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冠军足球
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第一卷 第32章 不懂憐香惜玉

(文學度 www.tdgvz.club)?    馬車停靠在河岸邊。

    沈玉江親自烹茶,一杯茶水放在宋安然的面前,“宋姑娘請喝茶。”

    宋安然端起茶杯,卻沒有急著喝。她心里頭有疑問,對沈玉江也有諸多懷疑。因為沈玉江出現的時機太好了。

    劉家剛出事,沈玉江就來到南州城。她被人襲擊,沈玉江又突然出現救了她。如果這一切都是巧合,那么這世上的巧合未免太多。如果不是巧合,沈玉江這人就很有問題。

    “沈公子打算在南州停留幾日?”宋安然很隨意的問道。

    沈玉江嘴角帶笑,“宋姑娘為何不喝茶,是嫌棄沈某的烹茶技藝不好嗎?”

    宋安然輕聲一笑,既然對方要兜圈子,那她就看看沈玉江的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飲了一口茶水,唇齒留香,宋安然笑道:“沈公子的烹茶技藝,我是望塵莫及。”

    沈玉江一臉滿足的模樣,“能得宋姑娘這番話,也不枉我這番心意。”

    宋安然打量著對方,一張帥氣逼人的臉,帶著溫文爾雅的氣質,又不失男子英氣。這樣一個男人,不知有多少女子為他瘋狂。

    宋安然問道:“沈公子打算長留南州嗎?”

    沈玉江溫和的看著宋安然,“宋姑娘是在趕我走嗎?莫非宋姑娘討厭我,還是說我的的出現讓姑娘不適。”

    “當然不是。只是未免太巧了點。”宋安然話中有話。

    “這只能說明我們之間有緣分。”沈玉江說完,還沖宋安然眨了下眼睛。

    宋安然輕聲一笑,想要繼續試探,卻在此時遠遠的就聽到有人在叫她。

    宋安然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只見林默坐在馬車上朝他們招手。

    “安然姐姐,我遠遠的就看到你。試著叫了聲,好在沒有認錯人。”林默臉蛋紅撲撲的,雙眼偷偷的朝沈玉江看去,羞澀一笑,小聲問道:“安然姐姐,這位公子是?”

    宋安然笑道:“這位是家父故交之子,沈玉江沈公子。”

    “見過沈公子。”林默先是大方的朝沈玉江看去,緊接著又羞澀的低下頭,心口撲通撲通的跳著。心頭想著,這位沈公子的模樣長得真好。

    沈玉江微微頷首,不曾朝林默多看一眼。

    林默又含羞帶怯地抬起頭,雙眼盯著沈玉江,聲音如蚊蠅,“沈公子不是本地人吧。”說完后,耳根已經泛紅,顯得手足無措,又嬌俏可愛。

    沈玉江表情溫和,卻又拒人千里之外,只是嗯了一聲,不肯多說一句。

    林默頓感失望,心頭又有些不甘。之前見沈玉江同宋安然有說有笑的,為何換做她,便成了啞巴。林默絞著手絹,“安然姐姐是和沈公子一道游玩嗎?不如算我一個。正好,我也許久不曾出門游玩。”

    宋安然似笑非笑的看著林默,“林妹妹主動開口,我若是不允,豈不是顯得太不近人情。”

    林默的臉紅的快要滴血,此刻她不在乎宋安然的態度,她只在乎沈玉江的態度。她眼巴巴的望著沈玉江,“沈公子可歡迎小女子?”

    沈玉江始終帶著笑容,可是態度卻客氣疏離。“今日出來太久,是時候該回去了。林姑娘,下次有機會我們再一起游玩。”

    林默的臉色瞬間變得極為蒼白,她捂住心口,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安然姐姐,沈公子,你們是嫌棄我嗎?為何我一來,你們就要回去。”

    “林姑娘誤會了。”不等宋安然開口,沈玉江就率先說道,“今日出門本來是要辦正事的,到這會正事還沒辦,時間又不等人,實在是不能再耽擱下去。還請林姑娘見諒。”

    宋安然沒有拆穿沈玉江的謊言。她發現沈玉江這人,表面溫和,骨子里卻極為孤傲。凡是他看不上眼的人,或者認為沒必要來往的人,他都懶得花費時間精力去敷衍。可見溫和只是表象,是他掩飾冷酷本性的一道面具。

    林默眼中含淚,真正是可憐極了。“安然姐姐,是不是我做錯了什么,惹了沈公子不喜。”

    沈玉江微蹙眉頭,宋安然搶先回答,“當然不是。林妹妹這模樣是人見人愛,誰人不喜。”

    可是這話并沒有安慰到林默,林默無聲抽泣,但凡是個憐香惜玉的,此刻就該出言安慰她。

    偏生沈玉江骨子里是個冷酷的人,他的臉上依舊掛著溫和的笑容,說出的話卻冰冷得很,“我還有正事要辦,實在不能耽擱。林姑娘想要找個人一起游玩,不如就請宋姑娘吧。你們二人是朋友,沒有我這個礙眼的在跟前,豈不是更自在。”

    林默啞然,心知自己一番哭泣是白費了。她輕輕擦拭眼淚,“讓沈公子看笑話了。平日里我不是這樣的,今日也不知怎么回事,說著說著就哭了出來。既然沈公子有正事要辦,那我就不耽誤你的時間。安然姐姐,這會我也沒了游玩的興致,妹妹就先告辭。”

    林默關起車門,吩咐車夫駕車離去。

    等林默的馬車走遠了,宋安然才笑出聲來,“沈公子真不懂憐香惜玉。幾句話就將一顆女兒心傷的七零八落。”

    沈玉江含笑說道:“此言差矣。并非我傷了她的心,而是她的心有了不該有的心思。好比宋姑娘這般,即便你我二人共乘一輛,宋姑娘依舊波瀾不驚。別說幾句拒絕的話,就是比這更嚴厲的責罵,宋姑娘也不會有一絲一毫的傷心。”

    宋安然掩嘴一笑,“這算是夸獎嗎?”

    沈玉江笑問,“那宋姑娘是在欲擒故縱嗎?宋姑娘是在用這樣的方式吸引沈某的注意力?”

    宋安然剜了他一眼,“沈公子可真夠自戀的。你的模樣是不差,家世也很好,可這不代表每個姑娘都會對你傾心。”

    啪——沈玉江打開折扇扇起來,“本公子風流倜儻,玉樹臨風,又有哪個姑娘不喜歡?”

    宋安然挑眉冷笑,“沈公子想要什么,干脆直接開口,何必如此迂回。”

    沈玉江收起扇子,很認真的打量宋安然,過了好一會才正經的說道:“現在我可以確定,宋姑娘不是在玩欲擒故縱的把戲。如此,我便放心了。”

    宋安然好想吐槽一句,自戀是病,得治。

    “接下來我們去哪里?”宋安然隨口問道。

    沈玉江笑道:“既然說了要辦正事,那咱們就去辦正事。”

    馬車啟動,前往衙門的方向。

    宋安然愕然,“這就是你所謂的正事?”

    沈玉江笑道:“回衙門向宋大人請教學問,這難道不是正事嗎?”

    宋安然盯著他,竟然無言以對。

    馬車進了二門,宋安然同沈玉江剛下馬車,宋安蕓就跑了過來。

    “二姐姐,你怎么同沈公子在一起?你們這是剛從外面回來,難道今天你們是一起出門玩去了?”宋安蕓那表情就跟見鬼似得。她氣呼呼的盯著宋安然,就好像是宋安然背叛了她。

    宋安然只覺好笑,“回來的路上偶遇沈公子。三妹妹,你怎么會在這里?”

    “我聽說你們回來了,自然要來看看。”宋安蕓的眼珠子左右轉動,她總覺著宋安然沒說實話。她扭捏的朝沈玉安看去,“沈公子,南州城好玩嗎?你會不會多留幾天。”

    沈玉江微微頷首,“三姑娘,南州城很不錯,我可能還會叨擾幾日,希望不會給你們帶來不便。”

    “不會,不會。你想留多久都行。”宋安蕓羞紅著一張臉,心道最好能一輩子留在南州城才好。

    沈玉江含笑說道:“二姑娘,三姑娘,我還有事就先告辭。”話音一落,沈玉江轉身便走,不做任何停留。

    宋安蕓跺跺腳,難得有機會同沈玉江說上話,結果沈玉江就這么走了。宋安蕓恨恨地盯著宋安然,“二姐姐,你是不是故意同沈公子巧遇?你別否認。你就是欺負我不能隨意出門,你好壞。”

    這種三歲小孩被欺負的腔調,真是夠了。宋安然冷漠地看著宋安蕓,“三妹妹要是沒別的事,我就先走了。”

    “不準走。就因為你是嫡出,我是庶出,自小有好東西都是先滿足你。可是這一次,我不會相讓。”宋安蕓表情堅定,是在宣戰,也是在給自己打氣。

    宋安然就跟看神經病似得看著宋安蕓,最后淺淺一笑,“三妹妹自便。”說完,飄飄然離去。

    宋安蕓愣在當場,這種被人無視的感覺真是糟透了。她情愿同宋安然大吵一架,也不愿意被人無視。文學度 www.tdgvz.club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一品嫡妃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全民冠军足球 748365203357972365873490119616904167321768135184289551614430574376521256309598821886875693800999369988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748365203357972365873490119616904167321768135184289551614430574376521256309598821886875693800999369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