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冠军足球
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第一卷 第95章 開撕沈夫人

(文學度 www.tdgvz.club)?    宋安然挑眉一笑,說道:“回稟夫人,我想你誤會了一件事情。其實宋家不是非要和沈家結親,我也不是非要嫁給沈玉江。沈宋兩家的婚事,成不成還是五五之數。沈夫人這么著急的教導我規矩,我看根本就沒有必要。”

    沈夫人深吸一口氣,冷著臉說道:“你很放肆!”

    “沈夫人,您是我的長輩,我尊重您。可您并不是我的親人,更不是我的父母,所以我的規矩如何,我的教養如何,真的不需要沈夫人來操心。當然,我很感謝沈夫人對我的關心,指出我的缺點。以后我會慢慢改正,希望將來有機會和沈夫人再次見面,那時候沈夫人不會像今天這么嫌棄我。”

    宋安然不卑不亢,侃侃而談,比之沈夫人,顯得更為大氣。

    對于宋安然的膽量和放肆,沈家女眷都倒吸一口涼氣。她們長這么大,真沒見過宋安然這樣的人。年紀不大,脾氣倒是不小。還有膽子反諷沈夫人。難道不怕破壞兩家的交情嗎?

    對于這樣的疑問,宋安然報以嗤笑。若是沈宋兩家的交情這么容易就被破壞,那兩家真的沒必要繼續來往。

    因為維持這樣脆弱的關系,真的很費事。但凡沈家出點事,或者宋家出點事,這點交情就全泡湯了。而沈宋兩家,誰也不敢保證自己一輩子順順利利,一件意外事故也沒有。

    對于宋安然的放肆,沈夫人驚怒交加,她捏緊了椅子扶手,板著臉說道:“看來我說的話,你是一句都沒聽進去。”

    宋安然微微一笑,“沈夫人誤會了,您說的話,我全都聽在耳朵里,記在心里面。不過并不是每一句話都對我有幫助,我自然不能按照夫人的要求去做,所以還請沈夫人見諒。”

    沈夫人冷冷一笑,“現在我真的相信你之前說的那句話,你真沒打算嫁給我家玉江。你是看不上我家玉江,還是看不上沈家的家世?我不得不說,做人得腳踏實地,不要好高騖遠。尤其是姑娘家,千萬別存了攀高枝的心思,小心摔得粉身碎骨。”

    宋安然坦然一笑,大方說道:“沈夫人不了解我,所以才會好心提醒我,我都明白的,我心里面也很感激。不過我還是想澄清一件事情,我從來有想過攀高枝,也沒有好高騖遠。所以沈夫人不用擔心我會摔得粉身碎骨。”

    “好一張利嘴。不管我說什么,你都要反駁一番。你是成心讓我討厭你,故意毀了這門親事?還是說你本來就是這樣的人,什么事情都要據理力爭,說個明白,也不管對方是不是你的長輩?”

    沈夫人的怒氣已經到達了極點,不過她依舊忍著。一臉端莊的問著宋安然。

    宋安然深吸一口氣,說道:“平常日子里,我并不是這樣的。我不喜歡和人據理力爭。唯獨今天例外。”

    “為什么?就這么不想嫁到沈家,看不上我家玉江。你就這么厭惡這門婚事,讓你不得不用這樣極端的辦法來毀掉這門婚事?”沈夫人厲聲質問。

    在沈夫人看來,她可以挑剔宋安然,看不起宋安然,甚至拒絕接納宋安然。但是宋安然沒有資格拒絕沈家,拒絕沈玉江,更沒資格厭惡這門婚事。

    宋安然的行為是挑釁,是極為無禮的。沈夫人強忍著怒氣,才沒叫人將宋安然轟出去。

    宋安然的表情是平靜的,語氣是溫和的,但是她的態度是堅決的。

    “夫人誤會了,我沒有看不起沈家,也沒有看不起沈公子,更沒有厭惡這門婚事。我這么做,僅僅是因為不合適。夫人不喜歡我,我似乎也不太喜歡沈家的氣氛。所以我想沈宋兩家還是繼續做世交比較好,做親家就算了吧。”

    沈夫人呵呵笑了起來,端起茶杯,姿態優雅的喝了一口,說道:“沈宋兩家,究竟是繼續做世交,還是做親家,這可不是你一個小姑娘說了算的。嫁不嫁更不是你一個小姑娘可以左右的。”

    “的確不是我一個小姑娘說了算。”宋安然抬眸一笑,“不過我相信我的父親是疼愛我的,他不會強逼著我勉強嫁人。”

    放肆!宋安然這番話分明是在指桑罵槐,說沈家強逼著自家姑娘勉強嫁人。

    宋安然要是知道沈夫人這樣腦補她的話,她一定會大呼冤枉。她真沒有指桑罵槐。她罵人,都是直接開口罵,哪需要指桑罵槐。萬一被罵的人聽不懂指桑罵槐的話,那豈不是白罵了一場。

    要是宋安然真這么解釋的話,沈夫人只會更加惱怒,以為宋安然是在嫌棄沈家女眷,嘲笑沈家女眷都不讀書。

    所以說,少說少錯,多說多錯,不說不錯。不過既然對方都指著自己的腦門子大罵了,要是還不開口說話反駁回去的話,那豈不是顯得太軟弱,太好欺負。所以就算多說多錯,也要將話說明白,將態度擺出來。

    “哈哈……”沈夫人怒極反笑,“你們都聽聽,都來看看,宋家的姑娘果然不一般啊。玉江,你同娘說,見到宋姑娘的真性情,你還要堅持娶她嗎?”

    沈玉江朝宋安然看過去,表情有些發苦。

    宋安然坦然一笑,她顧忌不了沈玉江的處境,更不能替他感同身受。只能說,兩家結親的事情從一開始就是錯誤。

    沈玉江對沈夫人說道:“母親,我還是先帶宋姑娘出去吧。她留在這里,您也生氣。”

    沈夫人冷冷一笑,“玉江,到這個時候你還要維護宋姑娘嗎?”

    “來者是客。無論沈宋兩家能不能做親家,宋姑娘都是沈家的客人。母親,對待宋姑娘,何不寬容一點。”沈玉江小聲說道。

    沈夫人緊緊抓著茶杯,笑問沈玉江,“玉江,你覺著娘對待宋姑娘太苛刻了嗎?”

    沈玉江又朝宋安然看了眼,表情也變得很平靜。然后他說道:“宋姑娘自幼在南州長大,她的習慣和京城的人不同,這是必然的事情。而且宋姑娘來京城也就兩個來月的時間,就算剛來京城,就開始學京城閨秀的樣子,也不可能在短短一兩個月內,就改變過去十幾年的習慣。

    兒子知道母親對宋姑娘是愛之深責之切,希望宋姑娘能像家中的姐妹們一樣,賢惠,優雅,嫻靜。不過母親也該緩緩圖之,而不是第一次見面就各種挑剔宋姑娘的不是之處。宋姑娘自母親過世后就開始管家,已經習慣了凡事都要講個清楚明白。她一時激動,就忍不住和母親辯解了幾句,讓母親不喜,兒子替她道歉。”

    沈夫人似笑非笑的,“玉江啊,你還真是一心向著宋姑娘。娘以前從來沒見過你對哪個姑娘如此上心。莫非這位宋姑娘真有可取之處?”

    宋安然低頭撇嘴,這話說的好像她一無是處,就是個美人草包一樣。

    沈玉江笑了笑,“宋姑娘自然有可取之處。她有勇有謀,有擔當,敢任事,愛護自家姐妹兄弟,管家本事不敢說一流,至少也是可圈可點。而且她長得也不錯,兒子覺著她比自家姐妹們都長得好。”

    “胡說八道!”沈夫人嗔怪,“她哪有我們沈家的姑娘長得好?你看你的姐妹們,個個端莊,嫻靜,笑不露齒,說話溫柔,這才是真正的大家風范。”

    沈玉江朝自家姐妹們看去,看來看去,連笑容的角度,抬頭看人的表情都一樣,越看越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這樣的木頭美人有什么意思。哪比得上宋安然的鮮活。

    宋安然低頭,抿唇一笑。沈家的姑娘就是流水線上下來的批量生產的美人,而她宋安然則是純手工打制,帶著強烈的個人色彩。不能單純的說誰好誰差,只能說各有不同,各有偏好。有人就喜歡流水線上生產的美人,而有人則喜歡純手工打制。

    沈玉江含笑不語。

    沈夫人嘆了一聲,她是看出自家兒子的心思。于是她又瞪了眼宋安然,狐媚子。不過很可惜,宋安然雖然長得美,但是氣質真不是狐媚子小妾姨娘那一掛的。滿滿的原配正室范,任誰也忽略不了。

    沈夫人擺擺手,“該說的我都說了,宋姑娘聽不聽,在于你自己。今日就這樣吧。玉江,將宋姑娘帶出去。”

    “兒子遵命。”

    沈玉江來到宋安然身邊,“宋姑娘,我們走吧。”

    宋安然微微一笑,眼神挑釁,轉身離開沈家內院。

    沈玉江和宋安然并肩走在沈家的花園里。

    沈玉江有些抱歉地說道:“今天讓你受委屈了,我沒想到我娘會那樣說你。”

    宋安然停下腳步,轉身面對沈玉江,“沈玉江,我現在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不會嫁給你。”

    沈玉江苦笑一聲,“你好像從來沒說過要嫁給我。”

    宋安然搖頭,“那不一樣。以前我說不嫁給你,其實還是有那么一點點可能,我會嫁給你。因為你身上的優點真的很多,我想或許我們真的有緣,或許我們真的能做夫妻。我和你說過,我身邊的人都說你好,說你是難得的良配。我也努力說服自己,應該試著接受這門婚事,所以今天我才會盛裝打扮,乖乖的和家父一起上門。

    原本一開始,一切都很好。就算外面對沈家有各種傳言,其實我還是抱著一點點希望的。可是見過沈夫人之后,我很確定今日過后,我對你將不再抱有任何期待。”

    這就是宋安然的態度,她不會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不會說一番狠話,不會指責沈玉江不維護她,更不會哭哭啼啼,自責說錯了話做錯了事,不討沈夫人喜歡。她就只是平靜的闡述事實,然后做出決定。

    沈玉江望天,長嘆一聲,“真的一點期待都沒有?”

    宋安然含笑點頭,“很顯然,我和沈夫人處不好。我沒有受虐的愛好,所以我不會嫁給你。嫁給你,就意味著要在沈夫人面前做低伏小,被人各種嫌棄挑剔責罵。我就是我,我對我的一切都很滿意,我不需要做任何改變。沈夫人想將我改造成沈家女眷的模樣,我做不到。所以我只能對你說一聲抱歉。”

    “你不用抱歉。婚事本來就需要兩廂情愿。勉強而來的婚事,是不會幸福的。”沈玉江很大度地說道。

    宋安然眉眼一彎,笑道:“你真的很好。如果沈家簡單一點,沈夫人稍微慈愛一點,我想我一定會心動的。”

    當聽到心動兩個字的時候,沈玉江的心猛地一跳,節奏明顯快了一拍。他看著宋安然真心的笑容,再想到宋安然面對自家母親時候的模樣,沈玉江又猛地覺著心頭一痛。

    他知道過了今天,他就真的錯過了宋安然。

    而且他發現,他似乎對宋安然也有一點點心動。那樣明亮鮮活的姑娘,他能不心動嗎?

    沈玉江抬起手,他忍不住想要輕撫宋安然的臉頰,看著他依偎在自己的懷里輕笑。

    “你想說什么嗎?”宋安然抬頭問他。

    沈玉江猛地醒悟過來,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垂下左手。含笑說道:“不,你的意思我都明白。很可惜,你不能嫁給我。我擔心自己將來再也找不到像你這樣適合我的姑娘。”

    “我不能嫁給你,就說明我不適合你。所以你不用糾結這個問題。等你將來娶了妻,你的妻子才是那個真正適合你的人。”

    宋安然覺著渾身輕松。不用嫁到沈家,真的讓人全身通透。

    回到外院,宋子期和一帆先生正在手談。宋安然就端坐在宋子期的身后,沉默的看著棋盤上的局面變化。

    沈玉江則找借口離開了。

    沈玉江回到內院,屏退左右,和沈夫人關起門,進行了一場嚴肅地談話。

    “母親,就在剛才,兒子送宋姑娘去外院的路上,宋姑娘親口同我說,她不會嫁給我。就算宋大人逼迫,她也不嫁。”

    沈夫人挑眉,“你這話是什么意思?你在責怪我,怪我壞了你的姻緣?”

    “兒子豈敢。兒子只是想和母親說說,兒子一定會娶妻生子。不過按照母親的要求,我想京城的大家閨秀沒有一個能符合的吧。難道每次有姑娘上門的時候,母親都要給對方一個下馬威嗎?”

    “你到底想說什么?”沈夫人面容嚴肅的問道。

    沈玉江深吸一口氣,“母親想將所有的兒媳婦都調教成你心目中的樣子,對此,兒子很不喜歡。放眼看去,沈家內院的女眷,全都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姐妹們小小年紀,就失去了姑娘家該有的活潑歡笑。嫂嫂們年紀輕輕,就跟母親一樣,提前過上了老年生活。

    我不想自己的妻子,也和姐妹們嫂嫂們一樣,說話無趣,行動無趣,生活無趣。兒子要娶的是妻子,娶的是人,是一個活生生的,會哭會笑會抱怨會吵鬧的人,不是一言一行必須要有章法的木頭。所以,還請母親放過兒子,給兒子一點喘氣的空間。”

    沈夫人大驚,手都在哆嗦,“玉江,你老實告訴我,是誰讓你同我說這些話的?是不是宋安然那個狐媚子?是不是她蠱惑了你,讓你連娘都不認了?”

    沈玉江微微搖頭,輕聲說道:“不是!這番話其實我藏在心里面很久了。以前不說,那是因為我以為這和我沒關系。不管嫂嫂們怎么活,姐妹們怎么活,都同我沒關系。但是經過今天的事情,我發現我想錯了。這一切同我有著切身的關系。

    我的妻子將來也會是沈家內院的一員。我不希望我的妻子和嫂嫂一樣,年紀輕輕就開始過著老年人的生活。天天打扮得死氣沉沉,不敢戴樣式新穎的首飾,也不敢滿頭珠翠,不敢穿顏色鮮艷的衣服,不敢真心誠意放肆的笑。一言一行都刻板無趣。

    母親,兒子是年輕人,兒子就喜歡身邊人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穿的鮮艷明亮。兒子也喜歡身邊人都是真心實意,有話說話,別遇到事情就悶在心里面,什么都要我去猜。兒子就喜歡家里熱鬧一點,人氣多一點。別一群人都聚在一起,整天板著臉,連個笑容都沒有。

    母親,沈家有錢,有很多很多的錢。這些錢足夠讓家里的女眷們過上肆意歡快的生活。母親又為何要如此儉省?難道母親不知道,這樣做反而是欲蓋彌彰,讓外人說我們沈家沽名釣譽。”

    “你放肆!”沈夫人怒斥。

    沈玉江點頭,承認,“是,兒子的確很放肆。兒子說出了心里話,母親就受不了了。難道母親愿意兒子天天陪著笑臉,同你說些虛情假意的話?愿意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同你之間都沒有一句真心話?”

    沈夫人渾身顫抖,她說不出話來。

    “母親,家里的姐妹們嫁了人,在婆家難免會受到委屈。我就想問問母親,這么多年,有誰回到娘家訴苦告狀嗎?沒有!一個都沒有。都說娘家是女人的港灣,是女人的膽量。可是這么多年過去,為什么沈家嫁出去的姑奶奶沒有一個回家訴苦?

    因為她們都知道,就算回到娘家訴苦,沈家也不會替她們出頭,反而會責罵她們不懂事。沈家不是沈家姑奶奶的港灣,更不是她們的膽量。我在想我的姐妹們,有多少人正在迫不及待的嫁出去,徹底脫離這個家。”

    “你,你在胡說八道。”沈夫人怒斥。

    沈玉江搖頭,“兒子是不是胡說,母親最清楚。父親從不過問家里的事情,家里大小事情都由母親一人做主。即便父親對母親的一些做法不太滿意,因為顧忌母親的面子,父親也不會說出來。這么多年來,我想應該沒有人敢當著母親的面說一個‘不’字。幸好今天有人說了這個‘不’,才讓兒子想明白一些事情。孝順不是愚昧的順從,還請母親見諒。”

    “果然!你果然被宋安然給蠱惑了。她究竟給你灌了什么**湯,讓你膽敢同我這樣說話。”

    沈玉江微微搖頭,“宋姑娘沒有蠱惑我,也沒有給我灌**湯。這些話其實我該早點和母親說,只是一直沒找到合適的機會。其實就算沒有宋姑娘,將來的某一天我也會同母親說出這番話。宋姑娘的到來,只不過讓事情提前而已。”

    沈夫人揮舞著雙手,神情顯得很激動,“玉江,你怎么可以這樣。就算你迷戀宋安然,非她不娶,你也不能為了一個女人就拋棄自己的親娘啊。如果你真的那些喜歡宋安然,大不了我不攔著你們。玉江,娘求你了,不要再同娘說這些傷人心的話,好不好!”

    “母親,你誤會了。兒子說這些話,同宋姑娘真沒關系。她不會嫁給我,我……我也不會娶她。”沈玉江的聲音漸漸變得低沉。

    “兒子只是想讓母親別這么累,只是想讓自家姐妹們活得痛快一點。身為女子本來就不易,若是自己娘家人都不能對她們寬容一點,兒子覺著她們真的太可憐了。”

    “夠了!”沈夫人突然爆發,厲聲呵斥沈玉江,“你是堂堂男子漢,是要讀書進學考狀元的人,是要治國興邦的人。這些內宅事務,什么姐妹,什么嫂嫂,輪不到你來操心,也不該由你來操心。該怎么管家,該怎么對待家里的女眷,我比你更清楚。所以,你趕緊給我閉嘴。”

    沈玉江望著沈夫人,神情很痛苦,也很失望。

    沈夫人揮手,阻攔沈玉江繼續說話,“什么都不準說。你若是再敢胡言亂語,我就將你說的話告訴你父親,讓你父親來治你。總之,現在你從這里出去,我就當做什么也沒發生過。”

    沈玉江張了張嘴,最后沉下臉來,“兒子遵命。”

    轉身,大步離去。走得干脆利落,沒有回頭,沒有傷心。只是不再抱有期望。

    宋子期和宋安然并沒有留在沈家用午飯。離著中午還有一個時辰的時候,宋子期便提出告辭。

    一帆先生隨口挽留,宋子期堅決推辭。最后一帆先生讓沈玉江送宋家父女出門。

    沈玉江送走了宋家父女后,返回書房見一帆先生。

    “父親。沈宋兩家的婚事就此作罷,以后不用再提。”沈玉江面容嚴肅,極其認真的同一帆先生說道。

    一帆先生皺眉,“怎么回事?我要是沒記錯的話,一開始你是很樂意娶宋安然為妻的。怎么這會又反悔。”

    沈玉江斟酌了一下,問道:“父親覺著宋安然怎么樣?”

    “是個挺不錯的姑娘。和你正合適。為父打算和宋家結親。改天就派媒人去宋家提親。”一帆先生的態度也很肯定。

    沈玉江卻搖頭,“父親覺著我們沈家內院的氣氛怎么樣?”

    一帆先生大皺眉頭,“你到底想說什么?”

    “父親今日只見到到了宋安然表現出來的這部分,可是父親并不知道她是個有主見,有擔當,有勇有謀,遇到事情敢據理力爭的人。沈家不適合她。沈家內院的氣氛太壓抑,她若是嫁過來,只怕會鬧到雞飛狗跳的地步。屆時,父親要如何面對宋大人?”

    沈玉江一臉鄭重。

    一帆先生皺眉,“宋姑娘是個懂禮知進退的人,她知道什么該做什么不該做。為父相信她會克制自己的脾氣。”

    “是!她的確會克制。可是她能克制半年一年,不代表她會克制十年八年。在這件事情上,兒子比父親更清楚,宋安然是不會妥協的。”

    一帆先生卻笑了起來,“你不想娶她?她得罪你了?”

    沈玉江苦笑搖頭,“她得罪了母親。母親嫌棄她說話不含蓄,打扮太艷麗,不會針線不會廚藝。然后宋姑娘便出言解釋,于是兩邊鬧了幾句口角。總之,現在的情況是母親對她極為不滿,從上到下沒有一處看順眼的地方。

    宋安然則對沈家嚴苛的規矩感到不可思議。在她看來,宋家的女眷全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木頭美人,沒有用一點點活人氣。兒子贊同宋姑娘的說法。母親對姐妹們,對嫂嫂們,的確太苛刻了一點。”

    一帆先生大皺眉頭,“真沒想到,竟然還有這回事。那小姑娘膽子可真夠大的,竟然敢當著你母親的面替自己辯解。你母親的口碑,世人皆知。就連國公府的小姐們見了你母親,大氣都不敢喘,走路也不敢發出聲音,就怕被你母親挑剔,說她們沒規矩。沒想到這小姑娘竟然敢反駁你母親。有膽量!”

    沈玉江糊涂,“父親的意思,兒子不太明白。”

    “為父之前只當宋安然是個合格的官宦千金。如今為父對她倒是有些刮目相看。”

    沈玉江搖頭,他更糊涂了。

    一帆先生笑了起來,“你一定認為,為父重視名聲,為了名聲可以犧牲一切,包括子女們的幸福!又認為為父為人刻板,一定不喜歡宋安然這種膽敢挑戰長輩權威的人!其實為父對你母親的一些做法,也很有意見。將孩子們拘得太嚴,未必就好。小姑娘嘛,喜歡漂亮的東西,喜歡穿紅戴綠那是人之常情。

    有什么想法說出來總比憋在心里面強。呵呵,為父到今天才算想明白,為什么很多人都不愿意到咱們沈家做客玩耍,就因為你母親太嚴厲,絕大部分的人都受不了這樣刻板的生活。可是她們都沒膽子當著你母親的面反駁。這么多年了,唯有宋安然這個小姑娘,有膽子說出所有人的真心話,難得!

    難得宋安然有膽有謀,敢說敢做。這樣爽朗的好姑娘,為父做主,一定要替你將她娶回沈家。或許她能給沈家帶來一股新氣象。”

    沈玉江全懵了!事情怎么會變成這樣。

    “可是宋安然說不想嫁給我。她說她受不了我們沈家內院壓抑的氣氛。”沈玉江很懊惱。如果知道自家親爹會是這個反應,他一定不會放棄,他會更努力的爭取宋安然。

    “連狀元你都敢去想,區區一個小姑娘你還搞不定嗎?”一帆先生笑道。

    “再說,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宋安然不樂意嫁,不代表宋子期不愿意同沈家結親。這門婚事,你不用操心,為父會替你搞定。”

    沈玉江愣住,“父親真的看好宋安然?”

    “當然!敢和你母親對著干的人,這么多年,為父就只見到她一個。錯過了她,咱們沈家可就真成了一潭死水。”

    沈玉江握緊拳頭,或許他和宋安然之間真的還有緣分。

    宋家馬車上面,宋安然正在不動聲色地告狀。

    “父親,女兒今天見了沈夫人,還有沈家其他女眷。女兒發現沈家人女眷穿衣都一個風格,無論大人小孩,都是暗青色,深藍色……所以女兒今天盛裝打扮,不但沒能討好沈夫人,反而被沈夫人嫌棄穿的太過艷麗。還有女兒這套頭面首飾,也被沈夫人挑剔,說小姑娘不該打扮得這么華麗。”

    宋子期面無表情的聽著。

    宋安然小心翼翼地觀察了一下宋子期的反應,然后繼續說道:“沈夫人說,如果女兒嫁到沈家,那女兒所有的衣服都得丟掉。所有的首飾都得收起來。對了,沈夫人還說女兒打扮得太張揚,生怕別人不知道宋家有錢一樣。”

    宋子期微蹙眉頭。

    宋安然再接再厲,“父親,女兒看沈家挺有錢的。可是為什么沈家女眷都打扮得像苦哈哈一樣。還有沈家的下人,穿的都是粗布衣衫。莫非一帆先生沽名釣譽,明明有錢卻偏要裝作很窮?可是一帆先生的書房窗戶全都鑲嵌了整塊的透明琉璃,那可比女兒張揚多了。”

    宋子期揉揉眉心,瞪了眼宋安然,“還想說什么?”

    宋安然討好的笑了笑,“女兒在想,沈夫人莫非是個守財奴?”

    “胡說八道。”

    聽宋安然抱怨沈家,宋子期不由想到二十年前,他來京城趕考,在沈家留宿的那幾天。

    在宋子期看來,沈夫人從年輕時候開始就是個奇葩。不對,沈家的女眷全都是奇葩。那時候管家的還不是沈夫人,而是沈夫人的婆母。

    看來在沈家女眷這個問題上,宋子期和宋安然這對父女達成了一致。

    宋安然小聲說道:“父親知道女兒的脾氣。女兒其實是個挺好相處的人。可是沈夫人那樣嫌棄女兒,就等于嫌棄宋家。女兒一時沒忍住,就和沈夫人辯解了幾句。結果沈夫人很生氣,指責女兒不敬長輩,說女兒沒教養。按照沈家的規矩,女兒根本不配做沈家的兒媳婦。”

    宋子期挑眉,心中了然。直接問道:“你不想嫁給沈玉江?”

    宋安然斟酌著說道:“沈玉江挺好的,只是還沒好到讓女兒接受沈家的規矩。父親也知道女兒的性子受不得拘束,真要嫁到沈家去,女兒肯定會和沈夫人鬧起來的。那時候,我們是婆媳關系,無論女兒占不占理,女兒都是錯。要是鬧到父親跟前,豈不是讓父親為難。”

    “既然不想讓為父為難,那你就收收你的脾氣。凡是做人兒媳婦的,都得受氣。就是你母親,剛嫁到宋家的頭幾年,不也要在你祖母跟前做小伏低。”

    宋安然微微搖頭,“父親,那不一樣。祖母為人慈愛,雖然作為婆母,難免會對母親挑三揀四。可是祖母從不無緣無故的為難人,更不會干涉母親每天穿什么,戴什么,該交什么朋友,該不該出門交際應酬。父親覺著,沈夫人有祖母那么好嗎?”

    宋子期笑了起來,“當時你那么小,你怎么就知道你祖母為人慈愛,不會干涉你母親的穿戴問題,交友問題?”

    宋安然抿唇一笑,“自然是聽母親說的。劉嬤嬤也同我說了不少,都說祖母是個好相處的人。只要做的事情有道理,祖母一般都會同意。”

    宋子期含笑點頭,面上隱現懷念。

    “你祖母是個好人,只可惜好人不長命。”

    頓了頓,宋子期又說道:“韓家人都不錯,為人大方爽朗。將安樂嫁給韓術,為父很放心。”

    怎么又說到宋安樂和韓術的婚事上去了。

    宋安然小聲提醒,“父親,那女兒和沈玉江的婚事?”

    “此事為父還要再想想。為父想先看看沈家那邊的反應。你得罪了沈夫人,若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沈家依舊愿意聘你為媳,那么就說明沈家誠意十足。接下來的事情,為父會為你爭取。當然,如果沈家沒有任何表示,那這門婚事就此作罷。”

    宋安然嘆氣,結果還是要參考沈家的意見。難不成她和沈玉江真有夫妻緣分?

    真是見鬼了。讓她嫁到沈家,伺候沈夫人那樣的婆婆,還不如讓她死了算了。

    宋子期分明知道宋安然在想些什么,他說道:“你現在還小,有些事情你還不懂。你要相信,為父不會將你往火坑里推。而且沈夫人年紀大了,她威風不了幾年。”

    宋安然“哦”了一聲。表情木然,實則內心正在咆哮。

    沈夫人年紀大了,她威風不了幾年!

    這話竟然是從一本正經,探花郎宋大人的嘴巴里說出來的。這,這,畫風嚴重不對啊。

    這話不是該由她來說嗎?然后宋子期再板著臉斥責她不敬長輩。怎么一轉眼,畫風全變啦。

    啊啊啊!她的親爹,到底是個什么屬性的人物啊。莫非是在一帆先生那里受了刺激,所以就能畫風秒變。

    宋子期顯然不知道宋安然正在腦補他和一帆先生之間的愛恨情仇。

    只聽宋子期繼續說道:“而且為父相信你的本事,就算做了沈家的兒媳婦,你也有辦法克制沈夫人。”

    宋安然長大了嘴巴,什么話都說不出來。果然畫風變了后,宋子期變得好魔性,狂霸屬性展露無疑。

    “可是她是婆母,是長輩!”

    “哪又如何?你不愿意做的事情,我就不信,沈夫人還能派人強逼著你做。大不了,為父多給你準備幾個身強力壯的陪嫁。就算要動武,咱們也不怕她。”

    宋安然則說道:“如果婆媳之間鬧到打架的地步,那還不如一開始就不嫁。”

    宋子期笑了起來,眉毛上挑,說道:“那不一樣。你嫁的是沈玉江,要對付的是沈夫人。這是兩個人。反正你肯定比沈夫人活得久,所以贏的人肯定是你。”

    宋安然喪氣,宋子期是讓她開啟宅斗模式,和沈夫人干仗,干個你死我活,逼得沈家爺們們出面調理。然后宋子期再及時的跳出來,逼著沈夫人和沈家爺們一起妥協。這是腹黑吧,這是坑閨女吧。

    黑化的宋子期,真是讓人不能直視。

    宋安然嘀咕了一句,“父親一定是在一帆先生那里受了委屈,所以才讓女兒替你報仇。”

    宋子期“呵呵”冷笑兩聲,盯著宋安然,無聲詢問,你敢不滿嗎?

    宋安然連連搖頭,面對大魔王宋子期,她怎么敢說不滿。

    “可是女兒真不想嫁!”宋安然委屈的說道。

    宋子期哼了一聲,“又不是讓你現在就嫁給沈玉江。大不了拖他個三五年再嫁。等到那時候,你對上沈夫人,應該更有勝算。”

    宋子期對于沈家,究竟是愛多一點,還是恨多一點。說愛,可是又鼓勵宋安然和沈夫人斗個你死我活。說恨,可是又逼著宋安然嫁給沈玉江。

    這是愛恨兩難,相愛相殺的節奏啊。

    宋安然想大聲說:“不!”

    她不要做親爹和一帆先生之間犧牲品。一個探花,一個狀元,要斗就去朝堂上斗,干嘛將她牽扯進來。

    宋安然賭氣不滿,宋子期直接無視。

    “為父還要去一趟衙門,你自己回侯府吧。”

    宋子期敲響馬車車壁。馬車停下,宋子期下了馬車,上了另外一輛樸素的馬車,往衙門駛去。

    等宋子期一行人走遠后,宋安然才吩咐車夫,先去西市。回侯府之前,她得先和秦裴見一面,將紫玉葡萄送出去。

    至于沈玉江,還有婚事,都見鬼去吧。

    ------題外話------

    哎呦,一個相親就炸出這么多霸王,看來元寶要多炸幾回。

    T文學度 www.tdgvz.club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一品嫡妃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全民冠军足球 255439768309784377368964127435092755801494285365393584532591446609797594471222314067652045868296984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255439768309784377368964127435092755801494285365393584532591446609797594471222314067652045868296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