娘們。”

    宋安然說什么?她竟然敢說自己像個娘們?她是在挑釁,還是在找死。

    顏宓雙手攥緊,臉上卻一點情緒都沒露出來,“宋姑娘果然特立獨行,說話都這么與眾不同。”

    “你是想罵我說話粗魯,不配和你說話,對嗎?”宋安然伸出手,指著顏宓,“你,難道不知道,在很多人心目中,你就是個小白臉。”

    “放肆!”顏宓已經繃不住怒火。

    自從十歲之后,就沒有人能夠讓他輕易動怒。

    偏偏今日,偏偏宋安然,三兩句話就撩撥得他一腔怒火怎么也控制不住。

    “我只是在陳述事實而已,顏公子犯不著動怒!”

    宋安然笑著,笑得跟小狐貍一樣,“不過顏公子放心,你在我的心目中,還算不上小白臉。畢竟你有才華,你有手段,你還有名聲。單這三樣,就能將你從小白臉的范圍中劃拉出去。不過男人可不這么想。十個男人有八個都認為你是小白臉。”

    顏宓怒極反笑,“我能當做你是在夸我嗎?”

    宋安然得承認,就顏宓這心理素質,甩無數人十條街。

    宋安然含笑點頭,“你就當我是在夸你吧。你看,我身為宋家嫡女,我大度,從不斤斤計較。單從這方面來說,我是合格的,我完全有資格做百年世家宋家的嫡女。”

    “你挺自戀的。或許該說你挺自以為是。”顏宓一點都不客氣,將針鋒相對,斤斤計較發揮到了極致。

    宋安然呵呵冷笑兩聲,“我當然自戀。我家世好,容貌美,身材高挑,有才學,有見識,還有寵愛我的父親,有懂事的弟弟,能干的丫鬟,花不完的銀錢,我的生活幾乎完美。這么好的條件,我憑什么不能自戀。試問,這世上又有多少人能比我的生活更完美?”

    顏宓嘲諷一笑,“果然很有底氣。”

    宋安然挑眉一笑,“比不上顏公子。身為晉國公的嫡長子,生來就是天之驕子,大姑娘小媳婦人人愛慕你。雖然男人們會在私下里詆毀你,可是姑娘們卻全都有志一同的支持你。顏公子,你好大的福氣。”

    顏宓臉色一沉,宋安然這番話,怎么聽都像是在嘲笑他靠臉吃飯。

    他是長得很好,顏宓從來不否認自己的長相。不過他從來都是靠才華吃飯。只有沒本事的男人才會靠臉吃飯。

    宋安然的嘲笑,猶如一個巴掌,狠狠的拍在顏宓的臉上。

    顏宓怒極一笑,“宋姑娘,你這么不遺余力的挑釁我,我會理解成你在用極端的方式引起我的關注。不過就算你費盡心思,我也不會娶你為妻,因為你不配。”

    宋安然大怒。今天遇到三個男人,除了沈玉江稍微正常一點外,秦裴和顏宓全都是自以為是的神經病。

    可惜沈玉江有一個幾乎變態的娘,宋安然只能敬謝不敏。至于秦裴,從不走正門,宋安然消受不起。還有眼前的顏宓,高傲得一塌糊涂,宋安然很想說,有病得治。

    宋安然忍著怒氣,還沖顏宓笑了笑,“我在想一個問題。是不是每個靠近顏公子說話的姑娘,顏公子都以為對方是想要嫁給你?”

    顏宓哼了一聲,言下之意,這還用說,女人全都是花癡。

    宋安然翻了個白眼,“顏公子,你的確有自戀的本錢。不過自戀不等于自以為是,也不等于所有姑娘都想嫁給你。比如我,今天偶然巧遇顏公子,我很客氣的同顏公子打招呼,結果顏公子一上來就辱罵我。我不得不懷疑,你用如此極端的方式,是不是想引起我的關注,然后娶我為妻。不過就算你費盡心思,我也不會嫁給你,因為你不配。”

    宋安然將顏宓的那番話,原裝返還給顏宓。

    站在馬車旁邊的喜春和喜秋都是一臉懵逼!為什么兩個未婚男女,一見面就說嫁啊娶啊,還說得這么火氣十足,就跟上輩子的仇人一樣。兩個丫頭交換了一個眼神,然后全都縮了起來。

    如此神經病的對話,她們身為下人,還是不要參與比較好。

    顏宓冷笑一聲,“不得不說,宋姑娘,你真的讓我很失望!”

    宋安然掩嘴一笑,“彼此,彼此!”

    顏宓哼了一聲,“宋姑娘,你如此挑釁我,你一定會后悔的。”

    宋安然挑眉,滿不在乎的說道:“顏公子是打算派人殺了我嗎?既然不想殺了我,那就不要認為我會后悔。人生除死無大事。”

    顏宓神秘一笑,“宋姑娘,世上還有比死更可怕的事情。我會親自讓你明白這個道理。”

    “我會拭目以待。”

    宋安然冷笑一聲,真當本姑娘是被嚇大的。本姑娘什么場面沒見識過,會怕你一個小白臉。

    宋安然放下車窗簾子,敲敲馬車車壁,讓車夫趕緊駕車離開這里。原本就心情不爽,遇到顏宓之后,宋安然就更不爽了。就連逛街的心情也蕩然無存,更別提去世寶齋視察的事情。

    宋安然直接回侯府,馬車進了侯府二門。

    宋安然下了馬車,就見到侯府的下人來來回回的搬運著大件家具,小件生活用具。

    宋安然拉住一個婆子,問道:“這是做什么?”

    “回稟表姑娘,顧家要走了。顧太太要求今天就將大少奶奶的嫁妝運走。”

    宋安然抬頭望天,問道:“都這么晚了,顧太太還要走?晚上她們母女住哪里?”

    “大少奶奶在城郊有個陪嫁莊子,今晚顧太太和顧四娘就住在莊子上。嫁妝也暫時寄放在莊子上。”

    宋安然微蹙眉頭,之前顧太太哭天搶地的,死也不肯離開侯府。才過了兩三天,這會又迫不及待的要離開。轉變太快,讓人措不及防。莫非那三千兩銀子真有這么大的作用。

    宋安然放開婆子,徑直回到荔香院。

    剛洗漱完,就有丫頭進來稟報,說是顧四娘來了。

    宋安然趕緊說道:“快將顧姐姐請進來。她可是稀客。”

    顧四娘被請入小書房。

    宋安然招呼她坐下說話,又讓喜春奉茶。

    顧四娘擺擺手,“安然妹妹不用如此客氣,我來就是和安然妹妹告別的。一會我和我娘就會離開侯府,不知將來什么時候才有機會再見面。這些日子,感謝安然妹妹對我的照顧,感謝你送給大姐姐的那些藥材。雖然大姐姐不在了,可是你畢竟幫過我們。”

    顧四娘深深鞠躬。

    宋安然趕忙讓開,“顧姐姐太客氣了。你這一走,侯府又少了一個能說話的人。”

    顧四娘笑了笑,笑容顯得很苦澀,“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安然妹妹保重。”

    “等等。我能問問顧姐姐,你們離開侯府之后,是直接回顧家嗎?”

    顧四娘低頭苦笑,“不瞞安然妹妹,我們暫時不回顧家。母親和我會先住在廟里,為大姐姐抄寫經書。等過完大姐姐七七忌日,我們才會回顧家。”

    宋安然聞言,頓時就有了主意,“顧妹妹要替大表嫂抄寫經書,我雖然不能同去,但是我也想盡一份心意。喜秋,你去準備一份香油錢。”

    “奴婢遵命!”

    “這怎么行,怎么能讓安然妹妹破費。”顧四娘連忙拒絕。

    宋安然板著臉,“不許拒絕。這是我的心意,是我給大表嫂的,顧姐姐沒有理由拒絕。”

    宋安然從喜秋手里接過兩個荷包,直接交給顧四娘。“這個小荷包里面的銀票,是用來給大表嫂添加香油錢。另外這個大荷包,是我給顧姐姐的程儀,顧姐姐務必收下。”

    顧四娘看著兩個荷包,百感交集。她們母女要離開侯府,除了老夫人古氏派人送了五十兩的程儀外,侯府其他人沒有任何表示。更別說親家大太太方氏,連面都沒露。

    可是宋安然,同顧家無親無故,卻送上程儀還有香油錢。

    顧四娘很感激,顯得很激動,眼淚差一點就落下。

    她擦擦眼角,笑道:“多謝安然妹妹。安然妹妹的好意,我心領了。可是這些錢,我真的不能要。”

    “不能不要,除非你不認我這個妹妹。”宋安然的態度很堅決。

    喜秋在一旁助攻,“顧姑娘收下吧,我家姑娘送出去的東西,從來沒有收回來過。”

    顧四娘猶豫了一下,“那我就收下了。多謝安然妹妹。”

    宋安然笑道:“以后顧姐姐遇到難處,可以來找我。我雖然人微言輕,不過能幫忙的我肯定會幫。”

    “太感謝了!在侯府的這些日子里,最大的收獲就是認識了安然妹妹。”

    顧四娘帶著兩個荷包離開了荔香院。見到顧太太后,顧四娘將荷包交給了顧太太。

    顧太太打開荷包一看,小荷包里面裝了兩百兩的銀票。大荷包里面裝了三百兩的銀票。

    顧太太嘆息一聲,又感慨道:“宋姑娘可比侯府的人大方多了。給你姐姐兩百兩香油錢,給了咱們三百兩程儀。無親無故的人都可以做到這個地步,再看侯府……當初也是我和你爹鬼迷心竅,才會將你大姐嫁給蔣沐文。”

    “娘,都過去了,不要再提侯府。我們走吧。”

    顧太太含淚點頭。回頭看著靜思齋,這里承載了太多的期望和失望,如今終于要離開,顧太太又悲從中來。

    顧四娘卻走得極為堅定,她扶著顧太太,沒有回頭,一步一步的朝外面走去。離開侯府,離開讓人窒息的地方。她會有自己的新生活。即便不富貴,她也能活得自在。

    顧家母女離開,侯府的人自此就沒見過蔣沐文。沒人過問蔣沐文的行蹤,也不會有人關心他在外面的安危。似乎蔣沐文是死是活,都同侯府沒有關系一樣。

    唯有宋安然例外。宋安然一直有派人留意蔣沐文的行蹤。

    蔣沐文一離開侯府,就有人跟了上去。然后親眼看到蔣沐文進了一家酒館,之后就再也沒看到蔣沐文走出酒館。

    長安親自帶著人去酒館找人,結果里里外外找遍了,都沒見到蔣沐文的行蹤。而酒館的小二則說,蔣沐文只是借酒館過路,至于蔣沐文離開酒館去了哪里,就沒人知道了。

    “這么說你們跟丟了蔣沐文?”宋安然輕聲問道。

    長安低頭,覺著很沒臉,“是小的沒用。”

    宋安然輕蹙眉頭,“你跟了蔣沐文這么長時間,你覺著他會去哪里?”

    長安搖頭,“小的沒用。跟了蔣公子一兩個月,小的沒有發現蔣公子有任何特別的地方。就連他常去的地方,也查不出任何特別之處。這次跟丟的酒館,同樣沒有絲毫特別之處。據酒館的小二說,蔣公子是花了一兩銀子,借道離開。”

    宋安然聞言,呵呵一笑,“罷了,跟丟就跟丟吧。也不是沒收獲,至少再一次證明我的推測是對的,蔣沐文這人不簡單。我就是好奇,私下里他到底在做些什么。那五千兩銀子又是從什么地方弄來的。”

    長安問道:“那以后小的還要繼續跟著蔣公子嗎?”

    宋安然搖頭,“不用了。你們都不是他的對手。”

    除非派出白一。不過白一要護衛在她左右,實在是分身乏術。所以宋安然打算暫時放棄跟蹤蔣沐文。

    “姑娘,韓家送來拜帖。”喜春從外面進來,手里拿著一張樸素的拜帖。

    長安說道:“姑娘有事要忙,那小的就先告退。”

    宋安然嗯了一聲,長安躬身退出小書房。

    宋安然從喜春手上接過拜帖,翻開一看,喊道:“去將大姐姐請來。這是韓太太的拜帖,后天她要上侯府拜訪。”

    “韓太太上門拜訪?那我們怎么辦?難道在荔香院招呼韓太太嗎?這不太合適吧。”喜春也急了。

    宋安然揮揮手,“先去將大姐姐請來。至于在哪里招呼韓太太,晚點再商量。”

    宋安樂被請了過來,宋安然將拜帖交給她。

    宋安樂一見拜帖內容,頓時就被嚇住了。

    “安然妹妹,我該怎么辦?韓太太上門,她會不會嫌棄我?安然妹妹,你一定要幫我。”

    因為在乎,所以患得患失。如此看來,宋安樂對韓術還是動了心思的。

    宋安然拉著宋安樂的手,“大姐姐別急。首先,韓太太后天才來,所以大姐姐還有一兩天的時間準備。其次,咱們家沒有女性長輩,韓太太上門,勢必需要侯府的長輩們幫忙招呼。這樣一來,在荔香院招呼韓太太,肯定不合適。

    最后,后天父親新官上任,肯定不能在上任第一天就請假回來,所以我們得讓侯府的大廚房準備酒菜,盡量留住韓太太,讓韓太太在侯府用晚飯。這樣一來,等父親下衙回來后,就可以和韓太太面談。還有,一會我會派人到韓家回話。如果后天韓術也來的話,明天我就讓人將安杰安平叫回來陪客。同時還要準備一輛馬車,方便送韓太太回家。”

    聽著宋安然井井有條的安排,宋安樂也跟著鎮定下來。

    “多謝二妹妹。你安排得很好。這件事情我全聽你的,你讓我做什么就做什么。”

    “你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養足精神,以最好的面貌去見韓太太。還有,趁著還有時間,我會讓人打聽韓太太的喜好。到時候我會告訴你,后天該怎么打扮自己才會讓韓太太滿意。”

    宋安然也是吸取了在沈夫人那里的教訓。不是每一個太太都喜歡小姑娘穿紅戴綠,打扮得漂漂亮亮。萬一韓太太生性節儉,見不慣小姑娘滿頭珠翠的模樣,宋安樂要是盛裝打扮,豈不是馬屁拍在馬腿上。

    宋安樂連連點頭,“二妹妹說的對,是該先打聽清楚韓太太的喜好。二妹妹,這件事情就全拜托你了。”

    “放心,我會替你辦好此事。等到后天,大姐姐盡管放心去見韓太太。”

    宋安樂又笑又哭,“二妹妹,你真好。要不是有你,我就成了無頭蒼蠅,真不知道事情最后會演變成什么樣子。”

    “我們是親姐妹,說這些話太見外了。”

    宋安然安撫好宋安樂,然后叫來劉嬤嬤,喜春,對她們二人吩咐道:“你們替我走一趟韓家,就說后天我們在侯府恭迎她的到來。還有,你們此去韓家,順便打聽一下韓太太的喜好,還有韓術后天會不會過來。”

    “奴婢遵命!”

    等劉嬤嬤和喜春離開后,宋安然又去松鶴堂見老夫人古氏。說韓太太后天要上門,到時候要辛苦老夫人招呼一下。

    老夫人古氏有些好奇,“這位韓太太,她為什么突然上門拜訪?難不成她有求于宋家?”

    宋安然搖頭,“不是的。是因為家父有意同韓家結親,將大姐姐嫁給韓術表哥,所以韓太太才會親自到京城相看大姐姐。”

    這件事情侯府遲早會知道,宋安然自然不會刻意隱瞞。

    古氏當即就和方氏交換了一個眼神。古氏還記得方氏的打算,打算替庶子蔣沐紹聘娶宋安樂。因為最近事情太多,她們一直沒找到機會同宋子期提親。沒想到,一個疏忽,宋家竟然要和韓家結親。

    古氏示意方氏先別慌。然后問宋安然,“老身記得,那個韓術上次上門,說和宋家有婚約。不會就是宋安樂吧。”

    宋安然笑道,“這件事情,說起來有些復雜。當年祖母還在的時候,有意同韓家結親,并且還給了信物。后來祖母過世,也就沒人再提起這件事情,直到上次韓術上門。雖然祖母有意同韓家定親,可是并沒有指定由誰嫁給韓術。不過父親覺著大姐姐和韓術年齡相當,讓大姐姐嫁給韓術最合適不過。可是韓術拿不定主意,所以韓太太才會趕在過年之前進京。”

    “你的意思是,韓太太后天上門,是為了相看宋安樂?”古氏問道。

    宋安然點頭,“正是。因為后天父親上任,沒辦法請假,所以孫女才想請外祖母出面招呼一下韓太太,以示重視。”

    古氏微微點頭,“招呼韓太太,這件事情老身可以應承下來。只是老身覺著安樂那丫頭和韓術可不太相配。如今的韓家太貧寒了,而且韓術也只有秀才功名。安樂嫁過去,太委屈。”

    方氏連連點頭,“就是。將安樂嫁給韓術,那太委屈安樂了。”

    宋安然抿唇一笑,“這是父親的意思。而且我們都認為大姐姐和韓術很相配。”

    “相配什么呀!”方氏嫌棄又抱怨。

    宋家要不要這么過分。宋子期的婚事,不準她們插手。宋安然的婚事,也沒侯府的份。如今就連宋安樂,也要嫁給別人。那侯府還能得到什么?娶宋安蕓?還是將姑娘嫁給宋安杰宋安平?

    那三個孩子那么小,侯府就沒一個合適的。

    方氏跺腳,宋家欺人太甚。

    古氏示意方氏稍安勿躁,這件事情和宋安然說,根本沒用。最終還是得找正主宋子期。

    古氏問道:“安然,老身上次和你說過,你父親升官,咱們將親朋好友請來,一起喝酒玩耍,替你父親慶賀。這件事情,你有同你父親提起了嗎?你父親是什么意思,打算什么時候請客?”

    “回稟外祖母,父親的意思是他才剛上任,凡事要低調。至于請客的事情,暫時不考慮。”宋安然恭恭敬敬地說道。

    古氏郁悶,心頭很不滿,“罷了。和你一個小姑娘也說不清楚。等你父親回來,讓他來見老身。有些話老身要親自同他說。”

    “孫女遵命。外祖母要是沒別的吩咐,那孫女就先告辭。”

    “去吧。老身不為難你。”

    等宋安然走了后,方氏就急切地叫了一句,“老夫人……”

    古氏抬手制止了方氏,“你想說什么,老身都知道。老身現在沒心思安撫你,你先退下。至于沐紹和宋安樂的婚事,等老身見了宋子期,老身會親自問他。”

    方氏無可奈何,“那好吧。兒媳就先告退。”

    ------題外話------

    小伙伴們好給力,就一天的時間,《一品嫡妃》在月票榜上的排名就前進了二十幾名。

    感動死了!

    元寶繼續尋求支持。目標月票榜前十名。不管能不能達到,元寶都要雄起。加油,加油,加油文學度 www.tdgvz.club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一品嫡妃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全民冠军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