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冠军足球
看古文,就上文學度

第一卷 第24章 明知不可為

(文學度 www.tdgvz.club)?    宋安然身邊有四個大丫頭。喜春天生擅人際來往,打聽消息是一把好手。喜夏擅針線,宋安然所用的小到手絹大到衣衫鞋襪全都由喜夏包了。喜秋擅算術,不僅管著府里的小賬目,還管著外面的生意。喜冬擅烹飪,整天變著花樣的給宋安然弄吃的。

    至于劉嬤嬤,是府中的老人,由她負責調教府中的小丫頭們。馬婆子領了園子里的差事,做個不大不小的管事。宋安然同她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也方便馬婆子同白姨娘那邊來往。

    至于白一,則是派出去學本事的十個人當中的一個,也是最晚回來的一個,直到去年年底府中出孝才回來。白一回來的時候,宋安然曾問過她學了幾成本事。白一很老實的回答,只學到她師傅五成的本事,剩下的五成則需要通過歷練。有了足夠的經驗后,五成本事自然會變成十成。

    白一也是十個人當中,唯一一個被宋安然買回來的。白一出身行武世家,自小習武,后來家中遭逢劇變,不得已才會賣身為奴。她遇到了宋安然是她這輩子最大的幸運。宋安然秉著物盡其用,人盡其才的原則,花錢送她出門學藝。

    天早就黑透了。宋安然懶洋洋地靠在美人榻上,一副無聊透頂的模樣。幾個丫頭圍坐在宋安然身邊說笑湊趣。喜夏手里忙著針線活,喜秋手里拿著一個巴掌大的算盤,不知在算哪個地方的賬目。喜冬則在勸宋安然多喝點補湯。夏天食欲不振,就該多喝湯。

    喜春突然開口說道:“要奴婢說,老爺也是偏心。白姨娘犯下那樣的大錯,竟然也不送庵堂。光是禁足有什么用,遲早會放出來。到時候肯定又會鬧騰。”

    喜夏符合道:“自從夫人走了后,老爺待姑娘就不同以前。要是夫人還在的話,肯定不會放過白姨娘。”

    宋安然不太在意的說道:“白姨娘畢竟是宋安平的生母。看在宋安平的份上,老爺多少要給白姨娘一點體面,這也算是給宋安平體面。要是真要了白姨娘的性命,宋安平肯定會恨老爺一輩子。這種賠本生意,老爺是絕對不會做的。”

    幾個丫頭突然都不吭聲了。涉及到宋子期的話題,總是比較敏感。

    白一不知從什么地方鉆了出來,一本正經地說道:“有熱鬧看,姑娘要去嗎?”

    宋安然猛地坐起來,“當然要去。”一改之前提不起勁的模樣,整個人都煥發了生機。

    “姑娘要去哪里看熱鬧啊?”喜夏話音剛落,白一已經帶著宋安然消失了。

    喜春聞言,笑道:“當然是看左家的熱鬧。你沒聽到動靜嗎,隔壁左家這會正雞飛狗跳的。姑娘這會正閑的無聊,有熱鬧看自然不能錯過。”

    白一帶著宋安然上了墻頭,此處能夠清晰的看到左家的動靜。左大人正在發威,提著荊條將左昱往死里打。左夫人在一旁又哭又罵,“姓左的,你想討好人,別拿我們母子作伐。你要是打死了昱兒,我和你拼命。到時候別說做官,老娘直接讓你坐牢。”

    左大人丟下左昱,目光兇狠的盯著左夫人,“到了這會,夫人還護著這個畜生。這些年來,這小畜生闖了多少禍事。以前還能拿錢擺平。這一次,說不定就要拿命去填,你懂不懂。你以為宋家是你以前碰到的那些人嗎?蠢婦。比錢,你連宋家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比官場關系,我一個靠婆娘的男人能有什么關系。宋大人是正兒八經的進士,還是探花郎。而我,不過是個舉人,還是靠走關系塞錢才坐上現在這個位置。結果全被你們給毀了。”

    左大人說到此處,越發覺著前途灰暗,提起荊條就朝左昱狠狠抽打。左昱發出殺豬一般的慘叫,左大人卻絲毫不為所動,“打死你這個惹禍的小畜生……”

    “你連我也一起打死吧,反正沒了昱兒我也不活了。”左夫人嚎啕大哭,干脆擋在左昱的跟前。

    左昱哎呦哎呦的痛呼,讓左夫人越發的心疼,也更加仇恨左大人。沒種的男人,打婆娘孩子算什么本事。

    左大人指著左夫人,氣得不行,“這小畜生做下這等錯事,不狠狠教訓一頓,又怎么讓他長記性,又怎么平息宋大人的怒火。我今兒告訴你,你攔著也沒用,這一頓打他是逃不了的。現在是我動手,遲了就是衙門的衙役動手。夫人,衙役們的手段不用我說你也清楚,你自己想想吧。”

    “天啦,這是要逼死我們母子嗎?”左夫人呼天搶地的喊叫起來。

    ……

    墻頭上,宋安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以前還真沒看出來,左夫人如何能鬧騰。”

    白一盯著宋安然,“姑娘,要不要奴婢去將左昱給解決了。”說完,還比劃了一個割脖子的動作。

    真沒想到白一的殺氣這么重。宋安然笑著搖頭,“左昱的命得留著,在這么敏感的時候,他要是出了事,人人都會懷疑我們宋家。白一,將來不管遇到任何事情,能不沾人命就別沾,就當是給自己積陰德。”

    白一沒有猶豫,很干脆的說道:“奴婢聽姑娘的。”

    宋安然看著白一,笑道:“我以前真沒想到你的武藝這么好,隨隨便便就將人帶上墻頭。”

    “那是因為以前沒機會在姑娘面前展示。”白一一本正經的說道。宋安然的生活很規律,衙門后院也很安全,加上身邊一天十二個時辰不缺人,所以幾乎不會發生危險情況。這也讓白一沒有表現的機會。

    宋安然笑了笑,眼中卻沒有絲毫笑意,反而透著煩躁不安。

    白一在心里頭猶豫了一下,這才開口說道:“姑娘,我看到老爺在書房見客。那位客人很陌生,不過腰間配著繡春刀。”

    錦衣衛!

    宋安然微蹙眉頭,宋子期竟然會招呼錦衣衛的人,還是在書房。以宋子期的文人脾性,對錦衣衛向來都是敬而遠之。不過聯想到白日里在書房偷看的那份文件,宋安然心頭已經有了答案。

    她問白一,“這是什么時候的事情?”

    白一回答:“就是在這之前,奴婢從書房房頂上經過,順耳聽了幾句瞧了兩眼。那位客人耳聰目明,奴婢差一點被發現。”

    宋安然嘴角抽抽,不知是該笑還是該責罵白一。好好的路不走,偏生走房頂。或許這就是習武之人的習慣。好在宋家內院沒有誰的武藝高過白一,如此一來也就不用擔心白一的行蹤被人發現。

    想到劉家的事情,宋安然的眉頭緊皺,心里面煩躁得很。她內心很掙扎,從那份文件看來,劉家很快就會大禍臨頭,十有八九全家老少都會人頭落地。可是她一個小姑娘,根本左右不了官場上的事情,而且還是泰寧余黨這樣的大案。要知道,凡是涉及到泰寧帝一案的人,向來都是寧可抓錯不可放過,而且是遇赦不赦。可是讓她眼睜睜的看著劉氏一家上百口人喪命,她一定會一輩子不安心的。

    “姑娘在想什么?”

    宋安然問道:“白一,若是朋友有難,你會幫嗎?明知道幫了后也改變不了結果,說不定還會牽連到自己頭上。”

    “當然要幫。做朋友是一輩子的事情。至于結果,只有做了才知道。”白一斬釘截鐵地說道。

    道理就是如此簡單,可是做起來又那么難。

    宋安然微蹙眉頭,就算她出手幫忙,能做的也極為有限。說不定這會劉家已經被錦衣衛圍了起來,一個蒼蠅也飛不出來。如果不知道這件事就算了,可是知道了卻什么都不做,這不是宋安然的風格。就像白一所說,做朋友是一輩子的事情。素素是她的朋友,真正的朋友,她沒辦法眼睜睜看著素素被牽連進這樣的大案,卻什么都不做。

    宋安然一咬牙,心中有了決斷,“白一,你替我跑一趟劉家,給素素帶個口信,就說我約她明兒一早去落云寺燒香。此去你一定要小心,要是遇到錦衣衛,趕緊避開。總之你的安危第一。”

    她救不了劉家所有人,至少要想辦法將素素救出來。總之能救一個是一個。

    白一什么都沒問,點頭應下,“姑娘放心,奴婢一定會將口信帶給素素姑娘。”

    ------題外話------

    路過的美妞們,快快收藏元寶的文吧。元寶需要好多好多的收藏文學度 www.tdgvz.club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CTRL+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上一頁 | 一品嫡妃 | 下一頁 | 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免責聲明:文學度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享有,若轉載或者抄襲他人作品,帶來的一切后果與本站無關。若發現本站存在您非授權的原創作品,請立即聯系本站刪除!本站享有代替本站作者維權的權力!文學度為您提供

Copyright © 2011-2012 文學度版權所有

全民冠军足球 97956893163750242211475655618522181034780437844335023042655159683773127625387833123190873598706182932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97956893163750242211475655618522181034780437844335023042655159683773127625387833123190873598706182932