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冠军足球
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第一卷 第49章 殺人啦

(文學度 www.tdgvz.club)?    王姓錦衣男子眼神陰毒,猶如毒蛇,隨時都有可能跳起來在宋子期身上咬一口。

    氣氛緊張到極致,小嘍啰們沒有誰敢在這個時候出頭,場面異常的安靜,又顯得異常的詭異。只聽見火把噼里啪啦的燃燒。

    突然,王姓錦衣男子張嘴哈哈大笑起來。他表情陰沉,眼神火熱,仿佛里面有一團火,隨時都能將人焚燒。

    “宋大人是不知者無罪,我不同宋大人計較。不過今日這船我是搜定了。未免大家面上不好看,我可以給宋大人透露一點我們的來歷。”

    說罷,王姓錦衣男子一甩手,一樣物件就朝宋子期飛去。

    “老爺小心!”護衛紛紛擋在宋子期前面,生怕宋子期被暗器所傷。

    “讓開!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在眾目睽睽之下殺了本官。”宋子期推開護衛,伸手接住飛來的小物件。攤開一看,原來是個令牌。

    宋子期在看到令牌上的字后,眼神一變,瞬間就將令牌攥在手里,沒讓任何人看到令牌的真面目。

    王姓錦衣男子似笑非笑地看著宋子期,“宋大人現在該明白了吧,我們不是宋大人你能招惹的。所以還請宋大人行個方便,讓我的人登船搜查一番。宋大人放心,我的人肯定不會亂來。”

    火光映照下,王姓錦衣男子分外得意。可在宋子期看來,那張臉猶如惡魔,將他身為文人的傲骨碾得粉碎。

    宋子期心中憤恨無比,卻又不得不在強權面前屈服。他冷哼一聲,“本官可以答應讓你的人登船搜查。不過要是搜查沒有結果,你該當何罪?”

    王姓錦衣男子呵呵一笑,像文人一樣甩了甩衣袖,嘴角的嘲諷之意更深:“宋大人覺著我該當何罪?”

    宋子期冷哼一聲,“等到將來,若有機會同貴主見面,本官定要告你一狀。”

    王姓錦衣男子瞬間沉了臉,“宋大人似乎很篤定我家主人是什么身份。”

    宋子期哈哈一笑,“別人不懂,本官卻一清二楚。還給你,仗勢欺人的狗腿子。”

    宋子期抄起令牌就朝王姓錦衣男子扔去。

    王姓錦衣男子伸手抓住令牌,目光如禿鷲,死死地盯著宋子期,“宋大人既然知道我家主人的身份,更應該好好配合。否則別怪我不給宋大人面子。”

    宋子期心中大恨,下定決心,來日若有機會,定要將此人碎尸萬段,讓他永世不得超生。

    不得不說宋家人骨子里都是睚眥必報,受不得半點委屈。

    宋子期怒吼一聲,“讓開,讓他們登船。”

    王姓錦衣男子得意一笑,“得罪了,宋大人。小子們,給我登船。一間一間艙房仔細搜,不要放過任何線索。”

    家丁護衛們上了船,個個如狼似虎。瞬間,船上就亂了。所有人都在哭爹喊娘,怒斥聲,打罵聲,砸門的動靜,聲聲入耳。女眷們全都被趕了出來,紛紛低著頭,避開那些不懷好意的目光。

    看到這一幕,宋子期氣的要殺人。

    王姓錦衣男子最后登船,宋子期幾步沖過去,二人直面相對。宋子期壓低聲音怒道,“你別太過分。”

    王姓錦衣男子似笑非笑的,“宋大人不是很清楚嗎,我不過是個狗仗人勢的狗腿子。既然身為狗腿子,就該有狗腿子的自覺。不鬧點動靜出來,豈不是辜負了狗腿子的身份。”

    “你非要如此?”宋子期從牙縫里吐出這句話,帶著刻骨的寒意。

    王姓錦衣男子挑眉一笑,譏諷之意更濃,“不然我該怎么做?不如宋大人教教我。”

    “你好得很。他日必當數倍奉還。”宋子期陰沉著一張臉,撂下狠話。

    “彼此彼此。”王姓錦衣男子心道,反正已經徹底得罪了宋子期,不如將事情做絕一點。眼中殺意閃過,若是趁此機會將宋家人趕盡殺絕,并封鎖消息,成功得可能性有多大?看著滿船的人,其中不乏手持利劍的護衛。

    再看自己帶來的人,二三十號人,看著很多,對上這么一船人,貌似還是少了點。萬一逃走一兩個,走漏了消息,主子那里肯定會取自己的項上人頭以平息文官怒火。再說,岸邊這么多船,那么多人見過他的真面目。他也沒可能靠著二三十號人手將周圍所有人滅口。

    王姓錦衣男子再三權衡,殺意漸漸消散。既然無法保證百分百封鎖住消息,那么只能遺憾地放過宋子期。可惜啊可惜。

    潛伏在屋頂的白一,直到王姓錦衣男子身上的殺氣消散,她才敢稍微放松。若是王姓錦衣男子執意要殺人,白一早就打算好了,定會在第一時間解決此人。

    王姓錦衣男子四下張望,就在剛才,他感覺到了危險。卻沒能察覺危險來自于哪里。莫非是眼前的宋子期對他動了殺心。

    王姓錦衣男子哼哼兩聲,宋子期想弄死他,他更想弄死對方。永和朝文官不如狗,不用等到宋子期飛黃騰達的那一天,他就先下手為強,借著主子的勢將宋子期下詔獄。等宋子期進了詔獄,屆時想要弄死他,不過是手到擒來的事。

    王姓錦衣男子想到得意處,不由得笑了起來。看向宋子期的眼神也柔和了幾分。反正宋子期遲早要死,也就沒必要在這個時候逞口舌之利。

    宋子期冷著臉站在一旁,心道此人心思惡毒,若是不想個辦法了結此禍,說不定反而會落在這個小人手里。宋子期在心頭思慮了一番,想來想去,無奈嘆氣。永和朝文官不如狗,想要對付此子,就必須得借用勛貴的力量。

    這讓身為文官,有著文人傲氣的宋子期感到分外失落又丟臉。而且同勛貴聯絡,會對他的名聲造成極大的損害。

    宋子期心中懊惱,這京城果然是龍潭虎穴。人還沒到京城,就先惹下禍事。

    “拿開你的爪子,我家小姐是你能碰的嗎?”喜春護犢子一般的護著宋安然,對動手動腳的家丁怒目而視。

    那家丁呵呵一笑,“小娘皮,老子動你家小姐那是看得起你家小姐。而且我懷疑你家小姐窩藏賊人,我得仔細搜搜。”

    “放肆!”

    “老子就是放肆,你又如何?”家丁囂張至極。他就是看宋安然長得漂亮,才想趁機沾點便宜。沒想到一個小丫頭還敢呵斥他,簡直是不知死活。

    宋安然推開喜春,站到家丁跟前,“你剛才說什么?”

    “老子說你這……”

    “啪!”不等那家丁說完話,宋安然抬起手一巴掌就打在家丁的臉上。打得對方火辣辣的痛。

    “小娘皮,你敢打我?”

    “本姑娘打得就是你。”宋安然昂著頭,一臉傲然。她身量高,幾乎同那家丁一般高矮,氣勢又強硬,身為女子絲毫沒落下風,將那家丁生生的壓了一頭。

    這些家丁向來囂張跋扈,做事只憑心情。被宋安然打了,面子里子都掛不住。見兄弟們都在看他笑話,家丁大吼一聲,提起腰刀就朝宋安然砍去。

    “賊子膽敢!”宋子期被驚動,看到這一幕頓時大驚失色。

    就連王姓錦衣男子也變了臉色。

    宋安然卻站立不動,在旁人看來她分明是嚇傻了,不知道躲避。殊不知,宋安然敢站出來動手,根本就是有恃無恐。

    家丁手中的腰刀眼看就要落在宋安然的頭上,所有人都來不及援救,只能眼睜睜看著。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叮’的一聲響動,一根鐵釘打在刀身上。家丁吃不住力道,手中腰刀偏離方向,人也不受控制的連退三四步。

    白一從黑暗中跳出來,跪倒,“奴婢救援來遲,請姑娘責罰。”

    “你來得很及時。白一,此人欲殺我,我要你殺了他。”宋安然早就動了殺心,忍到此時已經忍無可忍。

    “奴婢遵命。”

    “慢著!”王姓錦衣男子大吼。

    宋安然看都沒看他一眼,厲聲說道:“殺了他!”

    白一只聽宋安然的,提起手中利劍,就朝家丁飛撲過去。

    家丁揮起手中腰刀阻擋,卻瞬間感覺自己飛了起來,好高啊!咦,那不是自己的背嗎,手中還握著腰刀。咦,人怎么能看見自己的背。啊,原來我已經死了。

    一眨眼的功夫,頭顱飛起又落下,滾落在甲板上。鮮血從斷頸處噴灑出來。

    這一幕血腥刺激,讓女眷們都啊啊啊的驚恐大叫起來。

    “殺人啦,殺人啦!”

    “你殺了十三,我要和你拼命。”

    “殺死他們!”

    ------題外話------

    我家安然是不是很帥!文學度 www.tdgvz.club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一品嫡妃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全民冠军足球 73171695357343023585567382040216874959424298162972425460576395648257773111042988095029736769310814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7317169535734302358556738204021687495942429816297242546057639564825777311104298809502973676931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